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五十八章 巧计上

第五十八章 巧计上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399更新时间:2015-12-06 09:04:11
  看到打消了崇祯这个念头,周延儒心中十分高兴,毕竟他也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太大的变故,那很有可能会导致自己这些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毁于一旦,至于毕自严在折子里描述的财政困境,总有其他的办法解决的。

  眼看这场召对已经到了尾声,周延儒轻松的站起身来,正准备行礼告退,却意外的听到崇祯问道:“三边总督杨鹤上表求下发钱粮安抚降贼,周先生以为当下发多少为宜?“

  作为大明的首辅,周延儒自然知道这份关乎西北大局的奏折,他甚至还记得上面的票拟(明代辅臣在奏折上代替天子批答,随奏本一同进呈天子审查,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为最终的回答),不过此时崇祯再次单独提出来发问,显然是希望得到进一步的回答。

  “总数尚不得知,不过臣以为当多粮而少银。“

  “哦?”崇祯的眼睛一亮,问道:“为何先生这般说?”

  周延儒见状心知自己已经抓住了要害,原来明代皇帝的内库主要储藏的是银子以及各种货物,而粮食是在太仓以及各地的仓储之中,若是按照周延儒这般做,那西北这笔开支就不是从内库中开销了。

  “陛下,西北缺的是粮食而非银钱,若是多于钱无非是中饱了贪官的私囊,与百姓无益。“

  “先生所言甚是!“崇祯笑了起来:”便依照先生说的办,多与粮少与银!“

  陕西鄜州,崇祯四年六月。

  “谁和我说明末是小冰河期,就让他尝尝这六月天太阳的滋味!“

  刘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口中喃喃自语道,他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但汗水依旧不断的从身上涌出来,将单衣浸的透湿,然后又迅速被灼热的阳光晒干,在皮肤上凝结为一层薄薄的盐壳。

  “大人,要不找个地方歇歇吧,等日头落下些再接着干。“一旁的杜固也早已热的汗流浃背,他索性将上衣脱了,露出毛茸茸的胸口来。

  刘成没有说话,他弯下腰抓起一把土,在手里搓了两下,被太阳晒得已经发白的土块立即变成了细密的灰土,手指头感觉不到一点水分,刘成叹了口气,拍了拍手掌道:“都干成这样了,看来今年的夏粮是没有盼头了。”

  “是呀!”杜固叹道:“开春一来就没下过一场透雨,那几场小雨也就透个一指头深,这鄜州三县之地除了那些河滩地,其他地方连种子都收不回来。”

  “那延安,吴镇、固原那边呢?”刘成问道。

  “那边就更不成了!”杜固苦着脸答道:“这鄜州还是小关中,好歹还有些河滩地,村子里还有水井,虽然灌田不够,但人和牲口还是有水喝的。北边和西边除非是河边的,恐怕连人喝的水都没有了。”

  “是呀!连水都没得喝,看来咱们那番辛苦是白忙活了!”刘成的脸上露出了忧虑之色,他从腰间的羊皮口袋里翻出一叠纸来,翻看了一会,道:“时间紧迫,咱们得抓紧,中午就不要休息了,接着干。”

  “是!”杜固应了一声,脸上全是苦涩。

  当晚上刘成回到自己的住处,吃了几口晚饭,就回到屋中。屋内于何正与徐显明两人整理着刘成这些天来劳动的成果——这几个月来,刘成几乎走遍了鄜州四处,对当地几条比较大的河流山脉做了基本的勘察,为自己的下一步工作做好了准备。

  “大人!”看到刘成推门进来,于、徐两人赶忙起身行礼,刘成笑着摆了摆手,笑道:“罢了,不必多礼,都整理的怎么样了。”

  “大人,我们人手太少,要想全部整理完还早得很,不过葫芦河那块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

  “嗯!”刘成看了看徐显明呈上来的图表,点了点头:“不错,也差不多够了,看这天气也差不多可以动手了。”

  “天气?动手?”于何有些迷惑的看着刘成,自从徐鹤城告辞之后,刘成便一边督促手下重修千户城,一边在鄜州四处走动,还在所到之处写写画画,他一开始还以为刘成是为了未来的战争做准备,但看刘成带回的图表越来越多,才发现有些不对。在近代的制图技术出现以前,无论东方西方古代的地图与其说是对现实地形的复制,不如说是某种写意山水画。即使是用于军事方面的地图,上面也只有一些比较重要的道路、渡口、河流、城市,绝大部分地形地貌在地图上是没有出现的。而刘成的图表则要复杂详细的多,甚至在有些部分还标明了山头的高低、河水的浅深,这明显并非是为了军事。

  看到刘成没有继续加紧催逼清理军屯,无论是鄜州当地的缙绅还是于何都松了一口气,前者是因为已经看到了刘成的厉害,而后者则是认为刘成已经懂得了和光同尘的道理,知道保身之道。但看到刘成方才的表现,于何发现这应该是自己的误解,眼前的这个人从来就不懂得什么叫做自保之道。

  “于先生,你替我写一封信给杨制军!”虽然已经在大明渡过了半年多,但刘成的毛笔字依旧惨不忍睹,因此他不得不让于何做自己的文书,不过这在明末的武将中倒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传说左良玉不但不会写字,就连斗大的字也不认识几个,是以才有下九流的说书人柳麻子在他手下得宠,傲视公卿的故事。

  “好的,大人!”于何在案前坐下,将毛笔在砚台上蘸饱了墨汁,便听到刘成说:“便

  让杨制军从流民中遣三千丁壮来,我要将他们安置在鄜州的军屯地上。”

  刘成话音刚落,便听到啪的一响,却是于何手中的毛笔落到地上,他也顾不得这么多,大声反驳道:“大人,万万不可呀。军屯地虽然有了,可是耕牛、种子、农具等等还没有着落,再说眼看今年又是大灾之年,种下去也不知道有没有收成,这不是三千丁壮,这是三千根火苗呀!“

  “于先生,你放心!“刘成弯腰将地上的毛笔捡起,重新塞回于何的手里:“我让你写你就写,人来了我自有办法,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你怕什么?”

  看着刘成自信满满的脸,于何无奈的重新坐了下来,一边书写一边叹道:“大人,别人都是把麻烦往外推,只有你却往屋里拉,好像就怕事情少了一样,真不知道你是聪明还是傻!“

  “于先生,你这么说就错了,麻烦哪里是推得掉的?你越是推就越是追着你,路只有越走越窄,你若是掉过头来,只要解决了麻烦便是康庄大道。”

  几天后,鄜州知州府。

  相比起几个月前,吕伯奇憔悴了不少,原本枯瘦的身材佝偻了起来,满是皱纹的脸上更是如刀刻一般,这都是刘成这个外来户的功劳,他在清理军屯这件事情上与当地缙绅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动了刀兵,死了十几条人命。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最终刘成这个强龙和缙绅这些地头蛇达成了妥协,鄜州又暂时平静了下来,现在吕伯奇唯一的奢望就是在自己离任之前还能维持一个局面,因此他不用刘成开口,就提供了对方一百多人的粮秣,对于对方这几个月的所作所为也只当做没看见,每日里只是在衙门后堂的吕祖像前焚香祷告,祈求自己最后的几个月能够安然度过。

  不过吕祖好像没有听到知州大人的祷告声,这天下午正当吕伯奇像平常一样在后堂焚香祝祷时,幕友便从外间快步进来,附耳低声道:“吕公,刘都司求见!”

  “什么,又是那个杀才?“吕伯奇手腕一抖,险些将香掉在地上:”他又惹了什么麻烦?来找本官!“

  “我看不像!“幕友摸着袖里的银锭,那是刘成送给他的门包,心情十分舒畅:”刘都司这次就带了两个随从,都是一身便装,还带了四色礼物,不像是找麻烦的样子。”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道:“大人,礼物我看过了,二十张滩羊皮,一块上好的羊脂玉,还是原石,稍一打磨便是传家之宝呀!”

  “哼!“这笔厚礼却没有在吕伯奇发挥出平日的功效,他依旧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我看未必,这个刘都司不是好相与的,他别给我惹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想他的礼物。“

  “大人,刘都司找您的都是公事,公事总是可以商量的,那些东西可是私物。“幕友笑嘻嘻的答道:”再说,不管怎么说您还是一州之主,应不应允还不是由您?“

  吕伯奇没有说话,显然幕友的劝谏起到了作用,他叹了口气道:“你先去签押房陪那位刘都司,我马上就过去!”

  “是,大人!”幕友应了一声,转身便朝外走去,吕伯奇转过身看着墙上悬挂的吕祖画像,叹道:“吕祖师呀吕祖师,此番是福还是祸呢?”正说话间,吕伯奇突然一声惨叫,原来他方才与幕友说话,却忘了将手中的柱香插到香炉去,这会儿已经香已经烧到指节处。他懊恼的将柱香丢在地上,骂道:“果然是祸!”

  签押房里,刘成正坐在客椅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作陪的幕友说着闲话,他今天穿了一件宝蓝色的圆领袍子,教踏皂色薄底官靴,头上没有戴帽子,只用一根青玉簪子挽了发髻,手上拿着一柄泥金扇子,身后的两个亲兵也都穿着青色短袍,打扮不像是个朝廷武官,倒像是个带着家仆出行的富家子弟。

  正说话间,签押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便看到吕伯奇从外间走了进来,刘成笑嘻嘻的站起身来,拱手道:“知州大人,今日冒昧来访,失礼了!“

  “罢了!“吕伯奇的脸色并不好看,还在抽痛的手指给他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示意刘成重新坐下:”刘都司,你今日来找本官有什么事情?“

  “吕大人,杨制军与末将有军令,与鄜州有些干系,末将自然要拜见老父母,商议一番。“

  “杨制军的军令?“吕伯奇的脸上立即蒙上了一层黑气,他没好气的答道:”制军大人的报捷文书里面不是说已经将陕西流贼一举荡平,诚数十年未有之大捷吗?怎的又有军令?莫不是玩的讳败为胜的把戏?“

  “老父母说笑了!“刘成笑道:”这等事情岂是有假的?“

  吕伯奇冷哼了一声:“那刘都司找本官作甚?杨制军的军令是发给你的,可不是给本官的。”

  “大人,杨制军让末将在鄜州清理出来的军屯地上安置三千丁壮,您要是认为这件事情与您无关,那末将立刻就走便是!”说到这里,刘成站起身来,一副就要离开的架势。

  “且慢!“吕伯奇立刻喝住了刘成:”三千丁壮,这是怎么回事?哪来的丁壮?“

  “大人,这些便是那些制军招抚的流贼中的一部分,昨天杨制军有军令发来,说就抚的流贼靡费粮饷,鄜州卫所田土空旷,正好安置。“

  “什么?”饶是吕伯奇是个好脾气的,此时也被气的面红耳赤:“好个杨鹤,竟然想出这等招数来,那些流贼让他们各自返乡便是,为何要安置在我鄜州?本官一定要上书朝廷,和他论个黑白。”

  “吕知州,这倒也怪不得杨制军。”刘成解释道:“这些流贼多半是陇上人,今年鄜州都旱成这样了,陇上恐怕连根草都不长了,若是让他们返乡还不是逼着他们再反?”

  “放屁!”吕伯奇再也忍耐不住,不由得破口大骂:“去陇上他们造反,莫非来鄜州他们就不反了,你光凭那点军屯能养活几个人?实话和你说,别想我鄜州府为这些人出一粒米,一文钱。”这位吕知州别的事情迷糊的很,但一沾到钱粮的事情上就比猫还精,立刻一口咬住死死不放。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