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落关山 > 第975章 重生

第975章 重生

小说:雪落关山作者:晨四郎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05-15 08:18:22
伯服想要爬起来和两个大汉厮打,但是他实在是太弱小了,大汉一巴掌打上去,就打得他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伯服被打得浑身是血,但是两个大汉还不依不饶,被打破头的大汉叫道:“不能便宜了这兔崽子,把他吊到树上,我要活活抽死他!”

        像伯服这种野孩子,没人养没人管,两个大汉就是把他活活打死了,也不会被追究责任。

        伯服气息奄奄,动都动不得了,两个大汉找来了绳子,把伯服吊在了树上。

        大汉捡起一根树棍掂了几下,不行,太轻太细,又捡起一根树棍,掂了掂,嗯,这个好,够粗够分量。

        大汉挽起了袖子,指着伯服,说道:“小兔崽子,你敢打我,今天我就叫你尝尝大爷的厉害!”

        大汉抡起树棍准备抽打伯服,这么粗大的树棍抽在伯服那瘦弱的身体上,一下子就能把伯服的骨头抽断了。

        突然,一颗石头飞了过来,打在了大汉的手腕上,大汉痛叫一声,手里的树棍掉在了地上。

        伯服已经做好了被打死的准备,与其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但是,一个老者的突然出现,改变了他的人生。是老者甩出石头,打了那个大汉的手腕。

        两个大汉瞪着老者,叫道:“老头,这里没你的事,赶快走!”

        老者走到了两个大汉面前,说道:“你们俩这么欺负一个小孩子,不觉得过分吗?”

        老者转身把伯服从树上解了下来,伯服看了看那老者,穿着一身粗布麻衣,虽然看似平淡无奇,但是身上就散发着一股气质,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

        两个大汉很是恼火,提着树棍,指着老者,叫道:“老杂毛,最后警告你一次,赶快滚开,要不然......”

        老者皱着眉头,挥了一下手,那个大汉直接飞上了天,落下来挂在了树上,流着血,不知是死是活。

        另一个大汉惊呆了,看着老者,也顾不得同伴了,撒腿就跑。

        老者俯下身子,拿出一粒药丸递给了伯服,说道:“小家伙,这粒药丸能治好你的伤。”

        老者把药丸给了伯服,转身要走,伯服急忙扑了过去,抓住了老者的腿,叫道:“老先生,求求您了,带我一起走吧,我要向你学习武道。”

        老者看着伯服,说道:“小家伙,你别这样,起来说话,起来说话。”

        老者把伯服搀扶起来,伯服害怕老者跑了,紧紧地抓着老者的衣袖,说道:“老先生,您要是可怜我,就教我武道吧,我可以给您干活儿,伺候您,要不然我早晚会被那些恶棍打死。”

        老者觉得伯服很可怜,叹了一口气,说道:“学习武道很辛苦的。”

        伯服叫道:“我不怕,就算是累死了也比被别人打死欺负死要好。”

        老者拍了一下伯服的肩膀,说道:“那好吧,你就跟我走吧。”

        伯服喜笑颜开,跟着老者一起上路,老者云游四方,居无定所,伯服就在身边伺候老者,老者一有空闲时间就教授伯服武道,伯服也慢慢成长为一个武者了。

        到了十八岁那年,伯服已经成长为一个武艺高强的武者了,伯服兴高采烈地找到老者,叫道:“师父,您前些日子教我的一套功法,我已经领悟了。”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阿义,你跟为师这么多年,成长了不少,现在为师已经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

        伯服在老者面前自称阿义。

        伯服诧异地看着老者,说道:“师父,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者说道:“你下山自己去闯荡吧。”

        伯服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叫道:“师父,徒儿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你批评徒儿打骂徒儿都行,就是别撵徒儿走!”

        老者撇了一下嘴,说道:“你没犯错,快起来快起来。”

        伯服站了起来,看着老者。

        老者说道:“你跟着我学艺快十年了,我教徒弟从来不会超过十年,所以无论如何,你不能再待在我身边了,这是规矩,任何人都不可以打破。”

        老者是执意叫伯服下山,伯服见老者心意已决,只得跪在地上,给老者磕了三个响头,收拾收拾包袱,准备下山。

        临走前,伯服泪眼汪汪地看着老者,说道:“师父,我和您师生一场,还不知道您的大名。”

        平时,伯服一直是以“师父”来称呼老者,并不知道老者的真实姓名。

        老者说道:“我叫鬼谷子。”

        伯服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想到,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师父竟然是鬼谷子,华夏大陆的四大圣人之一。

        离开鬼谷子之后,伯服开始闯荡江湖,现在他是武艺高强的武者了,没有几个人能欺负他了。他在鬼泣泽里结识了几个朋友,这些朋友和他一样,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武者,都对这个肮脏血腥的世界不满。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伯服决定和几个朋友组织一支军队,推翻大周王朝,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太平民国。

        伯服他们东拼西凑,拉起了一支一百多人的队伍,将这支队伍命名为“正义军”,推举伯服为正义军的大将军,伯服自称天公义,为天下人讨公平。

        凭着希望改造世界的一腔热血,天公义他们袭击富豪,攻打官府,南征北战,一点点壮大自己的势力。

        天公义率领正义军杀回了王城,当年智长安率领联军攻破王城之后,将城中男女老少全部杀光,然后一把火焚毁了王城,十几年过去了,王城还是一片废墟。

        虢石父的尸体已经找不到了,天公义给虢石父立了一座空墓,然后祭奠一番。

        屠英拥立废太子登基,掌握了大周王朝的实权,命令史官将周幽王塑造成了昏君,将虢石父塑造成了奸臣。天公义要消灭屠英,还父亲和虢石父一个公道。

        祭奠完虢石父之后,天公义从王城废墟里挖出了玉玺,这玉玺是当年周幽王交给天公义的,天公义从王城逃跑的时候,把玉玺埋在了地里。

        天公义拿着玉玺,率领正义军去攻打洛阳,眼看着就要攻破洛阳、活捉屠英了,扬威将军屠岸宇突然造反了,天公义不得已退军,退到了宋国境内。

        正义军围攻洛阳,震动了整个华夏大陆。当正义军退到宋国之后,屠英怒不可遏,以周天子的名义,号召各国诸侯围剿正义军。

        正义军要打破所有诸侯国的君主世袭制度,这就是和所有诸侯国为敌。智长安主政的晋国首先响应屠英,晋国联络了一些铜印小国,组成了北方联军,追剿正义军,追到了宋国。

        同时,南方的楚国也联络了一些铜印小国,组成了南方联军,进入宋国。齐国的姜腾蛟也在组织联军,准备进入宋国围剿正义军。

        现在的宋国乱成了一团,除了宋军,有屠岸宇的白色殷商、天公义的正义军,还有晋国主导的北方联军、楚国主导的南方联军,一共五支军队、五股势力。

        听完了天公义的故事,石正峰和傻强都是感慨万千,天公义由一个锦衣玉食、不谙世事的王子,变成了一个为天下人讨公平的义军首领,这样的人生转变不可谓不曲折,不可谓不离奇。

        在正义军的营帐里休养了一阵,石正峰和傻强都恢复了体力,石正峰问天公义,“义哥,那五百万两军饷你打算怎么办?”

        天公义说道:“那些军饷是宋军的,自然要还给宋军。”

        石正峰有些惊讶,五百万两银子不是个小数目,正义军有十几万将士,每天人吃马喂的,也不富裕,而且正义军与宋军在名义上还是敌对关系。天公义竟然不贪图这五百万两银子,毫不犹豫,就要把这些银子还给宋军。

        石正峰说道:“义哥,你是正义军的大将军,不方便出面,要不我和傻强把军饷送到宋军军营吧,送完了军饷,我还要去商丘找我的朋友。”

        天公义拍了拍石正峰的肩膀,说道:“好吧,正峰,傻强,咱们永远是兄弟,有事你们就过来找我。”

        石正峰问道:“义哥,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天公义说道:“这一路,我见识到了白色殷商的凶残,白色殷商是从我们正义军脱离出去的,白色殷商作孽,我们正义军也有过,我要帮助宋军消灭白色殷商。”

        石正峰说道:“可是正义军是周天子和各国诸侯的眼中钉、肉中刺,宋君和北方联军、南方联军会同意和正义军合作吗?”

        天公义说道:“合不合作是他们的事,打不打白色殷商是我的事。”

        石正峰说道:“义哥,找到了朋友之后,我就来找你。”

        天公义派了一支队伍跟随石正峰、傻强押送军饷,来到了宋军的军营前。为了抵御白色殷商,宋国国君殷守道率领宋军驻扎在商丘城外。

        来到军营前,宋军官兵看着那长长的车队有些呆愣,端起了武器,冲着石正峰、傻强他们叫道:“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