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三十三章:别样风情

第三十三章:别样风情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2709更新时间:2016-04-06 08:00:01
  昭华公主闵若兮被秦风有一根藤条牢牢地捆了自己后背之上,现在已经没有了路了,实际之上,有路他也不敢走,追在自己身后的可是邓朴,一个九级的大高手,只要让他追上自己,那自己就是一个死字,现在反正是那里难走他就钻哪里。

  闵若兮软得跟个面条似的,除了能说话,能眨眼,全身都像没了骨头,但眼下逃命之际,秦风可也顾不得许多,更没有心思去管闵若兮这样被他捆在背上舒不舒服了,在活命与舒服之间,他相信闵若兮一定会选择前者。

  哦,不,被邓朴追上,自己是个死,这位身份高贵的公主倒是会被那家伙捡个现成的,现在她可是一点自卫的能力也没有。

  手里虽然有刀,秦风却不敢用刀开路,因为大刀开路固然是舒服了,但必然也会留下痕迹,对邓朴这种经验丰富的人来说,要找到他的踪迹可就太简单了。他只能小心翼翼地用两支手拔拉着密布的荆棘,在其中穿行,过后还得想法设法恢复原状。

  被秦风当成一个麻袋一般捆在他身后的闵若兮自然是不舒服的,特别是像现在这样如此亲密的毫无间隙的接触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前不久完全陌生的男人,对身为公主之尊的她,以前是根本想也不会想到的事情。

  身上的那一股因药物带来的燥热早已褪去,但闵若兮心头的燥热却持续了很久,她的脑袋就搁在秦风的肩头,只要秦风稍稍偏转一下头,两人的脸庞就会来一个亲密接触,而秦风那好几天都没有修刮过的胡茬,硬梆梆的让她娇嫩的脸庞一次次地感受到疼痛。但她却无能为力,因为她连偏转脑袋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也做不到。

  秦风的呼吸有些粗重,但却很绵长,显然他的内力修为相当高,但对方行动之间却又无比鬼祟而又猥琐,穿行林间,便活像一只大老鼠一般,灵巧而又不留下丝毫痕迹。闵若兮甚至看到他在行走之间,居然还顺手捉了好几只大蜘蛛,用一块布包了,随手塞到腰间,那布是他撕的自己的衣襟。

  一想到自己的腰部附近,便有几只黑乎乎,毛绒绒的大蜘蛛,闵若兮就觉得心里发凉,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心里老是在想着这几个恶心的家伙会不会从那块破布里钻出来然后爬到自己身上。

  看到秦风又停了下来,在草从之中灵活地布置着什么,闵若兮不好好奇地问道:“你在干什么,布置机关么?这对邓朴只怕没有什么用吧?”

  “是没有什么用,这些小玩意儿也不是为了对付他的,只是起个报警的作用,一旦邓朴当真找到了这条路,或者有可能触发这些机关,这样我便能提前知道了。这小玩意儿叫叶哨,如果被触发,这个机关就能将他弹上天空,高高的飞起来,飞动之间,会发出尖厉的哨音。一路之上我布置了不少。不过我希望他们一个也不被触发。”

  他直起了身子,看着渐渐变暗的天色,喃喃地道:“落英山脉这么大,我们运气不会这么差吧?老天爷保佑,让那个邓朴最好一跤跌死。这样我们就安全了。”

  听着秦风的祈祷,闵若兮忍不住笑了起来,指望着邓朴自己一跤跌死,还不如指望母猪上树更现实一些。

  “我看你刚刚在路上顺手摘了一些红果子,是准备给我吃得么?还有那些花花草草,你收集这些作什么用?”她问道。

  秦风哈的一声,似乎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言论,脸转过来准备说话,不过他忘了闵若兮现在的姿式,他这一转头,两人的嘴唇当即来了一个亲蜜接触。

  秦风一下子僵了,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变成了一座木雕,闵若兮是想动动不了,喉咙里咿咿呀呀,整个脸瞬间便成了红苹果。

  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秦风才触电一般将头转了回去。

  “对不起殿下,我忘了。”他喃喃地道。

  闵若兮也是有气又急,自己的初吻呐,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军汉给抢走了,但她又能说什么呢?只能瞪着一双大眼睛,狠狠地瞧着那张侧脸,心道这个混蛋是不是故意的。

  秦风想说自己真不是故意的,眼下命都快保不住了,随时都有可能被人追上,一刀给砍得身首分离,那里还有那些花花肠子,不过解释有用吗?好像自己的确占了人家大姑娘的便宜。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大姑娘,而是身份尊贵的堂堂公主。

  头一低,装作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秦风又往前面密布的荆棘从中钻去。

  “那些果子可是吃不得的,会要人命的,那些花花草草都是有毒的,这落英山脉之中,希奇古怪的东西很多,有些能救人命,有些却能要人命,我有一个行医的朋友,在这方面颇有研究,跟他相处多了,救人的本事没学会,害人的本事倒学了不少,这些东西收集起来,等休息的时候,能利用他们配制一些毒药毒粉什么的,到时候说不定便有用处。”他边走边解释道。

  不过肩上原本的好奇宝宝这一回却没了反应,秦风有些奇怪,想转头瞧一瞧,但脸刚刚一动,猛地想上一刻的事情,立刻硬生生地停了下来,第一次可说是忘了,第二次那可是故意了。

  天已经快要黑了,得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今天白天一直在战斗,逃亡,末了还得背上这么一个看着苗条,实则死沉死沉的公主跑路,即便是以秦风的体格,也有些受不了了。

  运气还是不错,没找多长时间,便在一个山壁之上,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的前方,有一块天然的巨石挡在前头,从外打眼一看,还真是不容易发觉,也只有秦风这种在深山老林之中钻惯了的人物,才会发现这样的地方,拨开外面的荒草,走进了山洞,洞内进深约有一间屋子哪么大,倒还颇为干燥。

  进了洞,秦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解开藤子,将闵若兮放下来,背靠着一块岩石,但就这么一放,闵若兮又向下出溜下去。

  看到这个场景,秦风只能是叹一口气,重新将她平平整整的摆好。

  “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么?”他问道。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洞里更是一片黑暗,盘腿坐在闵若兮身旁,秦风问道。

  “没有,还是一点儿也使不上劲儿。”闵若兮的声音也是郁闷无比,“这药,怎么会有这样的副作用,以前在宫中,也看过卫士们使用,只是脱力几天而已啊。”

  “或者是女子的身体与男人不同,副作用也不一样吧!”秦风掩饰地道,打死他也不会说在闵若兮昏着的时候,自己塞了一颗药到了她的肚子里,还是嘴对嘴给吹下去的。

  “或者是吧,回去之后,要找个女侍卫给试一试。”闵若兮道。

  秦风的身子抖了一下,“殿下,我这里有一些专治内伤的药,要不然你吃一颗,或者会有作用呢?”

  “嗯,死马当作活马医,总不会比现在更坏吧!”闵若兮道,她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恢复行动的能力,哪怕有人端一碗毒药到她嘴边,说是能治好她现在的问题,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秦风心中窃喜,这样一来,即便以后闵若兮找女侍卫试了没有这个副作用,自己也有理由可以推托了。

  从怀里小瓶里倒出一颗药丸来,塞到闵若兮的嘴里,又从腰间解下皮囊,喂着闵若兮吞了下去。

  “殿下,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你在这里先歇息一下,我出去找点水来,距这儿不远处应当有水源,我听到水响了。”秦风站起身来,道:“顺便找点吃的回来,我带的干粮没有了,您身上应当不会有吃的吧?”

  “我这儿没有,全在侍卫身上。”闵若兮道。

  “好,那我去了。这里暂时是很安全的,我去去就回。”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闵若兮,秦风转身大步走出洞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