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男儿志凌云,何恋美人膝

第一百四十二章 男儿志凌云,何恋美人膝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146更新时间:2016-04-30 13:15:01
  李凤梧从李巨鹿那知晓院内两人谈话内容,笑了。

  朱唤儿,算你有良心,不枉我这大纨绔喜欢你一场,也不枉我苦心积虑制造了今夜的会面,你的心里既然有了我,我当然不会让你失望。

  咳嗽一声,拉着耶律弥勒带着李巨鹿进去。

  笑得很是贼,“好像有必要打扰一下两位了。”

  也不管宗平和朱唤儿作何感想,径直走过去坐到朱唤儿身旁,抬起手擦掉朱唤儿脸上的泪水,却和宗平一样,也是怎么擦都擦不完。

  心里也一样难受了片刻,无奈道:“再哭就不美了,感情是想报复我,让我饱受日夜对着一个黄脸婆的痛楚,哎呀呀,那可怎生是好?”

  朱唤儿忍不住破涕为笑,旋即低下头,暗自叱责自己。

  宗平冷眼看着这一切,脸色惨白,双拳紧握全力克制着自己,指甲掐进肉中也不自觉。

  李凤梧看向宗平,也不说话。

  两人便安静对视。

  片刻后,宗平平静的道:“我记得没差,唤儿的卖身契还有一年了。”唤儿心绪不定,那么自己来最后努力一番,只要能赎身,也许一切就又能回到从前了。

  李凤梧点点头,“十一个月又九天。”

  宗平凄凉笑了笑,正欲说话,哪知李凤梧又道:“不过也说不准,没准那天她被逼无奈,又会签下一纸契约。”在南宋,要逼朱唤儿签下卖身契,那真是再容易不过。

  朱唤儿脸色倏然惨白。

  宗平大怒,眼眸如冷电射向李凤梧,从死人堆里爬过的杀气瞬间萧杀无比,“你敢!”

  李凤梧毫不在意的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道:“我连赵惇都敢得罪,我连赵愭都敢不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不敢,就凭你是宗老留守的曾孙,嗯?”

  宗平顿时没了底气,“这几****会处理掉建康所有营生,加上北伐期间的赏赐,足以为唤儿赎身。”

  李凤梧摇摇头,“也别说我不通人情,赎身可以,不过怕是你付不起。”

  宗平心一横,咬牙说道:“多少贯。”

  大不了回到安丰军过贫苦日子,自己终究是个部将,不愁赚不到钱。

  李凤梧挥挥手,“赎身可以,我也不要钱。”

  宗平讶然。

  朱唤儿闻言心中一喜,旋即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复杂到了极点。

  “那小官人要甚?”宗平很是不解。

  李凤梧脸色很是平静,看不出丝毫情绪,“宗老留守三呼过河,本是人人敬仰的英雄,然而世人却不知道老留守后人之名,很是让人遗憾。”

  顿得一顿,“唤儿之卖身契,一袭太尉冠衣朝服便可换。”

  太尉冠衣朝服!

  宗平愕然,有点云里雾里,李家小官人当然不是要一袭太尉冠衣朝服。

  显然是要自己官至太尉。

  太尉啊……这尼玛可是大宋军界除了枢密使那几个最高的武将了,一旦做到太尉,很可能还要权兼枢密院同知事,只要不犯错,枢密使也是有可能的。

  李家小官人究竟在想什么?

  宗平想不明白。

  李凤梧笑了笑道:“男儿志凌云,何恋醉卧美人榻。你是宗老留守的曾孙,更应如此,如今这天下只知枢密使张浚,只知归正而来的江阴签判辛青兕,又有多少人记起曾经三呼过河的宗忠简公?你既承了老留守血脉,自当担当其责,以过河只壮举告慰老留守在天之阴灵,这才是男人应有的担当!”

  男儿志凌云,何恋醉卧美人榻!

  宗平闻言血脉贲张,“我岂能忘!”

  耶律弥勒暗自捂嘴好笑,男儿志凌云,何恋醉卧美人榻,这句话从谁嘴里说出来都不奇怪,偏僻从李家小官人嘴里说出来,真是个让人觉得好不诡异。

  你要真是这样的人,又怎么会为了我和赵愭翻脸。

  旋即心中越发幸福,这样的官人谁能不爱呢?

  李凤梧点点头,“那便好。”

  顿的一顿,“昔日对你的承诺依然有效,及冠之前必保唤儿的完璧之身,反正现在有弥勒,我都快吃不消……”猛然觉得失语,慌不迭住口,尴尬的笑道:“不过那时候唤儿是跟你走还是留下来,就不由我决定了。”

  心里的小人儿却在撇嘴,逗你玩呢,就算有那么一日,我也不会放开朱唤儿的。

  我还就不信拿不下朱唤儿。

  宗平怎会不知这其中的鬼祟,心中暗暗服气,这李家小官人收买人心的手段也是没谁了,不见他说了这两番话之后,唤儿一脸的感动……

  “你为何要激励于我,就不怕我到时候报复今时怨恨?”这一点宗平是很好奇的。

  李凤梧呃了一声,“你真觉得咱们之间是怨恨?”

  说完摇头。

  宗平沉默,许久才道:“不是吗?”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世间最不共戴天之仇,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没有恨意如山,当然,说不怨恨那是假话。

  李凤梧轻轻喝了口冷茶,“且不说那时你是否怨恨,你觉得你都能到太尉,我李凤梧又能差到哪里去?”

  宗平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李凤梧放下茶杯,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杀了很多人了吧?”

  宗平点点头。

  “是不是觉得很不解?”

  宗平茫然,“什么意思?”

  “在战场上,就算你杀再多人,也震慑不住敌人。”李凤梧悠悠叹道:“百年之前也有位将军,也是俊美得不像话,但也是位悲情英雄,官至枢密使,却最终死在了文人手上,比那岳元帅还凄惨。”

  宗平恍然大悟,“你是说面涅将军狄青?”

  李凤梧笑了笑,向李巨鹿招招手,从他手里接过一个东西递给李凤梧,“这是某位送与我的桐木,我找巧匠雕刻成一个面具,送与你罢。”

  宗平拿着面具,心里情绪时分复杂,良久才道:“李凤梧,真想送你一句话……和一拳。”

  李凤梧敏锐的注意到宗平喊的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小官人,倒是叫人心喜,这说明宗平心中对自己的情感有了些许变化。

  不枉我一番苦心啊……虽然也有抢了唤儿后良心不安的补偿心理。

  哦了一声,“什么话?”

  宗平哼了一声,“待我着太尉朝服一日,必将当面与你。”

  李凤梧非常贼的笑了笑,“且待那日。”

  宗平忽然平静了些。

  心里默默念出了那句今后在整个大宋都广为传颂的留在了青史教科书上的“正义”之言:李凤梧,我****先人板板!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