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三百零四章 大恶之谶

第三百零四章 大恶之谶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078更新时间:2016-11-26 09:00:01
  知晓了赵昚的底线,李凤梧并没有放弃。

  底线你赵昚自己把握,计划我不变。

  反正怎么处罚是你赵昚的事情,我只管按照我的计划来,最多按照你的提点,不涉及到更多的郭家人而已。

  至于郭师元死不死,看你赵昚自己了。

  乾道元年的夏末,注定是个多事之秋。

  在馆试几日后,黄冲和郭铭终于解出了推背图,两人蓬头垢面的来到垂拱殿。

  赵昚见之不忍心,知道两人这样的话,若是传出去,今后很可能要被人弹劾个殿前失仪的责,于是让他们去洗漱换洗了衣服。

  重新焕发精神的黄冲和郭铭再临垂拱殿。

  也不知道是处于巧合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汤思退有事前来启奏,而赵愭和赵惇两位皇子,也借着来给官家请安的理由,站在垂拱殿里。

  赵昚心知肚明,也没有找借口打发他们。

  反正这一场战斗是避不开的。

  黄冲手执三张图纸,正欲开口说道,却不料郭铭率先开口,“官家,微臣和黄太史殚精竭虑,日思夜想,微臣不才,解除了门中人那一纸。”

  黄冲愕然,不是说好的只解小鸡吃虫图么。

  郭铭什么时候解出了另外一张?

  他为什么事先没给自己说?

  又猛然想起,郭铭身在大内,却还能知晓这三张图是从秘书少监李凤梧的梧桐公社搜查出来的,现在又突兀的冒出这件事。

  怕是有隐情。

  于是明智的选择了沉默。

  等郭铭先说,自己看情况,再抛出小鸡吃虫图的解义。

  赵昚脸色漠然,看不出情绪,“说。”

  郭铭从黄冲手上取过门中人那张推背图,不疾不徐的道:“官家且看,此图之大宅门,谶中有语祥光宇内,那么这大宅门当寓意朝堂,而图中一人立于朝堂,意指有人将专权朝堂,再根据谶中的‘一江断楫’,显然此人将要惑乱朝政,再有谶似道非道,乾沉坤黯,下句指此人专权引起的后患,上句中似道非道,字面意思理解,就是这个似道做的事情并不是道,由此可以推断,似道应是人名,似道非道,即假,姓贾也!”

  赵昚心中狂震,沉默着不说话。

  汤思退面无表情,内心波澜起伏,竟是这样的解义?

  郭铭这是找死么?

  赵惇和赵愭互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恐惧,我大宋又要被人专权?

  良久,赵昚才问道:“颂曰中的意思呢?”

  郭铭胸有成竹,“胡儿大张挞伐威,两柱擎天力不支。如何兵火连天夜,犹自张灯作水嬉。从这里面不难看出,应是在未来很久以后,将有番邦入侵,两柱擎天力不支,则是说在我大宋危难之际,仍将有两位重臣支撑,但因贾姓人专权而独力难支,致使兵火连天,而贾姓逆臣犹自灯红酒绿醉梦生死。”

  这完全就是大恶之预言!

  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天子,都不愿意看见这种局面出现,更何况是饱受秦桧专权带来巨大恶劣影响的南宋朝。

  尤其是励精图治一心恢复江山的赵昚,更不愿意接受这种事情!

  赵昚脸色顿时刷白。

  推背图是禁书。

  因为有不少图是被宋人印证了其预言的准确性。

  如果郭铭解释的没错,那这也很可能是今后将要出现的事情,大宋如今半壁江山,自己励精图治图谋北伐,自然不会让金人南侵。

  如此说来,这是自己百年之后的事情。

  深受秦桧之害的赵昚太清楚被臣子专权情况下,又有番邦入侵的惨重后果。

  盯视着郭铭,良久。

  郭铭慨当以慷,丝毫不惧。

  其实心里吓得不要不要的,暗暗祈祷,你妹的,千万不要被坑了啊,老子可是按照你们的计划,你们要是不管了,老子这一次是死定了。

  黄冲吓得面色灰白。

  这尼玛不是作死么,郭铭你要死也别拉上我啊。

  赵昚看着一副骨鲠直臣样子的郭铭,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良久,才道:“宣秘书少监李凤梧。”

  谢盛堂急忙到殿外去通知。

  垂拱殿殿里一片安静。

  没人敢说话。

  汤思退给了赵愭和赵惇一个颜色。

  赵惇犹豫了下,上前道:“父皇,郭官正虽有才华,但袁天罡和李淳风是何等神仙人物,郭官正此解,怕是谬论。”

  郭铭冷笑一声,“殿下谬矣,术业有专攻,某虽不才,三张图却也解出了两张。”

  赵昚愣了下,“还有哪一张?”

  郭铭从黄冲手上接过绘马图那一张,道:“此图,谶语,天马当空,否极见泰,又有颂曰‘神京王气满东南,祸水汪洋把策干’,说的便是上皇即位南渡。凤凤淼淼,木冓大赖。木冓者,上皇讳也,一木会支二八月,此为合字,木会即合为桧,春之一半,秋之一半,可合成秦字,妙之王也。临行马色半平安,便是指定都临安。”

  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

  听得郭铭一说,众人顿时恍然,还真是如此。

  由此越发佐证了郭铭对于门中人那张推背图的解义。

  赵昚心里骤然火起。

  啪的一声拍了拍桌子,“祸国殃民之妖言,实在罪不可诉,将郭铭给我押下去,斩了!”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唯独郭铭昂然而立,“非臣之罪也,臣尽心事职,官家不虑绝后患,不意溯禁书之源,不诛异轨之根,却反罪吾乎?岂是明君之为也!”

  就是告诉官家,你杀了我没用,你应该想法去绝了贾姓专权的后患,也应该去追查这三张推背图的来源,这才是明君的做法。

  其实就是提醒官家,这件事还有挽回的余地,你现在杀我没什么卵用。

  但郭铭心里却惊恐到了极点。

  你妹的,怎么还不来!

  再不来老子就要被官家给办了。

  赵昚怒视郭铭,听到郭铭一番话后,还真的忽然想起了什么,压了压火气,“且留你片刻。”

  推背图从梧桐公社搜出来后,李凤梧并没有乱,他很可能已经猜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如果真是这样,对他没有任何好处,想必李凤梧这小子肯定有后手。

  他应该是要针对郭家和钱家,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但这小子究竟有什么办法?

  门中人那张图的解义确实是恶谶,如何破?(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