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指江山 > 13 写字,赏画

13 写字,赏画

小说:画指江山作者:十九层深渊分类:玄幻字数:3264更新时间:2015-11-03 07:44:05
  吴开山领着三个少年进入了后堂。

  后堂也比较大,放置着一架山水屏风,屏风的这边放置着一张八仙桌,桌前面放置着几张鼓凳。

  至于屏风的那边,因为有屏风的阻挡,看不仔细。

  吴开山一进入后堂,就坐在了一张鼓凳上,然后打量着三个少年。

  三个少年更加紧张,拘束了。

  “听你们的家人说,你们都识字?”吴开山说话了。

  三个人连忙点了点头,异口同声说道,“是。”

  吴开山站了起来,摆开了三份笔墨纸砚,“现在,你们来这里写几个字,我来看看。”

  三个少年马上围了上去,分别站在了一份笔墨纸砚前。

  看着眼前的白纸,少年们有些茫然了。

  李小五首先问道,“吴掌柜,我们写什么呢?”

  吴开山瞥了一眼李小五,“随便你们,就写几个字,让我看看你们写的字如何。”

  说着,吴开山拿起桌子上那个小小的紫砂壶,撮了一口茶水,再也不说话,开始默默等待。

  看到这样的吴开山,李小五就知道自己的问话有点莽撞了。

  李小五不再说话,拿起了桌面上的笔。

  这个时候的周成福已经开始写起了字。

  而袁渊则在考虑自己该写什么。前世,袁渊辅修华夏国画,自然写毛笔字也是他的强项。

  曾经也有一位书法大家称赞过他的字,说他的字风骨够了,就是缺乏训练,如果能够多多练习,肯定会成为一方大家。

  所以,袁渊对于自己的字还是有那么点信心的。

  虽然,现在这个集画堂伙计的位子,对于袁渊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但是他还是很看重这次考核,希望自己能够通过考核进入集画堂做伙计。

  袁渊凝神静气,平静心绪,把所有的其它情绪都排除在外,提起了手中的毛笔。

  手中的笔稳定如山,目光坚韧不乱,袁渊落笔了。

  袁渊仔细写着字,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呼吸。他竟然在写这几个字的时候,为了不影响到自己写字的感觉,屏住了呼吸。

  终于,成了,袁渊提起了笔,然后长长吁了口气。

  看了看自己写的四个字“宁静致远”,袁渊也是非常满意。

  字虽然工整,但是不带一丝匠气。字迹清丽脱俗,好像清纯的少女,又好像出世的隐者,让人看了就觉得心情十分舒畅。

  这个时候,袁渊看了看两旁的周成福,李小五。

  这两个人也写完了字,都带着几分拘束看着吴开山。

  看到袁渊也写完了字,吴开山放下了手中的紫砂壶,“把你们写的字都拿起来,让我看看。”

  三个少年应声,然后都拿起了自己写的字,展开拿在了手中。

  李小五写了三个字,“集画堂”。

  周成福写了四个字,“锦绣富贵”。

  李小五,周成福虽然都识字,也练习过几天大字,但是毕竟出身穷苦,并没有把识字,练字看这么重要,所以他们的字实在算不上好。

  尤其是李小五,他的字连基本的工整都算不上。

  周成福还好,至少字迹算得上工整。

  吴开山看了三个少年写的字,眼神闪过一丝诧异。

  李小五,周成福的字,是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他们的哥哥,李小四,周成仁的底子是摆在那里的,吴开山很清楚他们的斤两。至于袁渊的字,就让他有点惊讶了。

  只见袁渊的字,工整而无匠气,却有着一丝挥洒自如的潇洒姿态,看起来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而那四个字“宁静致远”,又让人感觉到一丝高洁,清泠的风骨。

  吴开山的诧异并没有表露出来。

  虽然,在他心底有些欣赏袁渊的字,但是他也知道,在集画堂做伙计,不是字好就可以的。

  毕竟,这个不是书法比赛,是集画堂在招收伙计。

  至于李小五,转头看了看其他两人的字,顿时脸色就愁苦起来。他也知道自己的字没有其他两人好,想到这份工作可能和自己擦肩而过,而他以后根本不可能再找到类似这样好的工作,李小五更加难过了。

  周成福倒是有几分沉稳,非常淡定。

  虽然他也看出来了袁渊的字比他们两人都好,但是他却也知道,字好不代表一定就能够胜任集画堂伙计的这个工作,所以,他倒是也没有怎么发愁。

  袁渊看了李小五,周成福的字以后,就知道自己这回失算了。自己的字比起李小五,周成福两人的字太过出色了。

  他也知道,这样不好。毕竟,这里是招伙计,如果让吴开山认为自己字好,胸怀沟壑,可能会不那么安于做一个伙计,他还会要自己做伙计么?

  看完了三人的字,吴开山并没有对三人的字做出评判,就说道,“好了,你们的字我都看过了,你们可以放下你们手里的字了。”

  三个少年都带着几分忐忑,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字。

  这个时候,吴开山站了起来,然后转过了屏风。须臾,他手里捧着一副画走了过来。

  到了八仙桌旁边,吴开山小心翼翼展开了那幅画。只见一副《深秋青山图》展现在了几人面前。

  袁渊仔细看了看这幅画,虽然能看得出来作画的人很用心,但是不管是笔力,还是对色彩的感知,作画的人都缺乏了那么几分。

  更主要的是,这幅画匠气十足,显然,绘制画的人是想要通过自己的经验,技巧让这幅画更出色,但是却不能驾驭,缺乏了几分灵气,显得画作匠气十足。

  看完这幅画,想到唐小山的话,袁渊也肯定了自己的推测,这画,应该是吴开山自己的画作。

  吴开山说话了,“你们看看这幅画,把对这幅画的感想说出来。放心,不要怕,大胆的说。”

  李小五听了,急切地说话了,在他看来,如果自己说得晚了,别人把可以说的都说了,那自己该怎么办呢?

  所以,李小五一看到画,就说话了,“这幅画画得非常逼真,非常好。比我以前看过的《深秋青山图》都要好。”

  《深秋青山图》是画家华宁的作品。已经绘制出来有十多年了。

  华宁是峻阳本地人,在峻阳画院做老师,执教写意画。

  他的这幅《深秋青山图》绘制的就是距离峻阳几十里外的大青山一个山峰,秋季的样子。

  这幅画绘制出来以后,就因为画作技巧娴熟,意境深远,而且攻击力,防御力十分惊人,被多数人传诵。

  接着,就有很多人临摹了这幅画作。

  比如齐家二少爷,齐晓之就临摹这幅画,做出了自己的二阶灵画《深秋青山图》。

  这幅画在峻阳这个小圈子里,非常被人追捧。虽然吴开山不是画家,但是并不妨碍他用普通的画笔,纸张,颜料,临摹了这幅《深秋青山图》。

  听了李小五的话,吴开山眼睛里闪现过一丝得意,不过瞬间就被他掩盖了,并没有流露出来。

  周成福说话了,“这幅《深秋青山图》画的很好看,就是可惜不是灵画,不然想来一定十分厉害。”

  听了周成福的话,吴开山表情多了一丝怅然。

  年轻的时候,他也曾经苦练绘画,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画家,但是可惜,可恨啊,他家道中落,连购买一本画典的灵石都没有,所以,在别人的推荐下,在集画堂做了掌柜的。

  时间过去越久,他越明白,自己的愿望是不太可能达成了。

  在集画堂做了这么多年掌柜的,他也清楚供养一个画家是多么烧钱的事情。

  让他聊以**的就是自己的绘画技巧和绘画功底。

  在他看来,只要他有足够的灵石,他也能够成为威震一方的画家。

  所以,没有事情了,他依旧会苦练绘画,当然只是在普通的纸上,用没有灵气的颜料,用普通的画笔来绘画。

  象他们这样的人,被称呼为画匠。画匠的画作都是只能作为观赏来用,因为没有用带有灵气的颜料和纸张,所以,他们的画是不具备攻击,防御,等等神奇的效果的。

  在真正的画家看来,画匠的画其实和废品没有多大区别。

  因为不蕴含天地灵气,不能发挥出画作的威能,只能欣赏。而且,还不知道在作画技巧上,技术上,会不会有可取的地方,这样的画作,仍在地上,真正的画家都不会回头看一眼。

  但是,吴开山依旧坚持着练习绘画,这个也是他唯一能够骄傲的事情了,他不可能放弃。

  平时,是没有人欣赏他的画作的,而店里的伙计,也碍于面子,只会说好话。所以,吴开山想到了把自己的画作拿出来作为考核的一个项目,想听听这些少年人怎么看自己的画作。

  这个时候,吴开山看向了袁渊,只有袁渊没有说话了。

  “这幅画,技巧十分娴熟。”袁渊说话了。

  听了袁渊的话,吴开山虽然面上依旧一片平静,但是他的心里激动得就要流泪了。技巧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事情,而袁渊的话,让他有种找到知己的感觉。

  “颜色的使用十分老到。显然,画作者对于颜色,光影,有着非同一般的敏锐。”袁渊接着说道。

  吴开山听了,嘴巴都快咧开了。对于颜料的使用,他浸淫了绘画几十年,自然是有自己独到的一些经验了。

  但是这些经验,平时都没有办法和别人研讨,述说,他内心实际上是十分渴望和人交流的。

  但是,画家那样高贵的身份,是不可能和他这样的画匠有什么交集的,而其他身边的人,又都不懂画,经常让他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现在,袁渊却是说出了他画中,最让他骄傲的两点,他真的有些感动了,面上的表情都柔和了那么几分。

  “还有么?”吴开山带着一丝紧张问道。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