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六十八章 根基

第六十八章 根基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44更新时间:2015-12-16 09:01:49
  一连被否决了三个答案,马仁成绞尽脑汁液想不出来了,只得赔笑道:“孩儿愚钝,还请父亲大人提点。”

  “你可记得宣德公是为何来鄜州落脚的吗?”

  “先祖从龙,多有战功,受封世袭指挥佥事。”

  “不错,想不到你对祖宗之事倒还记得挺牢!”马子怡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旋即又严肃了起来:“我们马家的根基便是在这世职之上!须知人之贤愚不肖,多半乃是天定,非后天所能改变,是以尧至贤,却有丹朱之不肖。世间多有祖宗数代苦心经营出来的一点基业,出了一个不肖子弟,便尽数出卖干净,这是何等可悲可叹呀!“

  “父亲平日的苦心孩儿明白了!“

  “你明白就好!“马子怡点了点头:”但我们马家却有一桩好处,即使出了一二不肖子弟,也不会损了根基,后世总有复起的机会。“

  “这是为何?“马仁成不解的问道。

  马子怡微微一笑,便细心解释起来。许多对明代历史一知半解的读者都认为军户地位低下,但其实这是一个误解,并非所有的军户都是地位低下的。比如像马家那种世袭军官的后代,他们的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一般是比普通的地主阶级要高的。因为在古代中国农村,土地和财富总是在不同的家族之间流动的,即使是一个很富有的家族,如果连续几代科举不顺,或者子孙分割家产吃了官司,就很有可能会落入普通农民的行列,是以有“富不过三代“的说法。但是世袭军官就不同了,他们的土地理论上是属于国家的,因此他们无权出卖,即使有几个不肖子弟,也不可能因为嫖赌等原因变卖家产,只要后代出现有才能的子弟。总能够通过科举或者别的方式重整家业;又不存在科举不顺,无法出仕的问题,明代武官地位再怎么低下,也远远高过普通平民。理论上讲一个在明初的卫所军官。他的子孙可以连续当近三百年的世袭地主,而即使是一个书香门第,要想在接近三百年的时间里都有人考上秀才举人,也绝非易事。

  “父亲,那您这般做是为了我马氏宗族?“

  “那是自然。为父已经是黄土埋到了胸口的人了,经营再多的田宅难道还能带到土里去?还不是为了你们几个。”马子怡叹道:“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世人都知道若要家业兴旺,最好的法子便是读书科举做官,却不知道这读书也是要钱的,笔墨纸砚、名师教导,游学四方,养望蓄名。哪个不要银钱?更不要说背地里那些勾当,你少小时在宗学里应该也知道,你的那两个兄弟并非最聪颖的,为何中举的是他们,而非那几个最聪明的孩子?盛唐时我关中进士几占天下一半,为何现在却是江南士子称雄?还不是那边士民殷富,能读书的人多了。”

  马子怡这一番话对马仁成可谓是醍醐灌顶,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那赵老爷他这么说难道是因为——”

  “还能是什么?红眼病罢了!”马子怡冷笑道:“那次派人放火烧千户所的事情就让我看出来了,此人是一个经不得事情的,因此这次挖渠的事情我就没有告诉他。等到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没有吃到好处所以他才在城中散步流言。”说道这里马子怡转过脸,声音也温和了少许:“你现在明白为父为何方才那般恼怒了吧。这三百多倾地我打算分成四份,一份并入宗田。不得转卖,只能分红收租,这样即使将来时局不利,后世子孙们也不至于没有个吃饭的地方;其余三份便分给你们三兄弟,都有个安身立命的根基!”

  马仁成听到这里才明白父亲的  一番苦心,恨声道:“想不到那赵老三心肠如此阴毒。竟然想要把手插到我们父子之间来,孩儿以后再也不与这厮来往了。”

  “那倒也是不必!”马子怡笑道:“世间事情也没有这么非黑即白的,你以后表面上还是要与其虚与委蛇,只是心中有点提防才是,若是不与他来往,一来落得个口实,二来反倒让这厮知道你已经对他有了防备,说不定又想出其他花样来生事。

  “父亲大人所言极是,孩儿便照这般做便是!”

  “嗯!”马子怡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道:“遇人只说三分话,不可抛却一片心,你呀,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那个刘都司昨天派人送了请帖过来,说是陂塘即将完工,请我、吕知州、还有缙绅们前去观礼,此人虽然是个军汉,但着实是个厉害人物,那天你也与为父同去,看看人家是如何说话办事的,也学几分回来。”

  “是,父亲!“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便到了陂塘落成之日,马子怡与儿子收拾停当,便一路往牛角塘来了。马子怡年岁大了,骑不得马,乘了一顶绿呢小轿,马仁成骑了一匹灰色母马带了两个伴当相陪。当马家父子两人来到陂塘的堤坝上,俯瞰着眼前复杂的河渠和即将放下的巨大的铸铁闸门,无论是马子怡还是马仁成都从眼前的一切感觉到一种陌生的巨大力量,面对这种完全陌生的力量的冲击,父子两人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过了约莫半响功夫,马仁成方才结结巴巴的说:“父亲,这刘都司虽然是个武夫,可这陂塘可是了不得呀!”

  马子怡没有说话,片刻之后方才低声自言自语道:“以一介武夫视之,倒是我小看他了。“

  “小看?“马仁成被父亲的话弄得有点糊涂了,既然自家与这个刘都司是合作关系,那岂不是对方约有本事越好?不过他也明白此时不是询问的时候,便默不作声的站在马子怡的身后。

  “马老先生,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刘成笑嘻嘻的朝马子怡拱了拱手,做了个伸手延请的手势:“这边灰土大,那边卑职已经准备好了茶水果盘,不如先去那边坐下说话。”

  “劳烦都司了!”马子怡拱了拱手,却不挪歩,反而指着下方的复杂堤坝。问道:“老夫看这沟渠与寻常河渠颇有不同,想必各有奥妙,还请都司不吝解惑。”

  “不敢。“刘成心中不由得暗自生奇,想不到马子怡这个老乡绅居然对水利工程也这么好奇。他走到堤坝旁,一边指点一边解说道:”这修筑陂塘,最忌讳的便是两件事情:一是来水携带泥沙淤积;二便是上水来的太猛,冲垮了堤坝,反倒为害。在下修筑这些堤坝闸门便是为了减缓上游来水。一来可以让泥沙沉积在专门的水道之中,待到秋冬枯水之时将其挖出,可以用来淤田转坏为利;二来也减小水流对堤坝的冲击。”刘成一边细细解说,一边拔出腰刀在地上画出示意图来,过了约莫一顿饭功夫方才解说完毕。听完讲解之后,马子怡沉默了一会,突然将身后的儿子马仁成一把扯了过来,低声喝道:“小畜生,给刘都司跪下!“马仁成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本能的依照父亲的命令跪下。刘成赶忙侧身让开。急道:“马老先生,你这是做什么,折煞在下了!”

  “刘大人!”马子怡深深做了一揖:“你我原先也有过些许芥蒂,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都司大人是个要做大事的人,要往前看。我这个孩子不成器,若是不嫌弃的话,便让他在大人手下,做些奔走的事情可好?”

  面对马子怡突兀的提议,刘成一时间愣住了。虽然在修建陂塘河渠的事情上他得到了马家的支持,但无论是马子怡还是刘成本人都清楚这不过是暂时的利益交换罢了,在根本的利益上刘成与马子怡所在的缙绅集团是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的,这一点刘成知道。马子怡也知道。而现在马子怡的提议就完全不同了,地上跪着的这个就算再怎么不成器也是马子怡的儿子、大明近三百年来西北缙绅中唯一入阁拜相的名门子弟,即使他什么都不做这一行为本身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不说别的,刘成要和西北缙绅打交道,把这个马家子弟带在身边就能省下很多麻烦了。

  “是昧于小利还是看出老子有王霸之气?还是故示友好而暗藏祸心?不过也用不着把亲生儿子都拉出来做筹码吧,这老家伙果然是个厉害角色。“刘成心里打着算盘。脸上却堆起了笑容,伸手将地上的马仁成扶了起来,笑道:“马老先生何必如此,世兄若是平日里无事,来在下这儿耍子便是,如何敢以属下视之呢?”

  刘成这话刚刚出口,马子怡身后的几个随从立即脸色大变,刘成称呼马仁成世兄,便是以马家世交自居,这简直是胆大妄为,若不是马子怡方才的举动,只怕那几个随从便要破口大骂了。

  马子怡却还是那副行若无事的样子:“小儿辈无知的很,刘大人只管教训,千万莫要客气。”

  看到马子怡这幅样子,刘成也不禁有几分佩服了,看来自己原先还真是小瞧这老儿了。这时有人通报吕知州与其他受邀的缙绅也陆续到了,于是刘、马二人便一同往休憩的茅棚去了。刘成进得茅棚,便朝众人做了个团揖,笑道:“刘某方才有点俗事,让列位久候了,恕罪恕罪!”

  众人见马子怡与刘成一同进来,纷纷脸色微变,不少缙绅相互之间交头接耳说着小话,吕伯奇更是干脆侧过头去与师爷商议起来,马子怡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自顾带着儿子找了个空位坐下,马仁成却没有他父亲这么好的涵养,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列位!”刘成双手微微下压,做出一个示意众人肃静的手势:“我今日请列位来有两件事情,一件是陂塘完工,此乃泽被苍生的一件大好事,列位乃是鄜州士林的魁首,题碑立传之事便劳烦诸位了;其二、这陂塘是修好了,但接下来沟渠的挖掘,设施的维护等等并非一日二日之功,须得请诸位想出个公道的法子出来。”

  刘成话音刚落,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集聚到了吕伯奇的脸上,不管他这个知州大人多么弱势,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朝廷命官、一州父母,何况眼下当地缙绅经过刘成前段时间的搅合,已经貌合神离,无法形成一致意见,因此吕伯奇的态度此时就显得尤为重要起来。吕伯奇低咳了一声,站起身来:“诸位鄜州的父老,依本官所见,这陂塘乃是利民之事,便称其为利民陂吧,至于题碑立传之事,马老先生望重西北,比如便劳烦马老吧!“

  “老夫当仁不让!“马子怡也不推诿,站起身来,他虽然年岁已老,但脊背笔直,声音洪亮,看上去倒颇有气概。

  吕伯奇见马子怡应允了,脸色也好看了几分,转过头对刘成问道:“至于后面的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定的下来的,不如等下次再提吧。”

  “知州大人此言差矣!”刘成笑道:“这工程之事耽搁不得,若是陂塘已经蓄满了水,银钱粮米跟不上,到时候反倒害了鄜州父老呀!”

  “这不是还没有蓄水吗?”吕伯奇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是吗?”

  仿佛是为了印证刘成的威胁,茅棚外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与此同时众人的脚下也微微的震动起来。茅棚内无论是缙绅还是知州吕伯奇,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惨白起来。吕伯奇站直了身体,用颤抖的手指着刘成:“刘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禀告知州,利民陂正在蓄水!”刘成笑道,他手指着外间说:“列位若是有兴趣,便请随我到外边来,观赏这一胜景!”说罢他便径直向外走去。茅棚内的缙绅们无论情愿与否,都纷纷跟了出去。(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