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皇纪 > 第六百九十章 胜负!(二)

第六百九十章 胜负!(二)

小说:人皇纪作者:皇甫奇分类:女生字数:3329更新时间:2017-09-13 23:43:31
  但是下一刻,轰隆一声,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往前走了?”

  女子眼皮一跳,对着车厢外道。

  “姑娘,前面有人拦住了。”

  车厢外传来马车夫的声音。

  “什么人?难道不知道这里严禁停车吗?”

  女子眼皮一挑,有些愠怒道,但是下一刻她的耳中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既然要走,为什么不下来打声招呼呢?”

  嗡,女子浑身一颤,如遭雷殛。

  马车外静悄悄的,女子不说话,外面的人便也静悄悄的等待着她的回答。无人回答,气氛一片死寂。

  女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目中也是变幻不定。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明白再也逃不过去,女子微微的吸了一口气,很快恢复了平静。

  “吱呀!”

  马车门推开,女子神色镇定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前方,一辆金黄色的马车,富丽华贵,停在宫巷中央。马车上一条条衮龙的图案清楚地表明了马车主人的高贵身份。

  而在马车前方,几道人影一字排开,最中央的位置一名年轻,俊美的皇子长身玉立,正是五皇子李亨。

  “殿下!”

  看见李亨,杜芷祺微微福身一礼,神态落落大方,一点都没有慌乱的味道,就好像无意间的偶遇一样。

  “你这卑鄙无耻的女人,都到了这种地步,你还要装吗?我们殿下对你一片真心,你居然想害他!真是畜生不如!”

  还没等李亨开口,一旁,李静忠突然怒气冲冲的上前,厉声呵斥道。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杜芷祺早就死了无数遍了。

  “静叔!”

  李亨突然大声道,但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眼前的杜芷祺。

  李静忠浑身一颤,立即知道自己失言,噤声不语。

  不管杜芷祺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管她做了什么,她毕竟是五皇子的女人,而且五皇子对她用情极深,有五皇子在,确实轮不到自己说话。

  “为什么?”

  李亨望着对面。

  “殿下,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杜芷祺一脸诧异道。

  “为什么?”

  李亨再次道。神情、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

  “殿下,是芷祺做错了什么吗?殿下别生气,告诉我,我一定改!”

  杜芷祺一脸惶恐道。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骗我吗?”

  李亨望着前方,闭上眼睛,身体都痛苦得微微颤抖起来。

  他最信任的人,一个每天都睡在他枕边的人,甚至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给她的人,结果确是别人派在自己身边的间谍。

  她口口声声说爱自己,却时时刻刻恨不得置自己于死地。甚至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她居然还想着骗自己。

  “殿下,是在怪芷祺不辞而别吗?我知道是我错了,可是芷祺收到了家姊的来信,母亲重病,让我即刻回去。”

  杜芷祺突然说着,突然低下螓首,一脸的凄苦。

  “我的书房藏书三千,那天在书房里,只有你看到我将那张名单夹入《诗经》,放到了书房角落的夹层之中。”

  “父皇派人去取名单的时候,三千藏书一册都没有动,只拿了夹层《诗经》中的那页名单,而且连夹层都没有破坏,不是熟悉的人是绝对做不到的。告诉我,除了你之外,还有谁做得到,又有谁知道那张名单在那里。”

  李亨闭上眼睛道。

  杜芷祺浑身一震,顿时说不出话来。她哪里会知道,圣皇派出的人会笨到连翻都不翻,直接去取那张名单。

  “殿下,我什么都不知道,肯定是有人在诬陷我!”

  杜芷祺脸色凄苦,腾地一下跪在了地上。

  “这个女人,都到这个时候了,都要死鸭子嘴硬!”

  李静忠紧紧地握着拳头,心中气得要死。

  “你不承认没有关系,告诉我,你姐姐给你的信在哪里?这么短的时间,你应该还带在身上吧!”

  李亨的声音突然飘入耳中,杜芷祺浑身一颤,一张绝美的脸庞顿时变得煞白,毫无血色。

  家姐来信,母亲重病,这只是她临时想出来的借口,又哪里有书信可言。即便想写,也根本来不及。

  “哼,聪明反被聪明误,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

  李静忠也反应过来,阵阵冷笑道。

  还是五殿下反应快,一下子就抓住了她谎言中的破绽。

  “是三皇子派你过来的,对吗?”

  李亨道。

  “殿下既然认定是芷祺干的,芷祺也无话可说,要杀要剐,皆由殿下处置!”

  杜芷祺跪在地上咬牙道,索性双手垂下,束手待毙。

  “你起来吧,不要跪在我面前!”

  李亨失望的闭上了眼睛。

  “我们的情分到此为止,从此之后,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所有一切都当做一场梦吧,我只当我看错了人,你走吧!”

  杜芷祺跪在地上,身躯一颤,脸色确是比刚才更白了。

  “殿下!”

  李静忠大急,李亨的反应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他本来以为李亨至少也会把她抓起来,但是没想到居然就这样放过了她。

  “静叔,不用多说了,一切我自有主张!”

  李亨伸出一只手拦住了李静忠,神情、语气竟是让人不容置疑,李静忠一呆,顿时说不出话来。

  跟随李亨这么久,他这还是第一次在李亨身上感受到这种上位者的威严和气度。

  “殿下成长了!”

  李静忠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明悟,霎时不再多言,往后退了下来。

  相比起一个女人,李亨在这件事情中获得的教训和成长才显得更加的弥足珍贵。

  从这一点来说,这件事情或许并不见得是坏事。

  “看来,侯爷早就预料到这一幕了!”

  李静忠想起几天前王冲曾经说过,无论五皇子做出什么决定都绝对不要阻拦,突然明白了什么。

  “殿下,我知道说什么都迟了,殿下的恩情芷祺今生无以为报,我会一直铭记在心的。芷祺告辞!”

  杜芷祺说着站起身来,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没有再回到马车,而是和李亨擦肩而过,径直朝宫门走去。

  一直到她消失,整个过程,李亨都双眼紧闭,始终没有回过头。只是当最后一扇宫门打开,轰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李亨身躯才猛烈的颤抖了一下。

  李静忠冷眼旁观,也忍不住叹息一声。一直到最后,李亨都还是心生不忍,下不了手。

  “殿下,这次真的要谢谢王公子,如果不是他,恐怕我们到现在都还蒙在鼓里,不知道那个女子是其他皇子派来的奸细。若非王公子警觉,事先安排,只怕真的危险了,三皇子他们十有八九已经得手了。”

  李静忠一脸后怕道。

  他只知道皇子贪恋美色,所以才找了王冲来劝李亨。但是没有想到,少年侯比他的警觉性还要高,一眼就识破了杜芷祺。

  最开始的时候,五殿下死都不相信,但是当他按照王冲说的,提前离开说去见夫子,一切顿时展露无疑。

  坦白说,当在书房夹缝里看到杜芷祺的所作所为,就连一开始对他起了戒备的李静忠都吓了一跳。

  书房中的那个杜芷祺,敏捷、利索,机警,和她平时表现出来的娴静、端庄截然不同。

  “嗯。”

  李亨点了点头,抬起头,目中波动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和平静。无论是出宫,回宫,见夫子,还是留名单,甚至包括主动找人伪装自己的笔迹,以及与边将来往的……

  这一切,都是王冲的意思。

  到了最后,不但自己安全无事,反而是三皇子李琚进了宗人府,甚至自己也因为对不太受重视的秘天监的情况了如指掌,使得父皇龙颜大悦,赢得了父皇的青睐和宠幸,这是李亨一开始所想不到的。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是读多少书,武功练到多少级都达不到的。

  不过仔细想想,这一路过来,其实凶险重重,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惊险无比。

  “告诉少年侯,多谢他提醒。我欠他一个人情。另外,通知杜鸿渐、魏少游他们,就说我要见他们。现在假名单的的事情刚刚过去,就算我和杜鸿渐他们来往,也绝对没有人敢说什么。”

  “另外,这段时间我要安心听课和练功,没有事情不要来打扰我。”

  李亨道,眼中透出一种往日的刚毅和睿智。

  “是,殿下!”

  李静忠心中大喜。这么久了,五殿下一直和杜芷祺缠在一起,废荒功课和武功。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李亨提出要主动学习功课和练功。

  而且,经历这件事情,李亨明显成熟了许多,已经懂得借这个机会拉拢杜鸿渐、魏少游他们了。

  这是以前的李亨所不会的。

  “奴才这就去办!”

  李静忠喜滋滋,很快离开。

  ……

  宫门外,一道人影从皇宫中走了出来。站在茫茫的,人流汹涌,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杜芷祺终于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巍然的金黄色宫墙。

  没有了其他人在场,那一刹,杜芷祺有些伤感,有些迷茫,但很快一切就消失了,融入人流之中,辨别了一个方向,杜芷祺很快离开。

  “侯爷,真的就这么放她走吗?”

  在距离不远的一座酒楼,老鹰和王冲并肩而立,看着杜芷祺离开的方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两面三刀,还试图对五皇子李亨下手,这样的女人,按他的意见根本不能留,这是养虎为患。

  “即然五皇子都不愿意杀她,放她活着离开皇宫,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动手呢?”

  王冲凭栏眺望,淡淡道,神情倒是颇为的平静:

  “而且,木非草木,孰能无情。她虽然是别人派的间谍,但是这么久的时间朝夕相处,未必就对五皇子没有丝毫的感情。说不定,她已经受到了惩罚,又何必我们动手?”

  老鹰眼中闪过一丝诧然,似懂非懂。

  “好,不管这些了。五殿子的事情已经结束,我们也该忙我们的了。”

  王冲笑了笑,很快离开了酒楼。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