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 > 第234章

第234章

小说: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作者:吕颜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10-14 04:39:11
“徐旭,你撒手!”跪下的韩英被徐旭粗暴的拉了起来,身体一个踉跄差一点又摔倒了。www..org


        韩英不由怒气冲冲的对徐旭叫骂起来,“你给滚一边去,你和你爸一样都是没心没肺的畜生,他们只破坏我的爱情,不想让我过得幸福!”


        被骂的一愣,徐旭呆呆的看着脸上挂着泪,却满脸怒容的韩英。


        “不敢说话了吧?”看着徐旭沉默了,韩英只当是自己说破了他心里头的想法,不由冷笑道:“你们父子俩过去这么多年把我当成了免费的保姆、老妈子,你们尊重我半分吗?我是徐夫人,可是徐荣昌的钱他和产业他交给我打理了吗?”


        自从韩家设计了韩英爬了徐荣昌的床之后,韩家一开始没敢有什么大动作,直到徐旭出生了,韩家人知道韩英的位置稳了,韩家人立刻打着徐荣昌姻亲的关系在商场上疯狂敛财。


        可惜后来被徐荣昌狠狠的教训了一顿,韩家人不敢狐假虎威了,就怂恿韩英将徐荣昌财产拿到手。


        一般家庭是妻子管着家里的钱财,韩英一开始真的有点怵脾气暴烈的徐荣昌,她也不敢开这个口,不过之后和一些贵妇接触聊天,韩英知道她们在家都管钱的。


        于是韩英就找徐荣昌说了,毫不意外的被拒绝了,徐荣昌又狠狠的教训了怂恿她的韩家人,气的韩家人只能将没用的韩英骂的狗血喷头。


        “爸的钱给了你那就等于到了舅舅手里!”徐旭忍不住的辩了一句。


        “你给我闭嘴,那是你舅舅,亲舅舅!”韩英尖叫的怒骂起来,一把甩开搀扶自己的徐旭,面容愈加的狰狞,“你给我滚!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畜生!”


        脚步后退了好几步,徐旭看着歇斯底里的韩英,半晌后点了点头,“那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以后你要和谁结婚,要当谁的小三都和我没关系。”


        小三两个字像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韩英的脸上,她不敢对正室原配的杨玉怎么样,只能憋屈的忍受她的羞辱和责骂,甚至像狗一样跪下来爱求她。


        可看着徐旭竟然也敢用小三来嘲笑自己、侮辱自己,韩英一下子怒了起来,猛地抬手再次向着徐旭的脸扇了过去。


        只是这一次徐旭却一个侧身让开了,一巴掌打空了,韩英愣了一下,随后更加歇斯底里的叫骂起来,“你还敢躲?你竟然还敢躲!”


        没有再理会韩英,徐旭径自向着方棠这边走了过来,听着身后母亲那不堪入耳辱骂声,徐旭的心彻底冷了。


        “好一出大戏啊,看来今天不枉此行。”明康拍着巴掌朗声笑着,可惜啊,他小看了徐荣昌和徐旭心冷的程度,这两人如果不在乎韩英了,那不管怎么羞辱她都没有报复的意义了。


        方棠刚要开口,一旁徐荣昌却抢先一步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我徐某人还要感激明二少闹了这么一出,日后徐某人再婚必定会给明二少送上喜帖。”


        徐荣昌这话并没有说错,只要他一直牢牢坐在弋州总指挥的位置上,韩家人就要巴结着徐荣昌,自然不会怂恿韩英离婚,韩英也会顺顺当当的继续当她的阔太太。


        还在咒骂徐旭的韩英表情狰狞一变,不过看着徐荣昌双腿和双臂上的石膏,心里又有一股变态的得意,徐荣昌不但丢了总指挥的位置,还变成了一个残废,哪有女人愿意嫁给他!


        看着输人不输阵的徐荣昌,明康放声大笑起来,摇着头感慨着,“徐指挥,你只怕还活着梦里吧?谁脑子进水了愿意嫁给一个残……”


        嘲讽的话没有说完,明康表情倏地一变,旁边几个打算附和的纨绔更是目瞪口呆的愣住了,这怎么可能!


        在众人的视线里,徐荣昌一手扯掉了点滴管,打着石膏的双臂微微用力,双手趁着病床,徐荣昌慢慢的将右腿挪了过来,然后是左腿。


        或许是因为伤势未愈,也或许是因为石膏阻碍了他的行动,徐荣昌的动作很是缓慢,堪比乌龟,可他不但能动了,而且竟然还扶着病床站直了身体。


        “爸!”徐旭震惊的一愣之后,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激动和狂喜之色。


        方棠和贺景元都清楚徐荣昌的恢复情况,现在站起来还是有点勉强,不过为了男人的面子和尊严,徐荣昌必须要站起来,再多的言语争锋都没有他这一站来的有效果。


        残废的徐荣昌在明康和韩家人包括韩英眼里那就是一坨垃圾,可是站起来,日后能恢复过来的徐荣昌依旧会是弋州的总指挥,别说他再婚了,就算想要三婚四婚,也多的是年轻女孩前仆后继的要嫁给他。


        徐荣昌身体站的笔直,如同一杆长枪,浑厚的嗓音掷地有声的响起,“还是要感谢明二少帮忙,否则真没办法和韩家人撇清关系!”


        徐荣昌不在乎韩家,他只担心自己死后徐旭压不住韩家,被韩家的血缘亲情所捆绑,最后沦为他们吸血和谋利的工具。


        “你怎么可能站起来!”明康脸色难堪到了极点。


        “哼,明二少这是小看我的医术了?”贺景元冷嗤一声,随后冷眼瞪着逞强的徐荣昌,“威风逞够了就躺下来,你真当自己痊愈了!”


        “哈哈,小旭,赶快扶我躺下来。”徐荣昌朗声笑着,一旁的徐旭也赶忙扶着徐荣昌让他再次躺了下来,伤筋动骨一百天,徐荣昌这样的伤势至少得一年半载才能站起来,现在站着的确是逞强。


        贺景元拿起被拔下的点滴针头再次扎进了徐荣昌的手背上,“将人推进去,等三瓶点滴挂完了再去拍个片,看看骨头裂开了没有!”


        韩英呆愣的看着被推进独栋病房的徐荣昌,他怎么可能没事?如果徐荣昌能痊愈,自己为什么要离婚?这一瞬,韩英感觉自己被徐荣昌给骗了,他是故意夸大了病情,然后和自己离婚!


        明康阴沉着脸转身就走,难怪总卫队那样维护贺景元,果真有两把刷子,一个残废他都能医治好!


        明康并没有下封口令,所以几个纨绔回去之后这么一说,几个家族立刻派人调查。


        尤其是查到徐荣昌的情况,骨头那是被一寸一寸的捏断了,经过贺景元的治疗竟然还能站起来,这简直是个奇迹!越是位高权重越怕死,贺景元的医术堪比华佗在世!


        贺家。


        贺景元名声大噪对贺夫人而言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原本贺启东就要将贺家交到贺景元手里,只不过贺家上上下下都反对。


        以梅知秋和贺慎这么多年在贺家的经营,贺景元即使回到贺家,可人单势孤之下也没办法顺利继承贺家。


        “这说不定是贺景元在故弄玄机,他一定是在自己造势!”贺行烦躁的一脚踢开眼前的茶几,这两天他竟然收到那些狐朋狗友的电话,明着暗着都询问贺景元的情况,气的贺行一天之内摔了三部手机。


        “我已经问过骨科专家了,徐荣昌的情况别说站起来,能活下来都是一个奇迹。”梅知秋缓缓开口,妆容精致的脸庞蒙上了一层凝重。


        不同于母亲梅知秋的凝重,弟弟贺行的暴躁,贺慎看起来依旧是温文尔雅的平静姿态,“爸那边也接了几个电话,有几个老一辈子腿脚有点问题,想让大哥帮忙给看一下。”


        想到贺景元的性格,梅知秋半眯着眼笑了起来,“只要贺景元拒绝了,那么他的医术再好不是给他拉拢关系而是结仇!”


        “妈说得对,贺景元那么狂,连爸的面子都不给,怎么可能给贺家这些故交看病,到时候必定是怨声载道!”贺行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已经看到贺景元四面楚歌、处处结仇的画面了。


        贺慎也笑了起来,对着梅知秋温和的开口:“妈,你一会去探望一下奶奶,奶奶半边瘫痪了,既然大哥是华佗在世,不管如何也应该给奶奶医治好。”


        连梅知秋这样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性格都不想应付贺老夫人,足可以知道贺老夫人为人是多么的刁钻、刻薄、难以相处。


        外界没有贺景元的联系方式,他人又留在研究所不出来,谁也不敢去闯总卫队的研究所,再加上贺家和贺景元的关系很恶劣,说是仇敌也不为过,所以到最后方棠就被盯上了。


        张家老爷子和老夫人今年都九十多岁了,这个年纪称得上长寿,两人二十多岁相恋,可四十岁才结婚,所以这个金婚纪念就显得很是隆重。


        “张叔是从事核物理研究的,张婶是个爱好文学的世家名媛,两人相恋之后还没有来得及见双方父母,张叔就被上面调走了,因为从事的是机密研究,所以张叔只留下等我两个字的便签就随着组织走了。”


        汽车后座里,袁家家主袁海川面容温和的向方棠说着张老爷子和老夫人的事,因为张老爷子的贡献,今晚上的宾客会很多,袁老爷子不方便出面,所以袁海川就代表袁家出席了,顺便将方棠给捎上了。


        袁海川遗传了袁老子的长相,身材微微发福,一副笑眯眯的和善模样,像是一个温和慈爱的长辈,当上京和袁海川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绝对是个笑面虎。


        “张婶所在的何家在上京不算是大家族,但也是书香门第,当年张婶要等张叔回来,何家也没有阻止,可一年年过去了,等张婶三十岁了,何家不愿意张婶再蹉跎光阴,可张婶以死相逼,这一等将近二十年。”


        袁海川笑呵呵的说完了,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方棠,知道她在听,可袁海川还是不明白这冷冰冰的小姑娘怎么就入了老爷子的青眼,那可是比亲孙子亲孙女儿还看重三分。


        听到这里,方棠不由想起了韩英,比起张老爷子和老夫人,韩英真的差太远了,所以根本不能怪徐指挥隐瞒了病情,只能说韩英经不住考验。


        袁家主一出现在张家宴会厅门口,众人纷纷出来迎接,这可是一品家族的家主!平日里都不一定能见到,当然,有资格和袁海川打招呼的至少也要是贺启东这样的身份。


        身份再低一些的,只能态度恭敬的站在一旁,除非袁海川主动开口,否则他们绝不敢冒失的打招呼,至于年轻一辈们都站在后面,平日里再纨绔,这个时候也规规矩矩的站好。


        “海川,你来了……这是?”张老爷子的独子张守快步迎了过来,诧异的看了一眼站在袁海川身边的方棠。


        张老爷子和老夫人都九十多岁了,但他们四十岁才结婚,所以张守和袁海川同龄,今年都四十九岁,两人关系很好,否则袁海川身为袁家家主也不会亲自来张家。


        朗声一笑的贺张守握了握手,袁海川介绍道:“这是我们家小辈,方棠,别看年纪小,长源西街口古建筑的修复就是小棠提供修复方案,小棠,这是你张叔叔,是上京第一大学的副校长,从事的是历史研究,你们也算是半个同行。”


        不管是张守的年纪还是他的身份,袁海川说方棠是他的同行,这真的是将方棠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可袁海川这话也不是开玩笑,从袁老爷子那里知道,方棠在古董修复这一块绝对称得上是第一人,她担得起这个盛名。


        “瞿老的孙女儿吧。”张守一听到方棠的名字就想起她的身份了。


        当然,除了过世的瞿老在文化圈的影响之外,还是因为宋濂平父子的被抓,这在上京文化圈也掀起了一阵波澜。


        谁能想到宋家父子竟然会勾结山田-杏子调包古董来谋利,更不提因为宋濂平的被抓,他的黑历史都被翻了出来,除了巨额罚款之下,判的也是无期徒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