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十六章:公主的血

第十六章:公主的血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2892更新时间:2016-03-28 20:00:01
  这是一个战功显赫的将领,但也是一个跋扈嚣张的家伙,个性鲜明,视权贵如无物,这样的人,闵若兮见过,也降服过。因为他们自视英雄,有一个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弱点,那就是吃软不吃硬。你越想以权以力来压服他,他的逆反之心就越强,反弹亦就愈烈。

  这样的人是不讨人喜欢的,自视甚高,但的确又是有本领的人物。抬头看了看被绑在旗杆之上的杨致,这不是揍人,这是虐人。

  “军队,国之重器也,军旗,军队之魂也。秦校尉,我要向你,向全部敢死营两千官兵致歉。”闵若兮双手抱拳,一揖到地。此时,她行的却不是世上通行的女性之礼,其中的意思,自然不言自明。

  “怎敢挡公主之礼?”秦风横跨一步,避开了这一礼。

  “此人是我的侍卫,他之无礼自然是因为我管教不严,他的错,亦然就是我之错。”闵若兮正色道。“他不知高低,不通时事,竟然断了敢死营的军旗,左帅,秦校尉,诸位将军,按照军律,该如何处置,便由我闵若兮一力承担可好?”

  “公主言重了。”左立行赶紧躬身道,而后偏转头来,狠狠地瞪了一眼秦风,这意思自然是很明了,现在你面子里子都有了,再敢吱吱歪歪,我就真要不客气了。

  秦风搔了搔脑袋,昭华公主话都说得这个份儿上了,还能怎么样?斩断军旗,依军律当斩,自己当时就可以杀了杨致,不是也没敢杀么?更遑论是眼前这位身份更高贵的女人了。

  回过头来,瞪了一眼和尚:“还楞在哪里干什么,还不敢紧地,将人放下来?”

  “不必了,我的侍卫,还是我自己来放吧,他斩断的军旗,便由我再来替敢死营立起。”闵若兮微微一笑,人还面对着秦风,整个身体却直接向后倒飞而起,宛如仙女冉冉上升,绕着旗杆一个盘旋,纤纤细指伸出,绑着杨致的拇指粗细的麻绳纷纷断裂开来,杨致如同一块石头一样坠下,军旗却是被闵若兮握在了手中。单足一勾,整个人已是依附在旗杆之上。

  下头,郭九龄已是飞身跃起,将空中的杨致一把接住,先伸手按上了他的脉门,发觉跳动有力,内力在其身上游走一遭,没有丝毫内伤,心中顿时放下心来。看来正如左立行所言,这个秦风并不是不知轻重之人。

  不过看着杨致肿得宛如一个猪头的脑袋,郭九龄又是摇头苦笑,这个秦风可也真是促狭,打人,竟还要追求打得两边对称,杨致现在还昏迷不醒,估计更多的可能是气得,抱着杨致正欲抬步,却发现对方紧闭着的眼皮之下,眼珠竟还在微微转头,不由晒然一笑,这是羞惭无地了吧!本想出出风头,但却几乎被剥得一丝不挂,面子几乎丢光了,估计这一回回去,这位杨公子肯定是再也没有脸面出现在昭华公主面前了。

  秦风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位看起来娇娇怯怯的昭华公主竟然是如此了得的武道高手,看着他瞠目结舌的样子,身边的左立行瞪了他一眼,“昭华公主统领集英殿,你以为公主凭借的只是她的公主身份么?秦风,单以修为相较,你与昭华公主相比,可是远远不如的。昭华公主修练的无相神功已经颇有成就,是我大楚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

  秦风低声咳嗽了几下,将头凑到左立行跟前,“左帅,昭华公主的修为或者要比我高,但真要在战场上碰到我,死的绝对是她,您相信么?”

  卟的一声,左立行顿时被呛了一口,戟指着秦风,“你,你个狗才,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左帅,修为高不见得就能赢你说是不是,想想这些年来,被我一刀砍成两断的高手还少么?光修为高有什么用?我用几百个兵垒死他。”秦风笑嘻嘻地道。

  “你,你……”

  “左帅息怒,我也就是说说嘛,昭华公主什么身份,我怎么敢冒犯她?”秦风笑道:“不过看这位公主的作派,到是与一般的金枝玉叶,贵胄公子大不相同,颇有些豪迈气概,我喜欢!”

  “喜欢你个大头鬼!”左立行呸了他一口“昭华公主统领集英殿,与江湖人士多有交集,自然与深藏宫中的那些女子不同。我可告诉你,大楚之中,倾慕公主的高手可大有人在,你这一次算是得罪了昭华公主了,纵然昭华公主不会怪罪于你,不过说不定随时会有人找上门来寻你麻烦的,你以后啊,自求多福吧!”

  “我身在军中,怕他们个屁,打得赢我就与他们单挑,打不赢我就群殴!”秦风满不在乎地道。

  “你一辈子就呆在军营?”左立行冷笑。

  “左帅,您这就胡涂了吧?等过得几年,昭华公主自然是要尚驸马的,那时候,那些想找我麻烦的人,恐怕会寻思去寻那个幸运儿的麻烦,我秦风是谁,他们哪里还记得?呵呵呵,反正在此之前,我是绝不离开军营,不离开我的兄弟。”秦风咯咯地低笑着。

  “你可真够无耻的。”左立行不屑地道。

  “如果不是足够无耻,我坟头上的草都有人高了!”秦风一本正经的道。“咦,公主在干什么?”

  两人窍窍私语,高远却突然发现,旗杆之上的昭华公主闵若兮竟然拔出了一柄短刀。

  闵若兮已经将旗帜重新绑在了旗杆之上,此时,一只腿勾在旗杆之上的闵若兮一手扯着大旗一角,另一只手握着短刀,朗声道:“军旗坠地,只有用鲜血来洗唰耻辱,如果是在战场之上,自然是敌人的鲜血,但是这一次,我想更多的是一个误会,所以,我用我的鲜血来解除这个误会。”

  “公主不可!”下头左立行,郭九龄,林一夫等人都高声惊呼起来,旗杆之上,闵若兮微笑之中,短刀落下,一股鲜血飞溅而出,落在了军旗之上。

  这一手,可是让秦风也呆住了。看着仍然高高在上的昭华公主,秦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深深地弯下腰去:“多谢公主。这面大旗之上浸染了公主的鲜血,他会激励我们更加勇猛向前,杀敌卫国的。”

  “多谢公主!奋勇向前,杀敌卫国。”秦风身后,敢死营在场的军官,士兵躬身向昭华公主施礼,直起身来,手中铁刀齐唰唰地举向空中,怒声大喝起来。

  闵若兮很满意眼下这种效果,杨致坏了她的名声,可只要一点点的鲜血,便能让这支剽悍的军队死心塌地为国效力,可就大大划算了,看着群情激昂的士兵,闵若兮突然觉得杨致不那么可恶了,至少他创造了一个机会,让自己能够使这些士兵对朝廷更加忠心,也算是功过相抵了。

  闵若兮飘然落地,秦风一挥手,身后的舒畅已是闪身而出,“公主,草民为您上药。”不等闵若兮说话,手掌一翻,一个小小的药瓶出现在手中,轻轻一抖,淡黄色的药粉已是均匀的落在了伤口之上,药到,血止。闵若兮有些诧异地看着伤口,感受着伤口传来的阵阵清凉,这药的效果,竟然远远超过自己随身携带的宫廷特制伤药,看来这敢死营还真是藏龙卧虎呢。

  看着昭华公主一行人渐渐远去的背影,舒畅拍了拍秦风的后背,“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我是说昭华公主这个人怎么样。”

  “很漂亮!”秦风笑道,转过头来看着舒畅。

  舒畅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秦风:“漂亮?”

  “怎么,你觉得她丑么?”

  “不是,我是说你就感到了这些?”舒畅瞪着一双大眼,“她漂不漂亮,关你屁事啊?我觉得你应该关注的是另外一些事情吧?”

  “一个男人,对女人首先关注的不就是漂不漂亮嘛!”秦风嘻嘻一笑。“还能怎样?”

  “哼哼,先前左帅的话你以为是无的放矢啊,我可告诉你,倾慕昭华公主的可不仅仅是杨致这个白痴,多得是高手,你以后啊,有的忙。我就等着看你挨揍吧!”

  “我在军中,谁敢揍我,我就群殴他!”秦风冷笑。“那些人吃多了撑的到军营来找我麻烦?对了,章小猫怎么没有跟他们一起回去?”

  “现在这个样子,他敢跟左帅一起回去吗?他不怕左帅再给他一顿痛揍?”舒畅笑道。“他准备赖在咱们这里养两天伤,等左帅气消了,他再偷摸回去。”

  “这个章小猫,又想白吃白喝,赶走赶走!”秦风大手一挥,怒道。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