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傻子的王妃 > 第四百一十三章 生气

第四百一十三章 生气

小说:傻子的王妃作者:三更雨雪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08-30 17:57:12
“什么叫做没多大的事情,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你居然瞒了我这么久,要是不今天不逼问你,你是不是都打算一直瞒着我到你死啊。”梅儿的眼眶红红的,她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可还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一个劲往下掉。

        就算北辰风是医圣又能怎么样,他也只是一个人,而不是神,上次苏婉央差点儿死了北辰风不一样没能救得了她吗,要是没有那颗突然出现的药丸,恐怕现在苏婉央坟头的草都已经有膝盖高了。

        梅儿感觉心有些撕裂地疼,这种感觉还是上次苏婉央差不多已经死了的时候才有的,那时候她真的以为苏婉央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后来苏婉央很幸运地活了下来,现在苏婉央却又告诉她自己活不长了,她怎么能接受得了。

        梅儿一边抹眼泪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我们都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什么事情我不知道啊,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要瞒着我,是怕我说漏嘴吗,我梅儿是看着不靠谱,但是我也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是不是在你心里我永远都是一个外人,一个下人,一个不配跟你做朋友的人。”

        梅儿心里委屈极了,这种不信任的感觉让她非常难受,她是挺没用的,什么都帮不了她,但是她也是可以做一些她能做的事情啊,把事情告诉了她,之前还有一个人替她分担一些吧。

        苏婉央微微张着嘴看着梅儿,她此时心里同样也是不好受,她心里从来就没有把梅儿当成外人,当成下人。

        她早就知道要是告诉梅儿这些事情的话,她肯定会像现在这个样子,她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所以别人很容易就察觉到不对劲。

        “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外人,一直都没有,你别生气了好不好。”苏婉央小声地说。

        “你现在这样就是把我当外人,以前这么多事情我们都闯过来了,现在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宁愿什么都不说,也不让我们帮你一起分担,算了,我也懒得管你了,反正你也不在乎我的感受,我又何必关心你。”梅儿将眼泪擦干净,然后吸了吸鼻子直接起身往外走。

        苏婉央想挽留,可是话都已经都嘴边了,但是还是说不出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梅儿离开。

        梅儿离开之后,苏婉央在院子里坐了很久,夜晚的风凉得有些刺骨,她看着自己身上披着的衣服,还是刚刚梅儿给她拿的。

        她做错了吗?她好像是真的做错了。

        过了好久,苏婉央才起身回了房间,然后将身上染了血的衣服换下来,然后藏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一般人是不会随意进出她的房间的,但是就怕夜离晨会坏事。

        吐完血之后,苏婉央感觉浑身都舒服了不少,她看着躺在床上正睡得香的夜离晨心里突然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

        要是自己当初没有嫁给这个人的话,那她现在会是什么样呢,是不是还住在相府里,整天跟苏清涟和苏清灵她们斗来斗去,亦或者是嫁给了别的什么人,和后宅的那些女人争风吃醋。

        不过争风吃醋就罢了,从知道自己中了毒,无药可解之后,她就没打算嫁人,更别说将自己的心托付给另一个男人,可能夜离晨就是她这辈子中的一个意外吧,不过苏婉央也从来没寄希望于夜离晨。

        因为她自己才有了离王妃这个头衔,虽然这个头衔她并不稀罕,而且夜离晨有些时候的确是挺讨厌的,但是他单纯善良没有坏心眼的,对她也是言听计从的,至少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一定会护他周全,在她死之前,一定会为他安排好后半生的一切。

        现在想这么多还有些早,苏婉央甩掉自己脑子里那些胡思乱想,拿了被子到了旁边的空地上打地铺,夜离晨睡觉也还算是老实,也不打呼,但是她实在是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睡觉,每次夜离晨跟她睡同一间房间的时候,她总是要很久才睡着。

        第二日一大早,苏婉央就问到了一股特别难闻的药味,闻着还有些想吐,于是就迫不得已起了床,一打开门发现是梅儿在院子里熬药。

        梅儿看到她出来了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然后继续给炉子扇风,苏婉央突然也不敢看梅儿的眼睛了,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她都还清楚地记得,梅儿是个特别爱记仇的,所以现在肯定还生自己的气呢。

        苏婉央拿了一个小板凳坐到梅儿旁边,梅儿嫌弃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说:“这院子这么大,你就不知道找别的地方吗,干嘛要在我旁边挤,你不热我还热得很呢。”

        苏婉央把凳子往旁边挪了挪,然后想开口说话,但是又被梅儿给打断了:“真是的,天天就知道打扰我做事,我这辈子就是个劳碌命,累死我算了。”

        梅儿仍旧是板着一张脸,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苏婉央知道自己之前做事的确是有些欠妥当,但是她也是个知错能改的人,所以为了弥补自己之前的过失,苏婉央肯定是要做什么的。

        梅儿很了解苏婉央,苏婉央也同样很了解梅儿,梅儿虽然表面上很生气,但是她心里其实根本就没有生气,更多的其实是心疼她,不然也不会一大早得过来给她熬药。

        这药的药味很臭,这烟也熏人,梅儿被熏得眼泪直掉,一边掉眼泪还一边自己一个人小声嘀咕着什么。

        这宅子就这么大,这药味又这么浓,没一会就吸引了不少人过来,先是叶兰安跟叶惠安,两个人的样子看起来才刚刚起床,进了苏婉央的院子便看到梅儿坐在那里熬药,苏婉央也在旁边坐着。

        “婉央,你们这是在熬什么药啊,味道好大啊。”叶兰安捂着鼻子问道。

        她们才起床就闻到了一股特别难闻的气味,所以洗漱好之后,两个人就顺着这味道找了过来,没想到是梅儿在熬药。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