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七十二章:耿耿于怀

第七十二章:耿耿于怀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2661更新时间:2016-04-25 20:00:01
  恋爱中不仅女人是幸福的,男人也是如是。

  秦风现在便如是,抛开了所有的烦恼不去想它,剩下的,便满满的都是幸福。对于他来说,爱情来得很偶然,也很突然,二十余年的人生,绝大部分他都是在孤独之中渡过的,能让他回味品尝的,也便只余下男人之间的友情了。

  爱情,似乎从来没有想过,酷烈的战场,隐患重重的身体,压得秦风有些直不起腰来,根本没有心思来考虑这个,长年呆在军营里的他,见过的雌性动物都屈指可数,更遑论女人了。

  可爱情就在突然之间不期而止。一个高贵美丽清雅脱俗宛如画中仙子的女人,就这样一头撞进了他的生活,满满地占据了他现在所有的心思。

  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能让他回味无穷。白日相携赏花,夜间秉烛清谈,秦风忽然觉得,就这样呆在这个偏僻的小县城也没有什么不好。

  但幸福的日子总是会觉得很短,时间也在两人的唧唧我我之中飞快的溜走,在他们抵达落英县城的第十天,在秦风刚好能正常的行走坐卧之时,当两人正计划着走出县衙去游赏一番落英县城的时候,落英县令岳巍岳大人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他们两人的面前。

  齐国派来的护送闵若兮返回楚国上京的部队已经抵达了落英县城。

  岳巍的出现不合时宜,同样的,在闵若兮看来,这些齐国人,就没有一个是合时宜的,能让她看顺眼的。先是偷偷摸摸的一路追杀,几乎将两人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险险儿逃出生天,刚刚收获爱情,心中生出无限喜悦,正想好好的享受这难得的相聚之时,他们便又极煞风景的出现了。

  总之,他们就没有一个好人。

  “我不想见他们。”闵若兮冷了脸,一拂袖子,寒着脸转身就走。“秦风,你去全权处理此事吧!”

  刚刚还笑逐颜开,转眼之间寒霜密布,岳巍顿时有些懵了,在他看来,遭受了磨难的公主殿下不是应该日夜思盼着返回上京并且因为听到此事而喜笑颜开么?

  “秦校尉!”他转头看着秦风。

  “没事没事!”秦风大度地挥挥手,对于他们遭到束辉追杀之事,他自然不会多嘴跟眼前这位县令大人讲,而事实上,这位县令对这些事情,恐怕也都蒙在鼓里根本就不晓得。“这些天承蒙你招待,热情周到,又有这无边美景,公主殿下极是喜欢,想来是不想这么早就离开这里吧,所有些有不高兴,岳大人,你这桃花种得好呢,公主多半就是喜欢这些桃花而不舍得走。”

  岳巍笑了起来,如果是这样,那就放心了。但大楚的公主住在他这里,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负担而不是一种荣耀了。能早一些送走,自然便多轻松一些,别的不说,自己又可回到本来属于自己的后院来享受自己载种的这些桃花而不是与一群衙役们一齐委屈地窝在偏房之中。

  “走吧,我随你去见见长安来的人。”秦风道。“这一路之上,也不见得就太平无事了,公主的关防之事,也得好好商量商量。”

  “秦校尉请!”岳巍侧身相让。

  县衙大堂之内,一名全身着甲的将领正背对着大门,背着双手在那里欣赏着大堂中间一副虎啸南山的巨副中堂。秦风一进门来,那全身亮闪闪的甲胄便几乎晃花了他的眼睛,这他娘的绝对不是上战场的将领该有的,踏上战场,这样一身招人眼睛的盔甲,绝对是对方高手,神射手们亮眼的靶子啊!在他的敢死营上,上至校尉,下至小兵,身上的盔甲都是黑沉沉的,将领比起士兵来,也不过是全身甲与半身甲的区别而已。

  穿着这样的甲胄,大概应当是大齐皇帝的仪仗队吧!一些易碎的花瓶而已,只怕不可能指望他们真能济得什么事来。秦风在肚子里暗自腹绯了几句。

  “束将军,昭华公主的护卫秦风秦校尉过来了。”岳巍躬身道。

  束将军?秦风一愕,这个姓很少见,但偏偏近期他就认得了一个,也是齐人。秦风瞪大眼睛,看着那个银甲将领缓缓转过身来,笑咪咪地看着秦风。

  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从外头一直凉到了心里面,站在他面前的,不是苦苦追杀了他好几天,险些儿便要了他和闵若兮性命的束辉是那个?唯一的区别,便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英武,帅气,阳光,而追杀自己的那个阴森,残忍,噬杀而已。秦风立即推翻了先前对这个亮闪闪的家伙的评论。

  “束辉?”他脱口而出:“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束辉哈哈大笑着:“秦校尉,看到你,真是意外啊意外。”

  秦风嘿的一声笑,瞪着对方,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原来二位是认得的?”岳巍讶然道。

  “认得,当然认得,不打不相识,老交情了。”束辉的眼光没有离开秦风,嘴里却在回答岳巍的话。“岳大人,我与秦校尉有些事情要商量,就不劳烦你了,你自己去忙吧!”

  竟是直接下起了逐客令,而且是在别人的家里。

  “是,两位自便,下官这便告退。”岳巍躬身一揖,转身走出了大堂。

  目光对撞,似乎要在空中撞出火花来。

  “这是我第一次行动失败,居然是败在你这样一个人手里,真是让人难以想象。连邓朴这样的高手都被我赶跑了,最后却输在一个五级的家伙手中,真是让人郁闷。”束辉看着秦风,摇头叹息。

  “你会逐渐习惯在我手里失败的。”秦风冷笑着。

  “是吧?不太可能吧!”束辉微笑道:“如果我看得没有错,你现在好像手无缚鸡之力,我一根手指头就能要了你的命。”

  “那又如何?现在你还敢杀了我不成?”秦风冷笑。

  束辉点点头,“是啊,现在的确杀不了你,但前路漫漫,说不定便有机会哦,公主我是不能动了,只能恭恭敬敬的送她回上京,但一个小小的校尉,路上出一点意外,这不是什么大事吧?”

  “好啊,长路迢迢,我随时恭候。”秦风毫不示弱。

  束辉看着强硬的秦风,又是一阵大笑,“好了秦校尉,我们不开玩笑了,过去的便过去了,现在我们是朋友,一齐送公主回上京是我们的任务不是吗?你不要这要看着我,这世上的事情啊,有时候真是难以说清,先前吧,我是杀手,邓朴那家伙千方百计阻挠我,不惜身受重伤,现在呢,我与他身份可是反转了,秦国人指不定便会生出一些什么事来。我现在化身保镖了。你可知道秦人的细作头头是谁吗?是邓朴的二哥,那可是一个极难对付的人,我宁可与邓朴再斗一场,也不想招惹这个人。”

  “你不用东拉西扯,秦人根本就不想与大楚全面开战,他们没事刺杀公主干什么?”秦风反驳道。

  “那可不见得,如果让昭华公主死在我们的保护之中,怎么死得谁说得清?楚国皇帝就这么一个宝贝公主,最后定然将怒火撒在我们大齐身上,秦人自然是乐得看热闹,这样投入小,收获大的事情,谁不想做呢?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上头干嘛要派我来做这个护送将军?随便找一支郡府的军队将领过来不就得了。”束辉一摊手。“你这一路上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啊,我想,我们有很多可以探讨的地方,怎么样秦校尉,愿不愿意合作?”

  “为什么不愿意?”秦风一仰脖子:“目标一致的时候,自然便合作,不过你对我的种种,我可是记在心里头,束将军,我是很记仇的。”

  束辉看着秦风,微笑道:“我对于失败也一向是耿耿于怀,如果你能活得更久一些,我想我们或者真可以做一个好对手。”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