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五十一章:铤而走险

第五十一章:铤而走险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2513更新时间:2016-04-15 08:00:01
  就是现在!

  秦风左脚重重地踏在地上,人还没有动,靴子的头部却突然射出两枚极细的飞针,无声无息,人随针后,一声怒吼,手中铁刀搂头便是一刀劈下。没办法,对方的境界实在比自己高出了好几个档次,哪怕对方身受重伤,他也完全没有战而胜之的把握,这一次,却是将压厢底儿的本领全都使了出来,飞针暗算,当头一刀,以怒吼之声掩盖飞针破空之声,秦风很清楚,如果一击无功,只怕接下来自己就是被吊打的份儿了。

  邓仆低着头,嘴里喃喃自语,这让秦风心头涌起了一丝希望,刀带着风声狠厉的劈下,电光火石之间,邓朴突然抬起了手,叮叮两声极细微的轻响,两枚飞针便无影无踪,跟着侧身一拳,恰好击打在刀身侧面,秦风立时便像一个陀螺一般旋转着飞了回去,落地一个踉跄,胸腹之间骤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适感,险些儿便要呕吐出来,对手这一拳,将他聚集在一起的内息,瞬间便击打得乱七八糟。

  脸色唰地变得潮红一片,秦风以刀拄地,心下大骇,原来自己当真不是对手一合之敌。

  邓朴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两人:“那些黑衣人不是我的部下,更不是我们大秦的人。所以现在,你们更要跟着我走了。”

  “你说不是就不是吗?”秦风眼中涌起狠厉之色,强压下身体内强烈的不适,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铁刀。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刚刚你已经试过了。”邓朴摇头道。

  “我敢打赌,你也不好受。”秦风嗬嗬的笑了起来。

  邓朴的确不好受,秦风的内息太过于古怪,每一次交击,都会有丝丝缕缕的如同烧红了的针尖一般的内息窜进自己体内四处游走,如果平时倒也罢了,自己瞬间便能将其摧毁,但现在,自己重伤之余,处理起来倒颇有些麻烦,更重要的是,秦风刚刚透露的信息让他警觉,束辉和他的那些黑衣部下的目的,只怕就是想要了昭华公主的命。

  想通了这一点,邓朴立刻豁然开郎,昭华公主死了,最悲伤的肯定是楚国,可最难受的肯定是大秦,因为楚人不可能忍得下这口气,两国之间必然会因此而爆发出一场倾国之战。姑且不论最后谁胜谁负,可以肯定的是,胜利者绝对不是最后的赢家。因为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渔翁,正在一侧窥伺着两国之间的战事。

  束辉就是这个渔夫派出来的前哨兵。那么他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大齐,这个需要楚秦越三家合力方能抵挡得住的庞然大物,已经出手了。

  “我说过,我们不想要昭华殿下的命,我们只是想请他去做客,但是,却有人想要她的命,对方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要挑起楚秦之间的大战。秦风,你只要用你的脑袋想一想,如果秦楚当真打了起来,受益最大的会是谁?”邓朴反问道。

  “齐国!”昭华公主脱口而出。

  “不错,就是齐国。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些人就应当来自齐国,秦风,我们想要的是活着的公主,而他们,需要的却是死的,我想你能分得出轻重吧,实话告诉你,我的确是身受重伤,所以不想与你动手,你的身手不错,我要杀了你,以现在的身体,只怕又要伤上加伤,而这个时候,如果齐人来了,那可就是为他人作嫁衣了。我还要留着这点力量去对付齐人,保护公主不受到伤害,也是我的职责。”

  秦风盯着邓朴,能感受得到,对方说这番话的诚意,但秦风却并不想选这一条路。如果单纯只是邓朴追来,自己的确是有死无生,但既然有第三方加入,自己反而有了游走的空间。

  “秦风,现在怎么办?”闵若兮盯着秦风,这一路之上,她已经习惯性的将对方当成了主心骨。“他说得或者不错,先保全了性命,再来说其它。”

  秦风看着邓朴,身子缓缓地向后退去,一步两步,退回到了闵若兮的身边。突然一笑,“公主殿下,我秦风才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呢。”一伸手,将闵若兮揽在了怀里,闵若兮猝不及防之下,不由闹了一个大红脸,虽然这一路之上,两人已经够亲密的了,但那是只有两个的时候,现在,可还有一个大活人正瞪着眼睛看着他们呢,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脖子上突然一阵冰凉,秦风的铁刀居然架上了她的脖子。

  “你干什么?”闵若兮惊呆了。

  秦风却不理会她,看着邓朴道:“邓将军,既然你如此在乎殿下的性命,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要么你放我们走,要么我杀了公主殿下一个人逃。”

  邓朴盯着秦风半晌,“你以为这样我就信了么?”

  “信不信在你,你可以选择赌一下。”秦风微笑道:“公主说不定愿意去你们秦国,但我秦风是怎么也不会去的,这些年来,我杀了你们多少秦国边军啊?不说别的,光是卞氏一门,我就宰了七八个,跟你去了秦国,公主自然会平安,我秦风却一定会死得不能再死。”

  “秦风,我邓朴向你保证,绝不会有人向你寻仇。”邓朴沉声道。“我的保证还是有效的。”

  “谁的保证也不见得有效,就是李挚的保证我也不会相信。”秦风大笑起来,“明面上不杀,暗地里阴谋诡计谁架得住?杀了人让谁也说不出话的事情,我也不是没干过,所以,我只相信自己。现在我们要走了,你要是上前一步,我就砍了殿下的脑袋,到时候,你就带着殿下的尸体回去交差吧。我想秦国皇帝一定会气得发疯,你们邓氏会不会因此受牵连那可就不是我所关心的事情了。”

  邓朴的眼神变得阴冷起来。

  秦风挟着闵若兮,大刀紧紧地逼在对方的颈上,慢慢地向后退去,一直退到树林之中,这才一个转身,将闵若兮横抱在怀里,发狂一般飞奔。

  邓朴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竟然真得站在哪里一动也没有动,似乎他正在考量,秦风刚刚所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换作另外一个楚国将领说这番话,邓朴还真不会相信,但秦风就不一样了,对于这位楚国敢死营的校尉,他是相当清楚的,无牵无挂,赤条条来去一人,所带领的敢死营全都是一群无恶不作的恶棍,而能镇服这样一群人,这家伙是个什么样的品性,只怕也就很清楚了,这样的一个人会不会为了自己铤而走险,邓朴当真是不敢保证。

  “你刚刚说得是真得么?”被秦风扛在肩上狂奔,闵若兮很认真地问道。

  “假的!”秦风轻笑道:“骗他的,他要是还动手,我就只能投降了。行险搏一搏,没想到他是真得在乎你的性命。”

  “那齐国人怎么对付?”

  “再难对付也比他好对付。先过了这一关再说。我就不信齐国人也派出了一个九级高手过来找我们的麻烦。”秦风道。

  “这可说不定。”闵若兮道:“齐国的厉害人物,可比我们多得太多了。”

  秦风猛地刹车,毫无预兆地带着闵若兮原地一个侧翻,在地上连滚几圈,闵若兮惊叫声中,耳边却传来了弩箭的不绝于耳之声。一直翻动到一颗大树之后,秦风这才一跃而起,拖刀将闵若兮挡在了身后,前方,十数名黑衣人呈半圆性包围了上来。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