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指江山 > 40 画作被毁

40 画作被毁

小说:画指江山作者:十九层深渊分类:玄幻字数:3105更新时间:2015-11-16 15:01:15
  袁渊用笔画着,开始,是用蓝色的颜料打出了大概的形体,接着就是精心的绘制了。

  一个时辰多点的时候,《陨石天降》的大部分画面已经被袁渊描绘了出来。

  在灰蓝色的天空上,九颗如同火烧一样的陨石正从天空降落。整个画面的色彩看起来非常明亮,颜色的对比非常强烈。

  看着露出了真容的画面,袁渊长长舒了口气。下来就是收尾工作了。

  把细节上再处理一下,把整个画面和谐起来,就要完成了。

  因为袁渊构思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所以,他的画作完成的算是快的了。

  正在这个时候,袁渊感觉到了有人走到了自己的身后。他并没有在意。

  很多画家都有这样的习惯,绘画的时候,时不时起身,过去看看周围的人绘制得如何。看别人绘制的画,可以有一个对比,可以明白自己的优点,缺点。

  袁渊以为在自己身后的那人,是也快完成画作,起身来看别人画作的人。

  正当袁渊看着自己的画面,准备处理一些细节的时候,突然,袁渊感觉到一阵疾风从自己的肩头,耳边划过。

  顿时,一大捧颜料,被人倾倒到了袁渊的油画上,登时,整个画面都花了,这幅画算是废了。

  袁渊怒火中烧,回过身来,就看到了一个畏畏缩缩,十四,五岁的少年手里正拿着一个颜料的托盘,站在那里。

  看到袁渊眼中的怒火,这个少年朝后缩了一下。

  而这个时候,不仅周围的那些考生,甚至连监考人员都注意到了这里。

  监考人员马上赶了过来,看了看往袁渊画面上倾倒颜料的那个考生,又看了看袁渊的画作:画作算是完全毁了,救不回来了。

  那人倾倒的是一盘亮黄色的颜料,整个画面都被糊住了。如果修改这张画,还真不如重新绘制一幅。

  监考人员厉声对那少年说道,“你是多少号?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毁了别人的画作?”

  那少年喃喃回答道,“我是一百三十号,彭嘉勇。我是无意的,我是无意的。我在他背后看他的画作,不知道怎么了,手一抖,颜料就撒出去了……”

  袁渊听到了彭嘉勇的名字,就明白怎么回事情了。而这个时候,赶来看热闹的人,也有彭嘉海。

  彭嘉海带着得意的微笑看了一眼袁渊。

  袁渊知道了,肯定是彭嘉海指使的。不知道彭嘉海给彭嘉勇开出了什么条件,这个彭嘉勇竟然能够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这次考试,而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事实上也是这样,彭嘉勇是彭家分支,家里情况并不是很好。

  家人倾其所有,给他买了一册画典,下来的花费就有点捉襟见肘了。

  所以,平日里彭嘉勇在购买绘画用品上非常俭省。即使这样,时时还需要计算着灵石花用。

  彭嘉勇的资质也算不错了,今年不过十四岁,成为画童已经一年多了。

  这次考试,他是咬牙参加了,虽然知道即使获得了好名次,可能也没有灵石来交学费,他还是来了。

  峻阳画院的学费其实算不上贵,一年一人只要一千灵石。但是,即使这样,也不是彭嘉勇能负担得起的。

  中午,彭嘉海找上了彭嘉勇,让他在袁渊快画完的时候,把颜料倾倒到袁渊的画作上,事后,彭嘉海会给彭嘉勇五千块灵石。

  而彭嘉勇,只要再等三年,参加下次招生考试就好。毕竟彭嘉勇还年轻,再等三年也算不上什么。

  自然,两人预料得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彭嘉勇这次考试的资格多半是会被取消的。

  贺平庸下了高台,看了眼前的情景,然后立刻宣布了,“一百三十号,彭嘉勇,恶意毁坏别人画作,取消本次考试资格。并且以后九年内,下来的三次画院招生考试都不能参加。”

  贺平庸的处置非常果断,也非常严厉。

  贺平庸知道,这样恶劣的行为必须得到惩罚,而且必须重罚,不然以后这样的事情肯定还会出现。

  只有罚重了,才不会有人敢再做这样的事情。

  听了贺平庸的话,周围的考生都连连点头,露出赞同的表情。

  毕竟用颜料泼别人画的事情,实在是太恶劣了。

  而彭嘉勇脸上露出了悲愤欲绝的表情,“为什么要取消我以后九年的考试资格,取消我这次考试的资格还不够么?为什么?我不过是无意毁坏了他的一幅画作而已。”

  贺平庸脸色阴沉,沉声说道,“不过是毁坏了一幅画作?这可是画院的招生考试。现在时间已经过半,你毁坏了别人的画作,等于毁了别人的前途。如果因为第三轮考试不过,只好三年后才参加招生考试,别人就平白无故被你耽误了三年的光阴。”

  “你还好意思说不过毁坏了一幅画作?你这样品性恶劣的人,实在是应该被一辈子取消参加画院招生考试的资格。只不过,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取消你的终身资格。不然我还真愿意这么做呢。”

  听了贺平庸的话,周围一些考生都开始喊起“好”来了。

  贺平庸接着对旁边的监考人员说道,“把他赶出去。这样品行恶劣的人,会脏了画院的地方。”

  两个监考人员,一左一右,就要架起彭嘉勇,把他架出去。

  彭嘉勇大声喊了起来,“嘉海哥,嘉海哥,你要救救我呀。你和我说好的,只会取消这次考试资格,你和我说好的啊。你不能不管我……”

  顿时彭嘉海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别人猜测这件事情是他指使的,也没有什么,毕竟只是猜测。但是现在彭嘉勇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影响就不那么好了。

  彭嘉海马上回嘴说道,“嘉勇啊,你自己做了错事情,不要乱攀扯别人。你要好好想想你的家人啊。”

  听了彭嘉海的话,彭嘉勇果然不说话了。是啊,即使他自己不惧彭嘉海,他还有家人呢。彭嘉海可是彭家的嫡脉,他们家人只是旁支,全家人都要仰仗嫡脉讨生活呢。

  彭嘉勇不再说话了,脸上一片死灰,被两个监考人员架着,仍出了画院大门。

  一被扔出大门,画院大门外的那些人就涌了上来,纷纷开口询问什么事情。而彭嘉勇则是一句话也不说,蹒跚着往家里走去。

  看到彭嘉勇不说话了,被监考人员架了出去,彭嘉海面上的表情充满了笑意。

  袁渊的画已经被彭嘉勇毁了。彭嘉海确信,袁渊不可能再画一幅了,因为没有时间了。

  而只要袁渊完成不了画作,就会被淘汰,那袁渊就完全失败了。因为被淘汰的人,自然名次上比不上他这个没有被淘汰的人。

  那赌斗,就是他胜利了。

  这个时候,不管是贺平庸,监考人员,还有那些考生,都面带同情看着袁渊。

  画作被毁,袁渊这次考试也被毁了。

  这么有天赋的年轻人,竟然碰到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可惜了。

  贺平庸高声说道,“都别看了,继续去画吧。时间已经不多了。”

  周围围观的监考人员,考生都散去了。

  袁渊平静了下自己愤怒的情绪:现在不是愤怒的时候。

  画作被毁了,重新画一幅油画《陨石天降》肯定是来不及的。袁渊就想到了写意画。

  写意画不会花费那么长时间,虽然时间还是有点紧了,但是还来得及。

  只不过,袁渊想不到用写意画创作一幅什么样的战斗型灵画。

  想了想,袁渊决定了,虽然有点取巧,但是希望能过关就好。

  接着,袁渊收起了绘制油画用的东西,拿出一张绘制写意画用的纸张,拿出了毛笔,开始准备重新绘制。

  贺平庸看了袁渊的行为,暗自点了点头:这个少年如此有天赋,还临危不乱,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可惜……希望这次事件不要毁了他。

  袁渊拿出了画写意画用的颜料,开始奋笔疾书,绘制起来。

  时间点点过去,失败的人黯然退场,绘制完成的人,纷纷站在天画榜前,看着榜单。

  第二轮之后,剩下的人都是画功比较好的人,所以,第三轮考试,除了袁渊,除了没有成就灵画的人,其他人都完成了。下来就是看排名了。

  而,也有一些多事者,站在袁渊身后,看着袁渊绘画。

  当画面的轮廓渐渐显现出来的时候,周围的考生都开始惊呼起来,“竟然是《深秋青山图》。《深秋青山图》可是二阶灵画啊。”

  周围很多考生开始寻思:这个袁渊是不是画作被毁,太气愤了,脑子出问题了?竟然开始绘制一幅二阶灵画。二阶灵画是他现在能绘制的么?毕竟,他可还是一名画童呢。

  不过,即使心底很多疑问,这些考生也还是很注意,没有发出更多的声响,生怕影响了袁渊。

  最后,甚至贺平庸都走下了高台,开始看着袁渊绘制灵画。

  看着袁渊虽然有些急切,但是一点也不慌乱的动作,看着袁渊坚毅的表情,贺平庸脸上的欣赏之色一点也不加掩饰。

  彭嘉海看着奋笔疾书的袁渊,面上表情没有那么好了,皱起了眉头,内心开始不安起来。

  “终于,要到最后一笔了。”袁渊凝神静气,灌注了画元,落下了最后一笔。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