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六十五章 孙承宗与皇太极下

第六十五章 孙承宗与皇太极下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55更新时间:2015-12-13 09:01:51
  “那大贝勒以为当如何呢?”

  代善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他在脑子里反复思量了一会,方才小心的说道:“以我所见当速速派兵前往,击破明军,毁去城基才是。“

  对于代善的回答,皇太极表现出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他将目光转向其他大臣,问道:“你们以为如何呢?“

  后金的王公大臣们纷纷表示赞同代善的建议,有的人还亲自请缨前往,顺便将距离大凌河堡四十里的锦州城也拿下来,与明朝的大臣们不同,这些人基本都经历过努尔哈赤创业的苦战,普遍具有丰富的军事经验,脾气也颇为暴躁,一时间有不少人为谁领兵前往争吵起来。

  “肃静!“代善见众大臣越吵越激烈,赶忙出声制止,随即向皇太极道:”大汗,您以为当如何呢?“

  “列位!”皇太极却没有回答代善的问题:“明军筑城未成,我若出兵击之,祖大寿定然弃城而去,逃进锦州不出。我军徒耗马力,最多不过得些民夫罢了,将士们无有掳掠,必有怨尤之心。若是围攻锦州,彼城郭完备,又有红衣大炮相助,急攻伤我将士,缓攻则靡费粮饷,都非良策!”

  众人听到这里,纷纷暗自点头。皇太极方才那番话的确道出了明与后金双方的长短,后金军的八旗制度下,士兵没有粮饷,他们收入的来源是战利品和得到的俘虏,因为在辽东不缺乏土地,只要有俘虏将可以将其变为农奴。因此后金军队要保持高昂的士气,光是打胜仗还不够,还必须在战斗中得到大量的战利品。所以进攻城郭完备的锦州对于后金来说是一个赔本买卖。

  “那就放着祖大寿不管?“一个王公问道。

  “当然不是!“皇太极笑了起来:”你要设个套子抓鸟,还要在套子里边撒几粒谷子呢。这大凌河就是套子,咱们先假做不知,任凭那祖大寿筑城,待到其将成未成之时,再以精兵击之。那时祖大寿定然舍不得已经修筑的差不多的城堡,坚守待援。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以大军围城打援,明人城堡攻不下来,难道野战我们还打不过他们吗?只要野战打赢了,祖大寿呆在城里,难道还能飞到天上去不成?“

  听到这里,众王公大臣才明白皇太极的用意,纷纷齐声称赞。皇太极随即下令派出间谍前往大凌河严加监视明军的筑城进度,佟养性加紧训练炮队,并下令写信给科尔沁、阿鲁、扎鲁特、巴林、敖汉、奈曼、喀喇沁、土默特等部秋后派兵来援,一同围攻大凌河。

  待到诸般事都处置完毕了,众王公大臣纷纷退下。皇太极便下了御座,回后宫去了。相比起大明宏丽的宫城,皇太极当时的后宫要狭小简陋的多,甚至远不如江南一些大缙绅的府邸。原来早期努尔哈赤建立后金政权的时候,还不懂得将这称为王宫或者汗宫,而是认为管理国家与民众事务的地方叫做衙门,既然这儿比寻常的衙门权力要大,占地面积也要大,便称其为大衙门。直到后金政权里的汉人知识分子逐渐增多,才按照他们的建议改名为宫殿,其内部的建筑也按照汉族王朝命名,比如第一道大门被称为大金门,内宫的大门叫做凤凰楼、供大汗与汗妃居住的地方叫做清宁宫,东边的两座厢房叫做关雎宫和永福宫;西边的两座厢房则叫做麟趾宫与衍庆宫,这四座“宫殿“是供皇太极地位较高的四个妃子居住的。

  清宁宫又被满人称为中宫,与北京的乾宁宫不同的是,除去东首的三间屋子供皇太极和他的正妃居住以外,其余大约四分之三的面积都是供奉和祭典神明的地方,东南角的宫门两旁各有一口大铁锅,按照女真人的风俗终年煮着白水猪肉。清宁宫的西侧的大炕上是供奉神灵的地方,墙上钉着一块木板,木板上垂着黄色的帷幕,帷幕后就是各种神像:有蒙古人的男女始祖木偶、还有释迦摩尼、文殊菩萨、观世音、七仙女、关羽,除去这么多神像之外,还有一支神箭、一只盛放着神索的布袋。

  当皇太极回到清宁宫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屋子里点了许多蜡烛,儿臂粗细的牛油蜡烛散发出刺鼻的烟气,这些烟气与神台前的香烟、灶下的柴烟、肉锅里冒出的水蒸气混成一团,让这座宫殿更增添了几分阴森与神秘。皇太极恭敬的在神座前跪下拜了几拜。在神座旁,两口黑色的大肥猪被绑的结实,由于事先已经被灌了许多烈酒的缘故,这两口黑猪并没有挣扎,只是不时无意识的哼上几声。在拜完神灵后,皇太极满意的打量了这两口黑猪,在他看来,猪这样是神灵喜悦的表现,这预示着他计谋即将成功。

  在洗完手之后,正妃也从东间出来了,两人来到院子里,进行当天的夕祭。皇太极先与妻子向神像下拜,随即在鹿角圈椅坐下。一个带着羽饰神帽、衣服上挂有铜铃的萨满开始击打着皮鼓,边跳边唱,说出一些零碎的话语,很快那萨满就进入了一种半疯狂的状态,女真人认为此事神灵已经降落在萨满的身上,给他们的子孙给予庇护和谕示。当跳到最后的时候,那萨满瘫软在地,良久之后方才缓缓醒来,向皇太极与正妃行礼后退出。

  这时,一些地位较高的王公们被引领进清宁宫,他们鱼贯而入,先朝神灵行礼,然后向皇太极与正妃行礼,侍卫们在地上铺了一些毛毡,好让他们跪在地上。当所有人都坐定了,侍卫又在每个人的面前放下一盘白肉、一杯酒、一碗米饭、一碗肉汤,这白肉便是方才那两头作为祭品的黑猪的。当一切放置完毕后,每个人都从腰间拔出短刀切碎盘子里的白肉,由于白肉里面没有放盐,其实吃起来很难入口。但所有的人都表现出一副非常高兴的样子,以分享神灵的恩赐。

  吃肉完毕,王公大臣们退出了清宁宫。皇太极此时已经非常疲倦了,他躺上滚烫的炕,宽衣休息,在梦里他的大军打败了成千上万的明军,甚至踏进了那座宏伟的北京城。

  鄜州,知州书房,九月。

  “将!“吕伯奇用力的将手中的棋子往棋盘上一拍。

  “哎呀!”师爷懊丧的拍了一下大腿:“我怎么没有看到这一着呢?哎呀,这可怎么救呢?”

  “师爷,已经是卧槽马了,哪里还有得救!”吕伯奇得意洋洋的倒满了一杯酒,推了过去:“快喝,这次又是你输了。“

  师爷懊恼的摇了摇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那酒杯是专门用来行酒令的,三杯就能倒满一海碗,他这一杯酒入肚,顿时觉得整个人轻了三分,仿佛要飘起来了。师爷见吕伯奇又在摆棋,一副还要下下去的样子,赶忙连连摆手道:“老爷,今日便在这里吧,再输下去只怕我就要醉倒了。“

  吕波奇却不肯放过对方,一边摆棋一边笑道:“醉倒便醉倒,难得今日有兴,衙门里又没什么事情,我让人给嫂夫人传个话,说你今夜不回去了,你我抵足而眠便是了!“师爷拗不过吕伯奇,只得强自坐了下来,苦笑着答道:”也罢,今日我便舍命陪君子。“

  吕伯奇闻言笑了起来,他将那罚酒的杯子又倒满了,放在棋盘旁:“若是往年这个时候,你我恐怕早就忙的跳脚,哪里有这般惬意?让你享福却这般说,当真是无趣的很!”

  师爷听到吕伯奇这般说,也笑了起来:“老爷说的是,这倒要感谢那个刘都司。“

  “不错!“吕伯奇走了个”当头炮”,这是他最喜欢的开局:“我第一次见他就觉得是个粗鄙无文的兵痞,说不出的讨厌,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却觉得好了许多,看来这识人急不得的!”

  “老爷说的是!”师爷挪动了一下棋子。原来按照明代的惯例,九十月份是一年中衙门里最忙碌的季节,在每年的这个时候即使是平日里最为闲适懒散的老爷们也都要忙得两脚飞起——征收秋赋的时候到了。大明的基层官员考成中最要紧的一项就是是否能够足额征收到税款,这关系到他们是更进一步还是脱去官袍回家。即使大人老爷们不在乎自己的仕途和朝廷的赋税,那仅仅为自己的腰包也必须勤快起来——朝廷发下来的那点俸禄不过是个零头,官员们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对小民的压榨——其中最大的一块便是秋赋中的浮收,即超出原本税额的部分,比如踢尖、淋斛、火耗。不过百姓也不会老老实实的将一年辛苦得来的粮食布匹缴纳上去,更不要说那些接受小民投献的缙绅老爷们,他们大多数都欠着官府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赋税,这些赋税不是他们自己的,这些人一般都拥有免税的特权,而是他们承揽而来的。正如前文提到的,明代的缙绅实际上还承担着一部分包税人的责任,在很多时候他们从百姓身上收到了足额的税收,但却将其中一部分纳入自己的腰包,拒绝将其交给国家。从某种意义上讲,在这片土地上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发生一场战争,一边是国家、一边是缙绅,争夺的战利品就是无数农民一年劳作的果实。

  而对于吕伯奇来说,崇祯四年的秋天却是格外的闲散,他甚至有闲心在书房里和自己的师爷下棋吃酒。原因非常简单,由于陕西民变的缘故,崇祯已经应杨鹤所请免去了陕西当年的赋税,他自然不用为了赋税忙的跑断腿了。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原因,古诗有云“黄纸放尽白纸催。卖衣得钱都纳却“,朝廷的税免了,可大人老爷们的好处,衙役游手们的衣食还都着落在这些上面。若是往年,他吕老爷在怎么也是要从穷汉们身上刮一层皮下来的。不过托刘成的福气,灌溉渠工程已经开始两个月了,进展的颇为顺利,事先得到消息的吕伯奇已经在即将开掘的河渠旁买下了一百五十倾地,按照当时的行情,等河渠一修好转手就是几万两银子到手,有了这么大一笔即将到手的收入,吕老爷也不太有兴趣去盘剥快饿死的泥腿子挣点小钱了。

  吕伯奇与师爷又下了两局,眼见的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吕伯奇却兴致不减,他让婢女先下两大碗羊肉水饺,要与师爷吃完了继续挑灯夜战。

  三口两口将一碗热气腾腾的酸汤羊肉饺子倒下了肚,吕伯奇摩拳擦掌正准备重新上阵杀师爷一个片甲不留,抬头一看却只见师爷坐在对面手里拿着筷子发呆,那碗饺子只吃了四五个,碗里的汤汁表面已经凝结了厚厚一层油花。吕伯奇用筷子轻轻的敲了下对方的碗,问道:“这饺子可是不和你的口味?”

  “没有,没有!”那师爷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伸手在夹了一个饺子塞入口中,吕伯奇伸手拦住对方:“让下人重新热下再吃吧,这羊肉饺子膻气重,冷的便不好吃了。”

  待到婢女将碗筷取了下去,师爷低声道:“我方才却是想一件事情出了神,将饺子忘到一边去了。“

  “哦?“吕伯奇饶有兴致的问道:”何事让你连饭都吃不下了?我倒想知道。“

  “老爷,您说这当官是为了啥?“

  “这倒是个有意思的问题!“吕伯奇被师爷的问题勾起了兴致,连下棋都忘了,他捋了捋颔下的胡须,回忆道:“我少年时想若是将来考上了举人进士,能够做官一定要尽忠朝廷,爱护黎庶,好生做一番事业来。可后来科举蹉跎,三十多才中了个秀才,又过了十多年才中了举人,少年时候的雄心壮志早就消磨的一干二净了。那时想的就是若能做官,定要重整家业,让苦苦支撑我读书的父母妻子过上几天好日子。”(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