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五十二章 纺织上

第五十二章 纺织上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54更新时间:2015-11-30 09:04:47
  次日,徐鹤城就打发了商队,让其继续南下前往西安,自己留在了这千户所城中,白日里就跟着刘成建造房屋和修补卫所城,晚上就和刘成手下那些亲兵军官喝酒聊天,谈论些枪棒功夫,他囊中丰厚性格豪爽,又是刘成的结拜义兄,很快就博得了刘成那些手下的尊敬和喜爱。一天晚上,众人都喝得已经有四五分酒意,一个亲兵乘着酒意问道:“徐老爷,您这般有钱,为何不拿出些财帛捐个监生舒舒服服的当官做老爷,何必整日里在这儿和泥巴,背木头,做那牛马的活!“

  徐鹤城笑道:“我连个秀才都没有考上,如何捐得到监生!”原来那亲兵说的监生乃是国子监学生的简称,国子监是明清两代的最高学府,必须秀才或者举人中的优异者或者功臣子弟才能入学就读,读完后即可出仕为官。到了明代中后期因为政府财政日益困难,也允许一部分学业一般的秀才通过缴纳财物来换取入学的资格,徐鹤城虽然有钱,但连童生都没做过,自然不可能当监生。

  一旁的杜固拍了一下那亲兵的脑袋,笑骂道:“没眼的东西,徐老爷使得上好的枪棒,如何会是那些只会耍嘴皮子的大头巾。“

  “倒是小人眼拙了!“那亲兵揉了揉脑袋,和众人一起笑了起来。

  众人笑的开心,却不想触动了徐鹤城的一番心思,他站起身来走到一旁随手拿起倚在墙边的长枪,舞了起来。只见火光之下,人影婆娑,枪尖的寒光时现时没,外间朔风虽大,却也压不住嗖嗖的枪尖破空之声。徐鹤城平日里心情郁郁,常以自己少有大志,练就一身本领却又为奸人陷害,不得不背井离乡,功业未成为憾。方才喝了几杯酒入肚,胸中的那股积郁发作出来,全花在这杆九尺长枪之上,更是使的发了。火堆旁几个人都是识货的,虽然看不太清楚那枪法来路,但耳边的枪声却是越来越响,显然枪上的力道也是越来越猛了。突然听到徐鹤城大喝一声,跳起在半空中一枪鞭在地上,溅起漫天的尘土来,众人下意识的闭上双眼,再睁开眼时只觉得眼前一暗,原来插在墙头上的三支火把就在这一瞬间被徐鹤城用长枪点灭了。

  “好枪法,徐老爷使得好枪!“杜固第一个喝起彩来,双手拍的几乎要破了,其他几个坐在刘成身旁的军官也都是识货的,纷纷叫好。徐鹤城做了个团揖,正要拜谢,却听到一直没有吭声的杜国英叹道:“果然是好杀法,只是并非军中的武艺!”

  徐鹤城闻言一愣,旋即明白对方看出了自己的来历,他方才那招先用长枪用力抽打地面溅起灰尘迷了对手眼睛,乘机刺杀敌人的绝招的确并非军中的武艺,乃是少年时从一个河南枪法名家中学来的。江湖上像这等秘传杀法都是口口相传,不落文字,那位名家愿意教授徐鹤城也是因为他年岁已高又无儿女,徐鹤城便如他的儿女一般。徐鹤城凭借这记绝招杀了好几个强敌,为了不外泄出去,他过去练枪时都要将仆役赶到院子外边,却不想今日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使了出来,看来在自己内心深处已经明白掌中这杆长枪再怎么千变万化,也是无法报仇雪恨的了。

  徐鹤城将长枪放回墙边,回到火堆旁盘膝坐下:“一点微末功夫,见笑了,大伙儿都是见过血杀过人的,应该知道武艺再高,十人敌便是极限了,列位领兵布阵可是千人敌,万人敌的功夫呀!”他这句话不露痕迹的拍了众人一下马屁,其实在座的官最大的就是刘成,此时也不过是个练兵都司,千人敌都勉强的很,更不要说万人敌了。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番下来纵然杜国英对徐鹤城的来历依旧疑窦丛生,但也不好继续刨根问底了。一个军士突然叹道:“现在都已经是快五月了,可到了夜里还是寒风刺骨,衣服穿得少点就不行。我听说江南那边三月天就可以脱了夹袄,哎,都是大明天下,为何差别这么大呢?“

  “你这般喜欢江南,为何不投胎到江南去?何必要投到这陇上来呢?“旁边一个同伴打趣道。

  “若是投胎能自己决定,俺就投到财主家了,何必做这军户?”

  “你还不如说投到朱皇帝家中,生下来就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岂不更好!”

  杜国英眼见得越说越是不像话了,赶忙厉声喝道:“几杯黄汤下肚就不知道自己有几根骨头了吗?天子的姓氏是可以乱说的吗?“他随即对刘成躬身行礼道:”大人,这两人不尊长上,胡言乱语,末将以为应当略施薄惩,以儆效尤!“

  杜国英说完却没有听到回音,抬头一看才发现刘成口中念念有词,目光凝视着一个不存在的物体,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显然根本没有听到自己刚才的话,正想提高嗓门,却只见刘成猛拍了一下大腿,喝道:“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杜国英被刘成的突然袭击给弄糊涂了,刘成不理会杜国英,一把抓住徐鹤城问道:”徐兄,我问你天下最赚钱的买卖是什么?“

  “自然是番货买卖,我听说江南做番货的一船湖丝出去,能够换一船银子回来。当然茶叶、瓷器还有糖也都很赚钱,只不过没有丝绸赚钱!“

  “嗯,那除了番货买卖呢?“

  “那就是盐货买卖了,不过这买卖不是一般商人能够插手的,姑且抛到一边。南北货买卖也很赚钱,出塞买卖也不错……!“徐鹤城一边说话一边板着指头数了起来,他这些年花在生意方面的精力实在不少,虽然不是对所有的买卖行当都了解,但都略知一二,数说起来倒是如数家珍,倒是让刘成涨了一番见识。

  “徐兄,你说了这么多,怎么就没有提到松江布呢?“刘成突然问道。

  “松江布?“徐鹤城闻言一愣,随即笑道:”兄弟这话说的差了,这松江布虽然号称衣被天下,但旁人却插不进手去,我们也仿冒不得,一来江南人心灵手巧,而来这棉花也只有当地种植得多,这买卖别人是做不得的!“原来这松江便是指的便是明代的松江府,大概位于今天的上海市境内,宋元之间当地从福建广东得到棉花的种植技术,元代元贞年间又通过松江乌泥泾人黄道婆从今天的海南得到了先进的纺织技术,加上其有利的地理位置,因此从元代中后期开始,松江地区就成为了古代中国棉纺织手工业的中心。由于其技术先进,布匹的质量远胜他地,以万历四十八年的布价为例,普通的白棉布(未经染色)一匹当银三钱,而松江出产的三梭布一匹则可当六钱一分;而最高级的斜纹布则每匹可当一两白银。当时松江当地的农户农闲时节几乎都有兼营棉纺织业,每日产出的布匹可达万匹,其产品远至日本朝鲜,号称衣被天下,其流入的资金数量之巨可见一斑。

  “是吗?我看倒是不一定!“刘成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这样吧,徐兄你这几天替我在这儿盯紧些,我这几天要去城里办点事!“

  果然从次日开始刘成就没了踪影,每天在外面跑的天色发黑才回到这儿,带了一堆坛坛罐罐还有一些看不出用途的工具回来,徐鹤城发问他也不说。幸好城里的工程打地基、架梁这些技术含量比较高的部分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只有砌墙铺瓦之类的活计,徐鹤城每日里爬上爬下四处查看,唯恐误了事,饶是他铁打的筋骨,到了晚上也早已累得浑身酸痛,上了床倒头就睡。就这样过了五六天,突然一天刘成将徐鹤城请到屋子里面来。

  徐鹤城进得屋来,只见屋子里摆放着几只瓦罐,几只陶缸,陶盆,一个炉子,一个大筛子,竹簸箕,纺车,还有一些杂物,角落里站着两个中年妇人,看到徐鹤城进来便赶忙向其敛衽行礼。徐鹤城迷惑不解的看了刘成一眼,指着那些东西向刘成问道:“兄弟这是要做什么?“

  “你们可以开始了!”刘成没有回答徐鹤城的问题,只是伸手示意其坐下。徐鹤城怀着满腹的疑虑坐下,只见那两个妇人向刘成与徐鹤城福了一福,便转身打开一个包裹,将里面取出许多毛发来,尽数倒入一只陶盆里。之后一个人将沸腾的热水倒入陶盆,另外一人则用煮滚搅拌,空气中立即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膻味,徐鹤城禁不住掩住了鼻子,低声向刘成问道:“你这是玩的什么把戏?”

  “兄长且耐心些,待会便知道了!”刘成笑嘻嘻的拍了拍徐鹤城的大腿,徐鹤城只得压下心中的疑惑,继续看了下去。那两个妇人搅拌了一会,待水凉了些,便各自用一双长筷子将水中的毛绒一一捞起,摊在一张干净的草席上晾干,捞完后又将水面上漂浮的杂草去掉,将剩余的水倒入一只瓦罐里放到一旁待用。随后妇人又将草席上的毛绒倒入一个新的陶盆里,然后将一只瓦罐的塞口打开,倒入一些淡黄色的液体,另外一名妇人同时向里面倾入沸水,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尿骚味道。

  “你这都是什么玩意呀!“徐鹤城几乎立即跳了起来。

  “新鲜的人尿,我昨天晚上下令所有人都必须尿在瓦罐里,好不容易才有这么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刘成两个鼻孔里都用破布塞住了,因此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奇怪。

  “你要人尿干什么?臭死了。“

  “兄长有所不知,这些羊毛上的油脂太多,不利于纺线。人尿可以去脂,再用水清洗过就可以纺线了。“

  “羊毛?你想要用羊毛替代棉花?”徐鹤城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嗯!”刘成点了点头,两人说话间,那两个妇人已经将陶盆里的羊毛清洗干净,重新捞起放到草席上搬到外面晾晒去了。借着这个间隙,徐鹤城问道:“贤弟,我看这生意不太好做呀,毕竟鞑子们也有用这羊毛织布的,但糙的很,就连鞑子们自己都不喜欢,还是喜欢咱们中原的棉布。“

  “徐兄莫急,待会看完了再说!“刘成笑嘻嘻的给徐鹤城倒了杯水,徐鹤城喝了两口,便看到那两个妇人将晾干的羊毛拿了回来,就开始用带齿的竹梳子开始梳理这些已经蓬松了许多的毛绒,在妇人的劳作下,很快这些乱蓬蓬的毛绒变成了许多条状物,这时一个妇人拿起其中一条,在纺车的锭子上轻轻一带,然后摇动纺车来,便看到一条细细的纤维缠绕在锭子上,随着纺车的转动,黑色锭子上羊毛纱线所覆盖的白色区域在不断增大,过了约莫一顿饭功夫,妇人停止摇动纺车,截断了纱线,将已经缠绕满纱线的锭子呈到刘成面前,刘成笑嘻嘻的接过锭子,递给徐鹤城道:”兄长,你看看这纱线如何?“(当然实际羊毛的处理工序不可能这么简单和迅速,书中为了情节发展简化加快了,见谅!)

  徐鹤城小心的接过锭子,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只见那纱线入手滑腻轻柔,偏生又坚韧无比,徐鹤城虽然没有纺纱织布过,但也经手过布匹买卖,心知便是最好的棉纱线也远远及不上手里这羊毛纱线,纺织出来的布料自然更是上品。他强自按捺住心中的激动,问道:“兄弟,你这纱线为何如此出色,我看那鞑子也有用这羊毛防线织布的,但多半都用来制作帐篷、地毯,穿在人身上却不行。“

  “呵呵!“刘成微微一笑:”其实这倒也简单,他们的羊毛没有仔细分类,而来这羊毛纺纱前要清洗梳毛,鞑子在草原上连饮马的水都不够,怎么可能像我这么细细清洗分类,梳毛打理,自然拿不出好纱线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