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五十章 缙绅下

第五十章 缙绅下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156更新时间:2015-11-28 09:01:55
    正当此时,外间突然传来一阵高亢的争吵声,倒好似马府家人在竭力阻止某个人硬闯进来一样,马子怡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对旁边的贴身仆人使了个眼色,那仆人赶忙跑了出去。但很快他又回来了,脸上带着不敢相信的神色,在马子怡耳边低语了几句。

  “狗杀才!“马子怡猛地一掌拍在旁边的几案上,怒骂道:”你去领他去经纶堂,我倒要看看这厮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老先生,这是怎么回事?“赵老爷指着那个仆人的背影,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个丘八居然敢押着我府里的管家直接冲到我府里来了,当真是斯文扫地!“马子怡恨声道,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什么?这还了得?“刘举人脸上顿时变色:”这还有什么体统,定要将这厮活活打死以儆效尤!“

  马子怡领着刘赵二人气势汹汹的来到经纶堂,只看见府里的婢女仆人三五成群的站在堂下对着堂上指指点点,往堂上一看,只见一个身穿五品武官袍服的高大汉子坐在左边的头把椅子上,身后站着两个披甲持兵的壮实军汉,自己的管家低头垂手式立在一旁。不由得气直往顶门冲上来,猛地一甩袖子便三步并作两步抢上这经纶堂,戟指指着那汉子喝道:“兀那汉子,哪个许你到堂上来的,还不滚到堂下候着!“

  那汉子却不理会,笑嘻嘻的站起身来,马马虎虎的拱了拱手,笑道:“本官乃是杨制军麾下延绥镇练兵都司刘成,提举清理鄜州军屯诸事。昨天夜里有一群贼人纵火焚烧鄜州千户所城,被我擒拿多人,此人便是其中之一。他自称是贵府上管家,还说是受人指使。本官虽然不信,但还是将此人带来请老先生府上指认一番,既然老先生这般说,想必此人乃是胡言乱语,攀诬贵府了。那本官便先告退了,待到将此案完结后再来拜谢,冲撞之处还请海涵!”刘成说完后转身便走,那两个军汉推了管家一把,便要将其带走。

  “且慢!你这是要去哪儿?“

  刘成停住脚步,笑道:“自然是将此人送到吕知州那儿,查明他的身份再说,毕竟我等并非衙役,审案的事情并不擅长。”

  “坐下说话!”马子怡冷声道,自己走到主座上坐下,他身后的刘赵二人见状也赶忙在右边的椅子坐下,恶狠狠的盯着刘成,刘成笑道:“长者赐,不敢辞,既然如此,小子便却之不恭了!”

  “说吧,你想要干什么?”马子怡尝试着强压下胸中的怒气,但还是感觉到胸口一阵阵的发闷,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用力挤压着自己的胸腔,让他呼吸不畅。

  “老先生倒是个爽快人!”刘成笑了起来:“好,我也是个爽快人,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说实话昨天晚上我抓到人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千户所的千户,贵府的管家,忤逆不孝的逆子、私盐贩子、斗殴杀人的凶徒、盗宰耕牛的贼人跑到一切来来烧死我这个丘八,这个搭配倒是绝妙的很,若非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我一定以为是别人编出来的戏文呢?“说到这里,刘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说够了没有!“马子怡厉声喝道:”不要太过分,我给你三千两银子,你马上放人!“

  “三千两银子?“刘成突然大笑了起来,在他的笑声刺激下,马子怡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那马举人看不下去了,站起身来指着刘成喝道:“别太贪心了,三千两银子,便是买你十条性命都足够了!”

  “住口!“马子怡喝止住猪队友的发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成,问道:”嫌少?好,你说要多少?“

  “我不要钱,只要你们答应我一个要求,我一两银子也不要就可以放人!“

  “一两银子也不要?“马子怡紧皱的眉头并没有因为刘成的回答而舒展开来,以他漫长的人生经验来看,那些不要钱的人往往要比要钱的人要麻烦的多。

  “不错,我只有一个要求!“刘成从怀中取出一份文书来:”老先生你府上一共侵占军屯耕地七十五倾二十五亩,草场三十倾,共分四处。只要你将这些侵占的军屯地都交还,昨天晚上的事情在下就只当没有发生过!“

  “休想!“马子怡还没回答,一旁的刘举人就厉声喝道,他指着刘成喊道:”姓刘的,你不要太过分了,一个练兵都司,老子一封信寄到朝廷去,就能给你好看。你说这些地是军屯地就是军屯地?这明明都是马老先生家里的地,你马上给我滚出马府!”

  刘成冷笑了一声,却不理会刘举人,将那张纸放回怀中:“老先生,我刚才话还没有说完,还有这两位侵占的军屯地,我不知道这两位的名字,他们侵占的田地数目和地址需要过两天查明白了才能报上来,请见谅!”

  刘成这句话好像火上添油,顿时将刘举人气的跳了起来,马子怡伸手拦住同伴,冷声道:“刘都司,你这是何苦呢?这些军屯地我们吐出来的再多,也没有半亩落到你的头上,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可是都落到你自己腰包里的。这样吧,我再加一千两,一共四千两如何?”

  “马老先生,我想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刘成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我再重复一遍,我不要银子,一两也不要,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马子怡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是我看错了你,来人,送客!”

  话音刚落,堂下等候已久的几个健仆便冲上堂来,手里拿着棍棒,一副要将刘成打出去的样子。刘成身后的两名军汉赶忙拔刀迎了上去,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刘成喝止住手下,沉声道:“马老先生,我想刚才我还没有完全说清楚,在抓到这些贼人后,我已经让手下一个个都写好伏辩,按好了手印,然后让人快马加鞭将这些东西送到固原杨制军大人那儿。另外还有一百名骑兵即将从延安过来,今天晚上就到。你们别想把这些俘虏从我们手上抢走。招募亡命,焚毁卫所,您是读书人应该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好,就算你们马家门生故第够多,能够推诿过去,可我记得您有个弟弟还在朝中当官,这些事情闹大了恐怕都察院的老爷们也不会轻松放过吧!会不会正在大好年华就致仕还乡呢?一点军屯地,亲弟弟的仕途,孰轻孰重,马老先生您自己掂量下吧!”

  “你——”一直以来保持着矜持的马子怡第一次被刘成打破了,他用颤抖的手指指着刘成喝道:“你居然敢,居然——”

  “为何不敢?”刘成冷笑道:“你们敢收容亡命之徒,纵火焚烧卫所城要我刘某人的性命,我为何不敢把这件事情捅破天,毁了你马家人的官声?至少我还没有让人在你家放一把火。实话跟你说,要么你答应,要么就拉到,你自己选吧!”

  面对刘成咄咄逼人的言语,马子怡的态度第一次变得动摇起来,旁边刘举人和赵老爷想要打气,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终于,老人一直笔挺的腰背垮了下来,马子怡垂下头:“好,我答应你,你将我家侵占的军屯所在的位置画出来,我明天就让人退出来。”

  “好,至于这两位——”刘成的目光转向刘举人和赵老爷,刘举人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马子怡答道:“你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的身上!”

  “那就好!”刘成笑了起来:“那在下就告辞了!”说罢他便朝马子怡长揖为礼,转身离去,那两名军汉带着管家紧跟在后面。

  刘成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院墙后面,刘举人就一把抓住马子怡的袖口,急道:“老先生,您怎么可以答应这厮呢?”话音刚落,便听得哇的一声,马子怡口中吐出一口血来,仰天便倒,幸好身后的仆人伸手扶住了,急着喊道:“老爷你怎么了,怎么了!”

  马子怡的脸色如死人一般惨败,更衬得嘴角的鲜血触目惊心,手指微微的颤抖着指着刘成离去的方向,口中喃喃道:“把地给他!”

  谣言就好像传说中的青鸟,到了当天晚上,午后马府所发生的一切就已经传遍了鄜州每一个上流社会家庭的客厅,缙绅们和他们的亲友们忧心忡忡的谈论着马老先生的病情,愤愤不平的讨论着清理军屯的事情。在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们看来,那些在遥远的过去(当然人总是下意识将他们占有那些土地的时间夸大到不可考的时候)就已经属于自己家族的土地是无可争辩的合法财产,自己在那些土地上花费了那么多银子和精力种植果树、修理堤坝和田埂、修建房屋,甚至祖先的陵墓也在其上。现在一个狗屁都司只凭着一张三边总督府的敕令就向尽数吞了去,这怎么可能?不难想象,在这种聚会上,刘成会被多少张嘴挫骨扬灰,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并不是受到攻击最多的对象。因为在绝大多数缙绅们看来,像刘成这种武人不过是个任人驱使的工具,犬马一流的货色,根本没有资格承受他们的仇恨,而站在刘成背后发动这一切的杨鹤才是真正的大敌。也有部分缙绅对于马子怡如此软弱,仅仅因为兄弟的仕途就做出让步表示不满,在他们看来这破坏了鄜州缙绅抵制清理军屯的统一战线,不啻于是一个叛徒。

  而此时的鄜州知州吕伯奇处于一种非常尴尬的境地,这位本来以宦囊饱满好还乡为最高目的的老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任知州的最后一年居然会遇到这么麻烦的事情。如果说先前他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老老实实站在当地缙绅一边,毕竟杨鹤虽然身为大明的国防部次长(兵部侍郎)兼任西北的最高军事长官(总督三边军务),但不是他吕伯奇的顶头上司,就算再怎么看他不顺眼,也只能往朝廷发弹章而不能把他的乌纱帽子摘了去;而得罪了鄜州的缙绅老爷们,每年的税赋和辽饷收不上来那乌纱帽保不住是小事,掉脑袋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身为本地缙绅之首的马子怡已经乖乖的交出了所侵占的军屯,而那位贺千户整日里如同仆役一般在刘成的驱使下四处奔走,虽说那位贺千户过去在鄜州缙绅中地位也不太高,但好歹也是硬邦邦的正五品世袭武官,和这样一个人对着干会不会惹来什么麻烦呢?

  因此吕伯奇这位鄜州的最高长官采取了类似于遭遇到危险时鸵鸟的态度,将脑袋埋在沙子里,反正只要没人敲击衙门前的那面大鼓,他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每日躲在家里抱着一本《四书集注》,倒好似书里那位朱元晦朱圣人能够给出什么答案一般。

  好似老天听到了这位吕知州的祈祷,一晃距离马子怡被刘成气的吐血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月了,马家果然如他应允的那样交出了刘成划出的军屯土地,另外的刘举人、赵老爷两家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一来马子怡做出了榜样,二来他们两家都有把柄落在刘成手上,也只得拖拖拉拉的交出了侵占的屯田。刘成见这三家交出了屯田,也将马管家和抓到的家奴放了回去,当然这些人都有留下了按了指印的伏辩不提。如此一来,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刘成就一共收回了屯田一百余倾,草场近两百倾,这在杨鹤派出的第一批清理屯田的人员中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了,喜出望外的杨鹤立即就发了一份嘉奖文书过来,鼓励刘成再接再厉,将鄜州的清理军屯事业进行到底。

  正当刘成冥思苦想如何从那些鄜州本地缙绅嘴巴里再抠出一口食时,一个不速之客——徐鹤城来到了他的住所——鄜州千户所城,大火之后他让贺千户提供了不少材料,带着自己的亲兵和新来的一百名骑兵一边在城内修建房屋,一边修补城墙,一副要在这儿长久居住的模样。当徐鹤城见到刘成的时候,看到这位在鄜州城内臭名远扬的都司老爷正光着上身,指挥着一群手下在给一间大堂上梁呢。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