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七十六章 留得汗青一幅纸,始不负此生

第七十六章 留得汗青一幅纸,始不负此生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243更新时间:2016-08-04 10:00:01
  李凤梧担任西辽使团接待使一职,很快被有心人得知。

  不过这是个不咸不淡的职位。

  一者西辽使团访宋算不得大事,二者西辽使团来本就没大事,由得李凤梧去折腾,办好了没什么大功,办不好反而有大过。

  西辽使团在一个月后才到临安,李凤梧事情还很多。

  比如青云书社,必取徐眉娇的那枚棋子如今怎么样了,又比如夏暖滟的《婴宁》篇已经写好,接下来该写什么……嗯,这个的话貌似不是很急。

  出了大内,李凤梧先回了梧桐公社,让李巨鹿去请徐眉娇来一趟,自己则去了隔壁不远的青云书社。

  隆兴二年的进士大科。

  出了个状元木待问,榜眼黄洽,还出了个探花郎。

  这是废话。

  哪年的大科不出三鼎甲。

  但今年的三鼎甲有些不同:探花郎的风头盖过了状元郎和榜眼。

  若是在如今临安深闺大院里问那些黄花闺女,今科进士们谁最风采,十有**要说是探花郎李凤梧。

  随着李凤梧高中探花郎,当初写的几首小词也传遍了临安。

  一首是写给文浅墨的《木兰词》。

  至于如何从传出来的,大抵是一些临安往来的富贾商人,在临安听到些许传闻,添油加醋一说,便传遍临安。

  而建康么……或是文宅奴仆传出。

  如今的临安,少男少女们中俏然挂起了一阵风,出入必带折扇,风花雪月中大抵会说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更有甚者,青楼行首中有善词曲中,为木兰词谱了曲,传唱于各大坊间。

  以临安为中心辐射,其传唱度之广,俨然直追柳三变的《雨霖铃》和苏仙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月》。

  再便是那首《再别白桥》。

  这首看似打油诗的古风诗,给临安士子带来了一股别样震撼。

  原来,古风诗还可以这样写。

  这是一首完全有资格入选诗经的传世佳作啊!

  再有便是李凤梧在太湖学会上即兴而作的那首无名诗: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首诗是李凤梧以谭翤同、于谦的诗糅合而成。

  但真正脍炙人口的,还是那首在苏园学会剽窃老师的诗: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宋金边境大战,备受金国欺凌的大宋百姓无人不望战,尤其是壮志男儿,更是热血沸腾,而那句“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真实的写出了大众心声。

  一时间李凤梧凤雏之大才昭显临安。

  高中探花郎,已是大宋国民官人,又写出如此脍炙人口的诗句,别说千家万户的小娘子了,就是读书报国的士子们,也钦佩甚盛。

  赵汝愚就是一位。

  这位年少好学的士子,通过太学同窗好友张观处得知,探花郎李凤梧办了个青云书社,毫不犹豫的请求加入。

  张观深知自己这位同窗之大才,绝对不输李凤梧,甚至不输本科状元木待问,欣然纳之。

  书社之中,正需要这等人才。

  除去赵汝愚,尚有几位太学生也加入了青云书社,不过其才华不仅远远逊色于赵汝愚,甚至不如张观。

  但张观谨记得李凤梧的叮嘱。

  青云书社并不需要多少大才之人,但求志同道合。

  为此,只要是正直忠义之士,来者不拒。

  当然,也有三四位并非太学的士子慕名前来,经过一番交往考察后,张观也将之纳入青云书社。

  是以李凤梧在襄阳这些日子,青云书社新进了七位成员。

  这其中,几乎都是慕大宋雏凤之名而来。

  就连大才赵汝愚,也对李凤梧神往久之,因此听到李凤梧回到了临安,人人皆翘首以待。

  青云书社就在梧桐公社不远处。

  在赴任襄阳之前,李凤梧将自己临安的藏书尽数拿了出来,又出资让张观购买了大量藏书,且张观、赵汝愚、史弥大等人也拿出了部分藏书。

  是以青云书社如今已有书籍一千一百余。

  其间不乏大量的孤本和珍本。

  好在书社的房间够多,放这些书绰绰有余,仅用了两个房间作藏书之用。

  书社正厅,是张观亲自题名的扶摇厅。

  取自庄子《逍遥游》中“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当然,张观手书的“扶摇”两字,比起青云书社的门匾那真是好了不只九万里。

  今日书社正厅里,来了不少人。

  有书社顶梁柱张观,有书社大才赵汝愚,也有庄闲、谭慧和吴瑞云三位未进太学的士子。

  三人皆是慕名而来。

  张观正捧着一本《东汉志》细读。

  赵汝愚则手执画扇,在厅中来回走动,心中有些惴惴。

  不仅是他,庄闲、谭慧和吴瑞云三人亦有些坐卧难安。

  若是没有意外,今日探花郎李凤梧应该会到书社来,想到即将见到大宋的风云人物,没有点功名在身是人怎会不紧张。

  尤其是李凤梧如今已是秘书少监,更是让人敬佩的无以言表。

  高中探花才四个多月,就成了从五品的高官,远远超过如今尚在外任的状元木待问和榜眼黄洽……俨然有青云直上剑入中枢之势。

  恰好应了青云书社的社名。

  看见赵汝愚坐立难安的来回走动,张观好笑,放下手中书籍,笑道:“子直兄不必如此,待你见得咱们的探花郎,会发现他其实和你一样……嗯,也许还不如你。”

  此处的不如你当然不是指才华和长相。

  轮才华,张观不得不服气,读书两年而中探花郎,此等才华谁有?

  论长相嘛……貌似更不是赵汝愚可比的。

  此处的不如是指家世。

  李凤梧只是区区建康富贾之子,虽然有个叔公张浚,但毕竟比不得赵汝愚,赵汝愚可是宗室子弟,是宋太宗赵光义八世孙,汉恭宪王赵元佐七世孙。

  若是赵构能生出儿子,赵汝愚这一脉也不会受到打压。

  不过就算是赵构生出儿子登基,但毕竟大宋国祚百年,太祖太宗的子孙遍布,赵汝愚这个宗室子弟身份并不能为他带来多少实质好处。

  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参加科举。

  赵汝愚闻言哈哈一笑,“焉能不紧张,某读书十数年,前羡苏仙,后服凤梧,大丈夫当如此,读书明志修身,留得汗青一幅纸,始不负此生!”

  果然是大才之人,随意出口,便是妙言。

  门外传来一道清脆而爽朗的笑声:“好一句‘大丈夫留得汗青一幅纸,始不负此生’,能说出此等豪言妙言,我大宋仅子直兄耳!”(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