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凤凰诏 > 第001章 出事了

第001章 出事了

小说:凤凰诏作者:狸子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05-18 12:33:01
我不止一次从梦中惊醒,梦里全是我母后温柔急促的呼声。

        阿鸾,阿鸾。

        不要怪他。

        我茫然伸手,才摸到枕边都湿透了。

        又是一场梦。

        梦里什么都有,醒来身边却空无一人。

        绿柚摸到我床前来,急切的问我是不是又梦魇住了。

        屋子里灯烛摇曳,我身侧空荡荡的。

        绿柚看着我,眼里有些心疼,跟我解释摄政王只是要务在身,连夜出去了。

        对于她这种鬼话,我基本是没怎么往耳朵里听的。

        半年来,日日夜夜我听到的都是这样的连谎言都算不上的安慰。

        我从梦中懵懵出来,伸手按了按眉心。

        我叫陈谨安,谨言慎行,佑我长安。

        听说当初我出生时候天有异象,乃为吉兆,无论真伪,人们信的就是这么个传言。

        因而,我的父皇封我为长安公主,唯一有封号的公主。

        曾经的风光无限,一呼百应,可如今……

        “公主,该回去了,皇上他这几日总是念叨。”

        绿柚给我披上衣服,轻声说。

        一声‘公主’,把我打回现实。

        哪怕我跟裴佑晟拜了堂成了亲,可照旧没几个人知道我跟他的关系。

        因为没有人会想到,堂堂摄政王裴佑晟大婚当日,新娘会换人。

        对,他的新娘从来都不应该是我,而是礼部侍郎的女儿,我父皇只是玩了一手的李代桃僵。

        外边打更的声音响起,绿柚给我更换好衣服。

        天还未亮,我要在别人发现之前重新回到宫里,提防有人发现这种荒诞而可笑的事实。

        宠耀无双的长安公主,只是一枚华丽的棋子而已。

        这几年摄政王的呼声愈高,他位高权重,权倾朝野,我父皇终究是慌了。

        和往常一样,我推门出去,却被一股混着凛冽酒味的力道推着。

        裴佑晟站在我面前,他身后是无尽的凉沉夜色,正在冷冷的看着我。

        “玟岚人呢?”

        他嗓音醇厚凉薄,如刀削的面庞上都带着迫人的气息。

        只是那双漆黑的眼里没焦距。

        我才走几步,踉跄的被他箍住腰肢,重新的扔回床上。

        “我不知道。”

        我试图起来,可身上的衣帛却被撕扯开。

        顾玟岚是本该是摄政王妃的人,礼部侍郎的长女,京城贵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没想到在新婚之夜就被我父皇掳走了,下落不明。

        门大开着,冷风嗖嗖的进来。

        我又羞又怒,“王叔,请自重。”

        绿柚急的脸都红了,试图进来,却被外边的侍卫用刀架在脖子上,根本没法解救我。

        “自重?”

        他和往常不一样,笑起来的声音都凉薄狂放,“当初你顶替她来爬床的时候,怎么就不提这两个字?”

        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冷风一阵阵的吹的我浑身发冷,胸前的衣襟只能堪堪掩住大半的春光,可依旧是衣衫不整。

        “怎么?王叔是反悔了,想要尝尝女人的滋味了?”

        我不退反进,同样讥讽的扬起下颌来,凌乱的衣服管都没管,半撑在床上挑衅的看着他。

        原以为相敬如宾的日子过着也不错,但是注定不可能,我跟他之间夹着的可一直都是一个下落不明的顾玟岚。

        只是,连我都不知道这顾玟岚到底在哪里。

        我只知道手握兵权,睥睨一世的男人,不顾局面,私自用兵遍地遍角落的去找一个女人。

        但是无果。

        裴佑晟掐着我脖子,他身上的酒味比气势更加的凌人,嘴唇都是那种薄情的弧度。

        “女人的滋味?”

        他突然笑了,埋头在我脖子上闻了闻。

        这种突然的亲昵,让我浑身都警惕紧张起来。

        他从未碰过我,更是没有过这么逾越的举动,我身体绷的像是一条死鱼,却还要强撑着应付这局面。

        喝醉了的他,比往常都更加难对付。

        “来人!还不快点扶着王爷!”

        我侧头避开他,对着门口怒斥道。

        没人听我的呵斥,这边王府的人,各个都忠诚的要命。

        “我说过,玟岚找不到,你们都要陪葬的,你最好庆幸,她还活着。”

        裴佑晟凑在我耳边说,薄唇擦过我的耳朵。

        明明是温柔平淡的腔调,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让我骨子里都生寒。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并且越来越强。

        我现在迫切的想要回宫。

        浓郁的酒味熏得我甚至都有点醉意,猝不及防的耳垂被咬住。

        酥麻的感觉让我身体都颤了一下,很陌生很奇怪的感觉,却不排斥,他没起来,还是半撑在我身上,用牙齿咬着我的耳垂。

        极尽旖旎,我身上燥热难安。

        可下一秒,他却起身,懒懒的系好散开的衣服,眼眸清明,站在床边冷冷的注视着我。

        对外吩咐,“给公主……哦,不,给长公主殿下更衣,也该回宫见最后一面了。”

        长公主?

        刚才的事情似乎只是一场梦,而此刻他说的话,我却听不懂。

        被吩咐的人动作麻利,我就像是提线木偶很快被收拾完,推着前行。

        他怎么会陪着我回宫?

        每天每夜我候着空房,守着做正经妻子的本分,等着天亮之前偷偷回宫,重新的当我那高高在上的公主。

        他见都不想见我,怎么会陪着我回去暴露这种关系。

        他曾经说这种关系让他恶心,若不是因为公主的身份,他杀了我都嫌脏。

        “回宫……回宫干什么?”

        我镇定的声音泄露了颤抖。

        不光是他,身后还有全身铠甲武装的人,跟在我们后边,宛如出征打仗,昂然汹汹。

        裴佑晟骑在马上,低头看我,声音散漫讥讽,“陈辛业沉迷于求仙问道,现在身体垮了,只怕熬不过今晚,你作为他最爱的女儿,不应该去看一眼?”

        我总觉得他那‘最爱’里的嘲讽意味更重。

        但是整句话的冲击远比嘲讽来的猛烈。

        我很清楚他对我父皇的恨意,不然也不会直呼其名。

        “不可能!”我下意识的说道,拳头攥紧抵在膝盖上,“父皇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浑身在颤。

        没人比我更加清楚父皇,他爱权势才会更敬畏权势,怎么会傻的去相信所谓的仙丹,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可没人搭理我,我不可置信的看向裴佑晟。

        “我父皇待你不薄!”我厉声的说道,愤怒的甚至称呼都懒得加,“你为何……”

        “不薄?”

        他笑的更凉薄,“这陈家的天下不还是用我满门鲜血换来的,你觉得一个称呼就能抹平了?”

        “做梦。”

        我的话都被扼住,看着原先凉淡冷漠的人,竟然有些陌生感。

        他是唯一的异姓王爷,当初他在边疆守卫差点战死战场的时候,有人趁机造谗言,说他下落不明,诬陷他是敌方奸细,导致了裴家的满门问斩。

        等他旗开得胜,浴血归来的时候,父皇为了安抚才封为摄政王,唯一的异姓王爷。

        我原以为那些仇恨过去了,却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天色初亮,他的后背笔直孤傲,从容不迫的带着兵马前行。

        进皇宫的路上,一路畅通无阻,诡异的安静让我的不安达到了顶峰。

        父皇……真的出事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