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雏凤欲闹临安

第三百七十七章 雏凤欲闹临安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010更新时间:2017-01-01 09:00:01
  这其中的曲折,就算是张杓柳子承他们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

  因为他们都在局中。

  因为这本来就是个死局。

  赵愭病重,赵惇想得到皇位,柳子承想扶龙,赵恺没了心气,赵汝愚想要改庭换面讨好赵愭,张杓要确保太子无虞……

  所有的这一切结合到了一起,便有了当下的局面。

  因为自己这一着,只是推动了赵惇弑兄的进程而已。

  无论有没有自己发力。

  只要赵惇明白了他所处的绝境,都会抓住机会,弑兄,继而入主东宫——他心中对皇位的执念,便是这个事件不可阻挡的决定因素。

  没有任何人改变得了这个现实。

  接下来,自己只需要静静的看戏,毕竟自己不仅通过昨夜的事情让赵惇看清楚了他的处境,也通过和皇城司的口供告诉了赵惇。

  自己不会将影子刺杀自己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赵惇就不用顾忌自己。

  在皇城司的询问中,李凤梧只说了刺客是一个乔装打扮的人。

  这是事实。

  韩侂胄也是如此说。

  所以皇城司根本没想到自己有所隐瞒。

  当然……皇城司曾觌也求不得自己隐瞒。

  如果自己说是恭王府上的影子来刺杀自己,你让曾觌查不查?

  那才是烫手山芋。

  虽然说要准备静静看戏,但李凤梧知道,这件事自己必须站到赵惇那边,必须确保赵惇成功毒杀赵愭。

  所以接下来自己还需要借昨夜的事情大闹特闹,吸引临安所有人的注意力。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边了,才利于赵惇行事。

  这些事情,早在知道赵愭大病后,李凤梧就已策谋好。

  唯一的意外的影子来刺伤自己——虽然最后殊途同归,都是一个目的和效果,但当时自己确实懵逼了一阵,以为计划要流产。

  现在所有事情就绪,自己就准备在临安大闹一场。

  从而便宜赵惇行事。

  想到这李凤梧身心都是惬意的。

  熬了这许多年,估计都得在今明两年,所有事情都要尘埃落定。

  自己也终于可以回建康。

  及冠,和浅墨成婚。

  想到浅墨,想起那张俏皮的笑脸,想起那张脸上那颗在阳光下会轻舞飞扬的淡青色美人痣,想起那一头泼墨一般的铺地黑发。

  李凤梧就觉得满心都是温暖。

  我家浅墨及笄已一年多了啊……

  花开须堪摘,莫教青春虚韶华。

  正在吃寒瓜。

  李巨鹿轻手轻脚的进来,“小官人,大内的谢都知来了。”

  李凤梧点头,“快请进。”

  如果自己没意料错的话,谢盛堂是带来了官家亲切的慰问,恐怕还会有一些贡品补药——这个时候官家肯定要宽慰自己。

  见到了谢盛堂,李凤梧摆出一副我很痛心的画面,“谢都知啊,您可一定要告诉官家,让他为微臣做主啊,光天化日……呃,青天明月之下,竟然有人胆敢在天子脚下皇城跟边刺杀大宋士大夫,抹杀大宋的脊梁,这让官家的颜面置于何处,又让大宋的颜面至于何处……”

  谢盛堂无语的很,“我一定会转告官家的,李少监且好生休息着。”

  感觉李凤梧要放泼,谢盛堂想离开。

  只是觉得有点奇怪,李凤梧这样应该是有所图谋的。

  大难不死,官家必然会体恤安抚他。

  他又何至于如此表态?

  李凤梧一把拉住谢盛堂,“谢都知且莫慌着离开,倒叫下官知晓个事,官家难道就这样算了?”

  谢盛堂苦笑:“已经责成知合门事曾觌领皇城司全力彻查此事,禁军、六扇门、临安府全力无条件配合,想必能还李少监一个安生。”

  李凤梧早知道会有这个效果,却故作悲痛,“竟然只是皇城司?起码也要让禁军封城全临安……哦不,临安周边三百里之内的州府,尽数让禁军封城宵禁,翻天覆地也要将此刻查找出来啊,下官的伤痛事小,但赵室和官家的颜面事大,容不得亵渎啊!”

  别说谢盛堂无语,就是一旁伺候官人的耶律弥勒和朱唤儿听了这话,也觉得脸红。

  官人你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

  怎么整的好像你是太子一般。

  就是太子遇刺,也不过如此,甚至还达不到这种程度。

  你一个士大夫,秘书少监,开国男爵,竟然要求动用如此规模的禁军,封闭周边三百里内所有州府大小城……

  这和一场战事有多大区别?

  两女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无奈。

  自己这官人真是让人无语的很啊。

  谢盛堂是真的无语了。

  就为了你李少监遇刺一事,竟然要将周边三百里内的州府都尽数封城宵禁,这再扩大一点范围,岂非连建康也要彻查?

  这都耗费多少人力物力且不说,关键是会引起骚乱啊。

  只好苦笑着不狠痕迹的拉开李凤梧的手,“某一定会如实禀告李少监的诉求,相信官家也会应了李少监的愿望。”

  鬼才信!

  这话谢盛堂自己都不信,李凤梧又怎么会信。

  不过本来就是做样子给谢盛堂看的,一副我相信你谢都知的神情,很是认真的行礼,“那就有劳谢都知了,下官铭恩五内。”

  谢盛堂干笑几声,“分内事,那李少监歇着,某回去给官家复命了。”

  李凤梧浑然不知道自己先前有多么的不要脸,很是诚恳的道:“那谢都知慢走,下官有伤在身,就不远送了。”

  等李巨鹿回屋确定谢盛堂离开了听雪院后,李凤梧才恢复了先前神态。

  得意的笑了几声,看了一眼耶律弥勒和朱唤儿,“好像你俩对为夫刚才的表现不满意的很?”

  耶律弥勒和朱唤儿都吐了吐舌头,朱唤儿胆大,“不要脸。”

  李凤梧哈哈一笑,“等我伤好了再收拾你们。”

  回头看向李巨鹿,“那个人安排好了吧,不会出纰漏?”

  李巨鹿轻声道:“死人出不了纰漏。”

  又接口道:“小官人不用担心,这人不是个好货色,身上背了一条人命不说,还有两个黄花闺女的清白,可谓死得其所。”(未完待续。)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