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五十一章 贸易

第五十一章 贸易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23更新时间:2015-11-29 09:04:51
  “贤弟倒是好兴致!“徐鹤城上下打量着修到一半的房屋和如同蚂蚁一般四处奔走的士兵们,只见这房屋与当时通常的民宅结构有些不同,但自成体系,显然并非胡乱搭盖而成的。徐鹤城有些疑惑的指着那房子问道:“敢问一句,修建这屋子的匠人是谁?”

  “呵呵,我手下的军士里面有两个以前是做木匠的,便没有请外边匠人,便是自己建的!“刘成笑嘻嘻的在一个瓦罐里洗了洗手,从脱脱不花手里接过布衫穿上,一边与徐鹤城说着闲话,一边应答着不时过来请示的手下。

  “这也能行?”徐鹤城不由得多看了刘成一眼,中国古代虽然没有现代社会那么繁复的建筑资格认证制度,但不会不了解相关专业知识对于进行建筑工程的重要性,正在盖的这个两层楼房虽然在刘成看起来并不起眼,撑死也就相当于建国后六七十年代富裕农民建结婚新房的水平。但在徐鹤城看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挖地基、砌墙、和泥、搬运材料,搭建脚手架、用手摇葫芦上下运送灰桶,一百多号劳动力在刘成的指挥下没有一个闲人,也没有一个乱忙的,显然这种有序的劳动场面绝不会是自然形成的,其根源便是在眼前这个笑嘻嘻的年轻人身上。

  “贤弟,你越发让我看不透了,该不会这些也是你在寺院里学会的吧?”徐鹤城笑道:“天底下若有这等寺庙,只要主持肯让我孩子就在那庙里修行,要多少布施我也肯给!”

  “徐大哥说笑了!”刘成打了个哈哈:“这些不过是些谋生的手段,大哥您现在生意越做越大,侄儿们将来自然也是席丰履厚,过的是钟鸣鼎食的好人家日子,何必去寺庙里熬日子?“

  “能带兵打仗还能盖房铺路,这可不是谋生的手段吧!“徐鹤城笑了起来,他随手指了指正在劳作的士兵们:”你看看这些兵丁,各有各的活计,但忙而不乱,光是这个运筹之功,就绝不是常人能做得到的。“

  刘成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他这个义兄眼睛的确毒的很,一下子就看出了关键所在。自己这个项目经理可是当年在工地从施工员一步一个脚印熬出来的,如果比画图,规划工程,分配工程量、监督进度,检查工程进度,最后验收,这一套下来恐怕大明朝也没有一个比得上自己的。

  徐鹤城见刘成这副模样,心知对方肯定是不会说实话的,也没有继续逼问。他从怀里摸索了一下,取出一个羊皮口袋递了过去:“贤弟,我这次回来听说你又升官了,事先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些是我在草原上弄到的一点小玩意,便当是贺礼了,千万莫嫌轻了。”

  “多谢了!“刘成接过口袋,稍一掂量,觉得还颇为沉重,便在徐鹤城的示意下解开系着袋口的皮索,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落在两人中间充作桌子的树桩上,却是六七块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小石块上。

  “这是——”刘成随手拿起一块,粗粗看上去不过块拳头大小寻常的碎石,但随着在阳光下转动,突然一道瑰丽的蓝色反光映入他的眼帘。

  “这是宝石的原石?”刘成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只见那块石头上露出一小块半透明的蓝色晶体,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射出如同星光一般美丽的色彩,看起露出的面积至少也有食指前端大小。

  “这太过贵重了!”刘成赶忙将那块石头塞回给徐鹤城:“我受不起!”

  “哎!”徐鹤城横臂一压,刘成的手就再也无法向前移动:“贤弟,我让你收下你就收下。我这次北上走了运,搭上了厄鲁特蒙古的巴图尔汗的关系,这几块原石便是在巴图尔汗的会集上从一个当地牧民那儿买到的,这个牧民是从极北处的一条河流饮马时发现的,我一共也就花了两百斤盐和五口铁锅便把这几块石头换到了,值不得什么东西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刘成反驳道:“您花了多少东西换来是一回事,可这几块原石值多少又是一回事。不说别的,便是那块原石,只要找个好工匠将其剖开小心打磨便是稀世之珍,这等重礼我如何受得起?兄台还是快些将其收好,莫要丢失了为好!”

  “好,好!”徐鹤城突然笑了起来:“时至今日,贤弟总算是肯叫我一声兄长了,这可比当上那个劳什子巴图尔汗的大汗商人要欢喜百倍了。”

  “兄台说笑了!”刘成听徐鹤城这般说,心知自己一直以来的提防之意被对方看出来了,也不禁有些尴尬,正琢磨着说些什么话搪塞过去。却被徐鹤城一把抓住双手,将那口袋硬塞在自己手中。

  “贤弟,其实我一开始就看出了你对我有提防之意,我明白你是好人家出身,我又是红阳宗弃徒,提防我也是寻常事。我原先还想将你招揽至我麾下,兄弟两人共创一番事业。但这些日子看下来是我小瞧了你,兄弟你如此器量,又岂是红阳宗这等鸡鸣狗窃的格局能够容的下的?我若是强拉你入伙,反倒害了你我兄弟的情分。与其如此,不如全力助你,这些石头再好也不过是些玩物罢了,可若是在你手上,关键时候说不定就能打出个局面来,岂不是远胜过在我手上?”

  徐鹤城这一席话下来,刘成心中也不禁滑涌过一股暖流,且不说这红阳宗是个什么玩意,但若无徐鹤城的伸手相助,自己恐怕连穿越后第一天的晨光都看不到就变成这个时代路旁的无数具伏尸之一了。后来对方虽然有些心思,但一直都是毫不吝啬的相助。今天又把这层纸捅破了,原先心中的芥蒂反倒尽数去了。

  “兄长如此厚爱,小弟也只能却之不恭了!“刘成后退一步,朝徐鹤城敛衽下拜,徐鹤城知道这是刘成正式承认了双方的兄弟关系,便泰然受了刘成一拜,将刘成扶起,大声笑道:”好,好,好,自从我徐鹤城破家出门,本以为这辈子就孤身一人了,想不到今日又有了个这么有能耐的兄弟。“说到这里,他不禁低下头去,涕泪横流。

  刘成见状,赶忙开口劝慰,徐鹤城抬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今日失态,倒是让贤弟见笑了,不过贤弟那袋石头也不能白拿,须得替我解决一个难题。“

  “只要我刘成力所能及,定然全力以赴!”

  “好!”徐鹤城点了点头,便低声解说起来。原来这一趟徐鹤城出关,却是冲着厄鲁特蒙古的巴图尔汗举办的集市去的。这厄鲁特蒙古便是今天诸多书籍中提到的卫拉特蒙古,即明代所称的瓦刺部,其祖先来自叶尼塞河的上游地区,便是成吉思汗时代的“林中诸部”,虽然不属于黄金家族,但与之有着世代联姻的关系,在蒙古帝国的权力架构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明太祖朱元璋将元朝赶出中原后,太祖与成祖两位皇帝连续出塞远征北元,给予其很大打击,此后黄金家族一系失去了对整个草原的共主地位。自此自后明王朝的北方战略就是竭力黄金家族一系的蒙古王公重新崛起,即利用卫拉特蒙古的势力牵制主要势力范围位于大漠以东的黄金家族诸王公,防止其重新统一草原,形成对大明帝国的威胁。因此位于大漠以西的卫拉特蒙古在相当长时间里与明王朝保持着一种非常暧昧的关系,到了明代中叶,瓦刺部逐渐强大起来,并凌驾于黄金家族为统治者的东蒙古之上,在土木堡之战的也先便是瓦刺部的统治者,甚至连当时的东蒙古大汗脱脱不花也死在也先的手上。其后东蒙古的达延汗再兴,迫使卫拉特人重新向西迁徙,其逐渐控制了今天新疆、青海、西蒙古,乃至今天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一带的广袤土地。而这位巴图尔便是卫拉特四大部落中的准格尔人首领,这位游牧人首领在历史上是以蒙古人的保卫者(击退了几次俄罗斯人的入侵)和准格尔汗国的建立者闻名的。在1631年的春夏之交,他还没来得及创下后来那些伟大的功业,还只是卫拉特人中诸多蒙古王公之一。当徐鹤城一行来到集市时,当时中国生产的各种手工业品是生产力还十分落后的蒙古人极为需要的,但是蒙古一方能够拿出来的交换的商品品种极为有限,无非是牛羊、皮革等少数几种,这就限制了商品交易的规模,因为蒙古一方拿不出交换中原货物的产品,也没有足够的贵金属抵消这个差额。作为少数有远见的蒙古王公,巴图尔看出了这种交易存在的弊病,无论是抵抗北方俄罗斯人的入侵,还是为了征服富饶的七河流域(流入巴尔喀什湖的七条河的流域,俄语中的谢米列契地区,即伊犁河谷到哈萨克斯坦的一部分),他都需要输入大量的手工业制品,但是过多的输出牛羊牲畜则会破坏手下牧民的经济基础。因此他发布法令,禁止外来的商人与手下牧民私下交易,而是让他们在自己建立的集市进行买卖,而且对于价格进行干涉,以防止外来商人盘剥牧民并获得税收。同时他还发出法令,若是有哪位商人开发出除了牛羊马之外草原产品,他就给予其专卖权和大汗之友的称号。

  “牛羊马以外的商品?”刘成笑道:“这个大汗倒是有些意思!”

  “这个巴图尔大汗可是精明的很!你想想,这牛羊对于那些骚鞑子来说就和命一样,吃的穿的喝的烧的都是从牛羊上来的,若是把牛羊马都卖给我们了,他们岂不是越来越弱?他手下多得是奴隶,其他只要是草原上面有的,对他来说都是没本钱的买卖,自然做德!“

  “这倒也是!“刘成笑了起来,心中暗想义兄到底眼光还是浅了点,没有看出这个巴图尔大汗真正厉害的地方。巴图尔发展商业的目的不是为了积累金银,因为在草原上金银只有在与外界进行交易的时候采用用处,各部落之间以及部落内部商业活动还处于实物交换的阶段,真正通行的货币是牛羊马这些牲口,牧民们就算得到了一些金银一般也就用来制造首饰或者佛像,而不是像汉人一样作为货币囤积起来待用。对于巴图尔来说,扩大与中原商业贸易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中原地区输入大量的蒙古人无法制造的商品,例如盐、铁器、茶叶、布匹、药材等等,这些都是他正在进行的征服事业所必须的,如果能够发现某种中原所急需的新商品,那无疑将扩大他所在部落的力量。而且作为第一个发现这种商品的部落首领,如果他能够垄断这种商品的输出,再获得大量经济利益的同时,还会极大的提高他所在部落同盟的向心力。

  想到这里,刘成觉得应该仔细斟酌之后再给徐鹤城答复,于是他便笑道:”我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毕竟我也没去过草原,哪里知道草原上可以生产什么,内地又是继续的。“

  “无妨,这次回来我把什么都带了一点回来,你替我看看,说不定就能想出个法子来!“

  “也好!“

  见刘成答应了,徐鹤城回头招呼了一声,很快几个手下便搬了十几个大包上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几十个小羊皮口袋,每个羊皮口袋打开都防着一点样品,有石头、有药材、还有木材动物筋角,可谓是应有尽有,摆在地上散开来一大堆。刘成东边拿一点,西边摸一块,不时询问几句,约莫过了一顿饭功夫,刘成直起腰来,笑道:“这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不如兄长在我这儿住上几天,待我慢慢揣摩可好?“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