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画指江山 > 74 令人尊敬的彭路

74 令人尊敬的彭路

小说:画指江山作者:十九层深渊分类:玄幻字数:3129更新时间:2015-12-03 15:01:47
  一个中午的时间,彭路好像经历了数十年的光阴。

  他保养得当的头发上,竟然出现了丝丝白发,面容枯槁,好像一下老了十多岁。

  甚至他的身材,也变得佝偻起来,好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至于他的面孔,灰白灰白的,真的可以用面如死灰来形容。

  本来,还带着一丝嘲讽神情看向彭路的学生,看到了彭路的这个样子,面上的嘲讽登时都没有了,流露出深深的诧异,还有同情。

  彭路进来以后对着铁心点了点头,就站在了一边。

  铁心看着这样的彭路,内心升腾起一丝同情,眼神闪烁了一下,又看向了袁渊,摇了摇头,面上流露出一丝苦笑。

  没有人比同为老师的他更能理解彭路的心情了。

  学生比老师出色,本来是每一位老师都愿意看到的状况。毕竟,如果一个老师不能够教导出来比自己出色的学生,那他的教师生涯一定是不合格的。

  但是,如果在老师教导前,一个学生已经出色到了可以挑战老师的权威,那老师真的就无法自处了……

  可是,即使铁心同为老师,但是他也没有体会到彭路心情的百分之一。

  在这个中午,彭路连饭都没有吃,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沉思。

  他想了想自己四十多年的人生。

  以前他一直是骄傲的。

  他出身峻阳三大家族,可以说是出身大家。

  他的大哥是画者境界的高手,他也不差,是画徒境界的高手。

  如果没有意外,他还是有望踏入画者境界的。

  这四十多年来,他勤修苦练,无论是修习绘画,还是修炼画元,从来都没有懈怠过。

  他热爱符画,在年轻时候,就选择了自己的专攻方向----符画。

  他对绘制符画倾注的心血,比任何人都要多。

  渐渐地,他在符画上的造诣日渐高深,在整个峻阳,都没有人能比他强。

  虽然铁心是画者境界,虽然铁心也专攻符画,但是铁心更多的是一个铭刻师。而在绘制符画上,很多时候,连铁心这个画者也比不上他。

  所以,他一直很骄傲。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败给一个才拥有画典不过一个多月的小孩子。

  他不明白,为甚么这个小孩子竟然拥有这样高的天赋。

  超品符画啊,他四十多年的人生中,从来就没有绘制出来过。

  而这个小孩子,玩一样,接连绘制出了三张超品符画。

  在别人游玩,嬉戏的时候,他在刻苦绘制符画,一张又一张,在别人早已睡觉,休息的时候,他在绘制符画……

  只要有时间,除却那些人生所必须做的事情,除却了修炼画元,修习绘画,给学生上课的时间,他都在绘制符画。

  一阶的七十五种符画,二阶六十八种符画,他都了然于胸。甚至最冷僻的符画,都经过了他千百次的练习。

  可是,他依旧从来没有绘制出过超品符画。

  而,这个小孩子,竟然连续绘制出了三张超品符画。

  他突然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一种非常憎恶的否定。

  对自己以前的勤修苦练产生了一股愤恨。

  自己这样勤奋的人,老天却这样对待自己,公平么?

  想到这里,彭路就觉的自己以往四十多年的人生,以往的那些骄傲,以往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一个笑话。

  彭路就这样静静坐着,什么事情也没有做。

  以往,他会利用这些小时间,见缝插针,绘制几幅符画。

  但是,今天,他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对于绘制符画,他产生了一种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厌恶。

  直到快到未时,常年伺候他的老仆敲响了他房间的门,“二老爷,该去上课了。”

  听了老仆的话,彭路又是一阵厌恶的感觉。上课?对于他来说,还有必要么?

  不过想了想,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好做。对于倾注心血的符画绘制已经不能提起他的兴趣,那就去上课好了。

  再看看那些人嘲讽的嘴脸,再让自己好好清醒清醒。

  彭路按照往日习惯,走出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准备去画院上课。

  他的三个追随武者,二死一残,他最近也没有心思再招募新的追随武者。

  不过,现在,他突然特别喜欢这样的孤身一人,这样清静的感觉。

  直到走入画院,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那些年轻人肆意挥洒的笑意,喊声,还有那些朝气蓬勃的脸孔,似乎才让他缓过来。

  他突然产生了一种紧迫感,是的,自己一定要继续上课,自己是废了,但是自己一定能够培养出来一个比那个袁渊更天才的学生。

  那个时候,就是自己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想到了这里,彭路枯槁的面容,多了一丝生气,甚至他面色凝重,已经准备好了,进入画室要面对的嘲讽,蔑视,等等情绪。

  谁想,进入了画室,并没有什么人对他流露出这样的情绪,彭路稍稍放心,站在了旁边。

  这个时候,铁心已经开始给学生讲述,铭刻所需要注意的问题。

  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秘诀,对于天份不够的学生来说就是砸银子,练习,练习再练习。

  讲完了这些东西,铁心准备铭刻一把武器,给学生示范示范,“今天我先铭刻一把武器,你们看看。下次上课,我会带来五十把武器,让你们尝试铭刻。一把武器二十两银子,别忘记了带银子。”

  彭路露出了一个微微嘲讽的笑容:铁心虽然是画者境界的高手,但是做生意做久了,始终摆脱不了商人的市侩气息。

  这个时候,学生都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然后围绕在了铁心的旁边。

  铁心手拿铭刻笔,开始铭刻了。

  铁心准备铭刻的是一阶火球符画。铭刻成功,只要灌注画元,或者元气,就能从武器的尖端,爆发出一个火球。

  火球符画是一阶符画里应用的最多,也被人绘制得最多的符画。

  这里的学生,以往的生涯里,都绘制成功过火球符画。所以,对于火球符画,他们是非常熟悉的。

  铁心宽大的手稳稳定着,遵循着他已经铭刻过千百次的痕迹,在铭刻着。

  不过须臾,他就成功了。而且还是上品符画。

  铁心今天还真有一些打鼓,生怕自己不能成功,被学生耻笑。因为他感觉自己今天的状态非常不好,情绪很不稳定。

  现在看到自己成功了,他长长吐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接着,就是实验了。铁心选出来了几个学生,把武器交给他们,让他们每人都试验了一回。

  果然,非常成功。

  这个时候,很多学生的眼里都闪耀出了惊叹的神情。

  等学生实验完了,铁心让他们各自在位子上做好,转头对彭路说道,“彭路老师,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彭路点了点头,走上前去,“今天,我要教授给你们另外五种符画的应用,尤其是他们在战斗中的应用。”

  彭路的声音,非常平静,让人感觉不到他内心的想法。平静得好像一潭死水。

  而且,他的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天际传来,多了那么一丝飘渺的感觉。

  他的眼神,也很平静,没有看向任何人,似乎透过了无穷的空间,不知道落在哪里。

  如果不听他的声音,光看他的表情,人们会以为他在出神。

  彭路的讲课还是那么面面俱到,把一种符画的绘制要注意的问题,应用,甚至更多的是在战斗中的应用,讲解得一清二楚。

  他并没有因为和袁渊的仇怨,对初年级的学生产生任何怨怼,而把自己应该教授给他们的东西,砍掉一些,或者略过。

  他始终按照他自己的想法,他自己的研究,实验成果,把这些东西,全部剖析开来给初年级的同学看。

  开始,还有那么几个个学生,没有那么专注听课,渐渐地,所有学生都被彭路的授课所吸引,开始专注听起课来。

  宽大的画室内回荡着彭路的声音,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

  彭路的身影,在阳光下,显得那么高大,那么冷清,那么绝世独立。

  袁渊在内心也在暗暗感慨:作为一个老师,彭路的确是出色的,也是尽责的。

  直到快到酉时,彭路的讲课才结束,“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了。”

  说完,彭路头也不回,迈着迟缓的步伐,走出了初年级的画室。

  当彭路走到门口的时候,所有同学,都开始鼓掌了,包括袁渊在内。

  掌声非常响亮,彭路迟缓的身影有了一瞬间的停顿,平静的脸上透露出一丝波澜,甚至佝偻的身影,似乎也挺直了不少。

  彭路继续往外走着。看着他的背影,多数学生都在感慨:他毕竟还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彭路用自己的行为,赢得了所有初年级学生的尊敬。

  这份尊敬,只属于彭路一人。

  而彭路,也在内心感慨着,他似乎重新找到了人生的支点,找到了可以让他觉的满足的事情,找到了一丝温暖的感觉。

  他的人生,好似没有那么灰暗了。

  虽然他的符画输给了一个小孩子,虽然他到现在都没有绘制出过一幅超品符画,但是他对符画的研究依旧是常人不能企及的。

  而这些东西,他可以传授给自己的学生,让他们身上,带着这些烙印着自己思想的知识,成长,慢慢强大。

  这样的生活,似乎也很不错呢。

  彭路想到。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笔趣阁:www.bqg99.com 手机版网址:m.bqg99.com