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陈年纪事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轻敌

第二百六十三章 轻敌

小说:陈年纪事作者:迟迟未到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09-11 19:18:40
而此时的秦媛则是带兵驻扎在了崆峒山以北,距离赣州府城七八里远的地方。

        她现在是孤身一人带了两千余人,其他几人也分别带了几千兵将驻扎在崆峒山的几个方向,隐隐对这崆峒山唯一一个出路形成了一个围合之势。

        秦媛坐在营帐之中,听一个小兵来传信说文江那边一举得胜,将万家寨的四当家斩于马下,百十余匪贼全部绞杀。

        秦媛含笑点了点头,挥手让那小兵退了出去,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端坐着的卫风,低声问道:“你当真不回京城?”

        卫风嘴角微微抽了抽,若是大小姐身边有几个心腹之人护着,他尚能放心离开。如今这新兵营兵分四路,康镇随着骆知行一路去了西侧,其他两侧分别由文江大人和陆千户带领。所以,大小姐如今是孤身一人领着这两千兵众,叫他如何能放心离开。

        若是他就这般走了,小姐没什么事还好,当真出了什么事,主子定能活剥了他的皮。

        思及此,卫风缓缓摇了摇头,坚定的回道:“京中有逐海在,还有何冲几人在,属下不回去也没什么打紧。”他说罢偷偷觑了秦媛一眼,见她神色如常这才继续说道:“小姐如今身边无人,属下是不论如何也不会就此离开的。”

        秦媛自是知道这卫风的性子,更是知道他担心些什么,所以也不再多劝,只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便就随你罢,不过,”她看向卫风,眼神中带着几分警告,“你留在这里,就要服从我的军令,若是你碍手碍脚的误了我的事,可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

        卫风被秦媛那冰冷的眼神震得一惊,立刻收敛了心神,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是。

        秦媛这才收回眼神,继续看着着崆峒山附近的地形舆图发呆。

        几日前,秦媛与陆其重一同商定了如今的作战方案,便是假意撤退,引君入翁。

        她以为,自己这万余兵力在这崆峒山下守了半月有余,这山中的匪贼无法下山抢钱夺粮,怕是支撑不了太久,他们一旦收兵,匪贼必然要下山大肆打劫一番,这也便是他们的机会了。

        只是秦媛没有想到,这些匪贼竟是如此沉得住气,他们在这四处埋伏了两日,竟只有这四当家领了百十余人下山,实在是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

        文江那边为了引蛇出洞,竟也故意放了人回去报信,想要引得那万有成出山报仇,只是听方才那来报信的小兵话中的意思,文江这一计怕是已经被对方识破了。

        秦媛略有几分苦恼的揉了揉额角,自嘲的想到,自己终究还是太过轻敌了,原以为不过是窝子山匪,除了舞刀弄枪也不会什么兵法战术,如今却是被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

        她手指微微用力,额角便传来轻微的痛感,这痛感倒是叫她稍稍镇定了几分。

        秦媛再次收敛思绪,将视线移向那舆图之上,仔仔细细的看着着崆峒山四周的环境来。

        若是那山匪不出山,领兵攻山怕就是无法避免了。

        这崆峒山地势险要,东侧为赣江,江水湍急,想要渡河没有水军那种稳固的舰船是不行的,所以此路为死路。再看南侧,南侧地势更是险要,那山寨就建在南侧一处断崖之上,怕是只有飞鸟能够翻越过去。西侧与其他山脉相连,密林之中人迹罕至,危险重重,若是不熟悉路径的人贸然进去,怕是有去无回。

        这下山之路,只余北侧,他们几人正是兵分四路将这北侧的下山路,堵了个严严实实。

        如今看来,单是如此,怕还是难以将这窝狡猾的山匪绞杀个干净。

        秦媛低低的叹了口气,却听到外面传来一名小兵的通禀声:“将军,康将军过来了。”

        康镇?秦媛有些疑惑,他怎的这个时候跑回来了?她又低头看了那舆图两眼,这才扬声说道:“请他进来。”

        随着话音落下,康镇便掀了帘子大步走了进来。秦媛看了他两眼,这才疑惑的问道:“你这个时候跑回来作甚?”

        康镇对着一旁的卫风拱了拱手,这才在秦媛对面坐了,低声说道:“我和骆知行在西侧的夹子岭守了两日,见没有人下山,骆知行便自己悄悄摸上了山,想要探一探这群山匪的深浅。”

        他说着顿了一顿,低头看向那展开的舆图,伸出手指,在上面一点,说道:“他从西北侧一路向南,沿路发现这万家寨的布防竟是十分的合理有序。”他说着,又在那舆图上点了几处,这几处便是北侧几条下山之路,“这几处都设有暗哨,每岗两到三人,一旦有大批人马上山,这几处立刻便会察觉。”

        他说完,手指又再次滑动,这次则是停留在那南侧的断崖处:“骆知行上次便是在这里吃的亏,他这次又特意去看了看,说是这断崖下倒是没有人守着,那日,怕是专门为了等着他的。”

        秦媛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康镇继续说。康镇抬手离开那舆图,说道:“还有一事,我思来想去都觉得应该告诉你。”

        秦媛微微挑了眉,问道:“何事?”

        康镇略沉吟了片刻,又看了一旁的卫风一眼,这才开口说道:“骆知行收到了你那位太公的传信。”

        秦媛一愣,追问道:“太公有什么吩咐?”

        康镇神色复杂的看着秦媛,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其实这件事不过是我偶然间看到的,那个送信的少年应该就是那个叫做阿昌的,我才会推测是你那太公传来的信。”他说着,顿了一顿,这才看向秦媛,继续说道:“我与骆知行的关系如何,你也知晓,他既然没有主动告诉我,那我又怎么会去追问。”

        秦媛话一出口便也发觉到自己失言,她抿了抿唇,这才说道:“那你来见我,骆大哥可知道?”

        康镇点了点头,说道:“他从崆峒山回来,与我说了这些事情,便叫我来告诉你,”他说着,抬眸看了秦媛一眼,“但是关于那信的事情,他倒是只字未提。”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