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六十八章:轮到我来照顾你

第六十八章:轮到我来照顾你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2698更新时间:2016-04-23 20:00:01
  鸟儿宛转动人的歌喉将秦风从睡梦之中惊醒,彻底放下心思的他,在后半夜睡得很死。一睁开眼,便看到昨夜自己忘了关上穿户的窗台之上,一只色彩斑澜的鸟儿正在哪里引吭高歌,唱几声,停下来,用那细长的喙梳理一会儿自己漂亮的羽毛,再仰起头来得意的叫上几声,蹦蹦跳跳的从窗台的这一端跳到那一端。

  秦风微笑着,这几年,很少看到这样温馨的场景了,大军驻扎之处,人声嘈杂,杀气冲天,有灵性的鸟儿自然是有多远躲多远的,更何况,靠近敢死营驻地的鸟儿从来都是没有好下场的,绝大部分成了那些士兵改善伙食的美味佳肴。

  撮起唇,秦风模仿着鸟儿叫了几声,小鸟转过头来,歪着脑袋,小绿豆般的眼睛直溜溜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床上的秦风,脑袋歪来歪去,似乎在打量着这个发出同样声音的同类,模样为什么会如此不同?

  小鸟的俏皮模样让秦风大笑起来,鸟儿顿时受了惊吓,两翅一展,朴楞楞地便飞走了。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支小蛮靴先探了进来,接着秦风便看到,闵若兮双手端着一个托盘,侧着身子,肩膀在前,笑意盈盈地出现在秦风面前。

  “睡醒了?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将托盘放在床边的柜子上,闵若兮侧身坐在床榻边上,伸手将几缕垂到脸前的头发拢到了脑后,歪着脑袋看着秦风。

  秦风瞧着闵若兮,头发散乱,鬓歪钗斜,小脸之上,还沾染上了几处污渍,看样子倒是没有梳洗一般,脏兮兮的。自然而然的,秦风伸出手去,替闵若兮擦掉脸上的污渍,逃难的那些天中,秦风便一直是这样照料着不能动弹的闵若兮的。

  “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秦风伸手擦拭着,闵若兮亦坦然受之,两人似乎都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

  “早上去给你熬了一点粥啊!”闵若兮邀功一般地指了指托盘,内里放着一碗香气四溢的粥,旁边还有几样小菜,打眼一看,便是色香味俱佳的美食。

  “这真是你做的?”秦风表示怀疑。

  果然,闵若兮的脸红了,期期艾艾地道:“其实,其实都是胖子做的,我就打下手而已,不过这熬粥的米可是我择的,落英县衙弄来的米不是太好,我一粒一粒择的哦!这几样小菜倒不错,都是落英山脉之中时新的野菜,平常倒是难得吃倒。”

  秦风笑了起来,“可真是得陇望蜀呢,忘了前一段时间,咱们哪有得米吃,只能捉些鱼儿蛇什么的,现在倒挑剔了。对了,胖子是谁?”

  “哦,忘了告诉你了。胖子是楚人,他是我们大楚在落英县的一个坐探,负责这里的情报收集,这一次我出现在这里,他便自暴了身份,来当我的护卫了。”闵若兮解释道。

  “这么偏僻的地方,也有咱们大楚的坐探啊?”秦风小小的震惊了一把。

  “大齐是我们楚人最大的敌人,对他们的情报搜集,可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闵若兮微笑道:“胖子是内卫系统的,其实我掌管的集英殿,在这里也是有人的,现在我身边已经有了可用的人手了。更多的人正在汇集过来。”

  “哪就好。我现在可是手无缚鸡之力了。”秦风叹道:“虽然现在大体上是没有危险了,齐人要当你的保镖了,但秦人,越人说不定又要玩什么花样,你啊,说句实话,以你的身份,就不该轻易出京,更不该上战场。”

  “这一次不来,又怎么有机会见到你呢?”闵若兮抿了抿嘴,“外面的世界太精彩,可不是沉闷的上京能比的,那里,终日看到的,更多的都是醉生梦死,晨昏难分。”

  秦风笑了起来:“这样的日子,可真是我梦寐以求的呢!你居然还嫌闷,当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你要想过这样的日子还不简单,这一次跟我回到上京不再回去不就可以了?只怕你过不了几天,便会厌烦了。”闵若兮端起了粥碗,一边手汤匙轻轻搅拌着,一边道。“来,尝尝!”

  看到纤纤素手舀了粥递到自己嘴边,秦风却有些尴尬了,举起自己的左手,道:“我左手能动,我自己来吧!”

  “怎么?我就不能照顾照顾你啊?这些天在落英山脉逃亡的时候,你不是一直在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吗?”闵若兮瞪起了眼睛,接着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脸一下子变成了熟透了的红苹果。

  秦风当然明白闵若兮为什么突然害羞了,这个问题,似乎会成为两人之间绕不开的东西了。不再说话,张开嘴巴,吞下了对方喂来的粥。

  “我择的米,我烧的火,怎么样,火候还不错吧?”闵若兮献宝般地道。

  “当然,火候把握得极好,米粒个个都饱满圆实,好吃!”秦风连连点头。

  听了这夸奖,闵若兮立刻便像得了宝一般开心的笑了起来,“那就多吃一点。”

  胖子的手艺着实不错,不但粥熬得香,几样小菜也是各具特色,这让已经许久没有正经吃过一顿饭的秦风胃口大开,风卷残云,三下五除二,便将一碗粥几样小菜一扫而空。

  “吃饱了么?”闵若兮笑问道。

  “饱了饱了。”其实秦风还真没有饱,不过看着对方的目光,还是违心地来了一句。

  放下碗,闵若兮盯着秦风,“看起来你的气色很好,昨天岳巍请了他们落英县最好的大夫来给你瞧过了,说你只是疲累,脱力,好好休息就没事儿了,可我知道这小小县城的庸医是断然看不出你体内的隐疾的,现在,它怎么样了?”

  秦风想了想,没有对闵若兮说出自己体内的变化,只是道:“还行,本来以为这一次是死定了,不想打了一架,昏迷了一回之后,一觉醒来,居然发现它老实了,除了使不上劲,倒也没有别的什么问题,看来这一回是捡了一条命回来,或者三五年内,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不过现在这模样,可真是只能混吃等死了,敢死营是回不去了,这模样回去,分分钟是被那些混帐犊子玩死的节奏。”

  “回不去就不回去了呗。”闵若兮却是笑语晏晏,“怕什么,偌大的上京城,堂堂的公主府,还供不起你啊?再说了上京城里医学大家也有,武道大能也多得是,到时候一股脑儿地把他们弄来,给你会诊,不怕找不出办法来。”

  “我可是有正规军职的军官,长期在你哪里混饭吃可不像话。”秦风摇头道。

  “公主府里又不是没有现役军官?回去之后,我就把你调过来。或者,干脆你就退役算了,这个军官,也没什么当头。”闵若兮道:“你以后陪着我就好了。”

  “那可真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了。”秦风哈哈一笑,“小猫他们知道了,岂不是会笑话死我!”

  “他们要敢笑,我就让他们哭都哭不出来。”闵若兮脸一红,站了起来,拎起托盘,飘然向外走去,走到门边,又回头道:“等回到上京,我便去找父皇。”

  门咣当一声关上,秦风看着紧闭的大门,心头一阵愕然,找皇帝干什么?自己一个小小的校尉,还能入得了皇帝的法眼?最多便是一句知道了,你看着办吧!

  不过想想闵若兮说得也是一个办法,自己体内这股外力,明显是一位武道大宗师所为,既然他能做到这一点,或者其它的宗师便能更进一步,替自己解决了这个麻烦也说不定。实在不行,当真便去公主府混饭吃?西部边军完了,左帅完了,重建西部边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就算重建,只怕敢死营也不会再像以前过得那么滋润了,而且作为前西部边军唯一一支幸存下来的部队,还是一支比较特殊的部队,新去的统帅不定怎么处理它呢?或者,让小猫他们都离开算了。

  秦风托着腮帮子,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