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七十一章 水力纺织机

第七十一章 水力纺织机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032更新时间:2015-12-19 09:02:15
  这时,从外间走进十余个健妇,这些健妇都抬着一筐筐的梳好的羊毛,随手拿起一团在那尖锤上轻轻的一带,高速旋转的尖锤好像带着一张无形的嘴,将羊毛纤维扯了进去,形成一条坚韧的细线缠绕在尖锤上。

  这时马仁成也看出几分门道来了,他虽然出身世家,但年少时性子却顽劣的很,像这等纺纱织布的活计虽然没有亲手做过,倒也见过不少。眼见得那尖锤旋转的速度快的惊人,乳白色的纤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布满锭子的表面,显然这是一具用于纺纱的水力机械。

  “当真是巧夺天工!“马仁成击掌赞道,他的双颊布满了兴奋的红晕:“有此一物,便胜过千百巧妇,何愁天下人无衣可穿?刘大人,这可是你想出来的?”

  “呵呵!“刘成打了个哈哈,没有回答马仁成的问题,水力纺纱机的成功也让他很满意,由于是试运行的原因,他只装上了三分之一数量的锭子,若是满负荷运行,这台机械就可以同时带动两百七十枚纱锭,纱锭旋转的速度远远胜过手摇纺纱机,机械可以昼夜不息,光这一部机械,就抵过六七百个使用手摇纺纱机的农村妇女了。而且自己在前面修建了陂塘,水流稳定,无需担心枯水期、泥沙淤积等通常水力机械的毛病。只要等到徐鹤城第一批羊毛运到,自己的水力纺纱厂就可以开业了。

  没有得到刘成的回答,马仁成也没有生气,他将对方的表现看成是一种谦虚的表现。他兴致勃勃的走到纺纱机旁,一会儿伸手抚摸坚固的支架,一会儿触碰滚烫的皮带,就好像一个遇到新奇玩具的孩子。

  过了约莫一顿饭功夫,水力纺纱机停下来了——原因很简单,原料已经用完了。十几筐羊毛变成了一叠叠排列整齐的纱筒,在徐鹤城的商队回来前,这就是刘成手中所有的羊毛。只要再经过织布的工序,这些细纱就变成了精致的羊毛呢绒布。马仁成爱不释手的拿起一支支纱筒,用指尖轻轻的触摸着光滑坚韧的细纱,口中连连叹道:“好纱。果然是好纱!“

  “马兄,马兄!”刘成提高嗓门喊了两声,才将马仁成从狂喜中叫醒了过来。

  “这屋子里尘土大的很,不如去我衙署那里喝口茶水如何?”

  “甚好,甚好!”马仁成出得屋来。突然感觉到鼻子发痒,一连打了六七个喷嚏,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已经沾满了细细的绒毛,痒的要死,怎么拍打也去不掉,只得将青衫脱了,叫书童拿了,就穿着一件短衫随刘成去了。

  进了衙署,两人分宾主坐下,下人送上茶水。刘成喝了两口,笑道:“我这儿粗陋的很,怠慢之处还请马兄海涵!”

  “哪里,哪里!”马仁成一口将杯中茶水喝了干净,只怕完全没感觉到喝下去的是什么,将茶杯往几案上一放便问道:“今日来大人这儿,在下才涨了见识,过去那三十年权当是白活了。敢问大人一句,这水流之力如何能带动如斯多锭子,莫非有神鬼相助?”

  “这个——”刘成闻言一愣。旋即苦笑道:“马兄,并非我藏私,只是这里面关节甚多,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说的清的。”

  “无妨。反正今后我每天都要来刘大人这儿的!”马仁成倒是不在意,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四周,突然说:“刘都司,您过得也太过清苦了点,马同!“

  “小人在。少爷有何吩咐!“那个一直不出声,很没有存在感的书童站了出来。

  “你回去一趟,带些几个人过来,把这里整治一下,看看缺些什么也从府里带来,若有人问你便说是我说的!“

  “是,少爷!“那书童应了一声,转身便出去了。马仁成不待刘成说话,便笑道:”在下来的时候,家父便叮嘱过,这局里的事情要多听听都司您的意思,这屋里只有你我两人,什么话都是出于大人之口,入于我耳,并无第三人,还请您直言。“

  “也好,既然贤父子如此信重在下,那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刘成走到墙边,拉开帘幕,后面的墙上露出一副地图来,他指着上面的地图解说道:”这利民陂建成之后,诸般好处也不必我说马兄也是知道的。但你也看到了,这陂塘与寻常水塘不同,有干渠、支渠、闸门等等方能运转,这些都要丁口维护,可皇帝不差饿兵呀!“

  马仁成听到这里,如何不知道刘成的用意,笑道:“大人放心,我昨天晚上已经与家父商量过了,陂塘建成之后,凡是要从这陂塘取水的田亩,每亩收谷五升以为水捐,那些渠丁、陂丁的衣食便从这水捐中支取,只不过不知这陂塘渠道一共需要多少丁口维护?”

  “这个——”刘成听了不由得心中暗喜,自己的官职虽然已经到了五品,但手中掌握的兵力却极为有限,所有的加起来也不到三百人。在当时的陕北愿意当兵吃粮的青壮年男子很多,但没有一个稳定的钱粮来源就是扯淡,军无粮即散,而钱粮都在缙绅的荷包里。刘成之所以要修建陂塘,最重要的目的是让缙绅乖乖的拿出钱粮给自己,昨天那一百多精兵就是用缙绅的钱粮喂饱的。但陂塘总有一天要修完的,接下来怎么能继续从缙绅口袋里弄到钱粮就是刘成整日里操心的事情,毕竟只要一天刘成还打着明军的旗号,一天就不能直接亮刀子从缙绅口袋里抢。

  刘成在腹中估算了下,维持水闸、清理渠道、检修设备大约要两百人,可以征召的青壮刘成倒是多得是,但他大概能掌握的兵力也就一个营五百人左右了,再多也与他的官职不相称了,想到这里,刘成伸出右手做了个“七“的手势:”七百足矣!“

  马仁成在心中默算了一下,按照一人日食米三升计算,每月也不过开支六七百石米罢了,而仅仅计划中可以灌溉到的田亩收来的水捐一年就有三四万石米,开销不过是十四分之一,想到这里,他便笑着答道:“我今天晚上回去与家父商量一下。应该问题不大!”

  “既然如此,便劳烦马兄了!“

  说到这里,刘成才觉得口干舌燥,赶忙下令外边的手下送茶水上来。拿上来便一连喝了几大口,放下茶杯才发现马仁成只是抿了一口便放下了,想必是这茶粗陋的很,方才刚刚从作坊里出来时口太渴还喝得下去,这时便入不得这世家公子的口了。刘成也不说破。便与那马仁成说些闲话,很快马仁成就惊讶的发现这位都司谈吐虽然称不上风雅,但见闻广博,而且对许多事情寥寥数语便剖出其中的内囊来,绝非那种凭蛮勇杀到这个位置的武夫。面对马仁成的探询,刘成照旧以幼时体弱,舍到寺院这套说辞搪塞。马仁成信以为真,击掌叹道:“天下之大果然无奇不有,想不到释家也能出得刘都司这等文武双全的人才!”

  两人说到这里,已经是午饭时分。刘成正准备吩咐手下准备两人的饭菜,马仁成笑着伸手拦住刘成,笑道:“刘大人且稍等片刻,我那僮儿想必也快回来了。”

  “也好!今天便见识一下贵府上的风味!“

  果然如马仁成所预料的,约莫过了半盏茶功夫后,那书童便带着十来个青衣仆从回来了,这十来个仆从或扛或提着箱笼包裹。马仁成站起身来道:“刘都司,小的们要整治一番,我们出去稍待吧!”

  两人出得屋来,过了半响功夫。那僮儿便出来禀告已经整治好了。刘成进得屋来,只见一张细木桌子上摆放着四盘八碟,一旁的紫檀木矮几上放着一只兽口鎏金炭炉,屋子里充满了让人愉快的温暖香气。地上铺上了一层绯色的地毯,整齐的摆放着银制的酒壶、温桶、暖笼等等器皿用具,俨然是一副富贵人家宴请客人的景象。

  “刘大人,请坐!”马仁成走到桌旁,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刘成也不推诿,径直走到桌旁坐下。笑道:“今日马兄本来是客人,却想不到反客为主了!”

  “大人说笑了。”马仁成笑着坐下,指着桌上的盘碟道:“路途遥远,只准备了些冷盘,简陋之处还请大人见谅!”

  “无妨,已经很好了!”刘成一屁股坐下,随手便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里,拒绝了两口觉得味道相比起陕北当地的菜肴要清淡不少,一旁的马仁成赶忙解释道:“家慈是南直隶人氏,家中几个厨子都是那边过来的,不知合不合大人的口味。“

  “口味淡了些,不过也别有风味!“说话间,刘成又夹了几筷子,马仁成见刘成吃的惬意便使了个眼色,站在一旁的仆人也无需刘成说话,添酒布菜,送碗换碟,就好像是刘成肚子里的蛔虫,什么事情还没等刘成想到了,就抢先办好了,让刘成这顿饭吃的惬意之极。

  酒足饭饱之后,那仆人又送上香茗,刘成喝了两口道:“马兄,敢情你平日里就过得这等日子,给个王爷也不换了。“

  “都司大人说笑了!这几个都是家慈从娘家带过来的,自小就学着侍候人的,南方人手巧,咱们西北人自然是及不过的。其实家慈来我家后规矩已经少了不少,听说扬州那边的大户人家主人家吃饭时旁边侍候的便有二三十个,不但屋里有,连堂下都站满了。“

  马仁成这几句话倒勾起了刘成的兴致,在穿越以前刘成就书本上得知明代的统治核心便是南北直隶,即今天的北京、天津、河北、江苏、安徽等省,而最为富庶的地方便是南直隶与江浙、福建沿海一带,许多专家更是认为从明代中后期开始,在江南已经产生了资本主义的萌芽。但书本上写的是一回事,事实又是一回事,穿越以后刘成目光所及之处只有饥民、战争、贫瘠的土地,稍微富裕一点的地方也就集中在以西安为中心的关中平原东部,即使是位于当地社会顶层的缙绅们,家里的生活也看不太出资本主义萌芽的样子,当得知马仁成的母亲是来自南直隶后,刘成赶忙开口询问,毕竟从历史上看江南地区是明末最为富裕的地区,西北连连战乱,多得是百战之余的壮士,以东南之财赋,养西北之士马,才是取天下的不二法门。穿越这么久来,西北的风沙吃了不少,东南的风景可连连根毛也没有见到。

  马仁成见刘成如此,还以为对方贪恋扬州的瘦马、秦淮的风月,这在大明的中高级军官中倒也是普遍现象,毕竟都是男人嘛。他赶忙鼓足精神叙说起各种风月故事来,可说了一阵才觉得有点不对,好像刘成感兴趣的并非是那些风月艳情之事,而是当地米价、布价、一个机户一日劳作所得、一亩地平常年景能收多少谷子诸如此类的琐碎事情来,马仁成自然没法回答刘成的问题,只能叫了几个仆人进来一一询问,刘成不但问的仔细,还用羽笔一一详细记录下来,让在一旁的马仁成无聊的打起了哈切。

  待到刘成将几个仆人肚子里的货色都掏空了,太阳已经西垂,看到马仁成那副模样,刘成也有点不好意思,拱了拱手道:“马兄,方才我忙着自家的事情,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都司大人说笑了!“马仁成赶忙还礼道:”能帮的上大人的忙,便是这几个下人的福气。“

  “我还有一事相求,还请马兄应允!“

  “大人请讲!“

  “我自年少时就颇为喜欢经济之学(明代的经济并非现代的经济的意思,而是经世济用的缩写),方才我询问贵仆虽颇有所得,但不解处依然很多。因此我想将想要询问的问题列在纸上,请马兄拜托母家一一解答,不知可否?“(未完待续。)

  PS: 今天很开心,在某杂志社发了一篇稿子,看来韦伯还是很牛逼的嘛!笔杆子很溜呀! 顺便求打赏订阅月票啥的,养肥书的兄弟们,养猫养狗也是要投食的!养书也是一样呀!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