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指江山 > 72 还是超品

72 还是超品

小说:画指江山作者:十九层深渊分类:玄幻字数:3188更新时间:2015-12-02 15:01:32
  彭路的符画,如同他意料的一样,还是上品。

  但是,袁渊的符画,又一次让所有人惊叹了。

  “竟然还是超品。”一个学生感慨道。

  这个学生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连续三次绘制出超品符画,肯定不是巧合了。那就说明,袁渊在二阶符画上的造诣非常深厚,已经能够随意绘制出超品符画了。

  袁渊抬头,面上表情依旧风轻云淡,他对彭路说道,“彭路老师,还要继续比试么?”

  袁渊已经在三轮比试中都胜过了彭路,可以说,最后一轮已经完全没有比试的必要了。

  但是,袁渊还是问出了这样的话,在内心里,他暗暗想到:如果你还要继续,那我就奉陪了,继续虐虐你。

  彭路面上带着苦涩,摇了摇头,“我输了。”

  当彭路说出自己输了的时候,他内心是多么不甘。

  甚至,他有一种羞愧得想要找地方把自己藏起来的想法。

  看到周围学生,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钦佩,看着袁渊,他内心的苦涩更深了。

  是的,他彭路输了,浸淫符画几十年的人,在符画上输给了一个拥有画典不过一个多月的小孩子。

  今天一早,他来的时候还是自信满满,谁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

  当然,这个结果也出乎了多数人的意料。

  而且,有其他年级的学生在,袁渊在符画上造诣高深的事情,一定会很快传出去。

  以后,估计,不会有人再在符画上,对袁渊多加指摘。

  铁心看了一眼彭路,说话了,“好的,比试结束,袁渊获胜。以后不管袁渊来不来上课,交不交作业,彭路老师都要给袁渊优的成绩。而且,彭路老师还输给袁渊三千块灵石。”

  听了铁心的话,彭路身子一震,是的,他竟然忘记了自己最后加的赌注。

  想到这里,彭路倒是很大方,召唤出来了自己的画典,然后从里面取出来了三千块灵石,递给袁渊。

  袁渊自然是收下了。

  铁心拍了拍手,“好了,今天上午,可以散了。下午记得带上铭刻笔,我会教授给你们一些铭刻上的基本知识。”

  说着,铁心就转头离开了画室。

  而这个时候的彭路,感觉自己的腿脚似乎有几千斤重,连步伐也迈不开了。

  不知是他多心,还是事实如此,他总是感觉周围的那些学生投射过来的目光,带着隐隐的嘲讽。

  是的,他以后还要给初年级,其他年级代课,以后该用什么样的面孔,态度来面对这些学生呢?

  想到这里,彭路就产生了一种,想要彻底离开峻阳,离开这个城市,然后到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去修炼,生活的念头。

  而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他的大哥彭道的话,“那个袁渊,根本不是你们这样的人能够对付的。不说他的出身,不说他背后的那个画者境界的高手,就是说他自己的天份,也是以前峻阳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和这样的人成为死敌,你们做好死的准备了么?只要他成长起来,我们彭家在他眼里,就是渣。懂得什么是渣么?就是虐不虐还要看他的心情……以后,你们两人不可以再对他下任何黑手,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谁做的,谁就自动离开彭家吧。”

  彭路依旧还是慢吞吞离开了。他的速度让他看起来好似背负了千斤重的担子。

  彭嘉海带着失落,同情,等等心情,看着彭路,然后连忙赶了上去,“二叔,你别难过。那个袁渊太妖孽了,不是我们能对付得了的。二叔,你别太灰心了……”

  彭嘉海突然觉的,自己的语言太贫乏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来安慰彭路。

  彭路的心情,他也是有过体验了。当时以画院招生考试成绩作赌斗输给袁渊的时候,他的心情同样绝望透顶。

  同时,彭嘉海内心不住埋怨:你既然是甄家的人,为甚么不好呆在落凤山,跑到峻阳这个小地方来耀武扬威,而且出手狠辣,一点不顾及别人死活。

  彭嘉海到现在,还认为一切的一切都起始于袁渊,如果不是袁渊和他做对,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他从未站在袁渊的角度来考虑考虑:袁渊每次都是被迫应战,从来没有主动挑衅过彭嘉海,彭路。

  这些,彭嘉海从来没有想过。

  袁渊收拾了东西,和陆奇也离开了画室。

  两人并肩走在画院主干道上,面上都带着无法掩饰的喜色。

  陆胭脂和武大牛走在他们两人的身后。

  武大牛已经被陆胭脂操练了不少天了。在实战上的经验,是飞速上升。

  而且,武大牛就在昨天,神神秘秘告诉袁渊和甄宝,他已经触摸到了五层的壁障了。

  虽然摸到了五层壁障,不代表一定能够突破五层,甚至可能触摸到壁障了,会被卡在壁障前很多年,但是,甄宝和袁渊还是欣喜万分。

  武大牛跟随了袁渊一个月左右,竟然先是从三层进入四层,现在又触摸到了五层壁障。

  可以说,他的天份也是分外惊人的。

  因为有袁渊光辉的掩盖,所以,多数人都没有发现武大牛的天份。

  多数人觉的武大牛太寻常了。

  只有袁渊和甄宝知道,武大牛在修炼武技上的天份有多高,武大牛在修炼武技的时候,有多刻苦。

  经过了这么多天被陆胭脂操练,武大牛现在对陆胭脂恭敬无比,大概在武大牛的心里,除了他娘,甄宝,袁渊,第四个位置就是陆胭脂了。

  陆胭脂开始开口要操练武大牛,不过是想给武大牛一些教训,让他不要视自己为洪水猛兽。

  谁想,武大牛却是认真无比。

  被陆胭脂当成沙包打,一点怨言也没有。被陆胭脂借口操练,操练累得爬都爬不起来,也是一点怨言都没有。

  不管陆胭脂怎么操练他,他都觉的陆胭脂是为他好,在提高他的实力。

  后来,慢慢,陆胭脂也被武大牛的勤奋,刻苦所感动,认认真真教授了武大牛很多对敌的经验,修炼的经验,还有进入每个阶层会碰到的问题。

  陆胭脂毕竟后天八层,而且也就是近几年才修炼到后天八层的。在甄宝这样的高手看来,和武大牛实力是相近的。

  所以,陆胭脂的经验,对于武大牛来说,珍贵无比。

  以前,武大牛看到陆胭脂就想躲开,而现在,武大牛瞧见了陆奇和陆胭脂,比袁渊跑的还快。

  走上前去,马上陆姑娘长,陆姑娘短地和陆胭脂说起话来。

  袁渊看到这样的场景就想笑:看起来这么憨厚的武大牛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因为陆胭脂对武大牛的指点,袁渊曾经多次对陆奇表示了感谢。陆奇只是摆摆手说,说这个没有什么。

  不过两人的关系,也因为陆胭脂和武大牛的关系拉近,而更加亲密了。

  “袁兄弟,你真的能随意绘制出超品符画么?”陆奇带着好奇,瞪大亮晶晶的眼睛,问道。

  每次看到陆奇流露出这样的神情,袁渊就感觉似乎自己能从陆奇的瞳仁里看到自己的身影。

  而自己的内心总是痒痒的,好像是被羽毛刷过,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突破自己的内心,跳出来,然后霸占他的整个人。

  这样的感觉,十分奇特,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让袁渊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袁渊的确还小。前世性格孤僻,从来没有恋爱过,今生又太小了,还没有这样的经验。

  如果陆奇是女子,如果袁渊稍微有点经验,就会知道,这样的感觉,就是心动的感觉,这样的状态就是动心的状态……

  可惜,没有人指点,注定他还要浑浑噩噩下去。

  袁渊眨了眨眼睛,“你还记得我告诉你我进入的奇妙状态么?我后来又有一次进入了这样的状态。然后二阶符画,我就能随便画出来超品的了。”

  “这个是我的秘密,只有宝爷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陆奇使劲点了点头,一本正经说道,“袁兄弟,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甚至贺爷爷,胭脂姐姐,我也不会告诉的。”

  听了陆奇的话,袁渊笑了:他就知道陆兄弟是值得信赖的。

  “袁兄弟,你是不是会很快离开峻阳画院呢?”陆奇带着一丝伤感问道。

  “什么?离开画院,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袁渊大大咧咧回答道。

  袁渊的确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甄宝已经把这个问题放在心里了。

  陆奇不愧是蕙质兰心,从袁渊的表现中已经感受到了袁渊可能会离开峻阳画院,去更广阔天地的气势。

  听了袁渊的话,陆奇稍稍放心:只要不是近期就好,至少还能再相处一段日子。不过,这样的日子也不长了。

  看到了陆奇的感慨,袁渊拍了拍陆奇的肩膀,“陆兄弟,你也太多愁善感了。我近期肯定是不会离开画院的。不过听宝爷说,过几年会带我去青阳的画院看看。我们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你不必担心。”

  陆奇露出了一丝微笑,但这微笑实在是有点勉强:还长么?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陪伴他度过这几年呢。

  两人随意说着话,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别墅区的路口。

  告别过后,袁渊带着武大牛往甲字十八号别墅走去。

  推门进入了别墅,却发现,甄宝并没有在画室修炼,也没有再餐厅等他们用饭,竟然在大厅内等待他们,手里还拿着一张看起来好像是信件的纸张。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