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三十九章:唱支小曲给我听

第三十九章:唱支小曲给我听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3212更新时间:2016-04-09 08:00:01
  “小猫,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放着好好的女人不在城里守着,跑到我们这里作死么?”和尚摸着青茬茬的头皮,看着章小猫,嘴里虽然埋怨着,脸上却是带着笑容。小猫伸出拳头,重重地擂在他厚实的胸膛之上,嘿嘿一笑,一句话也没有说,又走到还躺在担架上的野狗身边,俯身问道:“还活着呢,命挺硬啊!”野狗大笑,笑声牵动伤势,疼得只嘘嘘,却仍然在笑,举起手来,与章小猫的手重重相击:“兄弟,一起活,一起死。小猫,好样的。”

  几个人席地坐了下来,舒畅看了一眼众人,道:“秦疯子不在,敢死营需要一个临时的头来统一指挥,你们谁来干?”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作声,半晌,剪刀才道:“舒大夫,秦头临走的时候,不是让我们都听你的么?”

  舒畅眉毛一竖:“行军打仗,我可是外行,敢死营不能进城,留在城外,必然要与西秦人打一场硬仗,能不能活,就在这一仗之上,我一个外行,指挥你们去送死么?”

  躺在担架上的野狗哼哼了几句,大声道:“舒大夫说得也对,我的这个大队先前是秦头亲自指挥的,现在头虽然不在了,但小猫不是来了么,我这个大队交给小猫,同时我也推荐小猫当这个头儿。”

  “兄弟们,我来这儿,只是为了与兄弟们在一起,可不是为了当这个头的,我已经离开敢死营了,当这个头儿不合适。”章小猫连连摇头。

  “我看也就你合适了。”和尚道:“我和剪刀两个人互相看不顺眼,谁也不服谁,这儿野狗躺下了,舒大夫对军事是外行,就剩我和剪刀了,两个人谁当头儿,另一个也都不会服气,小猫你是敢死营的前辈,在军中这两年也一直在当着营校尉,有经验,你不干谁干?”

  “剪刀你说呢?”舒畅沉声问道。

  剪刀脸色阴沉,看到众人的眼光都看着他,当下点头道:“我有什么意见,和尚说得对,也就是小猫当头能服众。”

  看到众人都表态了,舒畅道:“好,那就这么定了,章小猫你少唧唧歪歪的,你以为让你当这个临时的头,是让你作威作福的么,告诉你,全营几千口子的性命就交在你手里了,干好了,没啥功劳,干差了,几千口子人到黄泉地府里去,大家也不搭理你,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章小猫站了起来,神色严肃地看着几人,双手抱拳团团一揖,“好,既然兄弟们看重,我章孝正就挑了这个担子,但我话也说前头,我没有秦老大那样的威信让你们都心服口服,不过我既然是你们一同推荐的,就请你们多担带了,如果在接下来的行动之中,有人不服军令,那我可是要不客气的。”

  “那是自然,虽然秦头不在,但还是老规纪,战事一起,哪一个敢不服军令,擅自行动,大家就砍了丫的脑袋。”野狗捶着担架,大声道:“老子现在是挥不动刀了,但还有一口狗牙,我咬死他。”

  “同意。”和尚与剪刀也分别表态。

  “多谢各位兄弟。”章小猫看着众人:“舒大夫,第一件事还是麻烦你了。”

  “什么事?”

  “西秦人大举来袭,我们跑是跑不了的,跑,只会死得更快,所以我们只能觅地坚守,离安阳城三里左右,便是帽儿山,这也是附近唯一的一个适宜坚守的地方了。接下来,我们将去哪里驻扎。”章小猫在地上随手画着附近的地形,“在这里驻扎,至少从面子上看,我们与安阳城是成犄角之势的,总会让西秦人稍稍有些顾忌。”

  虽然知道城里是绝对不会理他们的死活的,但西秦人可不见得知道,众人都是点头,也是没办法之下的办法了。

  “但我们缺乏构筑阵地的材料以及军队所需的粮食,特别是粮食,没有人知道我们要坚守多长时间,或者很快就完蛋了,或者我们能一直坚持到最后活下来,所以,我们需要粮食。”

  “你是让我进城去找程平之?”舒畅道。

  “是,舒大夫,程平之的夫人前些年重病,是你把她夫人从鬼门关上拉回来的,虽然说这家伙是个翻脸不认人的家伙,但你去,他总有些抹不开情面,另外,你也告诉他,如果不给,敢死营可就要跟他一拍两散,我们可是要挥刀子去抢的,左右是个死,别怪我们到时候拖着他们一齐死。程平之是个拎得清轻重的,舍些钱粮军械,打发走我们这些瘟神,他肯定是愿意的,而且这样一来,即便我们接下来被西秦人全杀光了,事后他也能说得清楚。”

  “行,我便跑这一趟。”舒畅站了起来,径直转身离去。

  “剪刀!”章小猫看向剪刀道:“我们要在帽儿山构筑防守阵地,这需要大量的人手,西秦人马上就要来,但我们的士兵还要保持体力准备作战,所以我需要大量的人手,现在安阳城下,别的不多,就是人多,我需要你去招募更多的人来帮我们修筑阵地。我们这几个人,就你面善,而且也能说会道。”

  和尚哧哧笑着:“这事儿小白脸在行。”

  剪刀怒目而视。

  章小猫则毫不客气地一脚踢在和尚厚实的屁股之上,“和尚,你闲着没事儿,就带着你的人去帽儿山上砍树,从上到下,从山顶之上往下砍,只留最下面一圈儿。”

  “啊?”和尚顿时傻了眼。

  “这事儿,也只有你这种傻黑粗最精。”剪刀回敬了一句,大笑着起身扬长而去。

  “小猫,那我干点啥?”躺在担架上的野狗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章小猫,大家都有事儿干,剩他一人啥事没有,不免心里空落落的,心里不免又把杨致上下祖宗十八代一齐问候了一遍,当然,这个时候,他是绝不会去想杨致其实也落了一个极惨的下场。

  “你干点啥呢?”章小猫看着野狗,想了想,突然笑了起来,“你小曲儿唱得不错,来,给大家伙唱一曲,开心开心。”

  野狗的脸顿时就黑了。

  舒畅这一次进城,顺利地见到了程平之,对于舒畅的要求,程平之二话没说,当即就答应了,正如章小猫所说,程平之并不是一个糊涂鬼,反而是一个异常精明的人,敢死营不进城而要在城外与西秦人决一死战,即便全军战殁了,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而自己支援了钱粮军械,已是尽到了牧守一方的职责。

  “舒大夫,你要的东西,我全都给,你放心吧,决不会打折扣的。”程平之道。

  “那就多谢程大人了,舒某这就告辞了。”

  “舒大夫却请留步。”程平之犹豫了一下,上前一步,道:“舒大夫,敢死营里都是一群贼胚强盗,你又何必与他们纠缠在一起,舒大夫对内子的救命之恩,程某是须臾不敢有忘的,舒大夫替他们要到了这么多东西,也算是对得起他们了,不如就留在城中,留在程某府中,怎么也比城外安全一些。”

  听着程平之的话,舒畅却是大笑起来:“程大人,在你眼中,他们是强盗贼胚,但在舒某眼中,他们却是铁铮铮的好汉子,真男儿,这些年来与他们呆在一起,也算是日久生情了吧,就算是与他们死在一起,舒某也不枉这一生,多谢程大人的另眼看顾了,舒某告辞。”

  向程平之一揖,舒畅洒然转身,走了一步,却又转过身来,“您夫人的病并没有完全脱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入冬之后的季节是特别要当心的,万万受不得冻,经不得寒。”

  看着舒畅扬长而去的身影,程平之脸上露出一丝惭愧之色,半晌,猛一跺脚,唤过身边一位吏员:“去,告诉府库的人,舒大夫要的东西,要给最好的,而且还要再加一成。”

  “大人,杨统领会不会反对,给敢死营多了,城里可就少了!”吏员有些担心地道。

  程平之冷笑一声:“难道我们还能指望杨义带人守住城么?西秦人不攻城则罢,一旦真的决定要攻城,只怕第一个跑的,就是杨义和他的郡兵了。东西给敢死营,至少不会白白浪费了。去,给他们。”

  安阳城外,敢死营从郡兵的手中接手了大批的军械粮草物资,然后在城上无数士兵和城外数不清的百姓注视之下,排着整齐的队伍向着数里之外的帽儿山行去,舒畅看着这支队伍,无声的笑了,因为他很少看到这些家伙能将队伍走得这么整齐,一个个都能这样昂首挺胸,自豪地向前,不知不觉间,秦风用了数年的时间,竟然已经将这支由死囚组成的军队一点一点地改编成了一支有灵魂的军队。

  一副担架之上,传来五音不全的唱歌声,那是野狗,正扯着嗓子吼着他的家乡俚曲,如果在平时,舒畅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在他嘴上粘上一张膏药,但现在,他却有些热泪盈眶。

  我们俩划着船儿,

  采红菱呀采红菱,

  得呀得郎有情,

  得呀得妹有心,

  就好像两角菱,

  也是同日生呀,

  我俩一条心。

  (采红菱,一首老歌,很小时候听过,几十年过去了,还是能唱出来,很好听得哦。)

  (有书友问更新的问题,一直看枪手书的老朋友都知道,新书期间早晚各八点更新,上架之后,早上八点连发两章。从新书开始到书完结,中间不断更,但也不爆更,有规律得很!)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