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1630 > 第七十三章 败坏

第七十三章 败坏

小说:大明1630作者:克里斯韦伯分类:历史字数:4111更新时间:2015-12-21 09:01:53
  “对了!”听刘成说到杨鹤,袁晗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骂道:“瞧俺这猪脑子,灌了几杯猫尿便把正事都忘记了。刘大人,恭喜你升官了,杨制军奖励你在鄜州清理军屯、安置流民有功,已经发文给兵部保举你为延绥镇入卫游击,兵部的公文印碟不日便要发放下来,以后还要请刘大人多多关照呀!“说到这里,袁晗脸上已经满是艳羡之色。

  “游击?“听到喜讯的刘成却有些错愕,按照明代的兵制,游击是差遣,一般授予三品或者四品的武官,已经进入了高级将领的序列,通常分领一千到三千人左右的军队,或者在都督、巡抚、督师等文官统帅的幕府里担任高级参谋。像刘成这样从军不过一年多便升迁到如此高官的,在有明一代也是异数,也无怪这袁晗艳羡不已。

  “这等事俺老袁还敢诓骗你不成?”袁晗以为刘成不信:“多不过两个月,少不过一个月,兵部的公文就下来了,那是您可就是堂堂的四品武官了。”

  “看来这杨鹤那里的形势颇为不妙,不然也不会给我升官升的这么痛快,这也有几分拿来堵别人口的主意吧。”刘成心中暗自思忖道,按说若是论他这一路来立下的功劳,做这个游击也不是不够格。但功绩是一回事,升官又是一回事,如果杨鹤真的把刘成当成自己人悉心栽培,准备倚为军中支柱的话,反而会故意把刘成的官位压一下,因为自古以来军队就一个十分重视资历的社会群体,像刘成这样的外来户又升官升的飞快的肯定会引起军中其他将领的妒恨,加之刘成又没有什么班底,爬的越快摔得越惨。而如果暂时压下刘成的官职,其他将领就没有话说,反正以他兵部右侍郎,总督陕西三边军务的职务,往兵部报功的文书都是他写,想往自家心腹头上扣官帽子还不是随心所欲?杨鹤这么急着升刘成的官只有一个原因,朝中的形势十分紧张以至于他迫切需要用刘成在鄜州安置流民的成果向崇祯证明自己招抚政策的正确。

  “看来我和这个杨鹤现在还真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他要是跌下来,只怕我也脱不得身了!”想到这里,刘成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在他的内心深处对于杨鹤的招抚政策的未来并不乐观,但在涌动的时代大潮面前,很多时候他也只能随波逐流。

  “刘大人,刘大人!”袁晗见刘成脸上忽喜忽愁,倒有几分像是发痴了一般,不由得有些害怕,他又不敢大声叫喊,怕失了魂,害了刘成的性命。过了好一会儿,刘成才笑道:“制军如此大恩,在下一时间喜的呆了,倒让袁大人减笑了。”

  “刘游击说笑了,在大人您面前,卑职如何当得起‘大人’二字!”袁晗侧过身子,让开刘成的行礼,笑道:“今后卑职还请游击大人多多关照呀!”

  “好说,好说!”刘成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随口问道:“袁都司,这些日子总督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哦!”袁晗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好像说蓟辽督师孙承宗孙大人出兵辽东,筑城于大凌河。”说到这里,他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心的说:“朝廷又要与东虏见兵了,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打赢了。”

  “什么?孙大人要在大凌河筑城?”刘成的注意力立即被这个消息吸引了,他又仔细询问了袁晗几句,想要得到一些更加详细的信息,但袁晗只说是从杨鹤幕府的师爷口中听到的,只能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何人领兵、出兵多少,什么时候开始筑城就一概不知了。刘成心知无法从对方口中得到更加详实的消息,就先安置袁晗休息。待到袁晗离去后,刘成立即将徐显明招来,一见面就单刀直入的问道:“你在吕知州的府里可有信得过的人?”

  徐显明笑道:“信得过的人倒是没有,不过若是有银子便使得动的人倒是有几个。“

  听到徐显明的回答,刘成不由得笑了起来:“若是如此也好,你去于先生那儿领二十两银子,去吕知州那儿,邸报也好,往来的公文也罢,把近期关于孙部堂出兵辽东,筑城大凌河的都给我抄录一份回来,越快越好,我在这儿等着你。“

  “是,大人!“徐显明虽然不明白刘成为何突然关心起千里之外辽东的战局,但他清楚必然自有他的用处,于是他朝刘成拱了拱手便往外间去了。刘成走到墙边的地图前,开始仔细察看起辽东的地图来,口中喃喃低语道:”老天爷呀老天爷,你可千万别让我猜中了。“

  到了二更时分,徐显明才回到工地,他递给刘成十余张纸,上面用蝇头小楷密密麻麻的抄写着朝廷的邸报,还有两封是吕伯奇的同年写给他的私信,里面有提到一些辽事的事情,也给徐显明抄了来,看来那二十两银子对于吕伯奇的师爷效果不小。刘成走到油灯前,开始细细的阅读起那些抄件,可能是因为灯光昏暗的原因,随着阅读的进行,刘成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阴沉,到了最后他将手上的那几张抄件往桌上一丢,仰天叹道:“当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看来这陕西的局面终究还是不可收拾了。“

  “大人为何这般说!“徐显明有些讶异的问道:“大人这些日子在鄜州不是干得不错吗,大伙都有饭吃,有活干,怎么会不可收拾了呢?”

  刘成此时的心情极为郁闷,自己穿越以来出生入死,又是只身深入农民军中当内应,又是说服神一魁受抚,还跑到鄜州和这些缙绅斗智斗勇清理军屯,兴修水利,若不是运气好点,只怕骨头都给人拿去敲鼓了,除了为了自己的升官发财之外,更多的还是为了避免西北民变的爆发,眼见得已经小有成就,却不想因为那些大人先生们各自的一点私心,搞得局面不可收拾。此时被徐显明一问,刘成便愤懑的答道:“各怀私心,又有哪个来管国事!”

  “大人,您该不会说的是孙督师吧,为何说他出师辽东是怀了私心呢?“

  “眼下西北这个局面,正是需要钱粮赈济的时候,孙阁部却贸然出兵辽东,朝廷本来就缺乏钱粮,辽东打起来了,哪里顾得上西北?孙大人是大明的阁部,可不只是辽东的阁部。“说到这里,刘成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也只能早作打算了,可惜我在鄜州下了这番功夫,若是再给一年时间,定然是另外一番气象!“

  第二天一大早,刘成所有的僚属都被召集到了衙署,他们惊讶的看到刘成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显然这个男人昨夜里睡得很不好,正当每个人都在揣测到底是什么让刘成一夜无眠的时候。刘成道:“杜如虎,你现在手头上训练好的兵士有多少人?军器盔甲还有多少缺额?“

  对于刘成的突然提问,杜如虎颇为惊讶,因为这些日子来虽然刘成也有不时的询问军士的训练情况,但投入的人力和物力却很有限,主要的精力都花在修建陂塘以及和当地的缙绅们斗法上,这个节骨眼上突然问自己的士兵训练的如何了,莫非是要对缙绅们下手?要是这样自己可必须阻止这个平日里行事有些莽撞的上司,他可不想再一次沦为乱贼了。

  “练好的枪手有一百二十人,刀牌手有四十人,弓手有六十人,鸟铳手有四十人。“杜如虎说到这里,偷偷看了看刘成的脸色,才继续说道:“不过兵器盔甲都很缺乏,鸟铳只有二十二支,药子箭矢也缺的很。”

  “嗯!”刘成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如杜如虎预料的那般训斥一番,而是十分急切的说:“待会你就去修渠的丁壮那边去,在挑选三百精壮汉子,你给我加紧操练,现在是十月了,明年一月前一定要给我练成了。“

  杜如虎也被刘成话语中的急切感染了,他咽了一口唾沫,低声道:“是,大人,末将一定尽力而为,不过缺乏的军器和药子——“

  “这个你不用管,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补齐了!“

  “末将遵命!”被刘成将没出口的半句话堵在喉咙里,杜如虎也不敢再多言,只得恭声领命。刘成将目光转向坐在最末尾的汤慕尧,喝道:“汤慕尧!“这个青年铁匠还是第一次参加类似的会议,也不敢出声,只是缩着脖子躲在后面,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喊到,吓了一跳,赶忙从凳子上跳起来,跪伏在地上应道:”小人在!“

  “起来说话!“

  “是,大人!”汤慕尧犹豫的站起身来,抬头看了看上首的刘成。

  “方才的事情你也听见了,杜千总说军器盔甲都缺不少,你须得速速打制补齐了。”

  “大人!”不等汤慕尧开口,一旁的于何抢过话头:“您可是在吕知州与马举人面前说过,明年开春前沟渠必须挖通了,不能误了农时,以在下所见,营中铁匠应该还是主要修补工具为好。”

  刘成无声的点了点头,于何有些话没有说出口,刘成之所以能在鄜州站稳脚跟并打开这么大一个局面最主要的原因是获得了吕伯奇和以马子怡为首的一部分当地缙绅的支持,而吕伯奇与鄜州缙绅们对刘成的支持并不是为国分忧,而是为了利用刘成手下的流民修建水利工程好将他们手中靠天吃饭的旱地变为旱涝保收的水浇地。如果说前段事件刘成在保证陂塘建设的同时抽调铁匠给自己做点私活,打二十来支鸟铳还属于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那假如在接下来的至关紧要的几个月里因为刘成大整军备而耽搁了缙绅家田地的春播,那无疑就超出了容忍范围了。只要缙绅们卡断供给刘成的粮食,刘成和他那支小小的孤军就会被饥饿的流民淹没。

  “汤慕尧,若是保证修补各种工具,能够抽调出来的铁匠有多少?”

  “禀告大人,铁匠师傅能抽出三四个,学徒倒是不少,可以抽出三十多个。”

  “这么少?“刘成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在亲身体验过明代铁匠铺的生产环境之后,刘成就明白了为啥在各种电脑游戏里铁匠都是高技术人才的代名词,要在炙热难当的炉火旁不断挥舞十几斤的铁锤来将铁料锻打成需要的形状,并完成渗碳等工艺,对工匠的体能有极高的要求,干半小时歇息半小时是寻常事,若是强逼其继续干下去就等着废品率直线上升吧。在这种技术水平下,要依靠三四个铁匠制造几百人所需的武器盔甲,绝不是短短两三个月能够完成的,必须另寻他径。

  会开到这里,刘成也有些意兴阑珊,只得下令杜如虎加紧操练新兵,不要因为没有军器就懈怠了,待到众人散去,他一个人站在窗旁,看着外间如同蚂蚁的人群,沉声感叹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莫非时运已经不在大明这一边了?“

  夜里,刘成在床上睡得很不安稳,一会儿梦到农民军复起,自己兵败被俘,神一魁要将自己挖心活剐以祭典死去的兄弟;一会儿又梦到河渠修筑不成,吕伯奇与马子怡上书朝廷说自己骄横跋扈,欺压良善,自己被剥去官袍,压倒校场即将砍头;一会儿又梦见父母泪水婆娑的向自己伸出双手,哀叹年老无子,膝下无人;最后这一切都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声声丧钟,仿佛敲在刘成的心上。就这样刘成在床上翻来覆去,口中喃喃自语,突然从床上跌了下来,才从梦里惊醒了过来。

  “原来方才都是做梦!”刘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正准备起身给自己倒一杯凉水喝压压惊,门却被推开了,一人持刀冲了进来。刘成定睛一看,却是护卫王兴国。原来自从刘成那次被贺人龙派人暗杀后,便将王兴国带在身边,白日跟在身后,夜里便睡在门外,方才王兴国在外间听到屋内动静,以为有什么意外,便冲了进来。(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