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六十五章:你自己死会比较惨一些

第六十五章:你自己死会比较惨一些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2881更新时间:2016-04-22 08:00:01
  闵若兮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雨点一般落下来,她很清楚,秦风其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面对着一个一只脚已经跨进了九级门槛的高手,他一丝儿机会也没有。可就是这样,在她奔逃进县城的过程当中,束辉一直没有追上来,这只能说明他被秦风硬生生的拖住了。现在秦风,除了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来拖延,还能有什么其它的方法呢?

  她呜咽着向前奔跑,眼前闪过的却是这一路之上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秦风的机智,秦风的仔细,秦风的温矛,秦风的粗暴,还有这个大莽汉的羞涩,最终汇聚成了一张嘴角上翘,似乎永远带着微讽笑意的棱角分明的脸,清晰的在她眼前呈现着。

  她自然不知道,在她飞奔而过落英饭庄的时候,二楼的雅间里,齐越两国,两个名震天下的大宗师,正表情复杂地盯着她的身影一掠而过。一个满怀欣喜,一个却是愤怒恼火。

  “我是大楚昭华公主!”带着呜咽的呐喊之声在街道之上响起,所有的人都震惊地停下了脚步,放下了手中正在做着的活计,转头看着在大街上飞奔的这个衣衫破烂,披头散发,身上血迹斑斑的女子。

  门后面探出了人头,窗台上多出了一双双探询的眼睛,大家的目光,追随着那个向前的身影,片刻之后,纷纷议论起来。

  秦楚大战,楚国大败亏输,双方发生战斗的地方正是在落英山脉,这一段时间,早已经轰传天下,那么,大楚的公主在战败之后,从落英山脉之中逃到这里,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县城里不乏有楚国的客商,听到闵若兮的呼喊,他们毫不犹豫丢下手中的货物,放弃了正在商谈的生意,拔脚便追了上去。

  一家商铺的后院,掌柜的匆匆走了进来,从树下笼子里掏出一个信鸽,将一个小小的竹管绑在了信鸽的腿上,一扬手,信鸽扑楞着翅膀,直上云宵,在空中盘旋一圈,振翅向着远方飞去。胖胖的掌柜伸手撕去了外面的长袍,露出内里早已换好的劲装,看着院子中汇聚起来的伙计,微微点了点头:“公主落难至此,从现在开始,这个据点被放弃了,我们去保护公主。”

  “遵命!”伙计们也早已打点好了行装,尾随着掌柜向着县衙方向而去。

  闵若兮直奔县衙而去。砰砰两声,两人想要阻拦的衙役被震得四脚朝天跌在了地上,朱红色的大门向后飞去,又压倒了闻讯而来的另一群衙役,闵若兮冲进了县衙的大门,盯着匆匆赶来的,正站在大堂门口的落英县令,手里高高的举起她的公主金印。

  “我是大楚昭华公主闵若兮。”

  落英县令看着闵若兮,双手抱拳,深深一揖到地。

  “大齐落英县县令马巍,恭迎大楚昭华公主殿下。”

  山顶之上,秦风再一次飞了出去,手中铁刀也远远地飞到了一边,这一次,他再也没有爬起来,竭力地仰起头,呸呸地吐着满嘴的沙土,努力地让自己翻过身来,瞪着眼睛看着数步开外的束辉。

  他的模样有些恐怖,握刀的右手臂现在软塌塌地垂在一侧,根本就不再受他控制,被打折了,口鼻耳里,都有血沫渗出,甚至连眼角都有极细的血丝渗出。不过他仍在笑着,极为得意的笑着。

  束辉有些感慨地看着眼前这个家伙,这是第几次击飞他了,第五次,或者第七八次,每一次,这个家伙都像一个顽强的蟑螂一般,在自己以为他已经不行了的时候,又慢慢地爬起来,继续横刀拦在自己的身前。

  这样的硬汉,倒真是天下少见。即便身为敌人,束辉心里也涌起了敬佩之情。这一次,他再也没有能力爬起来了吧?

  杀了这个可恶的家伙!束辉身前慢慢走去,看着束辉渐渐逼近的身影,秦风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在地上躺得更舒服一点,就要死了么?也不错呢,至少不会像舒疯子说得那般,被自己的内火烧成一堆黑渣渣。

  好吧,左右都是死,貌似现在的死比较有意义一些,至少,救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吧,许多年以后,当这个女人找到如意郎君,拜堂入洞房的时候,或者会想起自己的音容笑貌吧,当她儿孙满堂,享那天伦之乐的时候,膝上抱着孙儿,或者也会给儿孙们讲一讲自己的故事吧?

  山脚之下的落英县城之中,突然响起了鼓声,接着便是清越的钟声,听到钟鼓之声,秦风呵呵的笑了起来,大笑,得意的笑,看着束辉,他眉开眼笑。

  “你输了!”他得意之极的道。“你再也不可能杀她了。”

  在钟鼓之声响起的刹那,束辉便停住了脚步,脸色先是难看之极,接着便是复杂到了极点,看着秦风,他无言的摇摇头。

  “是的,你赢了,现在我们不但不能杀她,还要小心翼翼地保护她,将她全须全尾的送回到上京去,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你的确是赢了。不过,从你个人的角度来看,你却输了,再也没法儿翻本了。”束辉摇着头,走到了秦风的面前,居然盘膝坐在了秦风的身边。

  “听你的口气,好像也爱赌几把啊!”秦风嘴里还泛着血沫,说出来的话却让束辉一愕,半晌,他笑了起来。

  “不错,像我这样的人,自然是爱赌几把的,没事的时候,我常去最普通的赌馆赌几把。”

  “那你岂不是有赢无输,凭你的本事,要捉弄那些闲汉,倒真是杀鸡用牛刀。”

  “这你可错了,如果这样的话,还有何乐趣可言?”束辉大笑起来,“在那些赌馆里,我当然是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赌,还时常被一些出千的家伙们弄得血本无归。”

  “看着他们出千?”

  “这也是一种乐趣,不是吗?当然有时候碰上我心情不好,自然是要打断他们的手的。”束辉笑道:“有时候我喜欢掌控一切,有时候我却更喜欢这种琢磨不定的感觉。”

  两个刚刚还生死相拼的家伙,这个时候,居然像老朋友一样聊了起来。

  “接下来,你们齐人可要给闵若兮当保镖了。”城里的钟鼓之声不断,秦风侧耳倾听了片刻:“现在秦人说不定想要杀她了,让闵若兮死在你们手里,对他们可是大大有利。”

  “是啊,接下来,我这个追杀者,说不定要夙夜守在你们这位昭华公主的卧室之外,给她站岗放哨了。”束辉叹气。

  “你可老实一点。”秦风警告道。“要是你敢偷看她睡觉换衣洗澡,我作了鬼也要咬你一口。”

  束辉神色奇怪地看着秦风:“从你的语气之中,我怎么听到了一些其它的味道,似乎你并没有将她当作一位公主,而更像是你的,嗯,怎么说呢,心上人,意中人或者是情人的意思?”

  “胡说八道。”秦风老脸一红,“逃亡了这许多天,便是阿猫阿狗也都养出些感情了不是?现在我与她,是朋友。”

  束辉站了起来,大笑着便向远处走去:“朋友,哈哈哈,好得很,好得很。”

  看着束辉的背影,秦风大叫了起来:“喂,你不杀了我再走吗?”

  束辉回过头来,看着秦风,“你,还需要我杀吗?你马上就要自己死了,而且会死得很惨,轰的一声,内火爆发,将你从外到内,烧得乌漆麻黑,我恨你,所以不想让你死得很快,这样死,会让你比较惨一些。”

  秦风大怒,看着束辉扬长而去的背影,破口大骂起来。丝毫不理会秦风的束辉,身影在林间几个闪烁,已是扬长而去。

  “狗娘养的,齐人就没有一个好人。”秦风叹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红得让人感到害怕,那股灼热的感觉,似乎自己正处在融炉当中。

  “杀人太多,报应不爽啊!”秦风哀叹道。身上的温度愈来愈高,体内火线一样的内息如同毒蛇一般窜来绕去,他的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

  今天的太阳真他妈亮啊!

  瞪眼最后看了一眼高悬于空中的太阳,秦风骂了一声,脑袋一歪,彻底昏了过去。

  (伤心呐,三江又拒绝了我,好像三江拒绝我都成了常态,从马踏天下开始,就没一本通过了三江审核的,说出来都是泪啊!不过让我骄傲的是,没有三江,我也活了过来,这都是兄弟姐妹们的支持啊!希望能得到大家更多的支持,求收藏,求票票,求点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