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仵作惊华 > 第三百零三章 限期破案

第三百零三章 限期破案

小说:仵作惊华作者:半夏微醺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10-14 02:45:45
只见萧老丞相颤颤巍巍地扶着自家长孙的胳膊从椅子上站起来,道:“此案牵连甚广,陈平又敲了鸣冤鼓,如今满京城的百姓都睁着眼睛看着,未免案子拖到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老臣以为还是应当定下一个时限章程,督促大理寺和刑部尽快破案才是。”

        萧老丞相毕竟是三朝元老,门生众多,因而此言一出,立刻便有不少朝臣们跟着附和道:“萧老丞相所言甚是,此案乃是大案重案,限期破案也有助于安抚民心。”

        “正是,毕竟案子若是拖久了,也容易引起百姓们的不满……”

        夙千越冷眼看着下面的朝臣们七嘴八舌地说了好一会儿,最后把目光看向了纪简:“纪简,此案既然已经交给大理寺,那么你来说说,对于萧老丞相的提议有何看法?”

        纪简仍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微臣没有意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你需要多久能破案?”夙千越问道。

        不待纪简开口,便听得萧宁远抢先一步说道:“皇上,微臣听闻大理寺最近新任了一位提刑官,据闻,这位提刑官不禁精通验尸之术,于查案一事上也颇有些手段,堪称是纪大人的左膀右臂,噢对了,前阵子的美人冰雕案就是他经手的。”

        话锋一转,萧宁远接着说道:“所以,微臣以为,大理寺人才济济,查清这个案子十日足矣!”

        十日?呵!元青砚一听顿时大为光火:“萧宁远我看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十日破案,你要有这个能耐你来啊!”

        萧宁远脸上的笑容愈发清润了,淡淡道:“怎么,元世子这是不相信大理寺的办案能力吗?”

        “你!”元青砚是个直来直去的脾气,被他拿话这么一堵,登时气得脸色涨红,偏又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反驳。

        萧宁远缓缓收起了眼底的那抹不易察觉的轻视,转而把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纪简:“纪大人,你的意思呢?”

        纪简原本就不苟言笑的面容此刻愈发冷硬了几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接他的话茬,直接对夙千越说道:“皇上,臣愿立下军令状,十日后若是无法破案,臣自请下狱!”

        “纪大人不可!”

        “纪大人不要冲动!”元青砚和季书玄齐齐出声制止道。

        却见萧宁远眸光一闪,勾了勾唇:“纪大人此话就言重了,下官只是就事论事,并非要针对纪大人,自请下狱这样的话还是不要轻易说出口的好。”

        元青砚刚要说些什么,却被季书玄按住了手,道:“那么依萧大人的意思,若是破不了案该当如何?”

        萧宁远笑得滴水不漏:“季大人这话问得就有意思了,破不了案也就意味着今日找到的这些证据都是真的,自然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了。这一点,纪大人熟读律法,应当比下官清楚。”

        元青砚登时就要发怒,合着他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不想纪简却是抢先一步应道:“好!”

        “萧老丞相,你也是这个意思?”夙千越语气微冷地问道。

        萧老丞相捂着嘴咳嗽了两声,说道:“若是没有新的证据,自然是要按律行事。”

        夙千越眸中聚起了浓郁的怒意,却又被他生生压了下去,沉声道:“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就在所有人以为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时,龙椅上的夙千越又开口了——“来人啊,萧老丞相累了,送他回去好好休息,最近朝堂上的事情就不要太过操劳了。”

        萧宁远眸光一紧,藏在宽大衣袖中的拳头不由紧了紧,紧接着便听得萧老丞相苍老无力的声音说道:“老臣多谢皇上体恤!”

        从金銮殿出来,三三两两的官员聚在一起,纷纷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着,皇上此举明显是对萧家不满了,明面上是为了让萧老丞相安心养病,实则是不动声色地夺了其手中的大权。

        想不到皇上年纪轻轻,竟然已经有了如此城府和手腕,就连萧老丞相这样的三朝老臣也都说夺权就夺权了,看来以后这朝中的风向怕是要变了,自己以后也应当更谨慎一些才是!

        出了宫,纪简自然是立刻返回了大理寺,而南子浔则拉着红衣男子刻意落后一步,见四下无人,南子浔不禁试探性地换了一声:“千离?”

        “嗯。”红衣男子几不可闻地应了一句,却是让南子浔这颗悬着的心瞬间放了回去,他道:“方才你突然摔了杯子,我差点没被你吓死……”

        “祁辰呢?”夙千离直接打断了他。

        南子浔怔了一下,旋即答道:“在大理寺验尸呢!哎对了,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话音未落,便见夙千离已经调了个方向朝着大理寺而去,南子浔心里暗暗腹诽了两句,然后便快步追了上去。

        丑时过半,祁辰揉了揉酸痛的肩膀从停尸房里走了出来,迎面正好碰上刚刚从宫里出来的纪简,于是连忙问道:“宫里情况怎么样?庄严呢?”

        “御史府被封,庄严革职下狱,我在皇上面前立下了军令状,十日内彻查此案。”纪简还是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三言两语就把朝臣们争执了一晚上的事情大致交代了一遍。

        祁辰皱了皱眉头,十日破案,纪简不是会如此莽撞行事的人,看来应该有人故意刁难了!

        脑海中快速思索了一下,她道:“和萧宁远有关?”

        纪简眸光微诧,他并未提及今晚在金銮殿上的争执,他是如何猜到的?

        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祁辰心中原本七八分的猜测此刻俨然已经变成了十分的肯定,刚要开口便见夙千离和南子浔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几乎是一眼看过去,祁辰就发现了来人不是千染,眉心紧锁在了一处,张口便道:“夙千离,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又是一次毫无征兆的人格切换,希望没有引起他体内的毒素爆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