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二十九章:拉仇恨的行家里手

第二十九章:拉仇恨的行家里手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2824更新时间:2016-04-04 08:00:01
  哗啦一声,秦风从深深的水潭之中浮了上来,脑袋冲出水面,正好看到邓朴一边吐着血一边向后倒飞而出,而郭九龄便犹如一只煮红的大虾一般,正在后面追击。看到郭九龄的现状,秦风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因为对方身体表皮之上的红色,是细密的渗出来的鲜血。

  “走!”邓朴一声凄厉的大叫,手掌在身旁的大树树杆之上一按,像离弦之箭一般倒飞而去,听到邓朴的命令,跟随他而来的秦人立即也是转身便跑。

  邓朴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但他与郭九龄可不一样,郭九龄是豁出性命不要了,邓朴可有着大好的前程,犯不着与一个垂死挣扎的人拼命,暂时避开对手的锋芒,稍后再来收拾这些该死的家伙,郭九龄撑不了多久的。

  秦人来得快,退得也极快,等到秦风湿淋淋的从水潭之中爬起来的时候,现场还活着的秦人已经走得无影无踪。

  从水潭之中爬起来的第一件事,秦风便是从怀里掏出舒畅专门给他炼制的药,丢了一颗进嘴里,咽了下去,一股清凉之意瞬间游走全身,沸腾的内息缓缓平息了下去,提着刀,秦风走向昭华公主。

  战斗时间很短,但却极其惨烈,昭华公主身边的侍卫只剩下了两个,而对面,秦人也倒下了五人,一命换一命。打架从来都是狠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这些楚人侍卫现在的确都是不要命了,如果丢了公主,等待他们的恐怕是抄家灭族,菜市口集体处斩的命运。

  “殿下!”秦风将刀丢在地上,向昭华公主施了一礼。

  “秦校尉,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到突然出现在此的秦风,昭华公主惊讶地叫了起来。

  “这话,可就说来长了。”秦风叹了一口气。

  煮红的大虾郭九龄步履有些蹒跚地走了过来,此时他已经披上了一名侍卫给他的一件披风,“秦风,今天可是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凌空一击,刚刚我就会被邓朴击败。”

  “郭老,你,你还好吧?”秦风突然觉得自己这一句问得真是多余,郭九龄的现状,怎么也谈不上好。

  郭九龄摇摇头,“邓朴不会放弃的,他们是一定要拿出公主殿下的,他不过是受了一些内伤,很快就会再追上来的,那时我们可就无力抵抗了。”

  秦风点点头,“郭老,我这里有些伤药,你先服一颗吧!”从怀里掏出舒畅给他的疗伤药,递了一枚给郭九龄。

  “我这可不是伤药能解决的问题。”郭九龄苦笑了一声,不过也不想拂了秦风的好意,接过药丸,丢嘴了嘴里,嚼巴嚼巴吞了下去。“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听着与昭华公主同样的问题,秦风道:“我们敢死营奉命作为诱饵出击,可是我们却甚么也没有碰到,我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在一次独自突前打探情况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叫卞正的家伙,两个人打了一场,我把他收拾了,从他的嘴里,我知道了这次大战的一些情况。”

  “卞正?”郭九龄惊诧地叫了起来。

  “怎么,郭老知道这个人?”秦风问道。

  “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西秦世家卞门的正牌子嫡系子弟,也是卞门之中这一代年青人之中声望极隆的一个人,在我们内卫的档案之上都有记载的,今年不过二十出头,但已经突破了七级,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因为他是极有可能在四十岁的时候,便成为一个九级大高手的。你杀了他?”郭九龄有些震惊地看着秦风。

  秦风有些赫然地道:“没那么厉害吧?杀他好像也不怎么费劲儿?”

  听到秦风这有些忸忸咧咧的话,郭九龄,昭华公主还有剩下的二个侍卫都是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个家伙。他们实在有些不明白,按照现在通行的标准,秦风也就是一个五级接近六级的家伙,武功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只不过就是一股狠劲儿让人发麻,但在单人对决之中干掉一个七级高手,怎么说都有些童话的意思。

  “我让敢死营返回井径关了,通知井径关所有人都撤回安阳城去,秦军大部正在大举突击,打头阵的可是西秦的雷霆军,井径关怎么也是守不住了,安阳城能不能守住都成问题,但多一个人总是多一分力量。我自己便向着这边赶来,希望能出上一把力,在半路之上又遇到了几个秦人的巡逻者,他们也是在搜索你们,我宰了他们,从他们中一个姓邓的校尉那里得知了你们所在的方向,这便追了上来。”

  “姓邓的校尉?”郭九龄瞪大了眼睛:“你不会是又把邓朴的侄子给干掉了吧?邓朴有一个侄子在秦国的西部边军之中担任校尉?”

  “只怕是的吧,最前头我偷听那几个人说话,好像便是说这位邓校尉的一个叔叔是大官儿。”秦风道。

  郭九龄无语地看着秦风:“你厉害,几天之内,将秦国国内声势最大的两个豪门卞家,邓家的嫡系子弟各杀了一个,你和他们这仇可结大了。”

  秦风嘿的笑了一声:“本来就是敌人,杀了就杀了,哪又能怎样?”

  “说得好,本来就是敌人,杀了便杀了。”一边的昭华公主闵若兮拍手赞道,这一次,她可是恨透了秦人,不是每一位公主王子都能亲眼看到数万大军在自己面前被伏击,被杀死的,此时昭华公主的心里,除了恨,就是恨了。

  “你知道刚刚跟我交手的人是谁吗?”郭九龄问道。

  秦风茫然地摇摇头。

  “那个人叫邓朴,秦国边军的副帅,也就是你杀的那个邓氏子弟的叔叔。”郭九龄有些戏谑地看着秦风。

  唰地一下,秦风的脑袋之上顿时浮出一层细汗。

  “怕了吧?要是让他知道你在他眼皮子底下宰了他邓氏弟子,你说他会不会将你抽筋扒皮?”郭九龄大笑道。

  秦风干咳了两声:“打,我是打不过他的,暂时,不过我不会躲着他吗,见到他的影子便退避三舍,逃得远远的。”

  “在这样的人面前,你逃得掉?”

  秦风却又得意洋洋起来,“郭老,这你可不知道了,我在敢死营中干了六年,可不是白干的,别看我敢死营中人渣多多,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门道儿也多,每一个新进营的家伙都会被我盘剥一番,所以嘛,这逃跑,我也是行家。”

  郭九龄看着秦风,笑了起来,“如此甚好,秦风,你带着公主,马上就走,我和他们两个留下替你们吸引邓朴的注意力。”

  听到郭九龄的话,秦风却有些傻眼了,“郭老,什么叫我带着公主殿下走,你呢?”

  一边的昭华公主也摇头道:“郭老,要走,咱们一起走。”

  “公主殿下,秦风,我现在,还能走吗?”郭九龄苦笑着,此时,他脸上的红色正在慢慢消褪,身形也在渐渐佝偻。同时,身上那股秦风能明显感到的势,也在一点一点衰退。

  “我最多能坚持到天黑了,而他们两个,身上也是伤痕累累,跟着你们,只会是拖累,这里,就只有你秦风一个完好的家伙,而且正如你所说,你是一个逃亡的行家,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即便武功不如邓朴,也不是没有逃脱的机会,带上公主,赶紧走。”

  “我不走。”昭华公主怒道。

  “公主,你真想让邓朴抓住你吗?”郭九龄厉声道:“这一路之上,死了多少兄弟,他们就是为了保证公主你能安然返回大楚,如果秦风不来,我们自然是跟随公主到底,但现在秦风来了,他经验丰富,在这片深山老林之中与西秦人作战了数年,对地势也熟悉无比,有他护着,您脱身的机率便大增,而我,带着他们两个守在这里,至少能为公主你争得半天的时间,秦风,记好了,只有半天的时间。”

  听到郭九龄斩钉截铁的话,昭华公主低头落泪,半晌,突然哭出声来,“我走,我走。”

  看着面前这个已行将油尽灯枯的老人,秦风捡起了地上的长刀,将其系在了背上,深深地向郭九龄以及另外两个侍卫鞠了一躬,一个转身,向着前面急奔而去的昭华公主追去。

  (新书都是要打榜的,所有点击,收藏,票票都是很重要的,请兄弟姐妹们赐福!)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