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 > 第325章 我会替你收尸的

第325章 我会替你收尸的

小说: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作者:大周周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04-30 08:41:09
封行朗口中的大鱼,蓝悠悠听得出来,就是自己的义父邢穆,绰号河屯。

        扫了一眼泪光萌动的蓝悠悠,封行朗冷清清的笑了。

        “不就去吃条鱼么?怎么还哭上了?”

        “阿朗,那条鱼有剧毒,你会死的。”

        蓝悠悠微颤着声音。义父河屯有多凶残,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上回听邢三说,义父河屯又收了老八和老九两个杀手。至于后面有没有老十,老十一,还不得而知。

        蓝悠悠不清楚义父河屯为什么会执意要封家两兄弟的命,但蓝悠悠却清楚的知道:只要义父河屯想做的事儿,就从来没有失手过!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我牙口好,消化能力又强,那死的,就只会是那条毒鱼了!”

        封行朗冷生生的说道。眼眸里积聚着一点就会燃的怒意。

        蓝悠悠狠命的摇头,再摇头,带着泣声:“阿朗,你不知道那条剧毒的鱼有多利害……你真的斗不过他的,相信你!今晚别去!”

        雪落听明白了:封行朗跟蓝悠悠口中的大毒鱼,指的应该就是蓝悠悠的义父!

        今晚,封行朗是准备要去和蓝悠悠的义父开战了吗?

        见劝说不动封行朗,蓝悠悠连忙蹲身到封立昕的轮椅边。

        “立昕,快劝劝阿朗吧,你要去送死!立昕,千万别让阿朗去……他真的会死的。”

        蓝悠悠最担心的事还是生了。只是这一回,她是有选择的。

        封立昕似乎也嗅出了他们口中的那条大毒鱼是谁了。应该就是指使蓝悠悠的幕后操控者。

        “行朗,你找出那个人了?”封立昕问。

        那个人将自己害得如此之惨烈,封立昕不可能不恨。他知道蓝悠悠是被逼迫的,而真正想要他们兄弟俩性命的,是那个幕后人。

        “嗯,找到了!”封行朗应答得平静。

        “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置我们兄弟俩于死地?是封一明请回的杀手吗?”

        封立昕紧声问。自己九死一生,整日与轮椅和药物为伴,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还不清楚!但我觉得,以封一明的资质,是请不回那样的大神的!”封行朗淡应。

        “那是谁?我们生意场上的仇敌?”封立昕又问。

        封行朗淡淡摇头,“我也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要置我们兄弟俩于死地!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不会放过他!”

        “行朗,那个人很利害?你有把握对付得了他吗?”

        封立昕问得忧心忡忡。听蓝悠悠的口气,那是个极度危险,且极度利害的人物。

        “阿朗真的不是我义父的对手!我义父养了七个,不,现在已经是九个义子了,说不定还有第十个,第十一个!名义上我们是义子义女,但事实上,我们只不过是他的杀人工具罢了!”

        “上回,在俱乐部打伤你手臂的人,就是我义父新收的第九个义子!连丛刚都被他打伤了,封行朗,你还有什么人可用来跟我义父抗衡啊?”

        蓝悠悠带着哭腔说完这番话。

        “行朗,今晚还是别去了吧。我们从长计议!”

        封立昕温声劝说道。

        封立昕当然是恨的。

        曾经意气风、温润如玉的申城十公子,现在却被残害得面目全非。他的理想,他的爱情,他的事业,都毁于一旦了。

        封立昕怎么可能不恨!

        但对蓝悠悠,他却怎么也恨不起来。

        “哥,今天我只是去跟他会个面。还有严邦在呢!”

        封行朗握住了封立昕一直努力想紧拽住他,可却又无法捏紧的手,“哥,我答应你,平安的去,平安的回!不少一根头!”

        “封立昕,你别听阿朗的!我义父歹毒之极,他是不可能让阿朗全身而退的!阿朗只是想安慰你!”

        蓝悠悠哽咽着上前来,跟着封立昕一起去拖拽封行朗的手臂。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蓝悠悠那泪水涟涟的眼底:要是这个女人没有伤害过他大哥,一切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呢?

        相遇,相识,到相爱……

        曾经有没有爱过,封行朗已经记不清了,但此时此刻,他对她只有恨,只有怒!

        “行朗,今晚别去了……哥还等着你陪我去美国做植皮手术呢!”

        封立昕用他的方式在挽留弟弟封行朗。

        “哥,你要相信我:我说过我会平安回来,就一定会平安回来!如果我真要去找那条毒鱼拼命,就不会事先告诉你了。”

        封行朗倾身过来,抱住封立昕的头,在他的额角上吻了一下。

        雪落一直静默着。

        看到他们兄弟俩手足情深;也看到蓝悠悠对封行朗的真情挽留。

        她一直默着,只是静静看,静静的听。

        她珍惜着跟封行朗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一个已经倾入进她骨髓中去的男人!

        “林雪落,我都要去赴死了,你也不哭上一哭,留上一留?”

        封行朗盯视着一旁静默的雪落,悠声调侃道。

        “你去吧!我会替你收尸的!”

        连雪落自己都没想到,她竟然能如此心平气和的说出这么一句冷漠的话来。

        封行朗先是微微蹙眉,然后就笑了。

        “怎么,你巴不得我早点儿死掉,然后你也好早些解脱?”

        雪落摇了摇头。

        “我知道,我拦不住你!我也知道,如果你不替你哥报仇,你这辈子都无法安身立命!更不可能苟活此生!与其长痛,到不如短殇!”

        微顿,雪落深深的呼吸一口,“至于值得还是不值得,只有你封行朗才有言权!”

        封行朗笑了,笑得魅或横生。

        “林雪落,你果然懂我!”

        知道这仇,他是非报不可!

        “那你放心的去吧!如果你真死了,我会照顾好你哥的!我有汤喝,就绝不会让你哥喝水!你能伺候他如厕,我也能!”

        “林雪落,你疯了吗?你竟然要让阿朗去送死?”蓝悠悠近乎歇斯底里。

        可封行朗却在笑!

        自灵魂深处的笑容!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封行朗缓身从封立昕的轮椅边站起身来。

        “林雪落,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有礼物送给你!”

        封行朗微扬着英挺的眉宇,嘴角勾着一抹帅气逼人的弯弧。

        一如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她看到他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g99.com。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