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1229章 无题

第1229章 无题

小说:抽个美女打江山作者:浪漫忧伤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10-10 02:52:43
基本没什么人会知道江女史身上发生了什么。

        当初在宫内,周少瑜是假宦官的身份暴露,为了自保避免被牵连,冯媛很果决的就要将江女史处置掉。

        然而江女史是有品级的女官,地位还不低,且身后还有傅昭仪站着,绝不是冯媛说动就能动的。宫里能有这说一不二的权力者,只有两个,一是皇帝,二便是皇后。

        只是皇帝本就体弱,连朝政都直接管理的不多,何况宫内之事?切莫说没那个精力闲情去管,就算有,也因为要对皇后表示敬重,而不会插手宫内之事,因为这本就是皇后应有的权力,若随意插手,只会让皇后的威望跌落,从而不再那般好管理宫内事宜。

        如何达成协议的,外人自是无法知晓,只知道皇后王政君的确对江女史动手了。亲自下的令,也是王政君的人手亲自动的手。

        当然了,直接处死有点过,而是寻个由头打一顿板子,打板子有学问,可轻可重,不同的位置也有不同的效果。

        比如直接打腚部,再怎么打也就是皮开肉绽,伤及筋骨的可能性较小。可若是往上,直接对着骨头乃至脊椎打,啊嚯!

        总之,同样数量的板子,可能有些人死掉了,而有些人养伤些许时日啥事没有,这就要看上头是个什么意思。

        冯昭仪的人自然有当场监督,回去后也信誓旦旦说亲眼所见其身死。

        然而江女史到底命大,当时乃是昏死,并没有真背过气去。王政君得知后,索性命人救治留其一命,说不得以后会有用。只是继续养在宫内未免容易暴露,思来想去,便排进了和亲队伍。

        被分派到这里的宫人,那都是宫里头不受待见的,也无甚门路人脉关系的,不然但凡有点能耐,早就托关系跳出此坑了。换言之,这支和亲队伍里头,压根就没有谁的人手。自然的,只要出了长安,即便被人认出来也不会有人告密。想告也没这路子不是。

        除了能保密不怕暴露之外,更重要一点,周少瑜在这。

        救下了江女史,自然的,周少瑜这个宦官的真伪,自然也被王政君知晓。而周少瑜是冯昭仪的人,又是个假宦官,派到王昭君身边想做什么?搞事情么?一旦真出了大事,背锅的可是她王政君!

        所以,派江女史的另一层意思,也有暗中监督之意。不怕周少瑜乱搞,就怕连人都弄消失掉。到时候王政君固然挺得住,可总归是个大麻烦。

        至于说用这个把柄弄倒冯媛?

        王政君还真没想过,因为委实没有必要。

        基本上只要她不犯大错,皇后的位置那就是稳稳当当,谁也不可能争到。或许冯媛暗地里也搞过一些小手段,可应付起来也不算难。相反,留着她继续与傅昭仪作对反而更好,尤其是此次冯媛搞掉江女史一事,早就给傅昭仪透露消息谁是背后之人,如此一来,二女之间的矛盾更加。她只要稳坐钓鱼台看着就好。

        也就是说,江女史现在也算半个王政君的人,为确保江女史可靠,王政君还以将来调其回来为保证。

        只是江女史又不是蠢蛋,更不是第一天入宫,当然知道这话可信度能有多高。只不过有个念想总比没有好,这才暂且听命行事。

        本来还继续隐藏着,不想一场大雨直接让她提前暴露出来。

        没人知道知道这一夜江女史和周少瑜谈了什么,只知道在这一天之后,江女史的待遇被提高了许多,也将一位少言寡语的老实宫女派过去伺候着,除此之外,便是那个名为石头的宦官跟着跑腿。而江女史,这一段时间一直卧病在床不曾示人。

        一场大雨,因为周少瑜小心思,也算是共度一夜,一旦亲近程度有所突破,关系自然而然的也就进了一步。

        因为大雨的关系,前方本就坍塌之处更需要时间清理,再来这一次暴雨,自是雪上加霜,绕行?谁也没那心气,等着吧。这一等,就是七八日。

        整天窝在一个地方自然容易闷的慌,这山间又无甚秀丽风景。闲来无事,周少瑜跑到前头硬是要了几匹马过来,开始教王昭君她们骑行。

        这一举动显然被误会了。

        此行的目的地是哪?匈奴啊。

        据闻匈奴人人会骑马,不论男女。

        那么周少瑜此举也可以解释为,提前学习适应匈奴的习性。

        也罢。

        王昭君咬咬牙,学就学吧。连王昭君都开始学了,赵姐姐妹两个侍女还能干看着不成,哪怕再不乐意,也得跟着。

        这下子,可美了周少瑜。

        骑马这种事,如果只是稍微骑着玩儿,那就是随便往马上一坐,注意少许注意事项,然后由人在前头牵马控制即可。可若是想自行骑行深入学习,当然最好还是有人带啦。尤其现在西汉时期,部分马具还没出现的情况下,就更需要如此了。

        怎么带?自是妹子在前,周少瑜在后,手把手的慢慢教。

        嗯,美滴很。

        后面还在写,一会改。

        断虹霁雨,净秋空,山染修眉新绿。

        雨后新晴,秋空如洗,彩虹挂天,青山如黛。静雅的南方小镇气候宜人,即使早已入了秋季,依旧青绿一片。

        细雨点点,午后的行人并不算多,青葱的少年撑着印着水墨画的油伞,一身干净的蓝色运动服,踏着沾了些许泥泞的白色板鞋,悠悠的行走在石板路上。

        说不得帅气,却很阳光,举手投足,也颇有几分文雅之意。

        墨染巷,这是文江镇剩下的最后一条古街道。

        文江镇,取自于文江学海一词,文江镇自古出才子,金榜题名者不知凡几,而墨染巷,传言古时在这苦学的书生,将墨染巷当中名为墨河实为小溪的溪流都给染成了墨色,而墨河之称,自然也是在这之后才有的。

        这是个很拥挤的格局,房屋依溪而建,两旁的石板路并不宽阔,然而小溪两边却种下了长长的一路梅花树,每到年初一二月,美轮美奂的同时,也未免会有些拥挤之感。

        也正因为如此,墨染巷在国内闻名,但真正来旅游的人却不多,实在是太过狭窄,容不下太多人。

        从下游处进入小巷,逆着溪水缓行,两旁称得上特色的店铺不多,大多都是小精品或者服装店,当中自然也少不得几家古朴的书铺,走到墨染巷正中,一处古色古香的茶楼坐落于此,写着观梅楼三个字的牌匾,稍稍多看几眼,就知道有些年头了。

        少年收起油伞,眯着眼抬头看了一眼不太刺眼的阳光,而后推门进入。

        “唔,是苏昱啊,坐。”屋内正在品茗的中年男子扭过头,招招手道。

        “诶,打搅董叔了。”苏昱将油伞放在门边,随后轻车熟路从旁边的鞋架上找出属于自己的拖鞋。

        观梅楼,既是茶楼,也是董家所在,并非是没有别的宅子,只是相比起来,更乐意住在这里。

        古朴的三层木楼,因为保养得当,即便如今也依旧坚固,文江镇没有地震,也发不了洪水,只要护理妥当,这栋楼还能坚挺不少年。

        董家是文江镇的老居民了,祖上不知道多少代就一直住在这里,有名有姓历史留名的才子不知道出过多少。

        董怀昌,这便是他的名字,观念相对守旧,却也不是顽固不化之辈,不过依旧保留着不少古人的风格。

        比如蓄发留须,头戴纶巾,身穿长袍,脚踏靴履,再配合茶楼内的装饰,破容易让人有一种穿越到古代的错觉。

        实际上文江镇这样的人家并不算少,不少老一辈都保持着这样的习惯,而他们的后代,即便不会蓄发留须,但也不会排斥古装汉服。

        而董怀昌,算是这样人家里最有声望的一位,其国学水平,是国内顶尖有数的那么几个。

        “知道打搅那你还来?”董怀昌也就一开始客气了那么一句,立马就翻脸,板着个脸好不讲究。

        苏昱摸了摸鼻头,眨眨眼,果断选择无视了这么一句,自顾自的摸过来一个杯子,倒了茶水品了起来。

        “唔,这香味,这是项姨泡的吧,董叔你没这个本事。”苏昱摇头晃脑,算是小小的反击一下。

        董怀昌的脸色果然更加不爽利了。

        苏董两家有恩怨,而且还是苏昱和他父亲苏东宥两代人分别惹下来的。

        苏东宥是京城人,出身较好,曾出国留学几年,回国后游历全国,最终在文江镇认识了苏昱的母亲梁茹君,并最终抱美而归。

        好死不死,当时董怀昌就是暗恋梁茹君的其中一位,情敌嘛,关系能好到哪去,不仅如此,苏东宥也是靠文字吃饭的,不过更偏向于西方文学,而董怀昌是国学正统,这下更看不过眼了。

        可因为梁茹君和董怀昌的现任妻子项素韵的关系亲近,乃是从小到大的闺中密友,是以两家想要断绝往来绝无可能,两男人若是见面,必然是冷面以对。

        后来苏家生了个小子,自然便是苏昱了,而董家生了个千金董悠然。

        这也没什么,除非董怀昌脑子抽抽,不然绝不会和苏家来个指腹为婚什么的戏码。

        本来依董怀昌的想法,是想将董悠然培养成秀外慧中的大家闺秀,没曾想,没过几年,就被苏昱给带歪了。

        董怀昌越想越气不过,重重的将杯子放下,道:“一个暑假没见你,刚回来吧?不巧,悠然没在家,下回再来吧。”

        苏昱露出一个严重怀疑的表情,有点吃不准这话是真是假,整个暑假他和父母去了京城,之后跟苏东宥年轻时候一样,到哪是哪,四处游历,今日才刚刚回的文江镇。

        然而下一刻,风韵犹存一点也不显老的项素韵一身齐胸襦裙走了出来,挂着柔和的笑容,语气带着亲近,道:“又对小昱胡说八道,小然什么时候不在了?被你管了一个暑假,也该让小然出去好好玩玩了。”

        揭穿的实在太快,董怀昌老脸挂不住,没好气,道:“还玩?都被苏昱这小子带成什么样了,古琴有什么不好的,清净高雅,结果非得去玩什么架子鼓吉他电子琴,就算是学点别的传统乐器也好嘛。”

        “咳咳……”苏昱轻咳两声,辩解道:“董叔这话可不对,我们也不只是玩吉他什么的,你看我,笛子、二胡什么的,照样很厉害的嘛,对了,这次还去了趟草原,学了学马头琴。”

        董怀昌瞪了苏昱一眼,道:“还不都是二弦琴,你都会二胡了,马头琴还有什么难的。”

        “可这也是传统乐器啊,只要我会了,悠悠她多少也是会些的。”苏昱无辜的眨眨眼。

        “诶哟,不跟你说了,再说下去非被你气死,若不是看你的确有几分真本事,一下都懒的理你,去玩吧去玩吧,眼不见为净。”董怀昌不耐烦的挥挥手,跟赶苍蝇似的。

        苏昱乐的厉害,其实也知道董怀昌也就是装个样子,若真要反对,老早就会反对了,当初又怎么会给董悠然买什么吉他架子鼓。

        项素韵捂着嘴笑了笑,回过头轻声喊了一句:“小然出来吧,你爸准了。”

        “耶~!”楼梯口立刻出现一个俏皮的身影,提着白底粉红碎花的襦裙蹭蹭的就跑了下来。

        随即反应过来自家老爹还在呢,俏脸一粉,松开手,规规矩矩的小迈步,走到苏昱的身边,然而脸上的喜色,却是怎么也遮挡不住。

        少女的性子或许很多,但不管哪一种,大抵都是可爱的。

        董悠然眨着她明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长长的眼睫毛轻轻抖动,彰显着少女的兴奋与激动。

        牛奶般娇嫩白皙的俏脸沾染着好看的颜色,透着少女的娇羞,微噘的粉嫩小嘴,无不表示着心里的委屈。

        苏昱有些惊叹,这一瞬间,董悠然居然将这么多情绪写在脸上,实在太厉害了,然而下一刻,苏昱便笑出声来。

        “你突然笑什么?”董悠然歪了歪脑袋,疑惑的眨眼,难道因为许久未见了,所以高兴?如果是这样子,自己就不怪罪他抛下自己不管然后跑去到处玩的事情好了。

        一个暑假,可憋坏了,每次收到来自不同地方的特色明信片,董悠然都嫉妒的不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