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五章:突然改变的军令

第五章:突然改变的军令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3031更新时间:2016-03-23 08:00:01
  秦风冷冷地看了那一眼年青人,转身走到属于自己的坐位之上坐下,对于这个恨不得用眼神儿杀死自己的家伙,秦风压根都没有放在心上,一看就是那种大城市大家族里出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有几分本领尾巴便恨不得翘得天上去,这种人如果在敢死营,就算他武功很不错,也是分分钟死得不明不白的节奏。倒是那个一直双手插在袖筒中的姓郭的老家伙,让秦风嗅到了丝丝危险的意味,这种味道,也只有秦风这种在死亡线上打滚儿的人才能感受到出来,从他的身上,秦风能感觉到那种铁血肃杀的意味,似乎这老家伙也是从军队之中出来的。从左帅对他的称呼之上便能看出,此人地位不低啊!连统帅一方大军的左帅都得称呼他一声郭老。

  “好了,现在诸营将领都已经到齐,军议现在正式开始,根据最新的命令,我们大军的进攻方向将会有所改变。”左立行清了清嗓子,看着帐下诸将。

  “开什么玩笑?”秦风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了起来,“左帅,这行军作战的大事,怎么说变就变了,根据先前的命令,我们敢死营已经派出了斥候,探明了道路,沿途西秦人的哨卡,兵力布署,村镇的分布,好不容易都探查清楚,现在一改变,岂不是两眼一抹黑?这,这太儿戏了吧?”

  砰的一声,左立行一掌拍在桌子上,“秦风,你胆子太大了吧?既然知道是军国大事,你还敢随意胡言,最新的进攻方向,是二皇子亲自下达的命令,由公主殿下随身携带而来,打哪里,由朝廷决定,怎么打,由我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

  秦风脸憋得通红,喘了几口粗气,重重地坐了回去。心里却是大不以为然,二皇子远在京城,离着这里十万八千里,前线是个什么情况,他知道个屁?大概又是要显现自己的英明神武吧,面对着地图,一拍脑袋想出来的进军路线,岂不知地图与现实之间,便与梦想跟现实之间的差距一样大,在地图之上,两条线路的距离或者是一样远,但在实际行军之中,却很可能相差着数日甚至十数日的路程,大军行进,可不是单人独行,没路也能淌出路来,那可是千军万马,一坐山峰,一个湖泊,都有可能让大军多耗费无数的时间。而在两军对垒之时,这种时间之上的差距一旦出现,黄花菜都凉了。特别是像自己带的敢死营这种部队,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很有可能面对的便是灭顶之灾。左帅这是想拍二皇子的马屁啊!想到这里,心里更是来气儿了。

  “我知道诸位心中或者都有秦校尉这样的想法,临战之前,突然改变定下的策略,会使我们面临极多的困难,不过这一次的确是不得已而为之,具体的情形,还是请郭老来说一说吧!”左立行转头看向那位老者。

  “诸位,在下郭九龄,在内卫任职。”郭姓老者的开场白立时让帐内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内卫,大楚最神秘的一个机构,由皇帝亲领,相传内里高手如云,各行各业人才荟萃,专门替皇帝完成一些常人难以完成的任务。当然其中最让众人恐惧的一项任务便是替皇帝剪除那些皇上不喜欢的人。

  “前不久,京城破获了一起西秦间谍案,抓住了隐藏在我们兵部的一名西秦奸细,此人在今年刚刚晋升为兵部员外郎,在对他的审讯之中,我们得知,先前左帅上报的此次作战详案,已经被他完整地泄露给了西秦,所以,在原本你们前进的道路之上,西秦已经设下圈套,正等着我们送上门去呢!”郭九龄道。

  此话一出,大帐内登时又响起一片倒吸凉气之声以及破口大骂之声,军旅之人,哪有什么文雅之辈,一时之间,什么污言秽语都出来了,堂堂的中军大帐,倒似是成了市井小民的集会之地。左立行与那郭九龄显然对此习经为常,不过居于左帅身侧的昭华公主显然极为不适,身体微微扭动,眼睑下垂,而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张了张嘴,似乎又想说点什么,不过这一次他显然机灵了一点,看着满帐的将领那激愤之情,聪明的又闭上了嘴巴。

  “好了,一个个都是国家大将,成什么样子?闭嘴,听郭老继续说。”左立行敲了敲桌子,道。

  “有鉴于此,朝廷决定改变进军路线,将计就计,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改变原有的行军路线。为了保密,朝廷特意委派昭华公主前来慰军,而郭某则伪装成公主的护卫,前来传达最新的命令以及新的进攻线路。”郭九龄道。

  “现在诸位都明白了么?”左立行笑道。“西秦人想投机取巧,重创我们西部边军,我们这一次便给他们一个惊喜。”

  “左帅,末将有一个问题,想请问郭大人。”秦风不讨喜地又站了起来,道。

  “秦校尉有什么问题?”郭九龄盯着秦风,问道。

  “这个西秦间谍能爬到兵部员外郎的高位之上,很显然秦人在他身上是下了不少功夫的,西秦人也一定很重视此人,现在内卫既然破获了这个案子,抓了这个员外郎,那西秦人肯定也知道他出了事,既然此人已经出了事,西秦人不会天真地认为我们还会按照以前的方案行事吧?”

  郭九龄赞赏地点了点头:“秦校尉这个问题问得好,左帅,你在朝廷的邸报之上可看到朝廷有什么人员上的变化么?”他转头看向左立行。

  左立行摇摇头,“没有看到。”

  郭九龄微笑着看向秦风,两手一摊:“秦校尉,你看,什么变化也没有,这位员外郎每天还正常上朝下朝,回家吃饭睡觉。”

  秦风张大了嘴看着郭九龄,“这,这怎么可能?”

  “内卫办事,自有内卫的办法。现在这位兵部员外郎还在不停地向西秦人传输情报,而且这些情报都是真实的。”郭九龄笑道。

  “我明白了!”秦风点点头,坐了下来。正如郭九龄所说,内卫有内卫的办法,其实在敢死营中,秦风见多了各种各样阴狠的手段,但恐怕与内卫这种恐怖的机构比起来,只怕还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既然这位员外郎让内卫抓住了痛脚,他们可能有办法让这位员外郎乖乖地听话。

  “既然都没有问题了,现在本帅就开始分派此次的作战任务。”左立行的脸色肃穆起来:“此次,西秦人为了吃掉我们,一共调集了超过十万人的大军,而我们,此次的作战目标不是攻城掠地,而是将这支军队反过来吃掉,打掉了这支西秦军队,西秦的南部疆域将从此任由我们予取予求。”

  众人都是大笑起来。

  “秦风。”左立行厉声道。

  “末将在!”秦风霍地站了起来,敢死营敢死营,从来都是先锋,他自然知道这第一个叫到的名字就是自己。

  “为了迷惑敌人,你的敢死营仍然沿着原有线路向前。”左立行道,看着脸色一垮的秦风,他接着道:“你见机行事吧,不过要最大程度地让西秦人认为我们仍在沿着这条路前进,原有的计划没有任何改动。时间拖得越久越好,你在行伍多年,经验丰富,我相信你能办好这件事,而且,你的行动也是我们这次大军行动的胜负手,如果你露出了破绽,那这一次的精心谋划,只怕便要无功而返了,真要这样,到时候,可别怪我军法无情。”

  “末将晓得了!”秦风意兴索然地道:“我们敢死营反正一向干的就是这种活儿,大帅放心吧,我们会做到最好的。不过战后,我们敢死营可要头功,活下来的人,得到的奖赏得是最丰厚的一份儿。”

  “那是自然。”左立行笑道。“做好了这件事,你就不再是校尉了,本帅会向上朝廷为你请功,晋升你为副将,你在敢死营中六年,也该升一升了。”

  左立行此言一出口,帐内立刻响起一片啧啧之声,绝大部分人都是露出了艳羡之色,当然,也有替秦风欢喜的。像秦风这样,在敢死营中当校尉一当就是六年的,当真是绝无仅有。不过看着秦风撇撇嘴的模样,明显的不以为然。

  帐中只有昭华公主身后的那个年轻护卫,眼中露出恼怒的目光。

  不过像这样一个轻浮的家伙,大帐之中这些将领,自然是将他直接忽略了。

  (有书友说怎么搞出内功,武术啦,这还是历史小说吗?其实加进这些,只是想让小说有更多的看点,让主角有更多出场的机会,这只是佐料而已,主菜当然还是庙堂决胜,战场争雄的,各位放心啦!另外,看到有书友在书评区内猜剧情,枪手可就兴奋了,想当年在马踏的时候,多少书友跟枪手赌剧情而割了小JJ啊!哈哈哈!期待赌局!)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