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宁静之后,风雨骤至

第二百四十七章 宁静之后,风雨骤至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083更新时间:2016-10-28 20:00:01
  这大宋女人要说温婉,咱这未来大娘子真是无人出其左右了。

  意思是说,妹子看书是因为打发时间,避免太过想念你,其实何尝又不是在述说她自己的心声。

  在未来娘子面前,李凤梧有些忍不住的嘚瑟,“其实这种故事我知晓的很多,婴宁和画皮也是我指导下写出来的,两位娘子若是喜欢,以后有的是机会,你我三人闲坐庭院,或又是卧憩床头,我为你们说个够。”

  文浅墨啊一声抬头,“真是你指导写出来的啊?”

  丝毫没注意到李凤梧话里有话。

  文淑臻倒是听出来了,只是温婉的低头,温柔的道:“妾身愿等那一天,东篱把酒黄昏后,且看山河又一春。”

  李凤梧哈哈乐了。

  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夺目眩晕的酥|胸,“只怕那一日到时,我已无心说故事。”

  文浅墨嘿嘿笑乐,腾出一只手来,趁长姐羞涩低头,闪电般在那傲世的酥|胸上戳了一下,“妹子若是个男人,也会没心思说故事,恨不得死于此处。”

  文淑臻大赧,作嗔怒状,话没出口,却又被李家官人闪电般的戳了下,“对对,我和浅墨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就是闺房乐趣啊。

  文淑臻后退了两步,简直不忍直视。

  忽然发现,自己被妹子和李家官人联手欺负了。

  只是心里却幸福的紧。

  李凤梧戳了一下文淑臻,感觉弹手的很,意犹未尽,于是伸手去抱李长生,不容置疑的从文浅墨怀里抱过来,那只手当然有意无意的擦拭了下文浅墨的胸口。

  文浅墨噔噔噔后退一步,咬着嘴唇,“李家官人,你……”

  李凤梧抱着李长生,笑容充满贼意,一副无辜的样子,“我不是故意的。”

  旋即又道:“我是有意的。”

  文淑臻大乐,现世报来的真快。

  文浅墨窘迫不已,顿足,“长姐,李家官人欺负我。”

  文淑臻却只是安静的乐,“你不也欺负我了。”

  文浅墨一撇嘴,“我最小。”

  李凤梧一脸正经,“我才是最小的。”

  文淑臻秒懂,越发乐呵了,只是笑容依然安静恬淡,仿佛一朵悄悄漂浮在天空上的彩云,这么安静,那么柔情。

  文浅墨还欲争辩,却倏然发觉李家官人说的小是什么小,顿时忍不住噗嗤笑了。

  阳光真好,春风明媚。

  一阵风袭来,吹得白裙翩翩,吹得长发如丝。

  桂香阵阵。

  李凤梧笑着陪着两位娘子说起了话儿,说起大理的轶事,两位娘子听得如痴如醉,李凤梧也没隐瞒她们,说了段正兴赐给了三女的事情。

  文浅墨闻言,顿时斜乜一眼李凤梧,“哎呀呀呀,李家官人你肯定干坏事了。”

  李凤梧一脸尴尬。

  文淑臻悠悠的道:“身在官场,李家官人也是身不由己,妹子就不要太过在意了。”

  眼睛却很是干净的看着李凤梧。

  李凤梧感激涕零,最后说给三女安排了归宿,文浅墨才挥了挥小拳头,嗯哼了几句,表示李家官人你还算有人心。

  没有吃干抹净就跑路。

  女人嘛,虽然容易嫉妒女人,但也最容易同情女人。

  又说起张疏影和玉观音。

  文浅墨一脸向往,很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孔雀舞,雀跃的很,恨不得立即就到李府去见识一番。

  文淑臻则安静的听着,轻轻抚着胸前的鬓发。

  一如岁月里那恬静的山间流水,映衬在两岸青山里,舒缓的流过岁月。

  安静的岁月,有爱人在身旁,时间便如流水。

  眨眼即逝。

  如今已是文宅大管家一人之下的燕小乙亲自过来,请李凤梧前去就餐,李凤梧抱着李长生,对文浅墨和文淑臻道:“一起去罢。”

  燕小乙有些为难,“小官人……”

  李凤梧笑着制止,“未来的公婆,有什么忌讳的。”

  文淑臻便拉起妹妹的手,“如此,李家官人请。”

  李凤梧起身,文浅墨跳跳跃跃的要和李凤梧并肩,被文淑臻拉住,眼神示意,咱们是妇道人家呢,岂能失了妇德。

  就得跟在李家官人身后啊。

  文家大娘子,总于细节里见温婉。

  吃过午饭。

  张约素带了李长生回李府。

  李凤梧邀请文家双姝去逛街听戏,文浅墨依然雀跃的很,文淑臻依然安静的很。

  李凤梧恍似回到了校园,感受到了那青涩的初恋。

  尤其华灯初上,逛完夜市,从半水河畔回文宅的短暂路途间,李凤梧左手牵着心情大好还在吃着冰糖葫芦的文浅墨,一水长发披肩,宛若牵了个小情人。

  右手牵着安静沉默的文淑臻,鬓发垂兄,只是恬静的任由自己拉着亦步亦趋,宛若最是听话的小媳妇。

  这感觉很是美好。

  想起了自己曾经剽窃过的词。

  文淑臻心有灵犀,恬静的道:“还记得那年,李家官人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小妹便为你倾了心。”

  文浅墨闻言摇了摇手上的冰糖葫芦,狡辩道:“才没有。”

  李凤梧忍不住紧了紧手,“再见已是故人。”

  安静的时光静悄悄的去。

  送完两女回到文宅,李凤梧回到李府,便见有人守候在门外,李巨鹿等在一旁。

  那人看见李凤梧,便上前行礼,“李少监,陆知府有请。”

  李凤梧吃了一惊,这么晚了,老师陆游找自己有什么事?

  确实有事,而且是大事。

  临安出大事了。

  上元大火案重启调查,赵作仁竟然有如神助,很快查到了证据,竟是一封朱茂才的手书,其中内容详细的述说了上元大火案的来龙去脉。

  而其中的说辞,又与李凤梧脱不了干系。

  朱茂才之说,竟是说柳子远报复李凤梧,故意纵火,引发了上元大火案。

  而他和落井死去的朱府奴仆,就是执行之人。

  从始至终,竟然没有提一句柳子承。

  这下天子震怒。

  震怒不仅仅是上元大火案的发生缘由,还有这其后的猫腻,朱茂才的手书中,不仅没有提及柳子承,反而提及了另外的人:李凤梧,赵恺,以及当时的临安知府胡兴可。

  还有一人,豁然是殿前都指挥使赵珲。

  这下就捅了马蜂窝了。

  不仅涉及到天子门生李凤梧,连官家最信任的心腹赵珲也牵涉其中。

  一场狂风暴雨骤然席卷而起。(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