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三十章:第一次亲密接触

第三十章:第一次亲密接触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3170更新时间:2016-04-04 20:00:01
  秦风沉默地跟在昭华公主身后,听着对方呜咽的哭声,心里也是极不好受,虽然见惯了生死,但这样的生离死别,显然不是这样一个没有见过多少这种场面的女子能经受得住的,哪怕这个女人并不寻常,即便是自己,刚刚在与郭九龄告别的时候,鼻子也是发酸。

  自己与郭九龄没有什么交情,这个时候都感到伤心,别说与郭九龄千里同行的昭华公主了。

  回首来路,莽林丛丛,看向前方,山峦叠嶂,不知从何处传来虎啸狼嗥,仰望空中,无数巨树张开巨大的树冠,挡住了看向天空的目光,无孔不入的阳光,也只能从那些缝隙之中,偷偷地在地上映出一个又一个的圆斑,踏足所处,厚厚的落叶软绵绵的并不受力,一股陈腐的味道在鼻翼之间弥漫。

  昭华公主奔行极速,她的轻功本身就极佳,此刻即便心伤神惶,但行走之间,那一种飘逸却仍然展现无疑,一起一落,宛如林间精灵,而跟在身后的秦风,就显得笨拙许多,一脚重重地踏在地上,在地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身体便如同弹丸一般向前弹出,落地之时,另一脚又重踏地面,再一次向前弹出。不过虽然看似笨拙,但却极有效果,紧紧地跟随在昭华公主身后一步之遥。

  昭华公主仍然在哭着,但秦风并没有去劝说,让她哭一哭,发泄一下并不是什么坏事,逃亡的路还长着呢,哭过了这一阵子,再振作精神吧,那邓朴虽然受了伤,但也不是自己能挡得住的,所幸的是他的帮手也被杀得差不多了,昭华公主本身的武功亦是极高的,差的或者只是对敌经验而已。等她恢复了精神,两人联手,或者能从邓朴手中逃出一条性命来。

  现在邓朴应当已经判断出自己这一行人逃亡的路线了,不是往楚,而是选择了横跨落英山脉往齐国去,这样能避开秦人的拦截,但却也拉长了逃亡线路,在身后有高手追击的形式下,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最好天上掉一块石头下来将那邓朴给砸仆!秦风在心里念叼着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权当是自己寻开心,找慰藉了。

  前方的哭声骤然停顿,身前的昭华公主身子摇晃了一下,整个人都往地上出溜下去,紧跟在身后的秦风正自想着心事,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倒了下来,收势不及,险些儿便撞在昭华公主身上,急扭身子,向一侧滑开一步,再扭身回来之时,便看到昭华公主整个人平平整整地躺倒在了地上。

  “殿下,殿下!”秦风大惊,一下子扑上去,单膝跪倒在昭华公主身侧,俯身呼喊道。

  躺在地上的昭华公主恍若未闻,脸色苍白,呼吸微不可闻。秦风咬了咬牙,伸出手去,将昭华公主扶了起来,头搁在自己一条腿上,一只手从地下探过去,抱住对方的腰,一发力,将对方扶着坐了起来,摇晃了几下,对方仍然毫无动静。

  手摸上对方的脉门,输出一丝内力,心中却是叫一声苦也。对方体内气息四处乱蹿,完全不受控制,而且体温也在一点一点的升高,这情形,倒和先前郭九龄一般无二。只不过郭九龄是施展了那门邪门儿的功夫,这位却是嗑了药。

  看着怀里的昭华公主脸色由苍白慢慢地变红,秦风却是有些手足无措,这种情况,他可没有办法,要是舒疯子在这里就好了,想到舒疯子,猛地想起怀里还有临走之时舒疯子给他的几瓶药,从怀里掏出几个小瓶,看着上面的标识,找到标有内伤的一瓶,从中倒出一个翠绿的药丸,也不管药对不对症,塞进昭华公主的嘴里。

  但跟着问题就来了,药倒是进了嘴,但怀里的女人却不知道咽,从腰里取下皮囊,倒提着将皮囊嘴塞进对方嘴里,眼看着那水流进对方嘴里,然后又从嘴角溢出来,竟是一点也没有咽下去。

  “这可苦了!”秦风为难地瞧着怀里的女人半晌,连连搔着脑袋,头皮屑与碎毛发纷纷而落,感受着怀里女人的体温越来越高,脸色越来越红,直如要滴出血来一般,秦风终于咬了咬牙,“殿下,这可要得罪了。”

  一仰脖子灌了一大口水,犹豫了片刻,终是一低头,两张嘴贴在了一起,伸出舌头撬开了对方紧闭的牙关,腮帮子微微用力,将水送了过去。

  进了对方嘴巴里的水没了往外去的空间,终于是向内流去,再加上秦风使劲吹气,药丸终于是咕的一声,顺着水流落到了对方肚子里。

  秦风抬起头,脸色也如怀里的女人一样,变得通红通红的。汗水滴哒滴哒地落下来,身体竟是忍不住一阵颤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娘的,居然是甜的。

  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感受着那火热的温度,秦风忽然觉得身体某个地方居然发生了反应,一楞神,他突然啪的伸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娘的,命都快保不住了,还有这样的念头,该打。”

  这一巴掌却是打得极狠,脸上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指印。脸上的疼痛传来,将那股刚刚自然产生的生理反应也一下子给掐灭了。

  心中有些忐忑地看着昭华公主,也不知舒疯子的药有不有效,对不对症,反正现在也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老天爷保佑,老天爷保佑,舒疯子快快显灵!秦风在心中不停地祈祷着,顷刻之间,将他所有知道的神灵都许了一遍愿,病急乱投医,连舒疯子舒畅也成了他许愿的对象。

  不知是他许愿起了作用,还是舒疯子的伤药的确神效,昭华公主的体温终于慢慢地降了下去,脸色也开始逐渐地恢复了正常,一柱香功夫过后,呼吸也慢慢地平稳下来。

  秦风大喜过望,自己人品一向不好,也从不指望有人品大爆发的时候,却不想在今天最危急的时候,人品爆发,随随便便一颗药丸下去,居然便让对方恢复了。

  重新伸出三指搭上对方的脉门,所谓久病成医,又与舒畅这样的人在一起呆得久了,诊脉探病,他倒也多多少少懂一些,而且还是世上医者极少有人懂的反关脉。这是跟着舒疯子学的。

  手一搭上去,秦风的脸色又变得苍白了。先前昭华公主的内息是如脱缰的野马四处乱窜,难以控制,现在却是空空荡荡一无所有,居然探不到一点内息的反应。

  糟糕!秦风顿时觉得脑袋瓜疼了起来,该死的舒疯子的这药,怎么会有这样的副作用。

  怀里的女人紧闭着的眼皮之下,瞳孔轻微地转动了一下,然后在秦风的注视之中睁开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秦风的脸,先是眨巴了几下,接着便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躺在对方的怀里,脸色顿时唰地红了,似乎想要挣脱出对方的怀抱,但心念一动之中,却惊惶地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别说翻个身了,连一根手指也无法动弹。

  “我,我怎么动不了啦?”昭华公主尖叫起来。

  女人尖叫的声音是如此的刺耳,使得秦风不得不将头尽量向后仰去。

  “快放我下来。”

  秦风这才反应过来,貌似自己还抱着身份高贵的昭华公主。哦了一声,他一撤退,一撒手,昭华公主如同一个皮口袋一般摔倒在地上,仰面朝天地平摊在地上。

  “我,我没法子动了。”昭华公主大叫起来。

  “公主,你先前吃什么了,我在瀑布之上看到你吃了一颗药。”秦风蹲到她的身边,问道。

  “那是一种激发潜能的药,是万不得已时候用的。”昭华公主道。

  “跟郭九龄那邪门的功夫一样,有不有什么后遗症?”秦风有些慌了。

  “那不一样,这种药丸是皇家秘制,原理虽然与郭老那门功夫差不多,却不会有那种后果,当然威力也无法相比,事后最多有几天时间毫无内力,但,但不可能完全动弹不得啊!”昭华公主的声音里透露出惊慌失措。

  秦风咧了咧嘴,他可不敢说自己刚刚在对方昏迷的时候,又喂了一颗药给对方了,说不定这两种药对冲,这动弹不得便是两种药打架的后果。

  “或者,或者只是暂时的现象,歇一歇就好了。”他期期艾艾地道。

  两人一躺一坐,晃眼之间便是一个时辰过去,昭华公主却仍是无法动弹,秦风却知道,再也不能等下去了。

  “公主,郭老说了,他最多为我们争取半天功夫,我们不能再耽搁了,我必须带公主走,得罪了!”他弯下腰来,将平躺在地上的昭华公主一下子抱了起来,大步向着密林深处走去。

  浑身没有丝毫力气的昭华公主被秦风紧紧地抱在怀里,脸色通红,从小到大,除了父皇,即便是两个哥哥,也没有跟她如此亲密,但此时此刻,却也只能从权,她紧紧地闭着眼睛,只希望自己的身体快点好起来,不说内力恢复,至少能让自己走路啊!她竭力不去想自己现在身处何处,但鼻间男人特有的气息却一阵阵地传来,让她心慌意乱。

  秦风这个时候却是没有丝毫别的想法,怀里的女人没有丝毫力气,死沉死沉的。

  看着多苗条的一个女人,怎么这么沉啊!看来定是长着强盗肉啊!他在心里哀叹着。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