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指江山 > 29 病入脏腑

29 病入脏腑

小说:画指江山作者:十九层深渊分类:玄幻字数:3174更新时间:2015-11-11 06:49:33
  老妇人摆摆手,“娘还好,就是有点恶心。没有事情的。休息休息就好了。”

  武大牛眼睛里含着泪花,说道,“娘,你等等,我去叫辆车子,我们去杏林春看看。”

  老妇人想要拉住武大牛,却没有拉住,眼看着武大牛风风火火跑出了房间,跑出了院子。

  “唉,这个孩子啊,我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怎么就又要去杏林春呢。”

  过了片刻,武大牛重新回来了,扶起了老妇人,“娘,我叫好了车子,就停在胡同口,我们去杏林春看看。现在有银子了,娘,我们不怕花银子,一定要把您的病治好。”

  老妇人点了点头。

  武大牛扶着老妇人,走出了房门,走出了院子。

  到了胡同口,果然有一辆青色的出租马车停在那里。

  在武大牛的搀扶下,老妇人上了马车。接着,武大牛自己也上了马车,“去杏林春,要快。”

  车夫说道,“好嘞。”甩一个鞭花,赶着马车就往杏林春跑去。

  马车还是快了很多,武大牛走路需要半个时辰的路程,马车只走了一刻钟就到了。

  到了杏林春,武大牛拿出一点碎银子,扔给车夫,“不用找了。”

  然后搀扶着老妇人下了车。两人就往杏林春里走去。

  车夫在后面用牙齿咬了一下碎银子,眉开眼笑。这点碎银子可顶得上他三天的收入了。

  走进了杏林春,武大牛就大声问道,“张大夫在么?张大夫在么?”

  马上有伙计跑来说道,“张大夫在,不过正在诊治一个病人,你要等等。”

  说着,就指了指旁边的长凳。在那两张长凳上,还坐着两个人,显然也是在等待的人。

  杏林春很大,坐堂的大夫有七,八个。

  这些人虽然在等待,但是不一定是在等张大夫。

  武大牛之所以找张大夫,因为他母亲的病一直都是给这个张大夫看的。

  张大夫为人和蔼,并没有因为武大牛在银钱上紧张就看不起他。还经常询问他的经济状况,给他们开一些比较便宜,但是效果也比较好的药。

  不过一个多月前,张大夫万般无奈,给武大牛的母亲开了这张价值一百二十八两银子的药方,说,如果武大牛的娘不服用这张药方里的药,就会很麻烦。

  武大牛知道了这张药方里的药这么贵,就进山了,希望能够在山里有一些收获,能够弄来银子抓药。

  但是进山没有多久,就发觉家传的匕首上的符画失效了。结果,好几天时间他都没有太大的收获,也只好出山了。

  在下来的这一个月内,他想尽了办法,都没有弄到足够的银子。今天,只好把家传匕首卖了。

  武大牛带着点忐忑,带着点担忧,和老妇人坐在长凳上等待。

  武大牛抚摸了抚摸怀里的那些银票,暗暗想到:现在有这么多银子,不管要吃什么药,都可以负担得起了。娘一定会好的。娘一定会好的。

  过了一会而,招待武大牛和老妇人在凳子上坐下的那伙计走了出来,“张大夫诊治完那个病人了,你可以进去了。”

  武大牛听了,连声给伙计道谢,然后搀扶着老妇人,走进了诊室。

  张大夫看到武大牛和老妇人,有了几分诧异,然后对他们点点头,招呼老妇人坐下。

  老妇人刚坐下,武大牛就说道,“张大夫,我弄到银子了,抓了你给开的药,然后煎了,让我娘服下,但是我娘把药全吐了。这该怎么办呢?”

  张大夫接过药方看了看,点了点头,“我先号脉,你等等。”

  武大牛点了点头,安静站在了旁边。

  老妇人把手放在了桌子上,张大夫的手按上了老妇人的手腕。

  过了几十息的时间,张大夫松开了手,带着怜惜的眼光看了看老妇人,又看了看武大牛,似乎在思量着该怎么开口。

  武大牛看到张大夫这样的神态,即使他很憨厚,有点缺心眼,内心也产生了不妙的感觉。

  武大牛连忙上前,急切问道,“张大夫,我娘怎么样了?我们现在有银子了,有很多银子,几万两呢,什么药都能吃,张大夫,您尽管开药。”

  沉思了片刻,张大夫开口了,“如果,这药一个月前服用,会非常有效,你娘的病也能好个七八分,然后再吃些药,调养上那么一两年,就可以痊愈了。不过,经过了这一个多月耽搁,您娘的病已经病入脏腑,现在,就是数日子,已经药石无效了。”

  说着,张大夫带着一丝惋惜,摇了摇头。

  老妇人听了,面上并无太大的哀戚之情,似乎早已经预料到这样的情况。她慈爱看了看武大牛:自己的病自己知道,到了这个地步,也已经预料到了。就是可怜大牛,以后没有人照顾了。

  想到了这里,老妇人眼睛里闪出了几点泪光。

  武大牛听了,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睛因为着急,都泛红了,抓住张大夫的手臂,使劲摇着,“怎么会呢?张大夫,我们现在有银子了,什么药都可以吃了,不管你开什么药,我们都有银子付。怎么会呢?我娘怎么会病得如此重呢?一定还有办法,是不是?一定还有办法,对不对?”

  张大夫又摇了摇头,“太晚了。”

  武大牛有些疯狂了,“怎么可能呢?你说我娘吃了你的药一定会好。你现在却说晚了。不可能,不可能。我们找别的大夫看,一定能治好我娘。我们现在有银子了,什么药都吃得起,我娘的病一定会好的……”

  张大夫带着同情,看了看武大牛,“即使是找别的大夫,也没有用。你娘的病情如此,没有办法了。既然你现在有银子了,就让你娘多吃一些好的,多多享受享受,看看老人还有什么愿望,完成了,然后准备后事吧。”

  听了张大夫的话,老妇人心酸地抓住武大牛的手,“大牛,别为难大夫了,娘的病娘清楚。我们回家去,别浪费银钱了。”

  武大牛甩开老妇人的手,面上带着疯狂的表情,还在那里念叨着,“一定有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们现在有银子了,不行我们就换大夫,换别家药铺看,一定能看好,一定有办法……”

  武大牛从小和他母亲相依为命。因为性子憨厚,有点傻,真的没有什么朋友。母亲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老妇人对待武大牛也非常慈祥,从来没有因为武大牛的性子,因为别人的嘲笑,就对武大牛产生任何厌弃的情绪。甚至还一直在内心里,抱着武大牛有一天一定会有所成就的想法。

  老妇人辛辛苦苦,用自己双手赚来的那些铜板,把武大牛拉扯长大,内心实际上是十分欣慰,十分幸福的。

  武大牛因为常常被人嘲笑,被人排挤,却没有养成孤僻,偏激的性子,也是因为老妇人的常常开解。

  老妇人对武大牛的爱护,如同生命中的明灯,让武大牛的人生充满了光明和热度。

  虽然生活贫寒,虽然为了生计,要进入危险的大青山寻找药材,寻找颜料,但是武大牛的生活,实际上快乐是多于愁苦的。

  老妇人把武大牛看成自己生命中的支柱,生存下去的动力,武大牛又何尝不是如此。

  现在,有银子了,武大牛自己又成为了一个画家的追随武者,在武大牛认为,生活中的一切应该开始好转的时候,却听到这个消息,武大牛怎么能够不疯狂呢?

  老妇人又一次拉住了武大牛的手臂,“大牛,别这样。人总是有生老病死的,娘总有一点会离开你。就是早一些,晚一些罢了。这几年来,娘一直拖累你,娘也累了,早就想去找你爹了。但是,娘就是放心不下你。”

  老妇人抚摸了抚摸武大牛的脸,“现在好了,你成为了少爷的追随武者,宝爷也对你那么好,以后有人照顾你了,娘也不担心了。你以后就好好跟着少爷,跟着宝爷。别让娘在地下了也不安心。”

  听了老妇人的话,武大牛捂着脸,哭泣了起来,“娘,怎么会这样呢?都怪我,要是一个月前把家传匕首卖了就好了。都怪我,都怪我耽误了娘的病情。娘,都怪我让你这么操心,还没有本事,让你担心,让你吃的不好,生活不好,才会得病。娘,都怪我……”

  老妇人听了武大牛的话,也开始擦拭眼角的泪花,“大牛,不怪你,是娘的命。娘也看透了,这都是命。不过我家大牛命是好的,现在成为了一个画家的追随武者,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一定会大有成就的。以后娘会在天上看着你,你要继续努力啊……”

  “一个画家的追随武者?……”旁边的张大夫听了,眼睛突然闪过一丝光亮。

  “其实,也并不是没有一丝希望的,还有一个方法……”张大夫开口说道。

  听了张大夫的话,武大牛立刻不哭了,然后擦了一把眼泪,“张大夫,还有什么方法能治好我娘,您说啊。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能找到治好我娘的办法,我都去做。”

  “其实,这个方法也非常难,还要看运气,不知道你娘有没有这样的运气。”张大夫说道,“毕竟,那些画家,高高在上,而且看我们这些平常人,如同看蝼蚁一样……不过,毕竟你是一个画家的追随武者,也许你和你娘会有这样的运气……”

  (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