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六十三章 收心

第六十三章 收心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3932更新时间:2015-12-11 09:03:21
    神一魁微微一笑,将打磨好的刀又涂上油,小心翼翼的纳入刀鞘,不沾泥伸手拿起葫芦,拔出塞子往嘴里一倒,却没有流出一滴水来——已经喝完了。他有些懊恼的将葫芦丢到一旁,神一魁却递过一个水袋:“来,喝我的。“

  不沾泥谢了一声,接过水袋喝了几口,便重新塞好要还给神一魁,神一魁却不伸手接:“存孟,你说杨大人这次招你我去是为的啥?“

  “应该是为了钱粮的事情吧?“不沾泥将水袋往旁边一丢,拍了拍自己的肚皮:“这人呀,一天不吃要昏、三天不吃要死,朝廷是招抚了咱们不错,可发下来的粮饷少的可怜,只是让咱们找周边的缙绅‘借粮’,可这总不是个长久之策吧?眼看着今年又是个荒年,他是三边总督,制军大人,总得拿出个法子来吧!”

  “是呀!”说到粮食问题,神一魁的脸色也越发难看的,他叹了口气:“开春来就没下过一场透雨,幸好刘都司还分了三千人走,不然咱们现在更没法子。说实话,我是真佩服那个刘都司,别人这时候都唯恐自己这边多一张嘴,他倒好,硬生生的拉了三千人走,还能弄到粮食填饱这三千张嘴巴,你说他厉害不厉害?”

  “就凭一张嘴,把两面光糊弄的死了,又把咱们陕西十七家给弄得七零八落,还能不厉害?”不沾泥没好气的说道:“让俺说,这人就是个妖孽,专门生出来祸害咱们的。”

  “少说两句会死吗?”神一魁低声喝道,他左右看看无人,压低声音道:“存孟,咱们已经是朝廷的官了,你忘记身上穿的啥衣服了吗?“

  不沾泥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片刻之后他低声道:“大哥,有句话您可能不爱听,不过俺还是得说,要是这次杨制军再拿不出钱粮出来,咱们可得多个心眼。要知道除了给钱粮,朝廷可还有个法子解决问题的。“

  神一魁没有说话,他很清楚不沾泥说的“另外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是什么,活人要吃饭,可是死人是不用吃饭的,他就算再怎么信任朝廷,可自己的脑袋还是要紧的。

  “这次你就不用去固原了,我就和杨制军说你重病在身,来不了。你回去后挑选几百个信得过的弟兄,兵器盔甲什么的都准备好,以备不时之需。记住这件事情就你知我知,谁都不能说!“说到最后,神一魁的脸色变得十分阴冷。

  “我办事你放心!“不沾泥兴奋的跳了起来:“我连夜就赶回去!”

  神一魁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几分钟后他便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向东而去,神一魁将手中的枯枝折成一小段一小段的丢入火堆中,突然叹道:“杨大人,要是再没钱粮下来,那就谁来也没法子了!”

  当神一魁抵达固原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守门的校尉一查验他的文书印鉴,便赶忙单腿跪下行了个礼:“原来是守备大人,方才得罪之处还请恕罪!”

  “这是你的职司,有何得罪的!“神一魁笑道,他伸手招了招背后的亲兵:”来人,快将行李搬过来,让几位守门的兄弟们搜查一下。“

  “不敢,不敢!“那校尉赶忙连连挥手,又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吴大人,上边已经叮嘱过了,您一到固原就请您去制军大人衙门,早到早见,晚到晚见,卑职如何敢为这点小事耽搁了制军大人的大事。”

  “也好!”神一魁笑了起来,对方的言辞让他的自尊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他心中不由得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过去当贼寇的时候哪里能知道为官的威风呀!“

  神一魁到了总督衙门,在承启官的引领下穿过两重院落,又走过一条巷子,来到一座小院前。他看到院子的月门前站着两个身着锦袍,手按佩剑的卫士,门内依稀是竹林假山,不像是公堂模样,心中不由得暗自疑惑,脚步也慢了下来。前面的承启官听到脚步声不对,转过身来低声道:“吴大人快些走,莫拉下了。“

  “这里是——?神一魁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儿是总督大人的私宅!“承启官的脸上闪过一丝鄙夷之色,旋即又被笑容替代:“吴大人快些走,总督大人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听到杨鹤在自己的私宅单独召见自己,神一魁又是不胜宠荣,又不免有几分提心吊胆,心跳也不禁加速起来。他抢上几步,却不小心在月门的台阶上绊了个踉跄,险些摔倒,他立即听到背后传来两声轻微的笑声,心知是方才门口的卫士,脸上顿时涨的通红。

  “吴守备到!”承启官站在正堂的台阶下通传道,随即便从堂上传出一声“请!”神一魁赶忙抢上几步,他看到一个青衣文士从堂上走了下来,却是赵文德,神一魁知道对方是杨鹤最亲信的幕僚,赶忙躬身行礼道:“末将拜见赵先生!”

  “免礼!”赵文德伸手将神一魁扶起,做了个请的手势:“总督大人在堂上等你多时了!“

  神一魁赶忙紧赶几步,走上三级石阶便跪下磕了两个头,大声禀报:“延绥镇吴堡守备吴祁隆参见总督大人!“

  杨鹤早已决定以“特别施恩”的方法来笼络这员降将,因此他并没有按照双方地位那样坐在椅子上受对方的礼,而是站在堂上,还微微拱了拱手,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仿佛这是在迎接一个地位较低的朋友来访,而不是接见一个地位悬殊的下属。等到神一魁行罢了礼坐下后,杨鹤又随便的问了问近况,对方手下有多少丁壮,粮食和银钱的缺额有多少,在寒暄了一段时间后,他用一种矜持而又带有几分亲切的语气说道:“吴大人。”

  神一魁赶忙站起身来,叉手道:“小人当不起!”

  “你是个有作为的人!”杨鹤继续说了下去,也没有让神一魁坐下:“崇祯二年开始,西北就乱事丛生,多少人流离失所,死于非命,圣天子亦有西顾之忧。你能当上正五品的朝廷武官,这是朝廷的恩德,也是你的本事!”

  “都是总督大人栽培!”神一魁赶忙跪下叩首。

  “吴大人不必拘礼!”杨鹤将神一魁扶起:“请坐下叙话,我今日请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话方便。如今朝廷正处多事之秋,亦是英雄豪杰大有作为之年,是封妻荫子,名垂青史,还是辜负国恩,身败名裂,都是看吴大人你自己的作为了。今上天纵英明,励精图治,对于臣工功过,明察秋毫,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必不假借,你我都须得小心谨慎。”说到这里,杨鹤随手从几案上取过一份文书,递给神一魁道:“这封书子吴大人可以看看。”

  神一魁脸色顿时涨的通红,窘迫的说:“禀告总督大人,末将不识字。”

  “哦,倒是本官疏忽了!”杨鹤自失的笑了笑,将书子递给一旁坐着的赵文德,笑道:“建生,便劳烦你读给吴大人听听。“

  “是,大人!“赵文德接过书子便朗读了起来,其中言辞深奥之处还停下来细心解释,神一魁小心细听,原来那文书乃是朝廷对杨鹤奏折的批复,讲的便是就抚流贼粮饷的事情。当听到”

  流寇亦朕赤子也。“的话语时,神一魁不禁泪流满面,泣声道:”圣天子天载地覆之恩,我辈便是肝脑涂地,亦报不得万一。“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吴大人先前从贼时虽然有过,但受抚之后为朝廷平定西北乱事,却是大大有功的,这点本官知道,朝廷知道,陛下也是知道的。“

  神一魁赶忙站起身来,躬身道:“这一切都要多谢总督大人。”

  “坐下,坐下!”杨鹤笑着让神一魁坐下,又朝赵文德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将其念完。神一魁也擦去脸上泪水,待到念完后,杨鹤肃容道:“吴大人,我也知道你那儿缺粮缺饷,维持的十分辛苦,如今陛下的批复已经下来了,银十万,粮五万,即将运到,陛下还裁减了宫中花费,每个月还会有陆续供给,我将固原外边诸堡撤并了一部分,先与你银三万,粮三万石,你一定要将局面维持住,勿让陛下忧心!”

  “是,大人!”神一魁早已被杨鹤对自己的信任和天子的仁德感动的一塌糊涂,他本来想说几句以表达自己对朝廷、对天子的忠诚,但肚子里的墨水有限,憋了半天才冒出来一句:“只要卑职还有一口气在,这局面就乱不了!”

  “好气魄,好胆识,拿酒来!”杨鹤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接过赵文德递过来的酒杯,递给神一魁,语重心长的说道:“吴大人,保举你为延绥镇游击的文书本官已经发往兵部了,你好生做事,勿忧不富贵!”

  听到这个好消息,神一魁颤抖的接过酒杯,将其一饮而尽,跪在地上向杨鹤三叩首:“末将、末将——”此时的他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感觉到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

  巍峨雄壮的燕山山脉从洋河河谷一路向东直抵大海,将河北平原与坝上高原分隔开来,形成了一条天然的屏障。不过在险峻的燕山山脉与黄海之间还有一个不大的空隙,古代生活在河北平原的人们通过这个空隙,一路向北,便会发现左手方向是连绵不绝的松岭山脉,右手便是辽阔的辽东湾,在山海之间形成了一条狭长的走廊,这条走廊一共有185公里长,最窄处为八公里,最宽也不过十五公里,连通着河北平原和松辽平原,自古以来便是连通关内外的重要通道。明太祖朱元璋在于公元1388年在捕鱼尔海击败北元残余势力之后,基本扫清了以黄金家族为首的蒙古势力重新入住中原的可能性,一个老问题摆在了明王朝统治者们的面前,如何抵御草原上游牧民族的入侵呢?

  通常来说,古代东亚草原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所建立政权的疆域分界线是与四百毫米降雨线大体重合的,其原因也不难理解——古代农业是雨作农业,而一年四百毫米的疆域是农业的下限,农耕民族不可能在低于这个界限的土地上进行定居农业生产,自然也很难维持长时间的统治。但这条定律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有两个例外,这就是辽东与西域。西域的年均降雨明显低于四百毫米,但在汉唐清等中原王朝都对当地维持了相当长时间的有效统治;而辽东的降雨明显多于四百毫米,但相当长时间内却在游牧民族的控制之下,这又是为什么呢?

  如果进一步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西域虽然降雨稀少,但其部分区域却由于有雪山融水和地下水可以进行农业生产,加上古代著名的丝绸之路又经过此地,那是沟通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因此中原王朝完全可以利用当地的农业生产与贸易所得加强对当地的控制;而辽东虽然有足够的降雨,但气候寒冷,遍地森林沼泽,道路通行困难,是以反而中原王朝将其纳入疆域之内的难度极大。不难看出,这两个例外区域的控制权对于古代东亚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战争是极为要紧的,因为任何一方即使赢得几次胜利,也无法改变大局,农耕民族即使攻入草原,也无法建立郡县流官有效统治,只要力量稍有衰退,就会被赶回去;而游牧民族越过长城,通常的结果是抄掠一阵就被赶回去,少数幸运儿则在两三代人后被同化。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