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六十六章 钢铁与水利

第六十六章 钢铁与水利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09更新时间:2015-12-14 09:01:49
  “那现在呢?您现在也是一州父母呢。“

  “现在?“吕伯奇苦笑了一声,叹道:”你说的不错,我现在的确算得上一个官儿,可我年岁已大,只是个举人出身,座师也不是什么重臣,仕途上已经到头了。现在整日里想的就是能够多积蓄点财货,在家乡打理些田宅,再建一个宗学,一来以娱晚年,二来也能让族中子弟在科途上少受些挫折。“

  “老爷这些说的都是实心话!“师爷叹了口气:“人心似铁,世事如炉,任你英风豪气,数十年的打磨挫折下来,到了最后心中所想的也是个圆坨坨的富家翁。我科途不顺,三十出头便离家游幕四方,在跟随老爷您之前也跟过四五个大人。为人各异,但为官做事总是有迹可循,毕竟人生在世,最要紧的是穿衣吃饭,谁都有宗族子弟要照顾。可那个刘成刘都司却让我怎么也看不明白,他一个没有读过圣贤书的武夫,为什么办差事这么拼命?还有那修堤挖陂的事情,马举人也好,您也罢,都落得了不少好处,偏生他自己却没有落得什么好处,老爷您不觉得奇怪吗?“

  “听你这般也有道理,那个刘都司行事的确有些奇怪。”吕伯奇点了点头:“那师爷你说当如何?”

  “静观其变!”师爷低声道:“那刘都司不是说堤陂即将完工,到时候要请您和马老爷前去吗?那天我自当旁敲侧击一番,老爷仔细看着便是。”

  “也好!”吕伯奇对自己师爷的建议颇为满意,毕竟自己已经拿了刘成那么多好处,要撕破脸也不好意思,不如让师爷冲在前面,自己总有个回旋的余地。

  洛河,又称北洛河,发源于今天陕西省北部、宁夏自治区南部的白于山南麓,一路向东南,流经志丹、甘泉、富县、洛川、黄陵、宜君、澄城、白水、蒲城、大荔,至三河口入渭河,是鄜州境内流域面积最大、也是水量最大的河流。与黄土高原上的绝大多数河流一样,洛河的河道在历史上有着很大的变化,这是由于其流经的土地多半是厚重的黄土堆积区,每当上游暴雨来临的时候,汹涌的河水冲击着河岸,将大块的泥土和碎石从河岸上剥离下来,久而久之,河流的轨迹就好像一条挪动的大蛇在黄土高原的表面上挪动。而刘成选择修建陂池的地点就是一段被叫做牛角塘的旧河道,大约在二十多年前,上游的来水冲开了河堤,形成了一条新的河道,而旧河道变成了一个狭长的池塘和沼泽地,因其形状而得名。刘成选择牛角塘的原因有两个:1、利用旧有的河道可以将近一半的工程量,而且附近有一些已经废弃的灌溉渠,可以节约不少人力。2、这一带是当地少有的石质河床,无需担心修好水库后水却漏走了或者发生堤坝崩塌等事故。经过几个月的施工,河床里的淤泥已经清理干净,原有的河堤也加固过,一条堤坝横切过原有的河道,只需挖开洛河和旧河道之间的河堤,就可以开闸蓄水了。

  “你们看,只有这种颜色的土才是合格的,要细心检查,不合格的都要返工,不然一旦开始蓄水,堤垮了就要死人的。“刘成用力将竹杖插入土中,在拔出来后用力磕了几下,指着掉出来的土块说。刘成穿着一件羊皮袄子,头上戴着一顶灰色的毡帽,小腿打着绑腿,脚上穿着草鞋,皮肤黝黑,沉重的工作和黄土高原上特有的北风就好像一把剃刀,将他外表上所剩不多的那些现代社会的遗迹也刮掉了。

  “是,大人!“十几个和刘成一般打扮的青年操着不同的口音应答道,他们都是刘成从那几千丁壮中挑选出来的,挑选的标准是年龄在十四岁到十八岁之间、机敏、体格强健、最好识几个字。刘成准备把这些人作为未来的军官、工程师、管理者种子培养,但人们却按照当时的风俗传统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刘成打算收这些青年作为义子。收养义子在古代中国武将中是一个十分常见的现象,尤其是从唐代中叶以后,武人们从勇猛善战的青年部属中选择义子收养,并倚其为腹心,李克用的十三太保,察罕帖木儿的义子王保保便是例子。面对这种误解,刘成也懒得解释,从过往的经验看那都是白费力气,无论什么时代,绝大部分人都是通过过去的经验来做出判断的。

  “大人,铁链和闸门都送过来了,您过去查看一下吧!“

  正当刘成与手下讲解各种土壤的特征和物理强度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刘成转过身来,却是汤慕尧。这个年轻的铁匠在两个月前刚刚和豆腐张的三女儿结了婚,整日里笑的合不拢嘴,干起活来也有劲了许多。

  “好。”刘成点了点头:“你们就按照我方才说的去做。”众人应了一声,便各自离去。刘成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朝汤慕尧手指的那边走去,随口道:“慕尧,铳管的事情如何了?”

  “禀告大人!”汤慕尧下意识的压低了嗓门:“我昨天已经打好了一根,只是速度还是比较慢,以小人的手艺,加上三个助手,一根也要三四天功夫。“

  “无妨!你多尝试几种法子,我让徐先生跟着你,你把打制的诸般要领告诉他,然后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学会。“看到汤慕尧的脸色有些难看,刘成笑道:”我也知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道理,但慕尧你也不要眼皮子太浅了,莫非你这辈子还只想做个手艺人不成?“

  汤慕尧笑道:“大人您又在说笑,俺不做手艺人能做什么?莫非还要去种田不成?也得有田给俺种呀!“

  “没出息的货!”刘成笑骂道:“除了打铁就想着种田,为啥不想想些有出息的行当?”

  “那可是几世积德行善修来的,俺可没有这个命,能娶上豆腐张家的三女儿,俺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看到汤慕尧那张心满意足的脸,刘成不禁摇了摇头,古代的劳动人民就是这样,他们最大的希望也不过是凭借自己的汗水和智慧让自己的家人过上有饭吃、有衣穿的太平日子。但即使是这样低微的要求,也很少能得到满足。如果没有遇上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恐怕很难娶到他爱慕的那个豆腐店三女儿,最大的可能是迫于饥饿而拿起武器,最后成为明末动乱中千百万尸骨中的一具。想到这里,刘成突然拍了拍汤慕尧的肩膀:“慕尧,你可曾想过若是没有遇上我,现在会怎么样?“

  汤慕尧闻言一愣,总是和钢铁和炉火打交道的他并不习惯应对这个有些深奥的问题,他很不习惯的思忖了一会,答道:“俺不知道,不过肯定过不上现在的日子,多谢大人了!“

  “你不用谢我,把你的力量都借给我吧,还有更多人需要我的帮助!“

  “嗯!”虽然还不是很明白刘成的意思,但汤慕尧还是本能的挺起了胸脯,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铁链和闸门前,这可以说是陂塘最有技术含量的一部分了,按照回忆,刘成设计了拦河坝、进水闸、冲刷闸、沉沙槽、排沙闸、引水渠闸组成的复杂工程,可以将巧妙的将含沙量很高的洛河水沉淀掉泥沙后,然后引入陂塘之中,以免水流进入陂塘后速度放慢,大量泥沙沉淀填平库底。完成陂塘之后正好已经完成秋收,就可以动员当地民力挖掘三条干渠,整个工程完工之后将能够灌溉七千余倾耕地,还可以消峰填谷,解决一部分洛河的水患问题,可谓是造福一方。

  “大人,你看看,都是用上等精铁打制的!“汤慕尧自豪的敲击了两下自己的作品,刘成蹲了下去,轻轻的敲击地上的闸门与铁链,闸门是用铸铁制造的,为了减轻水流的冲击,特地打制成弧形,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金属特有的冷光。

  “完成这么大的铸件,你们有什么经验?“刘成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

  “炉子太小了,还有鼓风也不够!“汤慕尧已经逐渐习惯了刘成话语中常带的那些奇怪词汇:”炉子小,所以每次出来的铁水总是不够,要分成几块然后再拼接起来,又费工时还容易出废品,鼓风机太小,废了好多炭温度却始终上不去。“

  “嗯!“刘成点了点头,汤慕尧的回答切中了问题的要害,无论是冶炼还是兵器制造都是资本密集、技术密集,资源高度集约的经济模式,规模越大,越集中,产生的效益就越高。自己的问题就是现在官位太低,所能掌握的人力物力太少,没法子种田,只能够假借修灌溉渠和陂塘的名义,从当地官绅手中弄到人力物力建立自己的技工队伍。这一套灌溉工程搞下来少说也要两三年时间,折腾下来自己手下冶金、铸造、锻造、木匠、机械队伍应该都有个雏形了,到了那个时候,只要弄到一块地盘,何事不成?

  汤慕尧看到四下无人,稍一犹豫,低声对刘成道:“大人,小人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刘成看了看汤慕尧的脸色,问道:“是关于铳管的事情吗?“

  “正是!“汤慕尧点了点头:”小人有个想法,应该可以把速度提高几倍,就是要耗费不少银子。“

  “说来听听。“刘成立即就有了兴致,在他看来十七世纪火器有发展前途的只有三种:以红夷大炮为代表的长炮、火绳枪(或者燧发滑膛枪)、臼炮。长炮可以用于野战、守城、海战;火绳枪与长矛、胸墙和壕沟结合后,可以在野战中彻底压倒骑兵;臼炮与壕沟结合后可以攻击由火器防守的坚固要塞。在这三者中,无疑长炮的作用最大,臼炮最侧,但以刘成现有的实力看,开发长炮还太早(光是牵引野战炮车的驮马就是个大问题),臼炮用处不大(从短时间刘成的主要对手是蒙古、后金以及流寇,都无需考虑攻城),剩下的就只有火绳枪了,而这条科技树上最大的难关就是廉价高速制造铳管了。

  看到刘成兴致如此之高,汤慕尧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伸出三根手指:“俺可先说清楚了,这法子要添置的炉火、铁料、木炭就要两百两银子。“

  “钱不是问题!“刘成挥了一下胳膊,指着陂塘旁的一片土地道:“看到那边没有,若是你这法子成了,我给你五十亩上好的水浇地。”

  “多谢大人!”汤慕尧咽了一口口水,开始解释起来。原来当时东西方打制铳管的法子大同小异,基本来说都是先用一根长钢芯,然后用烧红的熟铁包裹其上,用力敲打使其成为铳管。然后再用锉刀或者钻头将内膛打磨光滑。在这个过程中有两个部分颇为麻烦,一个是制造铳管,为了防止熟铁和钢芯在高温下黏在一起,所以在敲打的过程中必须不时将钢芯抽出来,这对于工人的技术和经验有很高的要求;其二是打磨铳管内部使其笔直光滑,由于缺乏加工金属所需的高硬度合金钢,因此对于工具和人力的消耗都很大。而汤慕尧的办法就是同时将十几根钢芯并排,然后同时在这些钢芯上实施操作,用学徒先打出粗样后再由师傅进行细加工,这实际上已经有了流水线的雏形。刘成听完后点了点头:“银子我给你,你先去试试。”

  “多谢大人!”汤慕尧原本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也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得到批准,不由得万分惊喜,赶忙跪下叩首,却被刘成一边抓住,跪不下去。

  “记住,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帮助更多的人!”

  “是,大人!”(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