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仕妖娆 > 第四十三章 抚女之足,伏子之背

第四十三章 抚女之足,伏子之背

小说:宋仕妖娆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分类:历史字数:2431更新时间:2016-02-11 10:05:16
  《野有蔓草》和《点绛唇》,前者是说男子遇见心仪美女,后者却说的女子心仪上门的男宾,都是述说男女一见钟情的情爱佳作。

  文家小女焉能不懂,闻言小粉脸微红,捏着小拳头对李凤梧挥了挥,“哎呀呀,你这李家官人真不害臊,谁稀罕和你初见如故人,哼。”小心里却欢喜的紧,金钗小女哪懂多少男欢女爱,只觉有男子夸奖自己,便觉得很是欢喜。

  李凤梧只是笑,五人一起夜游长街。

  当然,为了表现自己,李凤梧义不容辞的当上了冤大头,文家小女但凡对某件物事露出一丁点兴趣,他便豪爽的挥手一掷千金,买!

  到最后文宅两个年轻奴仆四只手几乎忙不过来,暗暗恼恨这李家小官人,莫的这么殷勤干甚,累了我们这些下人。

  见李凤梧大肆为小女买了许多东西,文蔡氏有些不好意思,趁着机会拉着小女,让她收敛些,哪知文家小女歪着头笑眯眯的道:“娘可别心软哟,李家官人可从咱爹手上拿走了十五根金条呢。”

  感情这小姑娘还在不爽李凤梧分了文启来的金条。

  文蔡氏无奈苦笑,傻丫头啊,男人的事情咱们不掺和,可你现在拿人手短,娘是怕你被李家小官人给忽悠得没魂了,到时候咱文家就损失大咯。

  一路上文淑臻很是低调,似是低头思索着什么,快到文宣王庙时终于压不住心中好奇,问李凤梧:“小官人,奴家愚昧,先前你说的那句词出自何处呢?”

  李凤梧刚为文家小女看上的七巧板和鲁班锁付了钱,闻言回头笑道:“可是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画悲扇?”

  文淑臻愣了下,“不是何事秋风悲画扇么?”

  李凤梧嘿嘿干笑,“都一样都一样,这个么……是一个不出名的词人所作《木兰词》的一句。”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你,这是几百年后大清朝纳兰性德的佳作。

  文淑臻恍然,“这位大家能写出如此经典词句,必然不会是无名之辈。”

  李凤梧讪讪的道:“这个么,他确实没甚名气,估计这一首词之后也没什么好作品的缘故吧。”话锋一转,对文家小女道:“哎,小妹,吃糖堆儿不,你看唤儿可喜欢吃了。”

  再不赶紧转移话题,文淑臻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话可不好圆得。

  文家小女拿着糖堆儿,砸吧着宛若两汪清泉的大眼睛,“木兰词可不只两句,上阕都不完整,下阕呢?”那一句词也让小丫头印象深刻。

  李凤梧狡黠的笑着,不动声色,“下次再告诉你。”

  文家小女想也不想就应道:“好。”小眼里满是欣喜,对李家小官人谄媚的举动很是满意。

  文淑臻莞尔,小妹你还真蠢啊,李家小官人明明就是想再见你,你还真上当了,文蔡氏只能继续苦笑,朱唤儿在一旁越发鄙视李凤梧了,纨绔好深的心机。

  逛完夜市,依依不舍的送文家三人回宅后,李凤梧和朱唤儿走在人流相对较少的回府路上。

  宋朝女子可没有后世女子那般的战斗力,逛了一晚上朱唤儿累得够呛,这会儿双脚疼得难受,一跛一跛的跟在李凤梧身后。

  在一家大户人家的门前台阶前,李凤梧停下说道:“脚很疼?”

  朱唤儿一脸委屈的点头。

  “坐下我看看。”

  朱唤儿哪会如此听话,撅嘴不说话,李凤梧冷哼一声,“我又不会把你吃了。”强行让朱唤儿坐在台阶上,不顾她的挣扎脱掉绒毛步履,眼神瞬间晕了。

  裹脚兴起于宋初,只有高贵女子才会裹脚,而且不如明清那般畸形变态,一般只求纤直而不伤筋动骨,是以南宋民间女子也有裹脚,但都不会出现三寸金莲的畸形。

  朱唤儿也裹过,只是她天生脚小,裹脚之后便显得极为纤直。

  纤直的小嫩脚在微弱灯光中出现在李凤梧眼前,着实是股强烈的视觉冲击,再加上细腻柔嫩的触感,李凤梧深刻的领悟到了什么叫腿玩年。

  这腿玩十年都没问题!

  朱唤儿臻首只差没垂进胸里,羞得满面绯红,耳根子烧呼呼的,心神也恍惚了……竟然对此没有多少反感和抗拒。

  这是礼仪清明的南宋,男子抚女子脚已不是肌肤相亲那么简单,非最亲密的人不为。

  李凤梧看清楚脚趾上那两个泡,叹了口气,为朱唤儿穿好鞋,然后蹲在她身前,“上来!”

  “啊?”朱唤儿瞪大了眼睛,纨绔要干什么?

  “我背你,不然你能走回李府?”这个时间点也找不到轿子,所以要说生活还是后世便利,一个电话就能叫来出租车。

  朱唤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纨绔要背自己?

  在男尊女卑的宋代,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哪有男子愿意当街背女子,传出去还不笑掉大牙。

  李凤梧知道朱唤儿的心思,没办法,谁叫自己的思想超前了这个时代几百年呢,男尊女卑一夫多妻都是自己喜欢的制度,不过背女人嘛……尤其是朱唤儿这种扬州瘦马,貌似自己也不反感,如果是夏天那就更好了。

  夜凉如水。

  万家欢腾的灯火中,一条长街上,女子匍匐在男子背上,影子在地上拖得极长极长……

  除夕的夜里,朱唤儿彻夜未眠,始终觉得自己在做梦一般。

  欢腾的春节很快过去,过了正月初七,李凤梧便将心思收了回来,不再出去游玩,着手看书准备上元节过后的府学考试。

  由不得他不努力,府学考试若是失败,便会被赶出去。

  经过春节前那起事后,李凤梧深刻明白到一个道理:没有根的浮萍,就算开花时节再漂亮繁华,一场风雨至说没就没了。

  如今的李家恰是如此。

  春节刚过几日,官家便下诏改年号为隆兴,拜张浚为枢密使,邸报已传达各地,想必北伐应该也被提上了朝堂,李家原本打算去临安拜会张浚的计划也在李凤梧坚持下放弃,因为李凤梧想起来,隆兴北伐中张浚会坐镇建康督师淮上。

  只要北伐启动,朱文修定然坐不稳建康知府这个位置,有张浚坐镇建康,李家可暂保一时无虞。

  这是外力,李家就自己一个独子,为了自己的纨绔生涯,为了李家众人后半生,怎么说李凤梧都应该读书,趁着张浚在朝中还有势力,考一个进士出身捞个官当当。

  因此开春的府学考试便至为重要。

  当初进府学就是走周必大的路子,但周必大立身刚正,要不了多久又会被官家召至临安为官,自己若是过不了考试这一关,周必大一走,估摸着会有人把自己从府学赶出来。

  柳青染死了,河西柳家依然不可忽视,因为还有一个誓死当谥文正的柳相正,也不知这货会不会在北伐失败后被夺情起复……

  ……

  ……

  求推荐收藏!当然,若是有打赏评价什么的那真是极好的了,此处括弧笑……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