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第三百一十八章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299更新时间:2016-07-01 14:35:01
  恩平郡主是赵伯玖的妹妹!

  赵伯玖就是赵璩。

  这货不是个普通人,是差点把赵昚拉下马的角色,即使现在也活得好好的。

  赵璩字润夫,初名赵伯玖,宋太祖赵匡胤七世孙,秉义郎赵子彦的儿子。

  宋高宗绍兴六年(1136年),七岁的他被选入宫,由吴皇后抚养,赐名璩,除和州防御使,后改保大军节度使,封崇国公。

  绍兴十五年(1145年),加检校少保,进封恩平郡王,出就外第。

  绍兴二十二年,加恩称皇侄,迁开府仪同三司,判大宗正事,置司绍兴府,这个时候,已经有点要和赵昚抢皇位的意思了。

  不过最终还是输给了赵昚。

  赵昚宗即位后,授他少保,改静江军节度使。

  赵伯玖也聪明,知晓以自己的身份不能奢望太多,于是屡屡上书,“累章乞闲”,赵昚一看他很识趣,也便大度一回,改了个闲职醴泉观使。

  “魏蔚竟然是恩平郡主的女儿……”

  赵恺叹道:“可不是,或者说是西辽的郡主比较合适,虽然不可能有名分了,但毕竟是个事实,所以你明白了吧?”

  李凤梧倒吸了一口冷气。

  难怪……之前还以为魏尚书头顶一片草原,现在看来大有隐情啊。

  赵恺忽然笑得很诡异,“给你说个事,西辽那边送了国书过来,说将要遣使团访宋,据说魏蔚的双生姐姐要来。”

  哎哟卧槽,魏蔚已经美得不像话了,竟然还有个双生姐姐。

  双胞胎啊……

  李凤梧忍不住想入非非啊,这样一对双生花,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啊。

  赵恺一见李凤梧的神色,就知道这货在想什么,苦笑道:“别奢望了,魏蔚你都很难拿下,还去奢望那位,那可是正儿八经的西辽皇室。”

  李凤梧嘿嘿干笑,“YY又不犯法。”

  YY是什么?

  赵恺起身,“得了,我回了,做你的春秋大梦去罢。”

  ……

  ……

  第二日小传胪。

  一大早,李凤梧便穿戴好,前去请了文正清,一起来到东华门外。

  东华门外已有一群人。

  李凤梧看见了熟人木待问,看见了丘崈,也看见了吕祖谦等人。

  除了吕祖谦,木待问,丘崈等人皆是眉飞色舞,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小传胪兴奋着……小传胪之后是大传胪,那就要金銮殿唱名。

  士子之荣耀,莫过于此。

  众人相互致意后,便安静的等着召见,越是这种人生得意的时候,他们就越是小心,以免给人留下张狂妄行的印象。

  待人到齐后,礼部官员便在东华门外的直庐中,向他们教导觐见官家时的宫廷礼仪。

  其实在殿试前,就已经有这方面的教导,但一方面人太多,另一方面教一次的效果也就那样,所以在殿试时,贡士们举止失措、丑态百出,让负责教导他们的官员如芒在背。

  此次小传胪,便抓紧觐见前的空儿,又给他们临阵磨枪。

  拿一把空椅子假设是皇帝,教导他们毕恭毕敬行礼,逐个纠正他们的动作……

  到时辰后,才有内侍省的宦官出来,引领他们进东华门,至集英殿门前西阶下候着。

  官家也已从垂拱殿乘坐舆轿来到集英殿升座,皇宫里有许多殿堂,每个殿堂都有专门地用处,皇帝每天的任务就是在几个殿里搬来搬去。

  举行大朝在大庆殿,接待外宾在紫袁殿,接待朝廷官员外臣在垂拱殿,而这集英殿就是专门用来接见科举考生的。

  比起隆重之际的大传驴,小传胪整个过程极为安静,没有仪仗、没有奏乐,也没有大声传呼某人的姓名。

  在觐见前,前十名进士的名字,已经写在绿头签上。

  礼部官员捧着绿头签,躬身小步走到官家御座前,进呈给皇帝,然后按照官家的点名,依次传召被点到名的进士觐见。

  引见的时间很短,只需让官家看看相貌,回答几个简短的问话,如籍贯、年龄等等,就会得到官家的温言勉励,并赐一条玉带,那也是觐见结束的信号。

  前一个退下后,官家再叫下一个,整个过程不会持续超过半时辰。

  官家拿着写有他们名字的绿头签,最终确认这十人中谁拔头筹,以及其后九人的名次。

  如果引见中不出意外的话,名次还是以评卷时的结果为准。

  引见的顺序都是随机的。

  李凤梧很不凑巧,或者说也可能是赵昚故意为之,其他同年进去后,又意气风华的出来,他却最后一个。

  行过礼后,李凤梧垂首而待。

  赵昚端坐在椅子上,没有见其他人那般先问姓名家世什么的,而是轻松惬意的笑道:“想不想知道你考了第几名?”

  李凤梧呃了一声,“想。”

  其实已经从赵恺那知晓了,探花嘛。

  自己本来不奢望三鼎甲,一甲及第已达到甚至超过了自己的期许,毕竟自正儿八经读书才多长时间,若是被世人知晓,那些二三甲的人还不气死。

  没曾想竟是个探花,真是祖坟冒青烟。

  赵昚却说起了其他,“朕没记错的话,李承事郎是绍兴十五年生人,直到十六岁生日前,一直略有呆愚不曾读过书,在朕登基的那一年,李承事郎才开始读书的罢。”

  哎哟卧槽,这老小子还调查了自己。

  这是事实,李凤梧只好点头,“是。”

  赵昚眉头挑了挑,“从绍兴三十二年到隆兴二年,读书两年,便能一甲及第,你说天下人会怎么评价你?”

  李凤梧不知道赵昚要干嘛,奉承道:“是官家恩泽四海,微臣才能愚昧顿开。”

  赵昚哈哈大笑,“得了,你这人做事倒是让人满意,但是这拍马屁功夫和你那手书法一般,着实让人无语的很。”

  李凤梧郝然。

  “你考了个第三名。”赵昚笑眯眯的道。

  李凤梧做惊喜状,“谢陛下慧眼隆恩。”

  “你以两年学龄而夺一甲探花,或可用唐代陈子昂诗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来形容,此为千古惊艳事,不输那四元状元多少。”

  甚至可以说,已经超过了四元状元的辉煌。

  两年而取探花,试问此等天赋,何人可出其左右?

  四元状元孟宗献不能,千古才情苏东坡不能,遑论其他人。

  “官家谬赞了。”

  赵昚挥挥手,忽然道:“还没吃早食吧。”

  用的是肯定语气,不是疑问语气,李凤梧心里一跳,卧槽,这是要让我和他一起吃早食的意思么……赵昚这货究竟想干什么?

  果不其然,赵昚对身旁的谢盛堂道:“让御膳房多准备一人份早食。”

  又对另外一位内侍省宦官道:“让其他人退了吧,不用等李承事郎一起出大内了。”

  李凤梧如坠云雾,不知道赵昚唱的哪出戏。

  和官家一同用膳,就是中枢大臣也鲜少有此等待遇,何况自己一个区区承事郎,哪怕考个状元也不至于的事情……(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