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马前卒 > 第五百七十五章:践行

第五百七十五章:践行

小说:马前卒作者:枪手1号分类:历史字数:3135更新时间:2017-01-07 08:00:01
  跨进大帐,马向南脸色有些尴尬。抱拳向程务本行了一礼:“程帅,听说您马上就要启程回国了,今日特意过来,为您送行。”

  程务本微笑着还了一礼,以前马向南是楚国官员的身份,其职位比起程务本相差甚远,他向程务本行礼,自然是不用还礼的,但现在,马向南已经确定脱离楚国,正式加入大明帝国,将成为明帝国的一郡之守,深得秦风看重的他,将来必然能在中枢朝堂占据一席之地,那身份自然就大不相同了,他就必须还礼了。

  “多谢马大人,听说你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还特意抽出时间来这我送行,真是感谢之至。”

  马向南脸现惭愧之色,“程帅,你这样说,我可真是无地自容了。对不起!”

  程务本哈哈一笑,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自己也坐了下来:“从国家的角度上来讲,我当然是不开心的,你是一个人才,楚国失去了你,是一大损失。但从你个人的角度上来说,这样的选择却是无可厚非的,马相是首辅,如果你回到国内,就算有功于国,也只能去一个清贵但没有什么事做的衙门被供起来,恐怕这会让你很难受,你是一个有抱负的人,想要做一番事业,那么大明国的确是一个能施展抱负的好地方,这里一切百废待兴,像你这样的人,更是秦风求之不得的人才。”

  马向南叹了一口气:“程帅说对了一半,我的确不愿就此回国去混吃等死。”

  “那另一半是什么?”程务本奇道。

  “另一半,是这里能让我畅快的呼吸,痛快的做事。”马向南道:“而在楚国,我就像一条上岸的鱼,哪怕嘴巴张得再大,用再大的力气呼吸,却仍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想要做成一件事太难了。”

  这个回答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但大帐之内三人都沉默了下来,因为这种感觉,他们也都有。

  “马大人,这些天在忙些什么呢,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故人,我与程帅虽然要走了,但燕子还在这里,你如果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招呼!不用客气。”眼见气氛沉闷下来,江涛打破了僵局,半开玩笑地道。

  “用不着用不着!”马向南双手连摆,“这些天,主要是在跟王小姐商谈一些商业上的事情,三位也知道,长阳郡本来就穷,这几年又是受到战火荼毒最厉害的地方,先不说发展,就算只是恢复到战前的水平,也是极难的事情,王小姐这不是公认的财神爷么?我当然得紧紧地抓住她。这几天便一直在跟她商量这些事情,王小姐也很热情,为我出了不少点子,也引见了不少的人,可以说是大有收获。”

  “听说这王月瑶将出任一个什么商业署的主官,直接受皇帝管辖,秦风也真是一个奇葩,居然让一个女子公然立于朝堂之上,而且还身居高位。我可听说,像盐铁这些涉及到朝廷经济命脉的生意,全都在这个商业署的管辖之下。”江涛连连摇头,他是一个文人将领,对于这样离经叛道的行为,实在不能接受。

  “还不是秦风为了以后用钱方便,嘿嘿嘿,直接受皇帝管辖,那不就成了他想用就用么?”江上燕大笑道。

  程务本却是摇了摇头,“王月瑶是一个奇女子,这四年,可以说她一人便养活了太平军一支军队,此人在商业上的能力,叹为观止。而且,秦风绝不是那种贪图享受的人,你们也知道,他进入越国皇宫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裁撤了一半的宫女太监,听说还要接着裁剪,理由就是他们一家四口,用不着这么多人服侍,什么歌舞伎,乐师,全都遣散出来了。”

  “还有你们不知道的呢!”马向南一笑道:“就在今天,从内库向国库转移了上千万两金银,这都是吴氏以前搜刮得来的,内库比国库富得多,也是一件奇事。秦将军只留了一个零头,剩下的全都转移到国库了。”

  内库就是皇帝的私人财富,听说秦风毫不可惜的便将上千万两金银拨了出来,江涛和江上燕都是瞪大了眼睛,惊叹不已。

  “秦风不恋色,不贪财,可想而知,这样的人想要的是什么?”程务本叹了一口气:“齐国也好,我们大楚也好,合力养成了这支大老虎,希望我们最后能得到我们想要的吧。”

  马向南沉吟片刻,将前几天朝议国号时,秦风所讲的那一番话完整的说了一遍:“程帅,我想,这便是秦将军想要的。”

  程务本沉默了片刻,最终也只是摇了摇头,“向南,此时一别,也不知我们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以后我们一南一北,相距何止千里,这几年,我们在一起合作,甚是愉快,说句老实话,你大哥马向东太油滑,而且没有自己的政见,一切以迎合皇帝为基调,我不是很喜欢他。可惜我们没有再一起共事的机会了,今天留下来,我们好好喝一杯吧。也算是为这几年的合作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一定陪程帅一醉。”马向南道:“程帅,恕我直言,您虽然不乏权术,也有手腕,但人却不够圆滑,这一次皇帝起用你,也只不过是用您来警告罗良而已,并不是真正想启用您,皇帝陛下刚愎自用,他绝不会再真正的重用您的,因为那是打他自己的耳光,你以后,还是多奉迎些皇帝陛下,免得以后被加罪。”

  江上燕在一边冷笑:“马大人,这是我们大楚的私事,你一个大明的臣子,就不必在这里多言了吧,你这是在离间我们大楚君臣之情呢!”

  “燕子!”江涛喝道:“你懂什么?马大人这是真正的为程帅着想,视程帅为真正的朋友才会说这话,换一个人,他一个字都不会多说。不管齐秦,他们都恨不得程帅早些倒台呢,也只有马大人才会让程帅收敛脾气。程帅,我也是这个意思。既然皇帝陛下的意见不能更改,我们能做的,也只有顺着他的心意,努力的却把事情做好,现在这个局面,大楚已是骑虎难下,您重掌兵部之后,最好就是积极备战,竭力调动我们大楚的战争潜力,而不是与皇帝陛下唱反调。”

  “我尽量吧!”程务本苦笑,仰天长叹一口气,这一时间,老态毕露。

  “燕子,去准备酒席,今日我还要敬马大人几杯!”江涛喝道。

  “知道了!”江上燕站起来,走出了大帐。

  江涛站起身来,向马向南郑而重之的抱拳行了一礼,马向南一怔,侧身让开:“江将军,这是干什么?”

  “马大人,我这本家就是一个直筒子脾气,您别见怪。”江涛道,“他有口无心。”

  马向南笑道:“我与江上燕将军也一起共事几年,怎么不知他的脾气?其实我倒挺喜欢他这脾气的。”

  “马大人,江上燕和宝清营会留在这里。其中原因,我不说你也明白。”江涛道:“将来某一天,如果楚明当真发生了什么事,请马大人务必保全他们,别让他们死在异乡他国。”

  马向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江将军,我只能说,我尽力。法理之内,人情之内。”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江涛抱拳再行一礼。“出云郡,秦风准备派谁去驻扎?”

  “这个我真不知道。”马向南摇头道。

  “那宝清营留下来之后,能不能让他们回宝清?你是长阳郡守,在此事之上应当有发言权!”江涛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道。

  马向南却是摇头:“此事,我恐怕不方便发言,而且我想,宝清营不可能回到宝清。你们也知道,楚国这一次送了上千造般的匠师过来,这些人肯定是要去宝清船厂的,我想依常理而言,宝清营绝对不可能再回去了。”

  “明白了!”江涛不再说话。“言尽于此,剩下的我们就只剩喝酒了,马大人,让我们为了明楚永远和平,共同努力吧!”

  马向南微微一笑:“但愿如此!”

  皇宫内书房,秦风正笑咪咪地看着霍光,霍光被他看得有些发毛:“陛下,您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霍兄,我想请你出任兵部尚书。”秦风轻飘飘的道。

  “什么?”霍光瞪大了眼睛,“陛下,您,您确认不是在跟我开玩笑?霍光这一辈子就没当过官,唯一指挥过的也就是集英殿的那一帮江湖客。”

  “霍兄啊,兵部于我们而言,至关重要,但现在,我并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我总不能自己兼着吧?皇帝兼任兵部尚书,这不像话啊!”

  霍光眨巴着眼睛,半晌终于明白过来:“我明白了,原本陛下只不过是要我去兵部做一尊泥菩萨罢了。”

  “关键是你能立得住。”秦风笑道。“太平军的所有将领,对你可都是服气的。”

  霍光大笑:“陛下,那可得先说清楚,等您觅到了合适的人选,我可就得立即下台。您知道,我志愿不在此,就算是去当泥菩萨,我总也得天天去点卯吧,总得上朝吧,这多耽搁时间啊!贺人屠却不去说他,现在瑛姑都甩了我几条街了,我要再不奋发迎头赶上,以后与他们做朋友,自己都觉得丢人啊!”

  “如你所愿!”秦风笑道。(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