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管他风雨起,我自闲看

第二百四十八章 管他风雨起,我自闲看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027更新时间:2016-10-29 09:00:01
  知道这个消息后,李凤梧的反应出乎陆游的意料,安静的很。

  陆游诧异道:“你不吃惊?”

  李凤梧摇头,“有些吃惊。”

  不知道为什么,和文浅墨文淑臻一起玩了一天,忽然有点佩服大娘子,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总是一副很安静的样子……也有情绪失控的时候,比如在静虚宫。

  不过自己很是欣赏这种风格,既然在仕途奋斗,就要做到宠辱不惊。

  今后自己应该稳重一些了。

  女子那叫恬静,男子就该叫稳重。

  李凤梧继续道:“离开临安之前,学生就预料到了这事可能会牵扯其中,也想到赵恺会被牵扯进去,但没想到,竟然连赵珲都被牵扯进去了,这个事情不简单,恐怕不止是赵作仁的手段。”

  朝堂上无人不知,赵珲、赵作仁、龙大渊、曾觌是官家的绝对心腹。

  按说,赵作仁不会对赵珲下手。

  但既然赵珲被牵连进去了,那就说明赵珲不会那么清白。

  或者换个角度,赵作仁不会那么清白。

  这两人总有一个是某位皇子的人。

  如果赵珲是某位皇子的人,那么上元大火案的重启,也很可能是官家指使赵作仁,如果赵作仁是某位皇子的势力,那么对赵珲下手就是个意味深长的事情。

  恐怕目的就是争储!

  而目前来看,牵扯进去的皇子只有赵恺。

  上元大火案要查的赵惇的人。

  如果是后者,赵作仁很可能是赵愭的人。

  只是李凤梧很有点疑惑,赵恺怎么会牵扯进去,上元大火案的时候,赵恺可老实的很,根本没有任何举止,何以牵涉其中的。

  陆游解释道:“据赵作仁所查的证据显示,上元大火案时,负责御街治安的原禁军副统领、殿前司都虞候、中亮大夫,也就是现在的右武大夫、殿前司都虞候宁颌,曾让人去过赵恺府上。”

  李凤梧吃了一惊。

  宁颌在上元大火案被贬,但他在案发时候曾去通知过赵恺,这件事赵恺从来没给自己说过。

  不由得苦笑。

  果然,伴君如伴虎。

  还不是君王的赵恺都如此,登基之后恐怕不会比赵昚好多少。

  不过李凤梧也并不担心。

  上元大火案后又发生了诸多事情,如今的赵恺,恐怕已不是当初的赵恺,至少对自己,他应该是绝对信任的。

  更重要的是,上元大火案是春闱之前,自己还没中举。

  赵恺就是告诉自己,自己的能力也有限。

  况且上元大火案后,赵恺也没有其他动作,估计宁颌的消息,只是告诉他京城出了大事——一般京城发生骚乱的大事,作为皇子,最担心的当然是不是有人要谋反逼宫。

  赵恺当然要关注这一点。

  因为如果有人谋反逼宫成功,他的希望也没了。

  从这点上,赵恺和赵昚是一个利益点。

  “这事就麻烦了,恐怕有人要拿这件事大做文章,这件事后,大概有皇子要遭殃了。”李凤梧忽然想起了朱茂才之死的疑点。

  朱茂才究竟是谁杀的?

  如果是赵愭杀的,说不通。

  如果是柳子承杀的,正常情况下他不会这么笨,杀了朱茂才引起人重新关注上元大火案。

  但如果上元大火案可以打击赵恺和赵愭,柳子承会不会去做?

  换成自己,那肯定要做的。

  柳子承素有阴才,恐怕也会去做。

  所以朱茂才就是柳子承杀的——或者说是赵惇的人动的手,不过是柳子承的主意而已。

  想到这李凤梧深呼吸了一口气,“老师觉得学生应该如何应对。”

  毕竟自己也牵扯到其中了。

  陆游思索了一阵,“这得看你在官家心中的分量。”

  李凤梧沉默了一阵,才说了一句,“应不输龙大渊、曾觌了。”

  醉酒前,自己大概只是个普通备受恩宠的天子近臣,醉酒后一番怒骂赵昚大爷,估计现在自己在赵昚心中,已是绝对值得信任的新晋宠臣。

  陆游很是吃惊,抚掌,“汝之仕途风范,老师自愧不如矣。”

  又想起当初李凤梧给自己提醒过,千万别上奏呈去弹劾龙大渊和曾觌,现在看来,自己这位学生的眼光真是毒辣的紧。

  当初自己确实想弹劾这两个奸伶宠臣。

  如果贸然弹劾,估计自己现在已经被贬官了,那还能继续坐镇建康。

  只要坐镇建康,一两年后,政绩出色,走入中枢是必然的事情。

  建康可是大宋的陪都,其地位之重要,不输临安多少,甚至可以说,建康知府远比临安知府更吃香——临安知府就是坐在火盆上的。

  不见这一次上元大火案,原临安知府胡兴可也被牵涉其中了。

  不论这件事怎么落幕,胡兴可恐怕是讨不了好果子吃了。

  因上元大火案已经被贬到了地方,这一次再追究一下责任,这仕途怕也是没多少希望了。

  李凤梧只好笑笑,“老师是做学问的人,对于人心的勾心斗角,是不屑去钻营,否则以老师的才智,早就是权执东西府的相公了。”

  这是奉承话。

  陆游自知自己的水准,做学问确实可以,但把做学问的精力放到官场经营中,恐怕也比现在好不了多少。

  笑道:“既然你已是不输龙大渊等人的天子宠臣,这件事不管即可,反正你现在在建康,也鞭长莫及。”

  李凤梧也笑了笑,“学生也是如此想。”

  上元大火案无论怎么查,自己最多就是个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隐责,若说追究一下,最多受个牵连之责,略施罚铜之类的薄惩。

  而以官家如今对自己的看重,恐怕连罚铜都不会——但特么有可能罚薪。

  一想到这,李凤梧就有点淡淡的忧伤。

  尼玛,历史上那个天子宠臣,从一入仕就没领取过一石薪俸的?

  仅我一人耳。

  陆游知晓自己这个最看重的学生仕途不会因为上元大火案受到牵连,心情放松了不少,“那你我且闲坐建康,笑看他风生,又看他水起,自在逍遥。”

  李凤梧大是怡然,“且享受一番老师的那种湖山胜处放翁家,槐柳阴中野径斜的悠闲。”(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