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幽会

第二百四十九章 幽会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123更新时间:2016-06-08 14:35:01
  春闱临近,李凤梧一心在听雪院内看书,若有疑问不懂的地方,必然是要去找周必大解惑,若是周必大有事,李凤梧便毫不犹豫的去找陈俊卿和蒋芾。

  这两位也是才华卓然之辈,为自己解惑倒是绰绰有余,且有叔公张浚提点过,陈俊卿和蒋芾对李凤梧的印象也好了许多。

  隆兴二年正月十五元宵节前,南朝朝堂终于发出了震惊朝野的人事变动。

  官家降旨,大宋魏国公、枢密使张浚去枢密使一职,授少师、保信军节度使、出判福州,张浚辞新命,恳求致仕,于是改授闲职醴泉观使。

  同一时间,官家接连下旨。

  参知政事、金紫光禄大夫洪适拜为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权兼枢密院使。

  户部侍郎兼枢密都承旨钱端礼去职户部侍郎,任知枢密都承旨,赐同进士出身,迁参知政事。

  兵部右侍郎汤硕升任兵部尚书。

  龙大渊、曾觌除知合门事。

  银青光禄大夫、国子监祭酒陈伸去职,改知信州。

  一连串的人事变动震惊朝野,虽然这都是受承事郎李凤梧殴打国子监祭酒陈伸一案的牵连,但这其中的意味让人揣摩至深。

  谁都没有料到,官家竟然从东府之中提了一位官员担任枢密使,而不是在陈俊卿和蒋芾中的两位中选一位升职任用。

  以洪适一贯的作风和资质,确实能担任枢密使,但此人素来倨傲,之前担任参知政事,名义上的副相公,却和左相陈康伯、右相史浩不对付,既没有谄媚奉承,也不冷眼作对。

  汤思退上台以后,相处得也不甚好,如今却忽然成了右相兼职枢密使,顿时成了大宋另一位权倾天下的宰执人物。

  和这相比,钱端礼升任参知政事便要乏味得多。

  而兵部右侍郎汤硕升任兵部尚书,怎么看都像是官家因为提拨了洪适来和汤思退作对后的弥补心理,毕竟汤硕是汤思退的儿子。

  与这些人事变动同样让人揣摩的,还有官家对大皇子赵愭的旨意。

  永兴军节度使、少保、开府仪同三司邓王赵愭,去开府仪同三司一衔。

  原本邓王赵愭是少保、开府仪同三司、永兴军节度使,庆王赵恺是雄武军节度使,恭王赵惇镇洮军节度使。

  从这上面可以看出,赵愭的地位要高于其他两位皇子,但此刻官家忽然去了赵愭的开府仪同三司,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官家是在敲打赵愭。

  如此一来,赵愭比两位兄弟只多了个少保的虚职。

  再瞎的人也看得出来,官家这是有意为之,先封了你老丈人钱端礼为参知政事,然后这边立马摘了你开府仪同三司的从一品文官职,只差没有清楚的告诉你。

  你要的,朕可以给,朕不给你的,你不能抢。

  因此这件事,受益最大的反而是恭王赵惇和庆王赵恺,尤其是恭王赵惇,本来是想整李凤梧,没想到来了个隔山打牛,把赵愭坑了,这货整日里躲在恭王府里偷着乐呐。

  而最郁闷的莫过于赵愭和汤思退。

  赵愭就不说了,被父亲敲打了一记,心中之懊恼无以言表,汤思退也郁闷啊,好不容易摘掉张浚的相位,这尼玛倒好,又来一个更不好相处的洪适。

  这货也是个北上的死忠。

  制衡,制衡……汤思退如今最恨的两个字,便是制衡!

  狗|日的帝王之术。

  朝堂局势变幻,不影响接下来的元宵节。

  元宵节在宋代,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其重要程度不输春节,因此元宵节期间,临安繁华依旧,加上快到初春,躁动的少男少女们纷纷走出深闺大院。

  知晓叔公张浚致仕后,元宵节这日下午,李凤梧亲自到青云街的张府拜访,得知叔公要在临安呆几日才会回老家。

  因和张杓之间不对付,李凤梧谢过叔公的挽留,离开张府准备回梧桐公社,带朱唤儿去逛元宵灯会。

  只是李凤梧还没出张府,便有一位小厮来到府内,先是对张浚行礼,之后才当着张浚的面询道:“不知小官人是否有空,我家老爷有请。”

  李凤梧愣了愣,“你家老爷是……”

  小厮很是平淡的道:“我家老爷是礼部魏尚书。”

  哦哟,一墙之隔的魏杞魏大尚书找我干嘛,这不是还没春闱嘛,难道想先下手为强,将自己抢到府中成为他的东床快婿。

  这当然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美梦。

  张浚倒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丝毫不介意自己对魏杞的评价被这魏府小厮说与魏杞听闻,道:“魏杞倒是个正人君子,想来不会为难于你,当然,如果你愿意,叔公倒是不介意去吃咱们大尚书的脸色,给你做做冰人什么的,丑话说在前头,可莫做了陈世美!”

  虽然只见过文浅墨一面,但张浚对这未来的侄孙媳妇甚有好感。

  之所以如此说,张浚是站在政治立场的角度,自己看重李凤梧,但在朝堂之中若能得一位从二品的礼部尚书相助,还是裨益无穷。

  更重要的一点,张浚是听说过魏蔚的,异域风情之美,足以和文浅墨一起艳冠大宋,就算魏蔚不是魏杞亲生,但这些年大家都看在眼里,魏杞对魏蔚之宠溺,俨然比对他亲生儿子还好。

  张浚一直看好李凤梧,觉得这大宋天下配得上自己这侄孙的女人不多,君不见那昔日大金第一美女耶律弥勒也只能当个小妾,秦淮八艳之一的白莲朱唤儿到现在都没名分。

  文浅墨这小女子是毫无疑问的最佳人选,但魏杞这个异域血统的女儿,毫无疑问也配得上侄孙,因此张浚倒是很希望能看到那一日。

  李凤梧告别叔公,出了张府之后,正欲去隔壁魏府,不料被小厮喊住,“小官人,这边请。”

  李凤梧讶然,“这不是去魏府吧?”

  小厮很有深意的笑笑,“走后门,避嫌。”

  李凤梧看了一眼李巨鹿,示意他小心,李巨鹿点头咂舌,放心吧,小官人,有我在,除非敌人能踏着我的尸体前进,否则没人能伤你。

  李凤梧白担心了,东绕西转之后,竟然真的来到了魏府后门,心中骤然敞亮,想见自己的怕不是魏杞,而是他那个侄女魏絮。

  话说,没准是魏蔚呢?

  李凤梧捂不住邪恶的笑了,难道我要来上演一出西厢记幽会?(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