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久别胜新婚

第三百四十三章 久别胜新婚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048更新时间:2016-12-15 09:02:34
  窗外蛙声一片,稻花香从城外飘来,天边一轮明月,七八颗星,耀眼闪烁。

  很容易让人想起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房间里烛影摇红。

  床帏飘飘。

  梳妆台,铜镜前。

  伊人着白裙,酥|胸半露。

  轻描了远山黛眉,又抿了暗红胭脂唇,再轻轻的犁梳着秀发,心情惴惴的期待着那个人儿到来。

  是谁爱说怜花。

  耶律弥勒请捋秀发,不着痕迹的浅浅的笑。

  且记归期,且记归期。

  如今官人归来,妾心也期期,红烛罗帐,共赴巫山雨。

  我花开后已多年,且待官人把花摘。

  心里殷切期望的耶律弥勒,满脸春色,脑海里只有自家官人那张刻薄的嘴唇和在自己身上辛苦努力的那一份男人气概。

  李凤梧推门而入,看见伊人独坐,于是邪恶的笑了。

  果然,有人在等待的感觉确实很爽。

  而且接下来的事情更爽。

  其实很多时候,不明真相的人都以为,男女巫山云雨之时,肯定会有很多的前奏,那是被岛国的爱情动作片误导了。

  真正有了时间的男女,又彼此知根知底的情况下,情欲来了,哪有那么多的烦琐事?

  都是褪掉衣服直接办事。

  毕竟久别胜新婚,我想念你的紧,你想念我的狠。

  况且大夏天的,大家穿的本来就不多。

  李凤梧猴急的从后面抱住耶律弥勒,还是说了几句贴心话,旋即精虫上脑,一只手按住耶律弥勒的背,让她俯身在梳妆台上,一只手火急火燎的将耶律弥勒的襦裙撩到了臀上。

  两人都喘粗气。

  烛影摇红里,雪白的翘臀越发刺目。

  李凤梧还是按耐住内心的骚动,抚摩了一阵,然后移到耶律弥勒的胸口。

  当然,李家小官人的长衫也早就落在了地上。

  轻车熟路了。

  耶律弥勒也早了湿了。

  李凤梧几乎不用眼睛看就能找到桃花源那隐秘的地方,况且耶律弥勒本来就是白虎一只……这便更简单轻易了。

  剑入长安。

  李凤梧闷哼了一声。

  卧槽,一年多不见,果然是自己想念的紧啊……

  耶律弥勒也闷哼一声。

  仿佛被插入了一根火棍。

  炽烈的很。

  也爆撑的很,甚至有些疼。

  接下来的画面少儿不宜。

  但是……很短暂。

  几乎没到三分钟,耶律弥勒甚至还没开始杀猪拆房,李凤梧就闷哼一声,攀附在耶律弥勒的背后,浑身都失去了力气。

  稍事休息,收拾了一番,两人上床。

  相拥片刻,李凤梧毕竟才刚二十岁的人,精力旺盛。

  很快重燃。

  这一次有了先前的垫底,不再急躁了。

  而耶律弥勒早就被开发得熟透了,解锁的姿势不要太多,尤其是那张嘴,真是个黑洞一般,直接将李凤梧吞噬了……

  许久之后,听雪院里又响起了久违的杀猪拆房声。

  朱唤儿因来了姨妈,所以早早的就入睡,况且她早就习惯了耶律弥勒这天赋异禀的杀猪拆房的叫床声,倒是没什么反应。

  然而听雪院新入住的耶律杞颜不知道啊。

  作为一个郡主,她对这种事情本来就了解甚少,也就是跟着李凤梧去草原,在那夜,在那个蒙古包里听过一回。

  所以大抵知道女人的叫声。

  然而耶律弥勒的叫声却和那个蒙古女人的叫声截然不同。

  一者是黄莺鸣翠柳。

  而耶律弥勒却是比较酣畅淋漓的大瀑落千尺。

  耶律杞颜先还有点不解。

  直到听到了耶律弥勒那句“官人……不要……不要……停……啊!啊啊!啊!啊!啊!”

  耶律杞颜才恍然大悟。

  顿时羞了个臊。

  也瞬间明白了李凤梧临走前意味深长的提醒,原来他说的喧闹是这种喧闹,自己还天真的以为会是有人说梦话什么的。

  而且,耶律杞颜很快想明白是谁制造出来的。

  虽然来到梧桐公社,还没见到李凤梧的其他女人,但男主角却是可以肯定的。

  敢在听雪院造出这么大动静,还能无人敢说的,除了李凤梧还有谁?

  耶律杞颜用枕头捂住耳朵,却发现那声音无孔不入,又加了棉被,发现也无济于事,最后干脆赌气的什么都不用了。

  就这么躺在床上,听着。

  该死的李凤梧,你这样对得起我姐姐嘛……

  旋即猛然想到,以后自己也要和他这样啊……自己会不会也这样叫的没羞没臊啊……自己和姐姐是有些灵犀的,万一哪一天,他和姐姐这样,自己会不会也有所感觉……

  耶律杞颜的心乱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想起一事,脸色顿时刷白。

  听到那杀猪拆房生,似乎是很痛苦的样子。

  不由得内心惊恐。

  这个女人,应该和李凤梧滚了很多次的床单,尚且这样痛苦的大叫,可想而知李凤梧那家伙那地方有多么的恐怖。

  自己一个处子之身,洞房花烛夜会不会直接被李凤梧这样杀了啊……

  好吓人的说。

  就这么胡思乱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耶律杞颜才深深的睡去。

  然后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反正天色还没亮,耶律杞颜又被这声音吵醒。

  半睡半醒之间,又在天色将亮的时候,听到了听雪院里那让人恨之入骨的杀猪拆房声。

  耶律杞颜怒不可遏。

  还有完没完!

  李凤梧你是种马么,怎的能折腾一夜!

  开得再艳丽的花,也要被你这么折腾得很早就凋谢了啊!

  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只是又幽幽的想到,那个女人的叫声,似乎透着一股很是愉悦的情绪,会不会很享受呢……

  耶律杞颜不知道。

  她只知道,现在自己对洞房花烛夜有点恐惧。

  还有点羞臊的期待。

  如果哪一天真到了,自己是应该放开心态,如那女人一般放纵的呻|吟,还是羞臊着内心,不发一声……耶律杞颜不知道。

  只是起床后看着自己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哭笑不得。

  然而起床后,看到神清气爽,一点也不像折腾了一夜的样子的李凤梧,就打不住其从一处来,怒道:“你不累啊?”

  李凤梧只是邪恶的回了句,“你还不懂,其乐无穷,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的。”

  不要脸。

  耶律杞颜直接败走。(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