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后怕

第二百二十七章 后怕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066更新时间:2016-10-18 15:49:52
  长叹了口气,起身,“朕要去处理陈相公的事了,盛堂,你着人将这货送回他的梧桐公社,嗯……还有一事,你得亲自去办了……”

  又骂我大爷,又骂我是王八,总不能让你白骂了。

  谢盛堂心里松了口气,大官这么说,就代表不会追究李凤梧醉酒失言的过失了。

  看了一眼醉得一塌糊涂的李少监。

  你小子也真是命好,遇着咱大官这么英明睿智的官家,若是换做其他官家,你怕是别想醒酒了,就这么去了吧,正好是名副其实的酒鬼。

  就算不赐死你,也得罢了你的官。

  赵昚来到隔壁的垂拱殿,开始思索如何处理陈康伯的事情。

  心中着实是有些后悔的。

  正月改元后不久,自己曾去南郊巡视籍田和其他事情,陈康伯也随行,在回大内的路上,这位老臣当时就对自己说过,想请辞归家。

  后来又屡上奏呈请辞。

  自己当时想着他若是走了,怕是没人能压得住汤思退、洪适和蒋芾,所以都留中不发。

  若是当时同意了,也许还能再活好几年。

  唉。

  赵昚叹了口气。

  不过为君者,基本上不会承认错误,不然何以保持君威。

  现在是如何处理后事。

  按照相公规制下葬是必须的,作为两朝老臣,还应选个好日子大肆祭奠,这些事情都简单,倒是有个事情不得不先想一下,谥号如何取定。

  首先陈康伯是文臣,所以应取文字的上谥。

  谥,是指古代有功之臣或者帝王死了之后追加的称号,“文”,表示具有“经纬天地”的才能或“道德博厚”、“勤学好问”的品德。

  正,忠,恭,成,襄端,定,简,懿,肃,毅,宪,庄,敬,裕,节,义,靖,穆,昭,恪,清,修,康,洁,敏,达,通,介,安,烈,和,僖,荣,愍,思。

  成、正、忠、襄四字属于特谥,只能由皇帝赐予,其中“文正“一谥,最为朝廷重视,是由皇帝特旨赐下,不能有群臣议定。

  两字谥号中,文后面的第二字,按照高低顺序排队,依次为正忠恭成端恪襄顺……

  那么这些美谥中,哪一个适合这位相公?

  观其入仕为政,平平稳稳兢兢业业,一手打造了采石大捷,若说追谥,文正都可以,但自南渡后,尚无文正的追谥。

  赵昚犹豫了下,觉得文忠或者文恭不错。

  不过这种事情自己一个人定下来不是不可以,但也要听一下礼部的意见。

  于是对伺候的小太监道:“去宣旨魏杞觐见。”

  这叫表明,赵昚并不愿意追谥陈康伯为文正。

  ……

  ……

  李凤梧头疼欲裂的醒来。

  睁眼,房间里很是安静,听不到一丝声音,翻身坐起,揉着胀痛无比的头,顾不得打理凌乱了的长发,看着房间发呆。

  之前不是在垂拱殿旁的偏殿之中和赵昚喝酒么。

  好像自己喝迷糊了。

  那酒似乎也太烈了,以自己的酒量,似乎醉早了两碗,旋即一想,或许是自己受到陈康伯之死,生出诸多感触之后心情不好的缘故罢。

  也不知道醉酒后自己这酒品有没有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不过此刻安然在自己卧室,想来没有——的吧?

  穿了鞋子,披了件衣衫。

  心里暗暗不爽,杜仲卿新调过来的丫鬟也太不给力,若是朱唤儿和耶律弥勒,必然是在房间里备好热水和热茶等着。

  哪还需要自己端茶倒水。

  从桌子上倒了杯冷水一饮而尽,意识更清醒了。

  推开门。

  李巨鹿并不在,似乎又去和徐眉娇腻在一起了。

  院子里很是清净。

  但李凤梧却诧异的发现,书房门口站着两个小太监,看那身份和穿饰,官职似乎不高,但也比一般的小黄门太监高了去。

  谁在书房?

  这两个太监,当然不可能是官家。

  皇城制式的服饰,也不会是赵恺,那么谁还能带着太监在自己书房里?

  李凤梧走过去。

  守门的两个小太监立即笑着行礼,“李少监醒了?”

  李凤梧不过托大,“两位中贵人辛苦。”

  一太监道:“谢都知在等李少监。”

  谢都知。

  谢盛堂啊!

  李凤梧恍然大悟,不过有些奇怪,他等自己干嘛,怎么不在大内服侍官家?

  走入书房。

  入眼第一的并非是坐在自己书桌客位看书的谢盛堂,而是书房正中那个偌大的水缸,里面装了半缸水,旁边还放了两块一尺见方的坚冰。

  卧槽,什么个状况,春末夏初,放两块坚冰在书房里干嘛。

  这个水缸又是干什么的?

  对放下书站起身的谢盛堂行礼,“让谢都知久等了,不知道有什么事要叮嘱下官。”

  自己的阶官职官都比谢盛堂低,称呼下官没毛病。

  谢盛堂呵呵笑了笑,“我这个不厚道的老太监在李少监书房里,能有什么大事,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

  这话说得?

  李凤梧一头雾水,旋即猛然大悟,肯定是自己喝醉酒后喊谢盛堂老太监,还说他不厚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谢都知,那啥,那啥酒后失言,且莫怪罪于下官。”

  谢盛堂乐了,“我倒是想知道,哪里不厚道了。”

  李凤梧苦笑,“谢都知你就别笑话下官了,酒后都是胡言乱语,当不得真。”

  旋即转移话题,“谢都知,这些坚冰?”

  谢盛堂也看向坚冰,说的却是另外一回事,“若非大官大度,你这酒后失言啊,不止要葬送李少监的仕途,恐怕要当一个真正的酒鬼。”

  李凤梧吓了一跳,“我醉酒后说了什么?”

  谢盛堂看了一眼房门外。

  那两个小太监很是聪敏,立即走开,不敢再听两人的言论。

  谢盛堂道:“你骂了大官,说你大爷的,你还说大官生了三个王八蛋。”

  李凤梧顿时出了一声冷汗,浑身汗毛倒竖,差点没一屁股坐倒在地,“我怎么就会这么失态呢,按说喝醉酒后也不至于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啊。”

  谢盛堂很是同情的看着李凤梧,当然也不会告诉他你被大官坑了,你那酒里有佐料,能让你快速醉酒不说,还能刺激你畅所欲言。

  “现在知道后怕了?晚了!”谢盛堂脸色忽然一肃。(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