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唤儿再长成

第二百四十七章 唤儿再长成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121更新时间:2016-06-07 20:40:01
  果然不出自己预料,刚交代完李巨鹿,管家杜仲卿就来到听雪院,“小官人,临安府来人,说差了胡知府的命,前来请李巨鹿归案行杖。”

  李凤梧看一眼李巨鹿,示意他好好听话,这个时候不要给我闹幺蛾子出来。

  因知晓小官人仕途无恙,自己也只是三十杖责,这货此刻已雀跃起来,闻言嘿嘿笑了笑,“放心吧,小官人,就算来真的,洒家也不会给你丢脸,更不会给武当山丢脸。”

  李凤梧点点头,问杜仲卿,“是谁来的?”

  “临安府周捕头。”

  唔,这倒省去了麻烦,李凤梧想了想道:“杜管家,你估摸着给周捕头和跑腿的几位差衙些许跑腿辛苦费,晚上你出面请周捕头去三元楼吃个饭吧。”

  杜仲卿笑了,“好的小官人。”心里略略有些高兴,自己不仅是梧桐公社的官家,还兼职着账房职责,这意味着自己可以从中赚取一点点的小钱。

  当然,杜仲卿心知肚明,这是小官人故意给自己福利,自己也得收敛,不能太贪心。

  否则以小官人的聪明,焉能不知这其中猫腻,肯定会亲自去给“辛苦费”。

  李凤梧确实也有这个想法,一则是给李巨鹿上个保险,一者么,人心啊,就是这么慢慢收买的,这段时间杜仲卿表现得不错,可以好好培养下,没准未来杜仲卿之于自己就是李伯之于李老三。

  李巨鹿被临安差衙带走不久,李凤梧正在朱唤儿伺候下更换官服。

  居家么,还是襕衫穿着更舒适。

  平伸双手,任由朱唤儿为自己穿衣,李凤梧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游走在朱唤儿身上,今日朱唤儿穿着春节前自己在御姐上李家锦绣绸庄为她定制的襦裙。

  延续着这丫头一贯风情,依然是绛白色襦裙,虽然是冬天,但材质依然选择的是极为薄翼的蚕纱,看着宛若透明的白色琉璃,迤逦拖地很有飘渺感觉。

  胳膊上缠着自己刻意叮嘱人制作的古铜色袖挽,肩上吊着宛若项链的细碎珠花,腰间缠绕着渐变色的粉红缠带。

  李凤梧对长发没有抵抗力,也不知道是不是受文浅墨影响,朱唤儿的长发也俨然有要拖地的迹象,已经齐腰臀了,就算是在头发盘了个飞凤髻,也还是披散到了腰间。

  室内炉火旺盛,在她身上有闪耀着昏黄,很是魅惑。

  然而李凤梧又敏感的发现了个事情:这丫头真是在进化啊,或许对自己没有那么警惕了,抹胸裹的没有那么紧,竟然大有文淑臻那种悚目惊心的趋势。

  这当然有抹胸松懈的缘故,但最重要的恐怕这丫头最近又成长了。

  想来也是,朱唤儿也还不到二十呢。

  按照这趋势下去,等她彻底长成,怕是可以媲美文淑臻的——甚至超过也有可能,如果真有那一天,朱唤儿大可笑傲的问一句大宋天下,还有谁能媲美我这小身材!

  扬州瘦马般的蜂腰,挺翘不输耶律弥勒的小****,不胖不瘦的纤直****,再加一对不输文淑臻的雪山巍峨峰峦。

  这才是真正的人间实战利器。

  女人最美的东西,这丫头都有了,绝绝对对完完美美没有丝毫瑕疵的S型曲线。

  如果说文浅墨能艳冠大宋凤仪天下,一者是文浅墨的五官容颜,找不到丝毫瑕疵,一者是她青梅初心,那股清丽脱俗不似人间女儿宛若红尘仙子的气质。

  但文浅墨的身材却只是传统的中庸美。

  比蜂腰,文浅墨比不过朱唤儿,比****,文浅墨比不过耶律弥勒,比胸前风景,文浅墨比不过长姐文淑臻,比心灵的窗户眼睛,文浅墨比不过魏蔚。

  但偏生这些叠合在一起,文浅墨却又是谁都比不过她。

  最是那一抹人间绝色,汇于一身。

  但面对文浅墨,就算是风流如李凤梧,也很难生出龌蹉之心,可面对朱唤儿,但凡是个男人,都能激发出内心深处的占有**。

  李凤梧身体油然而生燥热,忍不住一把抱住朱唤儿,轻笑道:“我一直觉得我能做到应诺宗平的事情,可如今看来,貌似我高估自己了。”

  朱唤儿拧了拧身子,却并没有多用力,两只**甚至在李凤梧双腿之间摩挲了一下,颇有点欲拒还迎的意思,着实**,仰头盯着纨绔,“可你是个谦谦君子呢。”

  李凤梧哈哈大笑,“别以为给我戴高帽子我就会放过你,今晚侍寝吧!”

  朱唤儿掩嘴偷笑,猛然拧出李凤梧的怀抱,走到身后为他整理儒衫,“那可不行哟,你还是去找那位异域风情的礼部千金罢。”

  李凤梧哦哟一声,这丫头还在吃醋呐。

  穿好衣衫,院子外传来周清丰妻子肖闵月的声音,“凤梧在吗?”

  李凤梧转身,轻轻在朱唤儿胸口戳了戳,“越发凶险了,真是个英雄埋骨的好去处,若得时日,真愿意就这么死在上面。”

  朱唤儿苦恼,纨绔真是狗改不了吃食,气恼的道:“休得胡言——今后也不准再非礼与我了。”眉间却有淡淡喜意。

  李凤梧哈哈大笑,忽然低头,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朱唤儿唇瓣上点了一下,大笑着扬长而去,留下朱唤儿愣在那里。

  良久,才用纤细食指点了点绛唇,嘴角噙出一抹得意的弧度。

  因穿的襦裙不厚,朱唤儿也不想出门,只想在屋里借炉火温暖,便没有跟出去。

  李凤梧出得门来,看见舅舅周清丰和肖闵月两口子,“什么风把您俩吹来了。”

  周清丰哈哈大笑,人逢喜事精神爽,“听说过了,凤梧没事,过来为你祛祛晦气。”说完周清丰提了提手上的鞭炮,“我可是买了很多,好好赶一下瘟神。”

  肖闵月也笑吟吟的道:“我已请杜管家差人烧好了陈艾热水,凤梧得好好洗洗去去晦气。”

  这个时节当然没有新鲜陈艾,都是晒干的陈艾,药铺就有卖,倒是方便,陈艾热水澡祛晦气,这是一些肖闵月故乡川陕那边的地方风俗,临安是没有的。

  李凤梧由衷的感到暖心,人间还是有真情在的。

  笑道:“感情舅舅舅娘来的正好,我也有此意,倒是省了再去买鞭炮的麻烦,只是让您俩破费了,不过恐怕还得等一下,李巨鹿去临安府领责了,等他回来一起罢。”(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