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十六章 落棋

第十六章 落棋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041更新时间:2016-07-09 08:30:01
  甄士德微微低首,一手端茶盏,一手拈茶盖。

  轻轻用茶盖荡着杯中浮在面上的茶叶,吹了几口气,龇牙抿了一口,发出一声满足而惬意的呼声,头也不抬,转动眼珠子乜视了一眼魏家老爷子。

  见他依然在深思,甄士德又喝了口,暗道一声,真是好茶。

  中堂里一时很是安静。

  只有主簿大人龇牙喝茶的声音。

  也不知过了许久,魏半山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猫腻,只能试探甄士德,“这是李知县的意思?”

  甄士德闻言大喜。

  你妹,我来魏府是干嘛的,就是来唱白脸的啊,终于等到魏老爷子问出这句话了。

  甄士德放下茶杯,“哦不,老爷子您别误会,李知县初到襄阳,诸事不通,这并不是他的意思,只是我和黄县尉觉得,魏老爷子德高望重,是我襄阳大德之人,魏族有事,便是我等之事,理当为魏老爷子分忧解难。”

  一听此言,魏半山胡子气得翘了起来。

  好家伙,感情刮皮县令走了,你和黄斐弘眼看新来的知县年轻,就私下里趁这事来威胁我魏族,我道是为何,原来是为了钱!

  魏半山冷哼了一声,不怒自威。

  甄士德心里咯噔一跳。

  暗暗祈祷,李知县啊,我可是豁出去了啊,要是你的计谋无用,那我真被你坑惨了。

  魏半山起身,朗笑道:“既然如此,那老朽就等黄县尉的好消息了。”

  甄士德心里惴惴,卧槽,怎的和李知县说的不一样。

  他不是说自己只要如此这般,魏半山必然会委曲求全,说一通软话来稳住自己么,怎的现在看来,魏半山一点也不惊慌啊。

  不敢擅作主张,甄士德起身,“公务繁忙,就不打扰老爷子了。”

  魏半山寒着脸,挥袖,“不送。”

  目送甄士德离开后,魏半山盯着进来的长房魏平阳,沉着脸道:“平阳,去江陵府的人多久能有消息?”

  魏平阳虽四十出头,或是忧心家族大事,头发已斑白,形容矍铄,加上穿着得体,很有点儒雅风范,闻言不假思索的答道:“三弟等人骑的皆是快马,最迟三天可以返回襄阳。”

  魏半山不说话了,三天……时间似乎有点来不及。

  希望黄斐弘一众人等不会加急赶路,如此,才有机会抢在他们之前将疏柳那丫头带回来。

  只要将疏柳带回魏府,一切事情都变简单了。

  魏半山叹了口气。

  这件事真是黄斐弘和甄士德两人的主意,他俩为了钱,真敢得罪我魏族?

  新来的李凤梧真不知晓吗?

  魏半山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捋不出线索来,掌控魏族后,第一次生出无力之感。

  县衙后院,李凤梧和甄士德坐在院子里阴凉处。

  待甄士德说完今日拜访魏府情形后,李凤梧沉默了一阵。

  魏半山这老头子竟然不服软。

  这倒是出乎自己意料,原本以为,魏半山为了魏族颜面,必然会屈服,最差当时应该对甄士德好脸相向。

  而不至于连送客的礼仪都不曾有。

  这老头子的钱不好骗啊。

  不过……李凤梧笑了笑,貌似由不得他啊。

  对此李凤梧没有丝毫愧疚之心,反正修缮黄家堤也是为襄阳人办事,作为襄阳望族,你们的根基就在襄阳,此举也是为你们这些襄阳士族好。

  没了土壤,怎么长得出强大的家族。

  对甄士德道:“昨日吩咐的事情都办好了吗?确定不会让魏族怀疑到咱们头上来?”

  甄士德笑了笑,“黄县尉的关系您大可放心,他交代了的事情,必然不会出差池。”

  李凤梧点点头,“那么魏疏柳的父亲呢,得设法和他见上一面,当父亲的嘛,总归是会心疼女儿的,尤其是我听说他那一系人丁不旺,只有这么一个独女。”

  “那倒是不用了。”

  甄士德笑眯眯的道,“已经得到消息,是魏平江亲自带人去的江陵府,黄县尉见机行事,必然会和魏平江一起回襄阳。”

  李凤梧有些不安,“就怕到时候黄县尉搞不定魏平江,不管怎么说,希望黄县尉顶住压力,就算正面和魏平江过招,也必须得将魏疏柳和卢震掌控在我们手里,尤其是魏疏柳,绝对不能被魏平江带回魏府。”

  甄士德深有同感,“黄县尉应该知晓轻重。”

  长出了口气。

  李凤梧挥挥手,“如此,还请甄主簿上心一些,多关注一下咱们布下的那些棋子,切莫把咱们卖了,否则到时候咱们都得灰头土脸的滚出襄阳。”

  这件事上,三人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看起来是想从魏族手上坑钱来修缮黄家堤,实际上从整个襄阳士族手上拿钱。

  一旦被揭露,那就成了整个襄阳士族的敌人。

  那样的话,别说区区知县、主簿和县尉,哪怕是襄阳知府被整个襄阳士族敌视,也得焦头烂额,之后的公务都别想好好完成了。

  大抵行政一方,政令公务都要得到士族的扶持。

  这是大宋社会阶层构造的必然性。

  所以尽管刮皮县令在襄阳搜刮民脂民膏却还是能全身而退,最重要的一点,他从来不和士族作对,甚至诸多士族也从这位刮皮县令的手段上捞到了不少好处。

  吃亏受苦的永远的底层百姓。

  甄士德应道:“我理会得,这便去盯着。”

  看着匆匆离去的甄士德,李凤梧一时间坐在那没有动,许久才叹了口气,“都是老狐狸啊!”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甄士德先前对自己说的肯定有所隐瞒。

  和魏半山的谈话中,甄士德留了余地,没有把魏半山往死地上逼,所以魏半山才有底气不理甄士德,而看后续情况再决定。

  也可以理解,毕竟甄士德在襄阳经营多年。

  有所顾忌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而且这样也能显得这件事情更自然,不至于让人一眼就看出阴谋味道,所以自己敢打赌,魏半山此刻肯定还明白,这件事襄阳县衙究竟是什么目的。

  接下来,就看襄阳人的了!

  只有襄阳人能将魏族逼上绝境,也只有襄阳人能让魏家老爷子亲自登门拜访自己。(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