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指江山 > 1 渣爹的离开

1 渣爹的离开

小说:画指江山作者:十九层深渊分类:玄幻字数:3231更新时间:2015-10-28 08:25:14
  大青山从南向北横贯上万里,穿过了青州的西部。就是因为有大青山存在,青州才命名为青州。

  大青山树木繁茂,野兽群集,莽莽荒荒,只有那些猎取野兽为生的人,活动在大青山边缘。至于大青山的深处,那是人类的禁地。

  在大青山中东侧,有一个小村落,名为青石村。青石村只有几十户人家,是一个非常小的村子了。

  一个少年,扛着锄头正从田地里走出来。少年面相十分稚嫩,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但是他的表情严肃,稳重,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十一,二岁的少年。

  “已经到这个世界三个月了,难道我真的回不去了么?这个该死的世界,竟然还处于农耕时代。”少年暗暗咒骂着。

  少年名叫袁渊,前世,他生活在一个名为地球的地方。

  在那个地方,人类已经制造了飞行器,飞出了地球,快要冲出人类生活的太阳系了。在那里,科技发达,物质丰富,生活安逸。

  袁渊是华夏美院大三的学生,主修油画,辅修华夏国画。暑假去写生的时候,他无意落水,然后因为窒息而昏迷了过去,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就到达了这个世界。

  凑巧的是,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袁渊。

  袁渊走进了一个有点破旧的院落。院落里只有四间房子,其中一间还是厨房。

  袁渊放下了手中的锄头,走进厨房,拿起身边的柴禾就开始点火做饭。

  已经来这里三个月了,袁渊虽然万分不愿意,但是也已经学会了如何在田间劳作,如何用这里落后的炉灶做饭。

  没有过多长时间,一顿简单的一饭两菜就做好了。饭是用糙米蒸的,菜是自家菜地里摘下来的。虽然简单,但是也算得上是绿色,有机了。

  袁渊把饭菜端进了厅房里,就走进了另外一间房子。

  房子里有一个汉子,一只手里拿着一个酒坛子,一只手趴在桌子上,似乎是喝醉了。从袁渊来到这个世界的三个月里,没有一天,这个汉子不喝酒的。

  这个汉子,就是袁渊这具身体的父亲,袁承翰。袁渊接受了这个身体的记忆,知道了,这具身体从小就没有关于母亲的记忆。而从他有记忆开始,袁承翰就没有一天是不醉酒的。

  只不过开始的几年里,袁渊还小,袁承翰还会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下,做饭,照顾袁渊。

  等袁渊完全能独立了,连做饭,田间劳作这样的事情就都交给袁渊了。

  袁渊经常独自一人的时候腹诽:难怪那袁渊会死掉呢,没有母亲,又有这样醉鬼一样的渣爹,要是他,他也会死掉重新去投胎。

  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是生病发高烧死掉的,而穿越过来的袁渊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占据了这个身体。

  “爹,吃饭了。饭已经做好了。”袁渊推了一下袁承翰。

  袁承翰抬起头来,睁开了醉意惺忪的眼睛,“好,吃饭。”

  说着,袁承翰就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两人走进了厅房,就面对面坐下,吃起了饭。

  袁承翰突然抬起头来,“今天几号了?”

  “八月初八。”袁渊头也不抬回答道。这个世界使用的历法类似前世华夏那个国家的农历。不仅有日子,还有指导耕种的节气。

  听了袁渊地回答,袁承翰突然身子一震,看向袁渊,“渊儿,今天是你的十二岁生日。”

  袁渊面露苦笑,说道,“是的,我都十二岁了。”

  听了袁渊的话,袁承翰虽然有点醉,但是也听出来了袁渊对他的不满意。

  父子两人再也没有说话,就彼此默默无言吃着饭。

  等用完了饭,袁承翰就回自己的房间了,而收拾,洗刷碗筷的活,自然是袁渊干了。

  等忙活完了这些,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袁渊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睡午觉。袁渊不管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如何,他是有着睡午觉的习惯。尤其是,快要收获小米了,地里也没有太多的活计。

  房间里只有一个炕,还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非常简陋。

  正当袁渊准备爬上炕睡觉的时候,袁承翰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袁承翰,袁渊愣在了那里。袁承翰的胡子剃掉了,露出了他整个脸面。头发也细细梳理过了,看起来年轻了好多。

  看着袁承翰剃掉了胡子,露出俊朗的外表。袁渊惊讶了。

  剑眉星目,轮廓深刻,鼻梁挺直,嘴唇坚毅。这渣爹,还真帅气呢。

  看到袁渊惊讶的样子,袁承翰尴尬笑笑。然后把自己手里的包袱放在了桌子上。

  “渊儿,你已经十二岁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了。我有一些重要事情要办,可能要离开一段日子。”袁承翰说道。

  终于要走了么?袁渊早就预料到这天了。如果不是心里有事情,这个渣爹会整天买醉么?显然在他心里一直有一个死结,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无法开怀。

  现在他要去打开这个死结了,要去完成这件重要的事情了。

  而自己,就这样被他搁弃了。

  袁渊没有说话,依旧瞪大眼睛看着袁承翰。

  袁承翰打开了包袱,“这里,有你娘的一张画像,还有一个符画笔,也是你娘留给你的。我现在就给你。我离开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回来,你要照顾好你自己。”

  “你娘名叫甄可柔,你记住了。她可是出身大家。爹已经有十二年没有见到她了。以后……以后,爹一定会把你娘带到你面前的。你耐心点,等爹回来。”

  说着,袁承翰面上显露出了一丝温柔,怀念的表情。

  袁渊这个时候才恍然,原来这具身体的母亲并没有死,而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和自己的丈夫,儿子分开了。看来渣爹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袁渊走上前来,打开那画像。只见画纸上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少女身材窈窕,面目清秀,笑靥如花,让看到她面容的人如沐春风。

  还有一个盒子,袁渊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放置了一只十分漂亮的笔。

  笔杆是用上好的玉石琢磨而成,那笔头,不知道是用什么动物的毛发做成,看起来柔顺坚韧,非常好用。

  “符画笔是做什么用的笔呢?”袁渊终于开口了。

  似乎意料到他一定会这么问,袁承翰面上带着宠溺的笑容,说道,“自然是画符画用的。这支笔可是上品符画笔呢。即使是画宗,多数人也可能没有这样好的符画笔。”

  听到袁承翰这么说,袁渊顿时有点头大了。符画,符画笔,画宗,这些名词怎么听起来这么玄幻呢?

  看出来了袁渊的迷惑,袁承翰抚摸了抚摸袁渊的脑袋,“以后你会知道这些的。因为给你爷爷发过誓,不把自己的本事传授给任何人,所以我没有教你修炼,没有教你学习绘画。你不要怨我。其实,不修炼,不学习绘画,做个普通人也不错。”

  袁渊更迷惑了,原来这个世界还可以修炼,不知道是怎么修炼呢?既然自己穿越到了这个可以修炼的世界,怎么可能不修炼呢?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的穿越身份。

  还有绘画和修炼有什么关系呢?为甚么渣爹提到修炼就要提到绘画?

  袁渊有一肚子的话想要问清楚渣爹。但是渣爹显然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拍了拍袁渊的肩膀,说道,“我要走了,你自己保重。”

  说着,渣爹头也不回,就走出了袁渊的房间,走出了他生活了十多年的院子,走向了村口的大路。

  对于渣爹的离开,袁渊并没有太大的感触。不过渣爹临走前说的那些话,却是给袁渊带了了巨大的震撼。

  甩头把这些想法都抛掉,袁渊躺在了床上,决定继续自己的午睡。

  因为劳作了一个上午,所以袁渊还真有点累了,躺在炕上没有多长时间,就迷迷糊糊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袁渊听到了一个声音冷冰冰说道,“宿主灵魂和身体已经完全契合,可以开启天画系统。”

  接着,袁渊就看到了,自己的脑海中竟然多了一个看起来好像画册一样的东西。

  那画册在他的头脑中翻过,竟然都是前世那个世界的名画。有油画,有水彩,还有华夏国画。

  这些画熠熠生辉,看起来完美无比,似乎不是画册内的赝品,而是真迹一样。

  在画册下来部分,是一些类似抽象画的东西。这些抽象画,和袁渊前世看到的那些抽象画都不类似,但是莫名的,袁渊就是觉得这些抽象画优美极了,而且似乎蕴含着天地至理,蕴涵着大道痕迹。

  至于画册的后半部,竟然是一片空白,似乎等待着有人能把它们填满。

  这个时候,袁渊也醒了过来,他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神奇的梦,只不过梦里的场景太过逼真,让他恍惚中,都以为是真的了。

  “要是真有那些画,能让我仔细看看就好了。好长时间没有画画了,真怀念啊。”袁渊低声自语道。

  是的,一个拿惯了画笔的人,长时间不画画,是会觉得非常空虚。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这样的家境,他怎么可能象前世一样心无旁骛的画画呢?

  想到自己的渴望注定会落空,袁渊长长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让袁渊惊异到极点的一幕。甚至,他还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不会看错。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