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六十一章 拱扑策居正?

第六十一章 拱扑策居正?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024更新时间:2016-07-27 20:00:01
  被汤思退一语惊醒的梦中人张杓,怔了很久。

  直到钱象祖一道吸溜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汤思退很有意思的看了一眼钱象祖,这小子也不错,喝茶喝出了吸溜声,比他那个祖父钱端礼有人情味多了。

  但这也是年轻人的通病,一不小心就要在仕途上吃大亏。

  张杓收摄心神,暗道可怕。

  汤思退不愧是能从秦桧和上皇执政期间走到现在的人物,端的是可怕,一番谈话在自己先入为主的情况下,竟然能反败为胜。

  自己刚才已经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勉强扯起一抹笑意,“这一次西府官员迁动甚巨啊。”

  言下之意,西府之中已无你汤思退能控制的主和官员,难道你不担心点什么吗?

  汤思退不疾不徐,“张侍郎通读史书,难道不知道天子之策么?”

  哪怕是西府主和官员被清空,就算是东府之中也安插上诸多的主战官员,自己反而更加放心,无他,两字耳:制衡!

  历朝历代天子,但凡有点圣明之心,皆一力秉承制衡之策。

  当今天子主战望归开封之心,无出其左右,是以要倚重主战派的洪适、陈俊卿和蒋芾等人,但越是如此,自己这个相公位置越发稳如泰山。

  只要自己不犯错,这个位置没人能取代。

  避免主战派恃宠而骄又或者是经此战后功高盖主,官家就需要自己这个相公来做恶人。

  但汤思退还是愿意和张杓谈,也愿意和接下来还会出现的人谈,也有心中的顾忌:毕竟朝中主和派不止一个,比如那个王之望,虽无经略两淮之才,但只要有人愿意扶持,也有可能取自己而代之。

  又或者是宠臣龙大渊、曾觌两人,亦有可能。

  经此战后,三位皇子已成鼎立之势。

  三足鼎立和两强对峙,都是官家乐意看到的制衡结局。

  所以自己若是拒绝了赵惇和赵愭,又不能和赵恺亲近,那么注定要慢慢被朝堂孤立,如此便存在极大的未知性。

  张杓听到天子之策后,心中一凉,以为汤思退并无和邓王殿下合作的意思,已准备告辞,免得被逐客失去颜面。

  却又听得汤思退说道:“天子之策居正,某亦可拱朴策之。”

  拱朴策居正!

  一旁的钱象祖大喜过望。

  朴为殿下……汤思退此言,虽然并没有明确说明愿意扶持殿下,但那个拱字用得极为神髓,意思是说适当时候,也会出手拱助一二。

  张杓面容却很平静,起身行礼,“如此,谢相公之意。”

  汤思退笑而不语。

  离开相府后,张杓要避开皇城司耳目,是以未打算和钱象祖一起去邓王府上,如此这般叮嘱了几句后,等钱象祖离开后,才带着两个家仆慢慢悠悠在青云街上晃荡着回府。

  阴沉着脸……

  拱扑策居正?

  汤思退这人果然圆滑,若真是真心臂助邓王,就应用“抱”字而不是“拱”字,一字之差,带来的朝堂局势将是天差地覆。

  如果自己所料不差,恐怕就在这一两日,恭王殿下的人也会去拜访汤思退。

  至于得到的答复,绝对不会是抱朴策居正。

  恐怕也会这句:拱扑策居正。

  汤思退此举,不过是在两位北上意思并不是那么强烈的皇子中左右逢源,毕竟大宋朝堂无人不知,庆王赵恺是一心想北上的。

  如今主战派中,已有不少视之为未来储位人选。

  就连父亲在离临安回四川绵竹老家时候,也对赵恺赞誉有加。

  所以汤思退断然不可能支持赵恺。

  而在局势不明朗之前,他也不会把宝明确的压在任何一位皇子身上,只有等赵愭和赵惇两人,将赵恺打击到没有立储希望的时候,他才可能会明确立场。

  但那时候,鬼知道他还是不是左相。

  张杓冷哼了一声。

  扶龙永远都不是一两年的事情,如果没有今年的大战,在经过父亲和汤思退那一番联手的立储闹剧后,就可能以假为真的正式立储。

  可惜大战之后,官家又看到了北上的希望,立储怕是要等好几年了。

  张杓深呼吸了一口气。

  又深呼吸了一口气。

  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自语,“只怕到时候,你汤思退已被官家赶出了中枢,只怕那时候,我张某已坐上相公之位!”

  “左右逢源得势尚好,若是失势,怕是要被两边棒打落水狗!”

  “到了那一天,你如何将父亲赶下枢密使,那么我张杓就如何将你汤思退赶下左相!”

  “这大宋相公,某亦可为之!”

  远望青云街。

  张杓笑了。

  一路尽青云,是为天之骄子。

  踏相而青云,是为宋仕之妖娆。

  和张杓预料的一般,就在他和钱象祖拜访过相府的当日下午时分,青云街上的相府来了位道士,一位就连当今大宋第一左相都不敢对之失礼的道士。

  能和大宋第一左相平起平坐的道士不多,细数临安城,只一位。

  皇甫坦。

  轮才华和名望,皇甫坦不如张杓。

  但论身份和手段,皇甫坦却不输张杓。

  世人不知,我汤思退还能不知晓,李凤娘能嫁入恭王府,正是皇甫坦和李道在十几年前布下的棋局,两人联手打造了这样一个局面。

  用十几年的时间,打造一个棋局。

  皇甫坦和李道两人的心机,纵然是汤思退,也觉得恐怖。

  如此沉稳,如此长虑,几让人想起当年那个权倾天下的秦桧。

  是以皇甫坦的背后,不仅是恭王赵愭,还有荆湖南路宣抚使李道。

  其分量不比带着钱象祖来的张杓轻。

  汤思退也没料到会是皇甫坦来,虽然自己的耳目比不上皇城司,但大约是知晓的,和赵惇走得近的权臣很有几个,按理说不至于皇甫坦前来吧?

  转念一想,也许赵惇已经知晓了自己和张杓等人的谈话。

  若是派来的人分量不过,那就很尴尬了。

  不过就算是皇甫坦,汤思退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是以皇甫坦也只得到了一句话。

  拱扑策居正。

  没错,我汤思退就是要左右逢源……(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